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3.孙胖子登场
目录
第零话 小偷·警察·我的钱包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3.孙胖子登场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番外一 引爆,请开手机!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上一页下一页
王建国体恤绑匪,又道:“那就让我看看儿子的照片,起码证明他还活着。”
刘二狗闻言大喜,拍案叫绝。
孙胖子不敢贸然决定,反喝道:“急什么,到时电话联系!”
众警员见王建国和绑匪拉拉扯扯,只当绑匪要将王建国一并绑走,心急如焚,只是警官未下命令,谁也不敢妄动。此刻又听王建国高呼救命,心中皆道:这绑匪太嚣张了,绑了儿子勒索钱财不止,还敢当着人民警察的面绑架老子,若再不出手,岂非见死不救禽兽不如!一念至此,哪还理会什么命令,不知谁在背地里煽风点火喊了句:“弟兄们冲啊!”众警员就像听到了冲锋号,一股脑地涌上街道,连喊带叫地朝街尾奔去!
“当然没用,房东也粗心得很,急于出租连身份证都没验。”
孙胖子怔了一怔,自我反省感觉没什么忘交待的,于是问:“什么意思?”
孙胖子不以为然,反倒劝我不要太敏感,要保持一颗平常心。
我狠狠地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气得一言不发。
我说:“咱们租那间屋子是为了监视,也许还有人同样为了监视也去租那间屋子!”
王建国无话可说,拽着孙胖子道:“不管怎样,不能证明我儿子还活着,你就绝不能走!”
“怎么证明?”
他以诗明志,接着便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王老板,咱摸着良心说话,三万多吗?人贩子要的都比这价高!不瞒你说,当初我那些兄弟都嫌赎金少了,我还一个劲儿地劝他们,别看你腰缠万贯,那也是辛苦挣的!再说,我
九九藏书
们头次开张,不重钱财,赎金权当打折优惠图个吉利。你倒好,三万也报警,你儿子连三万都不值吗?你这是亲爹该有的作风吗?”
王建国一愣,又递去赎金。
说到这儿,刘二狗哼道:“奸商,骗谁呢,就他那破屋,要不是咱们为了做监视点,谁还会租它?”
王建国道:“是不是该让我确认一下儿子的安全?”
我说:“只能这样,提前把屋子打扫干净,然后雇个拾荒者去住一宿,等到警方起疑去查那屋子,也查不到咱身上。”
刘二狗又道:“那屋子咱们不能再去了。”
就这片刻工夫,孙胖子已携王建国踱至街尾,若真走出这条街,非但超出警方的布控范围,就连视频监控也拍不到他们!
我懒得搭理他,又问刘二狗房东坐地起价一事。
王建国一愣,赶紧追上前去,又一把拉住他。孙胖子嗔道:“说了孩子安全,你咋还拉拉扯扯。”
孙胖子怒喝:“若没报警,前天深夜为何有人偷偷检修监控摄像头?告诉你,胖爷我双目如炬,明察秋毫,你们玩的那些小把戏统统没用!”
也就在这时,孙胖子和王建国已接上了头。
孙胖子急了眼,反斥对方耍无赖,挣脱开阻拦便要扬长而去。
王建国狡辩自己没有报警,可惜他心中理亏,狡辩也有气无力。
我说:“租房子的人会不会是警察?他们怕打草惊蛇,化装成租房者,只是他们没有想到那间屋子已被咱们租下了。”
王建国说:“总要给个证明吧!”
王建国九-九-藏-书-网身上藏着监听器,警员们都听得清清楚楚,无不惊骇。按理说绑匪接收赎金无不谨慎小心鬼鬼祟祟,像孙胖子这样明目张胆有恃无恐的还是头一次见,于是纷纷偃旗息鼓,不敢妄动。
“你不是看好三楼那间屋子,要用来做监视吗?这不,我赶快把屋子租了下来。”
钱能解决的事都不算事儿,王建国赶紧道:“这位朋友尽管开价,只要人没事!”
就在这一瞬间,不知哪个手快的扣动了扳机,便听“啪”的一声枪响,惊彻了整条街道,接着便是凄惨的嚎叫,然后纠缠的两个人中有一人迅速倒下!
孙胖子一拍脑袋,恍然大悟:“原来这事儿啊,看你胆小的,放心,孩子没事!”说罢,抬腿便走。
孙胖子更来气了:“现在早上六点,送报纸的还没来呢,我到哪儿买当天的报纸给你孩子拍照啊?”
孙胖子偷老太太买菜钱十数载,难得今日仍把持着富贵不能淫的品质,手一摆,将金钱拒之门外,长叹道:“我本将心比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干房地产的都是人精,那王建国号称地产大鳄,更是人精中的人精,他送至街尾,当即驻足,任对方拖拉硬拽再不前行一步。孙胖子不好再勉强,料想已出了警方布控范围,当即抱拳道了声“谢了”,扭身欲走,却反被王建国拉住:“朋友,是不是有什么话忘了交待?”
王建国认识到错误,羞得无地自容,连连称是。
“什么意思?”
