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6.请叫我董存瑞
目录
第零话 小偷·警察·我的钱包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6.请叫我董存瑞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番外一 引爆,请开手机!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上一页下一页
众警员都吓得默不作声。
季警官也是看《董存瑞》长大的,自然识得炸药包,当他看到包裹形状时便认出了那确是炸药包,何况上面还用黑笔清楚地写着五个大字:这是炸药包!
“哦?”我抬头看了季警官一眼,“什么意思?”
“这倒奇怪了,那绑匪的炸药包怎么会炸?”
季警官不解:“都放虎归山了,还怎么做文章?”
“当然,还有一个绑匪没有落网!”
他看了看我,又看看窗外,一字一顿回答:“凭!感!觉!”
那绑匪入戏太深,就瞧他把炸药包横在胸前一系,权当自己是怀抱阿斗的赵子龙,于人群中大喝一声:“谁敢挡我!”
季警官躲在暗处,人质的顺利交接让他颇感意外,直到王建国父子进入警方的保护范围之内,他才无所顾忌决定收网。
季警官认死理:“他不是畏罪自杀!”
眼见如此,季警官气急败九九藏书网坏,在对讲机里大声质问:“谁开的枪!”
季警官又说:“狙击手若开枪击毙绑匪,那两条线探测不到脉搏,炸药包会立刻爆炸!”说完,他又赶紧下命令不许开枪。
季警官瞧在眼里急在心上,生怕警员们冲动坏事,连下命令:“放绑匪走,赎金包里有跟踪器,他跑不了的。”
季警官拨开百叶窗的缝隙朝街上窥望,他目光所及之处正是绑匪约定的交易地点。
绑匪见众警员不敢妄动,更加嚣张,仰天大笑道:“要想活命,还不快快闪开!”
我和季警官齐道了声“不好”,纷纷趴到窗台张望,只见那绑匪被炸得血肉横飞尸骨不存,再见装赎金的皮包也被炸得七零八落,里面现金燃烧不止。所幸绑匪亮出炸药包时,众人已离得远了,所以绑匪高呼“挡我者死”,末了只把自己炸死了,余人全然无事。
我说www.99lib.net:“操作失误也好,畏罪自杀也罢,结果都是一样,绑匪死了,人质救了,案子破了!”
自从上次行动绑匪被灭口,我就留了个心眼,此次围捕特意安排了两名狙击手。
“行动!”季警官在对讲机里沉着地发号施令。对讲机彼端的警员们早已全副武装蓄势待发,此刻听命当即冲杀出来。
我说:“布控再严密毕竟范围有限,不如在赎金包里安一个跟踪器!”
众警见状纷纷倒退,我也急红了眼,催促季警官下命令射击,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季警官突然说:“不能射击!”
季警官闻言拍手叫绝。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一本正经得俨然成了正义的化身!
一时之间,几十人从四面八方涌出,恰将绑匪围在当中。
众警员赶紧解释:“也没听到枪响啊。”
“难道还没破吗?”
季警官迷惑不解,我脑子转得快
99lib.net
,猛地想起一事,大呼道:“快命狙击手射击!”
季警官见我亲自上阵高兴得合不拢嘴,当即便按我的要求把任务布置下去。
“你是不是以为案子已经破了?”
我愣了一下:“为什么?”
我接着说:“此事重大,交给别人我不放心,还是我来安装跟踪器吧。”
我也拿不准原因,只能估摸着说:“制造爆破是一项很复杂的技术,即便专业人士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何况这种野路子出身的绑匪。”
我又说:“只是这跟踪器需安装得隐蔽,稍有差池必定引起绑匪怀疑,后果不堪设想。”
季警官见大势已定,徐徐拉起窗帘,学那曹孟德长坂坡喊降赵子龙,高呼道:“如今重重包围,还不束手就擒!”
“我不是自责!”
我又说:“炸药意外爆炸,绑匪身亡,这谁都无法避免,你也无需太过自责。”
由此两点,局长大人藏书网勃然大怒,先给我记过处分一次,紧接着把我从行动组长降职为副组长。季警官沾了我倒霉的光,荣升为行动组长,他居安思危,生怕案子破不了而步我后尘,忙拉着我问:“老于,这次行动你可有万全之策?”
他想来想去想不明白,于是问我怎么回事。
我点点头,语重心长道:“也可以算是畏罪自杀,这样对你对我对局长大人来说都是最好的解释。”
也是季警官倒霉催的,他话音刚落,就听街上“轰”的一声闷响,强大的气流扑面而来,直震得窗帘颤抖。
我建议,要想不打草惊蛇,只能在放虎归山上做文章。
大家本来已经偷偷在闪了,如今绑匪这一叫嚣,都被喊破心事不好意思再后退,只得硬着头皮和他对峙。
按理说警方这么一喊,歹徒要么誓死反抗,要么举手投降,可眼下这绑匪倒算是一朵奇葩,只见他身陷囹圄却泰然自若,伸手去解扣www.99lib.net脱衣。
我依言拿望远镜一望,果真如此。
鉴于我的心腹密探背着我改行做了绑匪,再鉴于绑匪被同伙杀人灭口,而我身为指挥员不仅疏于防范更没有亡羊补牢,导致杀手逃之夭夭不说,就连对方的性别、样貌、年龄、身高也全不知情。
季警官却仍然沉默不语。
季警官警匪片看多了,生出了触类旁通的本事,就看他遥指绑匪道:“你看,绑匪指尖连着两条线,那恐怕是探测脉搏的!”
季警官勃然大怒,又问:“难道又是杀手杀人灭口?”
季警官连说“是是”。
“你说什么?”就在季警官发愣的空当,绑匪已脱下外套,于是藏在他身上的那件兵器就显露了出来!
“你意思是炸药爆炸是绑匪自个儿操作失误?”
我大吃一惊,忙问:“你怎么知道?”
现下,透过百叶窗的缝隙可以看到,绑匪已交出人质,正拎着安装了跟踪器的赎金包准备仓皇离去。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