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9.协助
目录
第零话 小偷·警察·我的钱包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9.协助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番外一 引爆,请开手机!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上一页下一页
季警官长吁了口气,挂断手机,笑着对我说:“听到了吧,纽扣不是被扯断的而是被割断的!换句话说,有人目睹了死者和陈老师争吵,然后割断陈老师西服上的纽扣偷偷放在尸体旁边,你知道这是什么行为吗?这是栽赃!这是诬陷!这是嫁祸!”
“什么?”
“当然!”
季警官叹息道:“谁让你们不好好学习,这也算是咎由自取。”
我哼笑道:“学校未曾组织过一次重修补习……”
说到这儿,他深吸了一口气,化身成柯南,用手指了指我道:“其实,整个事件,你就是主谋!”
说完,他笑嘻嘻地看了我一眼,问道:“你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你的吗?”
我说:“大宁已经后悔了,他积极参加补考,俗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身为教师不挽救帮助,却落井下石?”
“不错,桌面被擦掉的一定是脚印,也只有脚印能解释目前所发生的一切!www.99lib.net
我承认我当时冲动了,若非那些围观者对着大宁的尸体指指点点刺激了我,我还可以更理智、做得更隐蔽一些!
我战战兢兢地问:“那你知道凶手是谁了?”
我听出他话里有话,心中隐隐有些有些不安:“为什么?”
季警官的这番话,让我心跳加剧!正当我彷徨踌躇,思量对策的时候,他突然问我:“你难道没有话要说吗?”
“你,你什么意思?”
季警官见我没有反应,忙又改口说:“当然主谋也可能是死者,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你俩的策划,一个自杀,另一个栽赃诬陷!”
我吓了一跳,心想所有诡计都已被揭穿,还有什么好隐瞒的?一念至此,我万念俱焚,正准备交代自己的罪行。
我说:“大宁不是自杀,是被老陈逼死的。”
季警官沉声道:“话虽如此,也不能全怪陈老师,他只是在履行监www.99lib.net考义务。话又说回来,问题全在你同学身上,他若好好复习功课,又何苦作弊被抓?”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也慢慢爬上窗台。
此一时彼一时,季警官决定推翻之前所有理论从长计议,于是反问我道:“这里有七八张废弃的长条课桌,为什么我偏偏非要倚靠在这张上休息?”
我似乎猜出季警官要说什么,额头不由泛出冷汗。
说到这儿,我看了一眼季警官,继而转身把目光投向窗外。在遥远的天边,残红的夕阳正在一点一点下落,渐渐隐没在教学楼之间。
可惜,大宁没法陪我一起看了!
“不错,死者是自杀的!他自杀之后诬陷他人!”
我本来还想装痴卖傻,却被季警官一针见血地揭穿:“课桌是你擦的,也是你推回原处的吧!”
我讪笑着说:“自从接到补考通知,这十几天里大宁一直在筹集高额的重修费,好不容易攒够钱交完www.99lib.net费用,未等参加一堂重修课便直接上考场,这不等于逼着他作弊吗?”
果然,季警官继续往下说:“其实我一直有个疑问,是谁擦的桌子?他为什么不擦别的桌子,却单单去擦这张桌子?是不是桌面上藏着什么秘密他非擦掉不可?”
季警官问:“为什么这样说?”
我和大宁几乎玩了整整四年的通宵,每天早上当旭日东升之时,我们总是拖着疲惫的身躯离开网吧返回宿舍。在那个时候,朝阳从我们背后一点点升起,旭日的光芒将我们的身影拖得老长。有好几次,我曾忍不住回看日出,但每次都被刺眼的光逼得睁不开双目。
确实,我大学四年看了太多旭日东升,却从未见过夕阳西下。
我大惊失色,以为季警官身怀未卜先知的绝技,忙问是谁?
季警官追溯根源:“起先你冲向尸体,当你被扑倒在地时,你曾一个劲儿地朝我使眼色暗示我搜查尸体,后来我们www.99lib.net果真搜到了那枚纽扣,那时我就在想你是怎么知道尸体周围一定能搜到东西的,你好像什么都提前知道似的!”
我说:“大学最后一次补考机会,老陈却抽走了大宁的卷子,取消他考试资格,你想想让一个苦读十几年的农村学生大学毕不了业,这不就等于要他的命吗?”
季警官奇道:“怎么没时间?”
季警官忽然摆手打断说:“我刚才给过你坦白从宽的机会,你却跟我装糊涂,现在你想交代?对不起,没机会了,所有的一切还是由我来说吧。”
“还不明白吗?有人擦掉桌面上的脚印,把桌子推回原处,他做这些事情就是为了掩盖死者站在课桌上助跑跳楼自杀的真相!”
这次见过了,只是没想到落日的光芒原来可以这样的柔和。
“我?说什么啊?”
季警官张嘴开始胡说八道:“我觉得凶手就是死者本人!”
我愣了一愣,急忙道:“这怎么可能,之前你自己不是也九九藏书网说,如果是自杀,尸体应该落在二楼平台,而死者是越过平台直接摔在地上的,他一定是被人推下去的!”
季警官打断我说:“这不是理由,就算学校没组织重修补习,他也可以自己补习啊!”
说到这儿,季警官深深看了我一眼,终于说出了我最怕听到的两个字:“脚印!”
“因为其他课桌都落满灰尘,唯独这张像是在不久前被擦拭过,桌面干干净净!”
最后,我对季警官说:“人活着可以承受住绝望,却承受不了刚刚被施舍了希望马上又被剥夺,所以大宁选择了自杀!”
其实这也是我最想搞清楚的事,于是我问:“什么时候?”
季警官见我脸上痛苦的表情,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反过来劝我道:“我知道你本意也不想这样,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阻止死者自杀,还要帮他诬陷老师?”
我心中大骇,想不到连这一点都被他看穿了,一时之间竟不知所措。
我赶忙辩解:“哪有时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