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2.绑匪大猜想
目录
第零话 小偷·警察·我的钱包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2.绑匪大猜想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番外一 引爆,请开手机!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上一页下一页
局长大人患得患失:“减少警力,布控就会削弱,纵然不会打草惊蛇,但也不能放虎归山啊。”
我站在监视点朝下张望,偶尔也会时不时地窥视斜对面的窗口,那里窗帘垂落窗户紧闭,不像有人躲在里面监视。
季警官笑了笑:“老于,你别乱想,我只是觉得他或许和绑匪认识。”
“什么想法?”
只见王建国西装革履手提赎金包翘立在街头,在他不远处,一个男子缓缓走来。
我拨开百叶窗的缝隙,朝街上窥望,贫穷残破的老街臭气熏天。正因为如此,没有人愿意从这里经过,更罕有人知道它的存在,可我却对这里了如指掌。
他斥责完季警官,又问我有何建议。
“视频监控?”
此时此刻,我站在窗口向外窥视,绑匪约定作为交易赎金位置的那根电线杆,就在我眼皮底下不过七八米远处。以此为监视点,虽能清楚地观察到交易过程,但视线却过于局限。
我说:“整条街没有岔路,要想不打草惊蛇就不能在街上埋伏太多警员。”
季警官笑嘻嘻地辩解:“如果绑匪曾经住在这里,密探也是在这里长大,大家都是邻居。你搬走得早,没有印象,密探不一定没有印象。”
“有这个可能。”
季警官愣了一下,唤道:“老于,老于,于警官!”
季警官壮着胆子直奔主题:“听说那密探是你www.99lib.net儿时的玩伴,曾经也住在这条街上!”
季警官又道:“既然如此,你很可能认识绑匪,说不准你们以前还是邻居呢。”
我说出心中所想,季警官却不以为然道:“老于,你恰恰说错了,租房者租下屋子却不去住,这不正说明里面有问题吗?”
季警官自觉失言,忙缓和气氛:“他一定是被坏人误导,不知不觉做了傻事!”
我俩视疑犯如唐僧肉,忙放下争吵,一起趴到窗台上拨开百叶窗朝外窥望。
我回过神,叹息道:“不是我不打电话,只是我打也没有用。”
可这起案子蹊跷就蹊跷在赎金的数额上,绑匪凭着太岁头上动土的勇气,冒着入狱坐牢的风险把人质绑来,最后只勒索区区三万。这说明什么?
若说最佳监视点,莫过于我对面三楼成45度斜角的那扇窗户。我曾站在那个窗口向外张望,非但交易地点一目了然,就连街头街尾也尽收眼底,可以这么说,街上任何角落的风吹草动都逃脱不出它的监视范围。
我说:“你什么意思?”
可是当局长大人提出把监视点定在那里的时候,我却断然拒绝了他的建议。原因很简单,就在绑匪把赎金交付地点定在这里的前一天,那间屋子突然被人租下。像地处这样的老街道的这种破房子本常年无人问津99lib•net,却在这种敏感时期被出租出去,这不得不引人警觉。
季警官年纪轻轻却见识非凡,热爱游戏多过办案,此番和我协力侦破绑架案,是这次行动的副组长。但年轻人毕竟是年轻人,做事不够稳重,当他贸然提出将租房者逮来讯问时,局长大人勃然大怒:“无凭无据把人抓来,不怕打草惊蛇吗?”
季警官接着道:“老于,这次你被任命为行动组长,是因为你熟悉交易地点,而你之所以熟悉交易地点是因为你曾经在这里住过,其实我一直有个想法,不知该不该说。”
现在距离绑匪约定的时间不到十分钟,王建国早已站在电线杆下手提现金包翘首以待。时间一分分流逝,绑匪随时都可能出现,气氛越发紧张。
这说明绑匪不差钱,勒索赎金纯粹做做样子图个乐。既然绑匪绑架不是为了钱,那是为了什么,这里面是不是还藏着更深的阴谋?
