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4.警察找上门了
目录
第零话 小偷·警察·我的钱包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4.警察找上门了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番外一 引爆,请开手机!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上一页下一页
“对不起,我是警察!”季警官得意洋洋道。
陈大冬眼见如此,自知警官若是离去自己将难以沉冤昭雪,遂叫住季警官道:“罢了,我当你是君子,信你一回!”说罢,“哐当”一声,将手中匕首掷于地上。
孙胖子此时也联想到自己:是啊,如果警方不听解释,非要冤枉冬哥,那么自己很可能成为第二个被冤枉的对象,会背上抢劫银行的罪名被逮捕归案!一想到这儿,孙胖子立马出了一身冷汗,赶紧自我批评:“我想得太天真了,确实不能投案自首。”他琢磨了片刻,又心生一计,献策道,“要不,干脆咱跑路吧,两个人目标太大,咱们分开跑。”其实孙胖子的潜台词是想说咱俩把钱分了各自逃命,但不幸的是他台词潜得太深,再加上说话的语气神态过于生动,以至于陈大冬硬是没理解本意,一本正经道:“胡闹!我现在已被通缉,全市警察都在满大街找我,我贸然上街,岂不等于自投罗网?”
众特警心想他又要自吹自擂了,赶紧抢先拍马屁:“你是警官,我们是警员。”
季警官信誓旦旦:“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先放开人质,我绝对听你解释。”
陈大冬听到此处,如遇知己,颇受感动,虽不说热泪盈眶,但也已泣不成声:“你不会是故意骗我放下武器吧?”
陈大冬不中圈套:“我若放开人质,只怕你们更不会听我解释了。”
特警中有不识趣者忍不住问:“劫匪说的那些话会不会是九_九_藏_书_网真的呢?要不咱用劫匪的手机拨打那个手下的号码试试?”
不望不要紧,这一望可吓了他一跳,只见楼下七八辆警车横在街边,几十个全副武装的特警手持长枪鱼贯而入冲进楼道。
陈大冬大惊失色,深知自己中计,正要弯腰捡回武器,却已被七八个特警按倒在地!
陈大冬生怕解释慢了警方强行解救人质,赶紧简明扼要长话短说:“我其实是一个小偷,不巧偷了银行劫匪的钱袋,才会被你们误当成劫匪的同伙。”
一听这话,季警官当时就不乐意了,正要开口训斥,忽然陈大冬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众特警一愣,赶紧将手机递给季警官,只见来电显示上赫然写着:刘二狗海园。想来刘是姓,二狗是外号,海园是名。
陈大冬道:“这好办,我的手下已被劫匪劫为人质,你们警方不是有仪器可以追踪手机信号并且定位吗?我只要拨通我手下的手机,你们不就知道劫匪的下落了吗?”
陈大冬赶紧表白:“我们非但不是劫匪,还运用自己的机智勇敢地把劫匪抢劫来的赃款偷回,也算是挽回了银行的损失啊!”
“这只是表面现象,你们要透过表面看本质,往深了说。”
陈大冬见季警官不语,又道:“我们这个团伙一共三个人,新闻里报道的被劫匪倒车撞倒的伤者也是我们的同伙。他佯装被车撞伤吸引车主注意力,我们才趁机下手偷窃钱袋,事情经过就是如此。”
http://www•99lib.net大冬越想越觉得冤屈,对着那堆纸钞唉声叹气。孙胖子虽然爱财但更珍爱生命,深知抢银行的罪果,害怕自己也受到牵连,借着出谋划策的机会在旁边规劝道:“要不,咱把这些钱送回警局去,你跟警察同志好好解释清楚,我想他们还是讲道理的。”
接着他又理论结合实际,就案论案:“就拿眼下这起案子来说,劫匪为求活命非但胁迫人质,还编出一套谎话为自己开脱罪行。我若严守教条,与劫匪力争是非黑白,势必会给人质带来危险。所以我先谎装信以为真,骗得劫匪信任,直至最后他放下屠刀,这才实施抓捕。”
陈大冬想不到眼前的警官如此爽快豪迈,略微一怔,疑惑道:“你当真相信我?”
季警官冷笑道:“说得好听,那你现在劫持人质又该怎么解释?”
押走疑犯,季警官兴致未尽,转而问众特警道:“你们觉得我和一般的警察有什么不同?”
自首不是,跑路也不是,这可把孙胖子为难住了:“那到底该怎么办?总不至于在这里等着束手就擒吧?”陈大冬也不言语,只是闭目做深思状,参悟如何才能绝处逢生。
季警官道:“你说得虽好,毕竟只是一面之词,要想洗清冤屈,除非告诉我们真正的劫匪身在何处。”
季警官见他如此冥顽不化,始终不放人质,不由火冒三丈,沉下脸来:“监控为证,赃款在此,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季警官虚与委蛇:99lib•net“你先放开人质,一切好商量!”
