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3.有毒的矿泉水
目录
第零话 小偷·警察·我的钱包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3.有毒的矿泉水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番外一 引爆,请开手机!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上一页下一页
季警官见我在做思想斗争,佯装宽宏大量道:“我们警方不是不讲人情,我们也会给你充分考虑的时间。”说着化身成《星光大道》主持人开始倒数5个数,“五、四、三、二、一!”
听到这里,我额头上已经泛起了冷汗。
我想如果我告诉他我是来找郭江音拿东西的,警方势必会追问下去,那么我们之间密谋杀人的计划必定会暴露。可我一时又想不到一个合理的理由来进行解释。
季警官换了个话题:“死者有喝矿泉水的习惯吗?”
季警官点点头道:“死者家中有饮水机,可以喝大桶水,确实没必要再买矿泉水。可是我们却在死者家中发现了七八瓶矿泉水,这件事你怎么看?”
我说:“我之所以深夜来找郭江音,那是因为我们其实是——恋人关系。”
正寻思时,突然,审讯室的门开了,一名警员手里提着一瓶矿泉水走了进来。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反驳道:“你这政策是对付犯罪分子的吧,我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据证明我不是凶手!你要明白,我坐在这里不是接受审讯的,而是配合协助你们警方调查,惩治犯罪伸张正义的!”99lib.net
我想,这种死无对证的事只要我自己一口咬定,警方对我深夜出现在死者出租房里的缘由应该就没法再纠缠下去了。
我早有戒心,摇头说没有。
“我们上个月才确定的恋爱关系,互相都还没通知家长。”
即便如此,负责此案的季警官仍对我深夜出现在死者出租房里表示怀疑,并一再质问原因。
当他喊到“一”的时候,我突然灵机一动,想到一个可以瞒天过海隐藏真正意图的托辞。
季警官又说:“你既然和郭江音是恋人,也一定想配合我们警方将凶手绳之以法吧,所以我现在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见我继续摇头,季警官叹了口气,退而求其次,指着桌上的矿泉水瓶道:“矿泉水呢,你当人家男朋友,总该提供点儿线索吧?”
我装愣卖傻:“不是我不老实,实在是没什么可交代的啊!”
“同事不知道,父母也没通知,仅凭你一面之词,你觉得我们警方会相信吗?”
说到这儿,他看了我一眼,继续自我表扬:“通常警察办案,思路都比较局限,只会围绕尸体展开取证调查,刑侦工作是由点到www.99lib.net面层层延伸。而我不同,我这个人有大局观,懂得从大局入手事无巨细面面俱到。”
我佯装不知:“难道这里面有什么问题?”
季警官接着假设:“只是可惜,在凶手杀人之后和你赶来处理尸体之前出现了意外,尸体被人发现并报了警!”
季警官锲而不舍:“这没事儿,你们在一个部门工作,同事之间总应该知道吧?”
这个解释显然不能让季警官满意:“年轻人谈对象很正常啊,没必要遮掩,既然你这么说,那么我就要跟死者父母确认一下了。”
我想,郭江音遭韩少清要挟勒索一事最好也不要提,毕竟我也牵扯其中。
我做贼心虚,赶紧辩解:“我,我和她哪有什么秘密?”
接着他又理论结合实际,就案论案:“就拿眼下这起案子来说,大家的目光都被死者的尸体所吸引,所有工作都围绕着尸体开展。但我没有这么做,我更注重和尸体无关的一些细节,比如眼下的这瓶矿泉水。死者家中明明有大桶水,为什么还要买矿泉水?怀着这样的疑问,我特意命警员把矿泉水带回刑科所检验。你猜怎么样?里面竟有好几藏书网瓶都被下了毒。由此可以断定,郭江音的被害绝不是偶然。”
我心想:坏了,坏了,郭江音毒杀韩少清的伎俩被警方识破了,他们会不会沿着这个方向一路追查,发现我们计划合谋杀人的事?
果然,他俩一阵耳语,然后警员留下矿泉水转身离开了审讯室。而此时此刻,季警官的脸色也好看了许多,他显然掌握了新的线索,终于不再对我深夜私会郭江音一事刨根问底。
季警官勃然大怒,施展杀手锏:“你不知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政策吗?”
季警官根本不吃这一套,他一向用怀疑的目光看世界,对我的反驳进行回击:“你虽然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据,但这并不表示你不是犯罪分子!”
我说:“好,有什么问题你就问吧。”
我愣了一下:“你什么意思?”
季警官笑而不答,反问我道:“你觉得我和一般的警察有什么不同?”
我辩解说:“如果真如你所说是协同杀人,那么凶手杀人之后一定会注意保密工作,又怎么会虚掩着门轻意让尸体被发现呢?”
季警官察言观色,虚张声势:“没有秘密,你俩又何必深更半夜偷偷相藏书网会?你还是老实交代吧!”
我想,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即便我不说,别人也会说的。
我说不出来,摇摇头。
“这只是表面现象,你要透过表面看本质,往深了说。”
我不得不佩服季警官的大胆推理,竟然能峰回路转给人意外惊喜!
这明显是在威胁!我沉默不语,深思对策。
“哦,地下恋情,公司有规定,员工之间不能搞对象。”
面对细节上的漏洞季警官表现出不拘小节的大度,就看他大手一挥不以为然道:“反正如果你不主动交代自己深夜出现在死者屋里的原因,那么我们警方只能沿着这个方向进行侦破了。”
我心想他这是要自吹自擂了,赶紧抢先拍马屁:“你是警官,他们是警员。”
季警官开门见山:“你觉得凶手是谁?”
说实话,虽然对郭江音在家被害一事琢磨不透,但我仍觉得韩少清嫌疑最大,只是这些不便说给警方听。
季警官发散思维,开始分配角色:“你可以是帮凶啊,凶手杀人你帮忙处理尸体,你俩协同作案相互掩护。”
季警官见我沉思不语,认定其中必有猫腻:“你和死者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九_九_藏_书_网?”
季警官见我摇头,毫不气馁再接再厉,提出第二个问题:“你知道郭江音最近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线索啊……”我沉吟了片刻,心想一问三不知毕竟不太合适,如果再不提出些有价值的信息,警方很可能又要把自己设为怀疑对象了。
季警官不计较我的无知,亲自点拨:“我和一般警察的不同之处就在于我不一般!”
正担忧时,就听季警官接着道:“我想凶手在勒死郭江音之前,本是打算毒死她的。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变故,才使得凶手不得不改变计划提前动手!”
我注意到矿泉水的瓶身,正和郭江音家中门口堆放的是一个牌子。据我所知,那些矿泉水原本是郭江音为毒杀韩少清准备的。现在警员拎着这样一瓶矿泉水来找季警官,想来是查出了什么。
一念至此,我赶紧说道:“我们部门有个同事经常喝这个牌子的矿泉水,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条线索?”
法医初步判定郭江音的死亡时间是在周六下午,由于之前计划谋杀韩少清并将其伪造成自杀,作为帮凶的我这几天尤其注意制造不在场证明,没想到歪打正着反倒帮我洗清了杀害郭江音的嫌疑。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