自从小学毕业后我从这里搬走,至今已有二十多年,可是这条街依旧如我儿时那样,丝毫未变。也正因为我小时候在这里住过,对这里了如指掌,所以当绑匪把赎金交易地点定在这条街时,我便当仁不让地成了这次绑架案的行动组长。
我一时无语,季警官重整旗鼓再次出谋划策:“可以进行公共视频监控。”
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说都有理,我也懒得和他99lib•net争辩,只盯着窗外。
基于此点,王建国深思熟虑许久后,终于决定报警。
“儿时的玩伴?”我隐隐感到有些不安。
季警官如获至宝拍案而起:“前天?那不就是勒索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吗!绑架案一发生,他就关机,他一定换了新号码,这是绑匪惯用的伎俩!”
局长大人如醍醐灌顶,恍然大悟:“是啊,我怎么把这事儿忘了,可是那些老街道的监控摄像头十有八九都年久失修,要赶快通知市政人员抓紧时间抢修。”
我寸步不让:“那他也不会是帮凶!”
对此,季警官也深有同感,用他的话说,租下对面三楼那间屋子的很可能是绑匪,他们也许担心人质家属报警,害怕警方在交易地点设下埋伏,故而租下那里用来监视,以防不测。
季警官依旧不依不饶:“你搬走得早,记不住,可你儿时的玩伴却不一定记不住。”
“关机?可能是手机被偷了吧!”
正在我们争吵之时,对讲机里传来同事的声音:“各单位请注意,疑犯现已出现!”
我恍若未闻,依旧没有说话。
他顿了顿,继续往下说:“如果你给你的密探打个电话,把他叫来辨认绑匪,也许对我们破案会有帮助。”
很快,我的不安得到了验证,只听季警官慢条斯理地说:“老于,你这些年打击偷盗屡破奇案,得以立功升职全凭你www.99lib.net私下发展的一个密探。”
我不能容忍平白无故的诬陷,何况屎盆子还是扣在我儿时玩伴的头上!我咆哮着说:“他不可能是绑匪!”
季警官说的没错,两年前,便衣抓扒让我和孙佩齐重逢。当时他正尾随着一个小脚老太伺机下手,童年美好的回忆让我对他网开一面。先是我们相遇,再是我们相谈,最后把酒言欢。唯一不同的是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他是小偷,而他却始终不知道我是警察。这是猫和老鼠的游戏,这游戏一玩就是两年。在这两年里我破获了很多扒窃团伙,抓捕了很多小偷扒手,我得以荣升,全拜他之功。可我却从来没有跟他坦白过我的身份,我不想让他心中单纯的儿时友情被谎言所玷污。同样,我也不认为自己是在利用他,因为警局里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我的密探,只是他自己不知道罢了。
“他关机了!自从前天我俩就失去了联系,他的手机一直关机!”
我阴沉着脸,没有应声。
也难怪领导脾气不好,被绑架的人质是王建国的独子,王建国何许人也?市里的地产大鳄纳税大户,社会背景颇是复杂。但话又说回来,若是一般的绑架案也就罢了,大不了最后以钱换人,反正他们王家最不缺的就是钱,王建国家产过亿,勒索个百万千万都不为过。
“那他为什么关机?”
这本是警局公开的秘密,现在却被
九*九*藏*书*网
季警官提起,我越发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不同寻常。
难道是估计错了?早知如此当初就把那间屋子征用了,那可是最佳监视地点。
钱倒是其次,关键还是人质的安全,所以此次行动中,局长大人最忌讳的就是打草惊蛇。
那男子肥头大耳,又胖又挫,虽用帽檐遮着眼,又用围巾挡着脸,但我一看到他的身形,还是立马识破了他的身份,因为祖传的肥胖是他孙佩齐独一无二的特质!
“这有什么,没听说过吗,淹死的还都是会游泳的呢!”
局长大人深以为然,马后炮道:“我也正有此意。”
说完,我当着季警官的面再次拨通孙佩齐的号码,短暂的等候音之后是系统提示:“您好,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季警官补充说:“不要白天去修,最好深更半夜去,免得打草惊蛇。”
“像这样的老街区,早年都应该安置了监控摄像头,完全可以利用起来。”
“这条街道罕有人知晓,绑匪既然能把交易地点定在这里,说明他对这里很熟悉,那么他会不会和你一样以前也在这里住过?”
“无稽之谈,隔行如隔山,小偷小摸的怎么可能认识绑架勒索的?”
“当小偷的还能被偷?开玩笑!”
“开玩笑,我搬走都二十多年了,怎么可能认识绑匪,何况小时候的事谁能记得?”
“怎么了?”
我狠狠地朝地上吐了口唾沫。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