季警官拍手叫好:“妙计!妙计!”说罢忙安排警员去准备信号追踪器,进而又对陈大冬说,“你还拿刀比画什么,快打电话啊!”
众特警听到此处皆恍然大悟,纷纷表示聆听教诲受益匪浅。
“可是……”
季警官迟疑了一下,将手机接通,然后耳边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咆哮:“孙子,活得不耐烦了,敢偷老子抢银行的钱,这刘海园已经什么都招了,老实点乖乖把钱送来,否则老子灭你们全家!”
陈大冬挥手打断:“没有可是,当年孔明空城操琴,谈笑间退去十几万曹兵。为将帅者只要具备了这份稳重,还有什么危难是咱过不去的?”
结果时不我待,陈大冬正悟道时,忽听楼下传出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径直朝这里奔来。陈大冬定力极强,全神贯注地思考着求生之法,丝毫不为外界环境所干扰。倒是孙胖子毅力不坚,趴到窗台朝外张望。
季警官心想,既然劫匪挟持了人质,应该不会威胁到自己,这才放下心来,端着一脸的大义凛然,大踏步迈进围捕现场。
结果他话音未落,“啪”的一声,房门被人从外面强行踹开,然后七八个特警手持长枪蜂拥而入。
陈大冬急忙盖棺定论:“我们非但没有罪,而且还有功。”
结果想不到的是,陈大冬刚放下武器,季警官便高呼道:“弟兄们,还愣着干啥,动手啊!”
话说负责此案的季警官正是接到群众举报才率众追捕至http://www.99lib•net此,他知道劫匪有枪,异常凶悍,自己不敢贸进,先指挥特警破门而入。后听特警来报,匪徒手持匕首拒不投降,季警官心思缜密又从小看武侠剧长大,深知小李飞刀的威力,丝毫不敢轻视对方。过了一会儿,特警又来报告,说匪徒胁迫了人质,请领导下达指示。
陈大冬从事犯罪活动多年,为人谨慎,做事小心,处处规避风险,这些年始终游走在法律的边缘,未曾越雷池半步,不想今日却莫名其妙地被扣上了“银行劫匪”这顶大帽子,这到哪说理去?
众特警说不出来,纷纷摇头。季警官不计较大家的无知,亲自点拨:“我和一般警察的不同之处就在于我不一般!”说到这儿,他看了大家一眼,继续自我表扬,“通常警察办案,都不喜欢动脑子,遇见劫匪挟持人质,除了教育规劝就是强行解救。而我不同,我更注重与劫匪进行心灵沟通。”
“迷途知返,回头是岸。”季警官中气十足,高宣佛法以普度有缘人。
季警官将信将疑道:“这么说来……”
陈大冬当时就愣了,只恨自己无琴瑟傍身不能操曲退敌,只得退而求其次,顺势捞起桌上的水果刀。他不敢与特警拼命,转而将刀架在孙胖子的脖子上,借着胁迫手下做人质以求一线生机。单论这翻脸不认人的果断,也算是世间罕见的了。
众特警眼见如此,错把孙胖子当成人质,无奈人质脸太大,硬生生挡住了射击角度,一时不敢妄动,遂向领导报告请求指示。
九九藏书网“你,你不是君子。”陈大冬气急败坏道。
陈大冬不知事情的严重性,身为领导不忘摆谱训人:“慌什么?做大事者首先要临危不惧处乱不惊,这点自制力都没有,怎么跟我混?”
季警官迟疑道:“这么说来……”
陈大冬沉思了半刻,摇头否定:“天真!有监控为证,赃款又在我这儿,他们非但不会相信我,还会严刑拷打逼问我劫匪的下落,他们已经认定我和银行劫匪是一伙的了。”
季警官一愣,随即长声叹息:“唉,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我本一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说着,摇了摇头,背负双手欲转身离去。
孙胖子倒吸了口冷气,转过脸来惊叫道:“冬哥,大事不好了!”
季警官深情地点头:“从见你的第一眼,直觉就告诉我,你虽偶有恶行但良知未泯,尚不会犯下抢劫银行这等滔天大罪。何况你辩解得有理,我应该给你一次证明自己清白的机会!”
季警官把鼻子凑过去闻了闻,却一时分辨不出酒味是从劫匪身上散出的,还是人质身上散出的,虽然看到桌上摆着两个酒杯,但又恐是疑兵之计,于是不敢妄下结论。
陈大冬沉吟片刻,断然否决:“警察同志,不是我不相信你的为人,只是此案太过蹊跷,以至于误会重重,教人难辨是非。”
陈大冬受了冤屈,赶紧辩解:“我没有抢银行,请听我解释。”
陈大冬急忙坦白:“他?其实是和我一起的。不信你闻闻他身上的酒味,有哪个劫匪会和人质把酒言欢?”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