“既然如此,还不表示表示?”
孙胖子当是夜市摆摊,开
99lib•net
始讨价还价,追加到两百万等他再往下砍价。王建国爱子心切,立刻应允。孙胖子没见过这种世面,也不知自己是赚了还是赔了,愣了半晌又补充道:“三万是违约金,不算两百万里面的!”
孙胖子不好再推辞,终于却之不恭,欣然接受。
听到这里,刘二狗也犯起了嘀咕,孙胖子见此正要插言指责我蛊惑人心,却反被刘二狗打断:“大虎,如果真是这样,警方会不会怀疑到咱们身上?”
孙胖子欲擒故纵摆手推却,学着房东坐地起价:“三万?开玩笑,报警还是这个价吗?”
当看到孙胖子遮头藏脸地出现在交易地点时,我突然意识到让他参与进绑架案可能是一个致命的错误。
孙胖子道:“现在满街都藏着警察,还是先保证胖爷我的安全吧!”说罢,左手提钱,右手携着王建国不由分说便往街尾走去,那谈笑自若的风度俨然单刀赴会的关云长。
我连连摇头叹息,孙胖子代答道:“因为有人检修了这里的监控,大虎就怀疑人质家属报了警。”说罢他哼笑一声,化身成《百家讲坛》主讲人,谆谆教诲道,“大虎,不是我说你,做大事者最忌讳畏首畏尾疑神疑鬼。”
警方瞧在眼中,心里皆道:交了赎金不见人质已是吃亏,若再把交赎金的人绑走,人民警察的脸还往哪儿搁?于是纷纷请缨,誓将绑匪逮捕归案。当领导的却深思熟虑,借口以大局为重迟迟不下命令。
“当然活着,只是……”
“开玩笑,不可能。”
王建国替绑匪完善服务:“这九九藏书好说,你让孩子拿着当天的报纸拍照不就行了!”
我跟孙胖子说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告诉他,昨天半夜有人偷偷检修了这条街的监控摄像头,我怀疑王建国已经报警,检修摄像头就是为了帮助警方布控。
“今天签合同,房东直抱怨自己房价喊低了,这两天还有别人来打听,但因为先答应租给咱们,所以就给回拒了。”
被勒索者一旦大方,勒索者反倒不知所措。孙胖子生怕价喊低了吃亏,又怕喊高了王建国翻脸把警察招来,幸好他久经江湖,坑蒙拐骗颇有经验,便索性也不喊价,只伸出五指随便翻了翻,任由对方去猜。
孙胖子话说了一半赶紧刹住,只是这次接收赎金是他背着同伙来的,所以照片也不在他身上。当然这话不能跟王建国明说,饶他脸圆头大一脑子坏水,胡诌八扯张口就来:“只是就算我把照片拿给你看,你也不知道是哪天拍的啊!”
王建国不敢再争执下去,忙将赎金包递去,道:“这是你要的三万,我儿子在哪儿?”
“这就好。”
我说:“租房若不去住更会引起怀疑,何况咱们去看房时屋里都留下了咱们的指纹,这些警方都能查出来。”
孙胖子属唐三藏的,一条道走到黑,死活不信人质家属会为区区三万赎金报警。我这好劝歹劝才勉强说服他不要赴约交易赎金。
我沉思道:“如果房东没有骗你呢?也许在咱们之后真有人想租那屋子呢。”
“这可怎么办?”
王建国催问:“两百万什么时候交易?”
王建国岂容他离去,当即扯着嗓子www•99lib•net连喊救命!
可世上总有这么一种人,脸大无脑就爱自作主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王建国连连称是,接着又打听人质安危。
王建国没数明白,随口喊了个基数:“一百万?”
一听此言,我急道:“你去签合同了?”
我说:“如果警方强征下那屋子咱们反倒安全了,可是他们听说屋子已被出租便放弃租房,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啊!对了,你签合同时没用真名吧?”
正说话间,刘二狗从外面进来,气呼呼道:“今天签租房合同时房东居然坐地起价。”
刘二狗瞧出我神色有异,接着问道:“出什么事了?”
孙胖子自我保护意识超强,当即否定:“警匪剧看多了吧,当我傻瓜啊,这电话一通,警察就能顺着号码查到地址,一股脑地把人质救走,我还勒索个屁啊!”
但孙胖子完全不按套路出牌,他约见王建国一不交代人质情况,二不打听赎金多少,上来先是一顿臭骂。饶他心细如发谨慎入微,虽破口痛斥却不忘尖起嗓音变换语调:“姓王的,区区三万你也报警,真是抠他妈给抠开门——抠到家了!”
王建国慷慨得令人咋舌,二话不说,再三将赎金包递出。
自古至今,交涉赎金无非两种方式:一种是一手交钱一手交人,一锤子买卖干净利落;另一种则分三步走,先确定人质安全后再交赎金,最后异地放人,凭的是诚心交易童叟无欺。
这倒把王建国给问住了,但一想对方是第一次绑票,工作没做到位也是情有可原,便耐着性子引导:“你是不是应该让我和儿子通下电话?”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