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1.低风险零成本的银行抢劫方案
目录
第零话 小偷·警察·我的钱包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1.低风险零成本的银行抢劫方案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番外一 引爆,请开手机!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上一页下一页
这年头候在银行门口的,不是取钱的市民就是趴活的罪犯,而陈大冬他们显然属于后者。从事犯罪行业敢对银行下手的绝不是等闲之辈,非具备一定的胆识和勇气不可。当然,万事都有特例,陈大冬他们几个虽然候在银行门口,却没有抢劫银行的气魄。
刘二狗听到这里赶紧表现才艺,拍着胸脯打断道:“冬哥,也是我低调,你可能还不了解我,别看我思维反应慢,其实我从小就在少林寺习武,三五个人对付起来都没问题,所以咱没必要那么谨慎非找落单的车主下手。”
刘二狗智穷,参详不透领导的深意,反倒是另外一名手下一语中的:“冬哥难道是想对来银行提钱的车主下手?故意扎破他们的车胎,待车主下车察看时趁其不备将装钱的包盗走?”说话者姓孙名佩齐,沾着体型肥大的光,人送外号“孙胖子”。
当领导的就喜欢下属发问,这一问一答之间领导的英明之处方能尽显无遗99lib•net,陈大冬身为犯罪团伙的老大,自然也好这一口,耐心解释道:“这钢钉吧,咱们可以用来扎轮胎。”
孙胖子抢答道:“SUV车大,车主察看车轮时视线容易被遮挡,方便咱们下手呗。”
怎么说呢,真正抢银行的,人家都蒙着面端着枪,否则没这点儿行头都不好意思往里进。而陈大冬呢,一不蒙面二没有枪,虽然有两个手下,但同样是一穷二白,唯一准备的器具也就是七八根钢钉,还藏在裤子口袋里,作为秘密武器,轻易不对外示人。
陈大冬当时就不高兴了,呸了口唾沫道:“你懂个屁,落单的车主趁其不备偷他钱包那只是盗窃,如果车上还有别人就会发生争执。这一争执性质就变成了抢劫,你说将来量刑盗窃和抢劫能一样吗?”
陈大冬眼急嘴快见对方提着空袋子想是来银行取款的,当即发号施令:“别愣着啦,就他了,赶紧行动吧!”
刘二狗佩服九九藏书领导的高瞻远瞩,作案前都先把大家将来的下场考虑到了,拨云见日的同时不由深感忧虑。
其中有个叫刘二狗的手下好奇地问:“冬哥,咱们带这些钢钉来银行做什么?”
陈大冬也觉得此时言及量刑颇不吉利,很是打击士气,正后悔不已时,孙胖子跳出来帮腔:“二狗子,冬哥这话说得虽不好听却很实在,像咱们这些从事犯罪的属于高风险高利润行业,冬哥今天带咱俩来银行门口为什么是扎轮胎而不是抢银行,你想过没有?”
那刘二狗虽然反应慢,但并不傻,当时就不乐意了,心想:这扎胎偷钱的法子是你们想出来的,还拍手说好,待要行动了,全都缩在后面指使我去干,你们装枪让我去放,凭什么啊?再说了,扎胎虽不是难事,但扎完胎后恐怕又要指使我偷钱,到时万一被车主抓个现行你俩拍屁股走人,罪责我自己顶着?真当我傻啊!
孙胖子心思机敏,赶紧顺着www.99lib.net往下说:“冬哥,这冲锋陷阵的活儿交给我们,您就安心指挥大局吧!”说罢,转而又对刘二狗道,“二狗,你快去扎车胎,我在后面见机接应。”
陈大冬听得心花怒放,脸上却不动声色,就见他叹了口气深沉道:“之所以不抢银行,风险高倒是其次,再说了咱哥几个又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主要问题还是成本大,这年头仿真的气枪都要卖一百多块,真心抢不起啊!”
刘二狗顿时恍然大悟。陈大冬接着往下指示:“咱们不扎轿车只扎SUV。”
刘二狗心里虽这么想,话却不好直说,于是婉转道:“我这人吧脑子直,做事不会拐弯,冬哥,你看孙胖子多机灵,这扎胎的事还是由他来干最合适。”
陈大冬未料孙胖子如此睿智,赞许地拍着他的肩膀以示肯定,另作补充道:“虽然只是简单的扎胎,但也有很多讲究,并不是随便哪个轮子的胎都扎,咱们只扎左前轮的车胎。”
99lib•net
陈大冬“嘿嘿”一笑,学那诸葛孔明摇头晃脑道:“如果只是简单地扎轮胎随便哪里都行,何必非要挑在银行门口下手?你们能否参透这其中的玄机啊?”
陈大冬一听也是,于是分配任务道:“孙胖子负责扎胎,刘二狗负责偷钱,就这么定了。”
若不是欠了高利贷两千块钱,陈大冬绝不会大清早带着同伙蹲伏在银行门口,伺机而动。
刘二狗又不懂了,问道:“为什么只扎SUV?”
陈大冬做最后陈述:“除以上两点之外,最关键的问题是,咱们一定要挑选只有车主一人的车作为目标来下手……”
孙胖子见刘二狗不答,继续慷慨激昂地拍领导马屁:“那是因为抢银行不但风险高,而且成本也大,需要有枪有车有技术,还得会策划。我想冬哥正是把这些因素都考虑进去了,最后才想出了这个扎轮胎偷钱包的低风险零成本的法子,带领咱们发财致富啊!”
刘二狗再次豁然开朗。
刘二狗不懂就
九九藏书网
问:“为什么啊?”
“胆小呗!”刘二狗在心中默念,嘴上却不言语。
未等陈大冬开口,孙胖子又越俎代庖道:“这还不明白,通常车主提了钱都会把包放在右边车座上,你若扎了右车胎咱还怎么下手?”
听完安排,刘二狗立马傻眼了,待反应过来准备改口时,孙胖子已揣着钢钉一蹦一跳地朝SUV跑去。
正感慨时,一辆SUV缓缓驶来,在银行门口停住,接着司机从驾驶室里下来,锁上车门径直往银行走去。
陈大冬故意答非所问,好让手下听不明白,以此展现智商之间的落差。
果然,刘二狗不明就里中了圈套,又问道:“扎轮胎?这不是汽修厂惯用的营销方式吗,咱们怎么也干起这种下三烂的营生来了?”他跟着陈大冬厮混多年,智商颇有长进,此话一说出口,顿时恍然大悟,随即自问自答道:“哎呀,我懂了,我懂了,汽修厂把扎轮胎的业务外包给咱们了,咱们扎胎他们补胎,双方后期分成,是不是?”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