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1.小偷干起了绑票的活儿
目录
第零话 小偷·警察·我的钱包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1.小偷干起了绑票的活儿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番外一 引爆,请开手机!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上一页下一页
孙胖子却摇头否定:“不是这个数。”
见不得人的交易?
孙胖子接过悲伤继续往下煽情:“你还好,有过老婆,有过孩子,我呢,至今讨不着老婆,讨不着老婆也就没有孩子,没有孩子倒是事小……”
我倒吸了口凉气:“难道三千万?”
“哦?”
“我认为三百万,这对于家产过亿的王建国来说倒也不算什么。”
孙胖子却不以为然:“你不懂,我这是为大伙的安全着想。”
“那是多少?”
正因为干的是绑架勒索,所以才要选择一个监视地点,以防备警方伏击,人财两空。
不错,就像夜市摆摊的见不得城管,无证经营的见不得工商,而我这交易则见不得警察。
什么样的交易还需要人来监视?
孙胖子道:“孩子既然绑来了,不如拜我为师,收为门徒,总不至于祖传的本事绝迹。”
我说:“得了吧,小偷小摸算什么本事,再说现在有钱人都刷卡,哪有带现金的?”
话是这么说,可是三万确实少得可怜,对于孩子的手术费来说更是杯水车薪。
我说:“咱干这一票勒索个几百万,顶得上你摸多少老太的钱包,一劳永逸。”
www.99lib.net孙胖子接着道:“俗话说得好,做熟不做生,咱们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孙胖子叹息说:“可惜我祖上传下的手艺自此后继无人,绝了门户。”
是啊,偷鸡摸狗三只手的伎俩确是他家传的手艺。
我又愣了一愣,自诩和胖兄打小熟识,知根知底,除了祖上传下这一身胖肉外,再未听说他家还有什么能以传代的。
孙胖子依旧摇头:“也不是三千万。”
他越说越来劲,末了自告奋勇非要亲自去打勒索电话。用他的话说,勒索赎金也是一门学问,语气语调谈吐措辞都要好好斟酌,而我和二狗都是粗人,只有他自己虽顶了一身肥肉却心细如发谨慎入微。
于是我选择了这个窗口,因为它是这条街上最好的监视地点,街道的每一个角落都尽收眼底。
孙胖子伸出三根手指头,在我面前晃了晃。
10米,我估算着距离,又四下张望了一番,如我所愿,街头街尾尽收眼底。
孙胖子属纸老虎的,我这一发彪他倒软了三分,听我此言若再退缩岂不丢尽脸面,于是咬咬牙,硬着头皮道:“倒不是胖爷我胆小怕事不敢九-九-藏-书-网干,干就干,谁怕谁,只是有一点要听我的。”
正因为干的是绑架勒索,所以才把赎金交付地点定在这条人迹罕至的老街。
“这和勒索赎金多少有关系吗?”
现在孙胖子要撂摊子不干,万万不行。
我临窗而站,举目眺望,视力所及之处正好落在街边的一根电线杆上。
孙胖子本就思想守旧,再加上之前和陈大冬抢劫银行失败,更加不肯撇了祖业另转他行,故一味摆手否定。
孙胖子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抢先道:“三万少吗?我起早贪黑连偷带骗大半年的收益也不过如此。”
“回头?那绑来的孩子怎么办?”
“当然有啊,你想这绑架赎金三万,价格低得就快成贩卖人口了,就这种情形,被勒索者好意思报警吗?只要他不报警,咱们第一单交易不就OK了?”
“哦?”
他这番话倒把我给说愣了:“你的意思是?”
我哼笑道:“清早去菜市场摸小脚老太的钱包,一次二十元?碰着下雨天,还狼多肉少,三四个小贼盯一个老太,钱包没偷着,同行们先打起来了。”
我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瞧着他。
“三万!”
藏书网到这儿,他语气一顿,接着又自我鼓吹:“现下胖爷我独霸着这方圆十几里的菜市场,几百个老太太的钱包任我偷摸,虽然一次钱不多,但扛不住积少成多啊。”
我说:“站在这个窗口,街头街尾尽收眼底,若有异常咱们立马取消交易,警方又能奈何?”
我呸道:“别提那女人,儿子得了白血病,她非但不管不问,还要跟我分家产闹离婚,离就离,权当孩子生来没妈……”不知不觉间,我已有些哽咽。
孙胖子点点头:“大虎,你想过没有,这条街没有岔路,只要警方街头街尾一堵,咱们只能束手就擒。”
孙胖子手一摆,换个话题反问我:“你我这个年纪早该成家立业了,你还好,虽然离过婚,但总算有过老婆……”
“三万!”
无疑,电线杆是最佳的交易地点,而这个窗口则是绝好的监视地点。
“哪一点?”
我下意识觉得这哥们一定脑子卡壳了,冒着入狱坐牢的风险费劲儿出力地把人质绑来,像供奉老佛爷一样好生伺候着,到头来只勒索三万元?这不标准的傻蛋作风吗?
我听出孙胖子的言外之意了,这小子是要打退堂鼓啊。难道他九*九*藏*书*网因为上次和陈大冬偷劫匪的钱差点送了性命而后怕了?
孙胖子见我疑惑,不便言明,于是伸手做了个夹的动作以示其意,我顿时明晓。
说到这儿,他看了我一眼,语重心长地展开教育:“大虎,做人切忌贪得无厌,尤其干咱这行,更是这样。再说钱不在多少,在于你我有没有机会花出去。”
“你想勒索多少?”
世上见不得警察的交易有很多种,我说的又是哪一种呢?
我想起孩子手术在即,医药费全指着这次买卖,忍耐不住痛骂道:“你要不敢干就趁早滚蛋,我和二狗子一样能干成,到时别看我们分钱眼红就行。”
一手交钱,一手交人,我绑你赎,童叟无欺。
“孩子嘛,我看他挺机灵的,是个好苗子,值得好好栽培。”
“勒索多少我说了算。”
当初绑架孩子时,大伙只是一时冲动,现下准备勒索赎金可不能散了心。毕竟绑架勒索不同于杀人抢劫偷鸡摸狗,后者可以独干单练即兴发挥,而绑架这行却非要讲究团队配合不可。谁动手绑架,谁看管人质,谁交易赎金,这些步骤环环相扣,缺了谁都无法实施。
我大惊失色,赶紧请教:“无后事小九九藏书网,什么事大?”
孙胖子反驳道:“你那是没去菜市场转转。”
“仓促?”
孙胖子继续反驳:“这两年和我抢市场的那几个竞争对手都被抓了!”
“话是如此,可是毕竟……”话说了一半,孙胖子咽了口唾沫,接着道,“毕竟隔行如隔山,要说欺行霸市打架斗殴那没得说,可要论起绑架勒索,咱一不懂流程,二没有经验,现在突然做这买卖,是不是有些不妥?”
“你想啊,咱们是第一次干绑架勒索的行当,图的就是一个吉利,顺顺利利开门红比什么都好。”
孙胖子自我得意不忘批判社会:“如今的警察,大案要案破不了,贪污腐败不敢破,尽拿我们这些小偷小摸的开刀。幸有祖宗庇佑,再加上我行事谨慎,艺高胆大,同行尽数被捕,唯我独存。”
“可是,可是贸然决定,不觉得太仓促了吗?”
我说:“这里挺好,偏僻寂静,少有人知晓,最适合赎金交易。更何况咱们儿时都是在这儿长大的,对此再熟悉不过了。”
当然是见不得人的交易。
面对我的决定,孙胖子并不放心,他站在窗口东张西望,然后问:“你真打算把交易地点定在这里?”
“什么?”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