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5.还是死了
目录
第零话 小偷·警察·我的钱包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5.还是死了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番外一 引爆,请开手机!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上一页下一页
我想我不能让误会再继续下去,赶紧道:“你等下。”
我大惊失色,不可否认,我确实有过这种想法,但我只是想想而已,并没有实施啊!想到这里,我赶紧亮出自己的不在场证明,以示清白。
好吧,我彻底无语了。
韩少清嗤之以鼻道:“还想瞒我,那天警察问我你和郭江音的关系如何时,我就猜到你俩在偷着搞对象。”
韩少清冷笑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郭江音的关系吗?”
韩少清说:“还没有,我觉得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贸然透漏给警方只怕会打草惊蛇。”
在我惊骇不已的同时,目光无意中瞄到了韩少清手里的矿泉水,然后我忽然想起了什么,赶紧用手去试探韩少清的鼻息,她已然气绝身亡。
我本以为她是跑急了自己把自己绊倒的,但见她半天都没起身,心中犯了嘀咕,索性走过去察看。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只见韩少清整张脸上笼着一层乌气,至于嘴唇更是乌黑通紫。
我是无语了,可韩少清还有话要说,她继续追问:“郭江音生前有没有告诉你那个中间人的身份?”
我说:“我不信。”然后我的手抓得更紧了。
韩少清挣脱开我的拉扯,头也不回,几乎小跑起来,口中道:“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
当我登上天台时,www.99lib.net韩少清已先我到了那里。我注意到她手中的矿泉水已被喝去了大半,我想她应该很早就在这里等我了。
我惊骇不已,赶紧问:“这些想法你已经告诉警察了吗?”
结果她没跑两步,我便听到“啪”的一声,只见她整个人摔倒在地。
我后悔自己开口慢了,台词被抢,只得反攻为守:“少在这儿贼喊抓贼,人就是你杀的!”
在《无间道》里,天台约见通常是要摊牌的节奏,我也很想搞清案件的来龙去脉,所以如约而至。
我长吁了口气,心中略安。这时,就听韩少清接着道:“以郭江音的性格,她如果想毒害我,一定不敢擅自动手,她很可能会寻求帮凶。而那个帮凶也许有什么把柄落在郭江音手中,不得不任其摆布。至于最后郭江音的被害则很可能是那个帮凶所为!”
我明哲保身完后便开始落井下石,追问道:“你发现了什么端倪,是不是和凶手有关?说来听听,我可以帮着一起分析。”
韩少清又道:“以你俩的关系,你一定知道这段时间我在勒索要挟郭江音吧?”
我又冲上前去,再次抓住她的胳膊:“等你从警局回来,说什么都晚了。”
没想到韩少清却说:“我不知道!”
“哦?”
韩少清重复道:“我99lib.net肚子疼!可能是天台风大,我刚才又迎着风说了那么多话,再加上喝了些凉水,本来只是微微作痛,可现在……”
韩少清笑着说:“恐怕不是一般的同事吧?”
韩少清斩钉截铁道:“不,一定有这么一个人。本来我以为这个人是你,毕竟以你和郭江音的关系,你们的所作所为已经违反了公司规定,你为了保住饭碗杀死郭江音借此掩盖你俩的关系,这不是没有可能的。但是,因为你提供出了完美的不在场证据,所以我只能把你排除。”
我试探着反问:“你觉得我和郭江音是什么关系?”
我急忙追上去,一把拉住她,说:“你先别告诉警察,我有话要和你说。”
我对韩少清骑驴找驴的本事着实佩服,正琢磨着是否该解释清楚时,韩少清忽然将手中的矿泉水一饮而尽,说道:“看样子你是不知道,算了,这事儿还是交给警方来调查吧。”说着,转身便朝楼梯走去。
我愣了一下,结结巴巴道:“我,我俩就是同事,还能有什么关系?”
我说:“你不要骗我了,你若不知道,你的脸色为什么这么难看?”
