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4.不在场证明
目录
第零话 小偷·警察·我的钱包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4.不在场证明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番外一 引爆,请开手机!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上一页下一页
李部长恨周公不能显灵作证,沉思了片刻,悲伤地摇头:“就我自己一个人在家,从中午一直睡到晚上。”
“啊?那有没有人能证明昨天下午你在睡觉啊?”
李部长这个“局”字用得很到位,邵翔宇立刻会意。他自然知道韩少清被警方讯问时间越久,说明嫌疑越重,反之大家的嫌疑则越轻,于是旁敲侧击道:“是啊,警察破案那么辛苦,但愿这次能一锤定音,不用再把大家找来一个个问话。”
“昨天下午啊!我在干什么呢?”李部长赶紧冥思苦想,妄图摘清自己身上的嫌疑,但最终却事与愿违,“坏了!昨天我睡了一下午的觉。”
李部长巴不得韩少清一去不回永远待在里面,含沙射影道:“人家警方肯定有什么重要问题需要跟韩少清落实,咱们这些局外人怎么能明白?”九九藏书网
也就在这时,韩少清悄悄走到我身边,低声道:“我知道你和郭江音的关系,如果想保住秘密,等我的电话。”
李部长也是看刑侦片长大的,上来就直奔主题:“就说说不在场证明吧,警方有没有提到小郭是什么时候被害的?”
李部长一听牵扯到人命,不由倒吸了口冷气,赶紧划清界限:“咱们和她只是一般同事,关系又不熟,警方调查也应该先从她身边的亲朋好友查起啊。”
韩少清被假象所迷惑,感动不已,叹息说:“好像在郭江音的死亡现场发现了被投毒的矿泉水,而矿泉水的品牌正是我常喝的那种,因为这个事儿,警方一直对我纠缠不休。”
李部长见大家都有嫌疑,心中的抑郁一扫而尽,进而想扩大嫌疑范围,查缺补漏道:“不知道韩少清什藏书网么情况?”
我言简意赅:“郭江音被人害死了。”
邵翔宇似乎看穿了领导心事,低声道:“当初公司就是看好她人际关系单纯,寻思可以全身心扑在工作上才招她进来的。”
李部长心中窃喜恨不得赶紧落井下石,脸上却不动声色,言辞之间更是诚挚恳切情谊深长:“你放心,如果警方问起矿泉水的事儿,我一定会为你从中斡旋解释清楚的。”
李飒是我们公司知识产权部的部长,而邵翔宇亦是同部门的同事。看见他俩都在警局,想来是因为沾着和死者郭江音是同事的光,也被带到警局问话了。
李部长叹了口气,无话可说。倒是邵翔宇看了我一眼,问道:“警察都问你什么了?”
结果这哥们纯属乌鸦嘴的,他话音刚落,韩少清便被警察放了出来。众人瞧到此处九*九*藏*书*网都是一脸失望,但碍于同事关系,不得不佯装关心。尤其李部长更是演技高超,只见她迎上前紧紧抓住韩少清的手不放:“啊!怎么样,小韩,没事儿了吧?”
李部长见有人做伴,心中担忧立时减半,安慰小邵的同时也安慰自己:“咱们从事知识产权行业,平时忙得焦头烂额,难得周末休息,谁不想安安静静地歇一歇,睡个午觉,看个电视啊?咱又不知道郭江音会被害,没有不在场证据很正常。相反那些有证人证明的,倒是显得别有居心了。你说对不对啊,小马?”
邵翔宇在旁边汇报:“小郭是外地人,父母同学朋友都不在身边。”言下之意,可供警方怀疑的只剩下同事了。
当我从审讯室里出来,发现李飒正在警局的长廊里候着,相伴左右的还有邵翔宇。
邵翔宇道:“你从99lib•net审讯室出来之前,她就已经被叫进去问话了。”说着看了眼手表,又道,“咦,照这时间也该出来了吧。”
李部长前脚刚表完态,紧接着便被警员叫进审讯室问话。
邵翔宇眼见如此,深知下一个就轮到自己了,赶紧闭目屏息,平静情绪调整心态,为即将到来的讯问做准备。
邵翔宇也不乐观,作为单身宅男的他看了一下午的《甄嬛传》,显然熹贵妃忙着宫斗也无暇为他昭雪。
我说:“好像是昨天,也就是周六下午。”
李部长深以为然,婉转道:“虽说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坦坦荡荡问心无愧,但小邵的提议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小郭和咱们同事一场,警方的问话很可能是破案的关键,你提前透露给我们,我们也能集思广益为案件侦破出一份力啊!”
李部长见无界限可划,懊恼不已,http://www.99lib.net溯本求源,只得埋怨公司人事招聘不加筛选。
我说:“警方问得太多,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听到这个名字,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人物抛之脑后,赶紧试探着问:“韩少清呢,她没来吗?”
果然,李部长目光锐利,率先看到我的身影,当即放下部长的架子,主动从椅子上站起来相迎:“马克,怪不得打不通你电话,原来你早被警察带来问话了。听说小郭出事了,到底什么情况?”
我连忙点头称是,不敢直言自己有不在场证据,怕引起阶级报复,只是含糊地说:“我已被纳入嫌疑人之列,深受警方怀疑了。”
我挠挠脑袋,说:“也没问什么。”
这话邵翔宇就不爱听了,说:“你先被警察讯问,问的什么问题透露给我们,我们也好早做准备啊,大家同事一场,藏着掖着算怎么回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