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5.都是高利贷惹的祸
目录
第零话 小偷·警察·我的钱包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5.都是高利贷惹的祸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番外一 引爆,请开手机!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上一页下一页
杜小朋聊到动情处,忍不住叹息说:“听说咱黑道上的朋友,不论偷抢骗毒,不少业界精英都折在赌桌上了,着实可惜啊!”
刘二狗见杜小朋非但拿去自己嘴里的布,还给自己松绑,看情形不像是作伪,心中略安,只道这“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政策不仅适用于白道,同样适用于黑道。他心里虽这样想,嘴上却仍谨慎地问:“大哥,你当真不杀我?”
刘二狗也是看警匪片长大的,深知电影里黑帮老大要动手杀人前都会先正话反说,让被害者放松警惕,他沾了先知先觉的光,前脚刚被劫匪扶起,接着又跪倒在地,妄图用真诚打动对方。
“你们也是赌钱欠的高利贷?”
杜小朋摇晃着脑袋,悲伤地说:“来不及了,我欠了高利贷,明天是最后的期限,若不还钱只怕会被扔进海里喂鱼。”
杜小朋哼笑道:“我刚才用你的手机拨通了陈大冬的九九藏书号码你没听到吗?我明知道他已被警方逮捕,却还装作不知给他打电话要求以钱换人,你以为我只是打着玩的吗?”
杜小朋摇了摇头,一脸悲伤道:“谈何容易,你可知道为抢这家银行我足足准备了一月有余,从银行内部构造和内外摄像监控排布,到员工上班换岗时间,再到警局接警后出警赶到的时间,无一不做了详细的调研。对了,你知道为什么今天上午我开车离开银行时不是直行开出车位,而是非要多此一举倒车倒出来吗?”
说到坦诚,刘二狗确实是当之无愧,今天上午一被挟持,未等对方严刑拷打他已主动交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起先还是杜小朋问什么他答什么,问到最后杜小朋无话可问了,刘二狗甚至还主动补充问题进行抢答。正是因为这样,杜小朋才会寻到陈大冬的住处,并且目睹了陈大冬被特警逮捕的那
http://www.99lib.net
一幕。
俗话说得好,做贼都会心虚,但眼下这杜小朋显然心理素质极好,只见他冷静地发动车子,然后开着SUV不急不慢地与众警车交错而过。
杜小朋挂断电话的时候,陈大冬正被特警们押解进警车。
他二人目光交汇的一瞬间,杜小朋突然生出了宋公明义释卢俊义的情怀,竟把刘二狗从地上扶起,口中安慰道:“大家出来跑江湖,无非为个‘财’字,没必要搞得你死我活的嘛。”
杜小朋一听,当时就愣住了。
刘二狗倒也坦诚,实话实说:“我们三个一共欠了两千。”
刘二狗见杜小朋不言语,误以为他是被两千巨额所震慑,于是礼尚往来反问道:“不知大哥欠了几千?”
杜小朋被刘二狗的愤慨所蒙蔽,误以为他也身负巨债,赶紧询问金额以求心理平衡。
杜小朋一愣,遂先拿下刘二狗嘴里的布九九藏书网,口中感慨道:“这年头已很少见到像你这样坦诚待人的犯罪分子了。”
杜小朋悲伤地说:“两百万。”
刘二狗大惊道:“要我配合?要我配合什么?你给我松绑,如此礼遇,难道不是要放我走,而是另有企图?”
“原来是这样。不过我觉得你也不必为此太过遗憾,大不了再换家银行重新准备一个月。”
所谓海内存知己,他乡遇故知,大抵也不过如此。
刘二狗念及自己起早贪黑在菜市场转悠偷老太太买菜钱,一天下来也不过五六十元收入,一局麻将就全打水漂了。他越想越气,最后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恨恨道:“你说咱们提着脑袋从事犯罪行业的容易吗,不就为挣口饭吃,这还要被放高利贷的讹诈。”
杜小朋看破红尘,深深地叹了口气,最后道:“哎,愿赌服输,欠债还钱,欠高利贷的两百万终归还是要有个了结的。”
“位于辽宁路的顺九-九-藏-书-网风赌场?”
“当然是为了避开监控,以免被拍到车牌号。”
刘二狗佩服劫匪的豁达,在旁边安慰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次抢劫出了意外,下次换家银行再接再厉,必能功德圆满。”
刘二狗一愣:“什么意思?那两百万不是已经落到警方手里了吗,你还怎么还高利贷?”
杜小朋叹了口气,幽幽道:“如今你们老大已被警方控制,那笔劫款也落入警方手中,杀你虽能解恨,却也徒劳无用,又何必再要你性命。”
“两百?万?”刘二狗倒吸了口凉气,“你这在高利贷里属于大客户级别了啊,享受VIP待遇,两百万,好大的手笔,我们几个人加起来也没见过这么多钱。”说着,联想到自己不由自惭形秽起来,“哎,不像我们这些散户,永远生活在最底层,就是借个高利贷都要自个儿在柜台前面排队办理。”
“对外门头是大华包子铺?”
刘二九九藏书狗眼见如此,自知这是要杀人灭口的节奏,赶紧跪地求饶。他虽然嘴上塞布,许多感人肺腑催人泪下的深情告白无法表达,但好在眼神灵活,仗着心灵的窗户硬是烘托出无声胜有声的境界。
“为什么啊?”
刘二狗闻听此言,如遇知己,共鸣道:“啊,你也欠了高利贷?我们几个也是为了还高利贷才出来偷钱的。”
杜小朋冷冷道:“我当然有我的计划,而且还需要你来配合!”
可怜了被五花大绑横在后座的刘二狗,与警察们仅隔着一层车窗却因为嘴里塞着白布而无法呼救。随着SUV急速行驶,再停车时已到了人迹罕至的郊区。
杜小朋嘿笑一声,转身从SUV的后备箱里掏出一个包裹,拿在手中定睛一看,包裹上竟毫不忌讳地写着“炸药包”三个字。接着,又听杜小朋缓缓地说道:“眼下只剩下这一条路值得我冒险一试了。”
刘二狗白痴道:“你难道不是打着玩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