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7.银行劫匪X的献身
目录
第零话 小偷·警察·我的钱包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7.银行劫匪X的献身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番外一 引爆,请开手机!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上一页下一页
“啊,是这样啊,原来他是为了还高利贷才铤而走险抢劫银行的!”
劫匪当时就愣住了,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突然自己的手机铃声响起,忙从裤兜里拿出准备接听。
也就在这一刻,一直不言语的孙胖子忽然掰开围观的警察,看着死者扭曲的脸,终于想起了什么,然后就听他隔着众警员对陈大冬高呼道:“冬哥,我想起来在哪里见过劫匪了。”
陈大冬一听这话,当时就愣了。按理说小偷偷劫匪的钱,这就相当于窃取同行的劳动果实,在黑道上那可是犯了大忌,天理不容。但他实在没有想到劫匪竟会如此宽宏大量,钱还没物归原主对方就先一笑泯恩仇了。
众警员见刘二狗身上的炸药没有爆炸,纷纷长吁了一口气。
被挟持为人质的刘二狗身处险境仍不忘替领导排忧解难,就看他好心走上前来提醒:“这位大哥平时常去辽宁路的大华包子铺,冬哥一定是在那里见过,所以才会觉得面熟。”
陈大冬摸不透劫匪言语里的轻重,不敢较真,只好附和道:“是,是,大家都是好朋友。”说着偷瞥了刘二狗一眼,但见九-九-藏-书-网他仍站在自己身边,丝毫没有回去的意思,心中懊恼不已,只恨自己平时管教手下不够严厉,以至于做人质都做得这么自由散漫。无奈自己又不好再开口驱赶,于是向孙胖子使眼色,妄图暗示他把刘二狗带走。不巧,那孙胖子正直直盯着劫匪的脸,仍沉浸在记忆的长河里回忆自己到底在哪里见过他,对于领导的暗示一时不察。
陈大冬一听这话赶紧从记忆的长河里上岸,忙不迭地把钱袋双手奉上,嘴上套近乎说:“这两百万我岂敢留下,刚才发愣只是觉得兄弟你面熟得很,不知咱们在哪里见过?”
站在远处的刘二狗又惊叫道:“千万别让他接通手机!”
“钱呢?”劫匪开门见山。
劫匪将信将疑,问道:“两百万全凑齐了?”
警员们深知刘二狗被缚炸药危险异常,于是纷纷请缨前去逮捕劫匪,不等季警官批准,几十号人已手持长枪冲杀出去,硬生生将劫匪围在当中。
陈大冬只道他要说说炸药的事儿,赶紧洗耳恭听。
结果劫匪刚迈出两步,刘二狗就突然活泼起来。就听他高喊了九_九_藏_书_网一声“救命”,双手猛地扯开自己身上的外套,然后绑在胸前的炸药便露了出来!
正当他二人结伴在记忆的长河里打捞时,那劫匪却等不及了,在一旁催促道:“哥们,发什么愣呢?舍不得把钱给我就直说。”
“不,冬哥,你误会了,他不是借钱的,他是放贷的,他好像是高利贷里面的大客户经理!”
正当此时,劫匪已抽查完几扎钞票,钱数确认无误,于是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对着话筒道:“数目没问题,可以放人了。”
陈大冬拍着胸膛以示诚信:“分文未动,一毛不少。”
“人呢?”陈大冬明知故问。
劫匪一听这话就不高兴了,百忙之中不忘插言纠正:“哥们瞧你说的,就跟我在这儿胁迫人质勒索钱财似的,这钱本来就是我的,我取回那是应该,至于人吗,只是在我这儿做客,我也并没有限制他的自由啊,大家都是好朋友,你来我往的不要搞得关系那么紧张好不好?”
结果这观色刚观了一眼顿觉劫匪面熟,似乎在哪里见过,却又一时想不起来,忙朝孙胖子使眼色。孙胖子心领神会,盯着http://www.99lib.net劫匪的脸冥思苦想,想了半天也始终想不出在哪里见过。
劫匪“啊”的一声,仰倒在地,气绝身亡。
“哦?在哪里?”
劫匪接过钱袋,从里面随便拿出一扎钞票,一边默点着张数,一边漫不经心地道:“大家都是道上混的,低头不见抬头见,彼此觉得面熟也正常。”
不想那劫匪却双手抱拳作了作揖,然后一本正经道:“今番良晤,豪兴不减,所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就此别过,后会有期。”说罢拎着钱袋拂袖而去。
“一个月前,咱们去借高利贷,这哥们当时就在VIP室里。”
埋伏在暗处的季警官听到呼救知道自己再藏不下去了,只好硬着头皮现身,站在远处指挥众警员行动。
陈大冬别着心眼,先上下打量了刘二狗一番,只见他衣服里鼓鼓囊囊的,想来真被绑了炸药,当即隔远了站住脚步,朝劫匪晃了晃手中的钱袋,示意现金全在里面。
陈大冬忌惮刘二狗身绑炸药,当时就吓得脸色煞白,赶紧呵斥道:“海园,你懂不懂规矩,一手交钱一手交人,这钱还没点清呢,你怎么能擅自跑过藏书网来,赶快回到原地站好。”
陈大冬一念至此,心头打了个冷战,当即施展出察言观色的绝技,妄想揣摩出对方的真实意图。
陈大冬一怔,着实没有料到劫匪背后还有幕后黑手,正惊讶时,就看那劫匪将钱袋口一紧,拎在手中,道了声:“好嘞,没问题了,就这样吧。”说着,转身欲走。
众警员反应极快,顿时明白劫匪的手机很可能就是炸药引爆器,本打算喝止,忽然看到刘二狗绑着炸药不远万里往这边飞奔而来。大家不顾及人质安全也要顾及自身安全,当即也不废话了,对准劫匪的脑袋,“啪”就是一枪。
陈大冬亲见炸药,在佩服自己神机妙算料事如神的同时仍不忘撒腿狂奔,妄图与刘二狗拉开距离。他心中明白,光靠跑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于是他一边跑还一边高呼:“季警官,再不出来就要出人命啦!”
劫匪笑着点头:“不错,还挺有本事,行,把钱拿来吧,只要数目对了,我立马放人,之前的旧账也一笔勾销。”
陈大冬眼见他要离去,心里仍是不安,他揣摩不透刘二狗身上是否被绑了炸药,赶紧叫住他:“哥们,就这么走九九藏书了?没什么要交代的吗?”
陈大冬做这笔案子之前,一直带着大伙在菜市场混,要说这一片儿上街买菜的老太太那是低头不见抬头见,彼此之间大抵相互面熟,但眼前这劫匪显然不是逛街买菜的主儿,正要张口再请教时,劫匪又不耐烦了,呵斥道:“你懂不懂规矩,没看爷这儿正点数呢吗?”直吓得陈大冬忍住好奇不敢再问。
陈大冬一愣,随即摇了摇头,叹息说:“看来这年头,放高利贷的也缺钱啊!”
可转念一想,人家胆敢打劫银行必然是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也许是故意说软话迷惑自己放松警惕,待拿到钱后再翻脸不认人,大开杀戒也说不定。
“我在这儿!”刘二狗自报家门。
“交代?”劫匪愣了一下,驻足回首,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拍了下自己的脑袋,自责道,“是我失礼了,确实该交代两句!”
陈大冬一听大华包子铺自然明白是在暗指地下赌场,心想那赌场道上的朋友常去玩耍,要说在那里见过也很有可能。他心中释疑,下意识地朝刘二狗投以赞许的目光。这目光不投不要紧,一投竟发现不知何时刘二狗已站在了自己身边。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