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7.我也死了
目录
第零话 小偷·警察·我的钱包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7.我也死了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番外一 引爆,请开手机!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上一页下一页
我转身回望,果然看到黑暗中有一个身影朝我走来。
看来她确实是真的爱上你了,她知道一旦你俩关系公开,那么你俩都会被辞退。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会铤而走险盗卖公司技术,疯狂地挣钱为你们的将来做准备。
我感激得朝邵翔宇报以微笑,打趣道:“我若真想不开,从顶楼跳下去,那不成了畏罪自杀嘛,那倒便宜凶手了。”
然后就听他阴冷地说道:“郭江音怀的是我的孩子,你哭什么?”
季警官语调变换极快,接着便听他在听筒那边满是悲伤地说:“今天下午,法医解剖尸体,发现郭江音被勒死时已怀有三个月的身孕,可惜啊,你本来是要当爸爸的。”
说起杀人动机,我当仁不让首当其冲。但我清楚自己没有杀人,那杀人者又会是谁呢?
当我抽噎着挂断电话的一瞬间,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之前韩少清说过的一些话。
邵翔宇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问道:“每次同事被害你都九九藏书在现场,说实话,你觉得凶手是谁?”
邵翔宇哈哈大笑:“我之所以敢铤而走险实施杀人,完全是因为郭江音早已把你俩谋害韩少清的计划告诉了我。”
我长吁了口气,模棱两可道:“啊,你是怎么知道的?”
邵翔宇狞笑道:“也许只有凶手畏罪自杀,才是警方结案的最好理由。”
显然,我每次都出现在被害人的死亡现场,自然成了同事们的怀疑对象。我能明显感受到李部长对我的冷漠和疏远,至于邵翔宇虽然偶尔也和我搭腔,但却时刻保持着对我的戒备,而公司其他部门的同事也尽在我背后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邵翔宇被我的比喻吓住,喃喃自语:“凶手?谁会这么残忍地杀害自己的同事?”
我愣了一愣,就在这时,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拿出来一看,来电显示赫然是季警官的号码。
邵翔宇一边朝我走来一边说:“我看你一整天都魂不守舍的,刚才又见你独自爬www.99lib.net上顶楼,怕你想不开才偷偷跟了上来。”
邵翔宇叹了口气:“可惜,没人顶罪,警方一定会彻查到底的。”
我惊骇不已,道:“你,你难道是想把杀人的罪行嫁祸给我?”
既然杀死郭江音的凶手另有其人,那么这个人会不会也同样是毒死韩少清的凶手呢?毕竟当初郭江音已决定采用我设计的那种方法杀死韩少清,她完全没有必要再多此一举下毒谋害。
邵翔宇嘿嘿冷笑:“那个女人一直纠缠我,甚至还以怀孕相威胁,我只是不想失去现在的工作而已。”
邵翔宇又问:“那他的杀人动机是什么呢?”
你为了掩盖你和郭江音的关系保住自己的工作,完全可以将她杀死然后嫁祸给我。
我质问道:“那你也不至于杀人啊?!”
“你还狡辩,你说你和郭江音只交往了一个月,可实际上呢,你们至少谈了三个月的恋爱。”
自始至终,韩少清一直误会我是郭江音的恋人,并认99lib.net为我是怕恋爱关系曝光而被公司开除,才将郭江音勒死的。
我受不了大家误会的目光,趁着午休时间爬上顶楼,凭窗而站,点了根烟慢慢吸着。我想独自安静安静,可没想到的是,当我吸到第二根烟时,突然有脚步声顺着楼梯拾阶而上。
季警官洋洋自得道:“也就是我这么心细如发严谨缜密,想到要法医重新解剖验尸,你猜怎么着?”
一念至此,我忽然感到后脊一阵寒冷,赶紧回过身来。不知何时,邵翔宇已站在了我的面前。
可当我张开嘴还没喊出声时,邵翔宇伸出双手猛推了我一下。然后,我站立不稳,整个人顺着窗台倒翻了出去。
说实话,从警局回来后,我一直被这两起凶案困扰着。要说韩少清是被郭江音生前所设计下毒害死的,那郭江音又是被谁杀死的?
果然如我所料,手机接听的一瞬间听筒彼端传来了季警官的质问:“你为什么要欺骗警方?”
公司明文禁止员工之间谈恋爱http://www.99lib.net
我愣了一下,上前走了两步,这才看清来者的脸,不是别人,正是我们部门的同事邵翔宇。
想想也是,我们部门原本五人编制,一下子死了两名同事,人手自然不够用。
我大惊失色道:“难道郭江音是你杀的?”
他会不会和我们一样,同在知识产权部门工作呢?
原本我以为郭江音是谋害韩少清不成反被韩少清杀死,可是自从天台与韩少清深谈后,我就越发觉得杀死郭江音的凶手不是韩少清。
既然如此,那个人会是谁呢?
“我?我没有啊!”我嘴上狡辩,心里却想是不是自己中间人的身份被警方发现了?
我强颜欢笑:“自己静一静。”
见是警方来电,想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于是我走到窗台边接听,邵翔宇也颇为识趣,只站在原地没有跟来。
想到这里,我的思绪忽然被邵翔宇打断了,他问道:“小马,你觉得凶手真的就在咱们知识产权部吗?”
我没有说话。
我大惊失色道:“你,你九-九-藏-书-网要做什么?”
在同事被害的第二天便开始安排招聘、补充人手维持部门工作运转,单从这一点便足见李部长在工作上的高瞻远瞩。当然,她能当上部门领导,优势还不止于此,她甚至未雨绸缪地想到杀人凶手很可能也是知识产权部的同事,不久的将来必被警方逮捕,所以此次招聘的名额直接就是三个。
我察觉到了危险正在步步紧逼,想大喊救命。
如今,整个知识产权部仅剩的三名员工,李飒李部长仗着性别优势率先被排除在外,而我自然也不是郭江音的恋人,那么同事里面就只剩下邵翔宇了!
“怎么了?”
显然,那孩子不是我的,但这并不妨碍我装腔作势地痛哭。
离开警局回到公司,我正巧遇到人事部的张波张经理在园区内张贴招聘广告,走近一看,发现我们知识产权部也在招人。
他关心地问我:“你在这儿做什么?”
我想,也许她对凶手杀人动机的判断并没有错,只不过和郭江音谈恋爱的那个人不是我,而另有其人。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