韩少清严谨缜密的推理假设、大公无私的判断分析深深令我折服,尤其是当她把我排除在外的时候,我紧张的心情终于再一次舒缓下来。
藏书网,那天我误导季警官的托辞反倒让韩少清真以为我和郭江音在谈恋爱了。我不甘心,又问:“你之前说我俩所作所为违反公司规定?”
正寻思时,韩少清已朝我走来。她站在我的面前,开门见山,倒打一耙:“是你勒死的郭江音吧?”
正迷惑时,韩少清问我:“以你和郭江音的关系,她有没有告诉你那个中间人的身份?”
韩少清说:“我不去警局。”
也许是因为没有不在场证明的同事太多,以至于大家都有嫌疑。其实警察破案挺不容易的,不是线索太少没有方向,就是线索太多迷失方向,此案显然属于后者。季警官经验丰富,当机立断决定以静制动守株待兔。
所以审讯结束之后,我们知识产权部的诸位同事悉数被放了回来,一连几天都不再提审。当大家忐忑不安地开展工作的时候,我也终于等到了韩少清的电话,她约我下班之后到公司的天台相见。
我更加不安,听她的语气,似乎对我和郭江音之间的秘密了如指掌,难不成郭江音早就把我给出卖了?
也就在这一刻,韩少清化身成福尔摩斯展开推断:“于是我不得不变换思路,重新审视郭江音的人际关系,后来终于被我发现了一丝端倪。”
早到意味着急于见我,而不停地喝水则暗示她内心焦躁不九_九_藏_书_网安,这些异常表现让我越发肯定韩少清的杀人嫌疑。
我看到韩少清的脸色苍白难看,大吃一惊,道:“你难道早就知道了中间人是谁,刚才故意在探我话?”
我赶紧松开手,口中谦让道:“肚子疼要紧,你先,你先……”
韩少清恍若未闻,走得更急。
“当然啊,公司明文禁止员工之间谈恋爱。”说到这儿,韩少清顿了一下,感慨道,“看来她确实是真的爱上你了,她知道一旦你俩关系公开,那么你俩都会被辞退。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会铤而走险盗卖公司技术,疯狂地挣钱为你们的将来做准备。”
韩少清一本正经道:“其实关于矿泉水一事,我觉得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我,再一种就是在矿泉水里投毒的不是别人,正是郭江音自己,她这么做的目的其实是想毒死我。”
我大惊失色,心想,郭江音曾经计划在矿泉水里下毒来杀害韩少清。可是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那么韩少清又是被谁毒死的呢?
韩少清点点头道:“郭江音是外地人,在这里没亲戚没朋友,她要想盗卖公司的科研技术信息,以她的人际关系根本不可能自己找到买家。我想,这里面一定有个中间人帮她牵线联系,而这个中间人很可能也是咱们部门的同事。换言之,那个中间99lib•net人知道郭江音因为盗卖技术的事情败露受我要挟,他怕自己中间人的身份暴露,进而铤而走险杀郭江音灭口也顺理成章。”
韩少清朝我莞尔一笑,算是为我对她的体谅表示感谢,然后快步朝楼梯跑去。
韩少清见我铁证如山,很是吃惊:“杀害郭江音的凶手真不是你?那会是谁呢?”忽然之间,她好像想起了什么,急忙道,“在郭江音被害现场发现了被投毒的矿泉水,而矿泉水的品牌和我经常饮用的是同一款,因此警方一度误会下毒者是我。”
我接着说:“不管你去哪儿,你都要先听我把话说完再走。”
韩少清继续道:“我要勒索她,所以我不可能杀她,也没必要杀她。而你呢,正好相反,你为了掩盖你和郭江音的关系保住自己的工作,完全可以将她杀死然后嫁祸给我!”
我没有说话。
韩少清无奈地说:“你是不是知道那个中间人的身份?”说着她转过脸来。
“我肚子疼!”
当时我就愣了,韩少清口里的中间人明显指的是我啊,她前面刚把我从凶手的嫌疑里排除,怎么转了一圈又怀疑到我头上了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我愣了一下。
听到此处,我刚平静下来的心又立刻跳到了嗓子眼儿里,急忙道:“什么帮凶不帮凶的,都是你凭空胡乱捏造出来的吧。”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