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8.破绽
目录
第零话 小偷·警察·我的钱包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8.破绽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番外一 引爆,请开手机!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上一页下一页
我好奇道:“这么重要的物证都无法给凶手定罪,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接着他又理论结合实际,就案论案:“就拿眼下这起案子来说,发现那枚纽扣后应该在第一时间将扣子的主人逮来讯问,但我却没有这么做,原因很简单,纽扣并非被死者紧握在手中,而是在死者身边发现的。这样一来就会有很多不确定性:比如纽扣会不会早就掉落在草丛里,恰巧死者也摔死在那里,正好被一起发现?再比如说会不会有人谋害了死者,故意把纽扣放在尸体周围借此诬陷嫁祸?总之,这些不确定性让我们无法给嫌疑人定罪。既然如此,又何必打草惊蛇把嫌疑人叫来讯问呢?”
季警官心中沮丧,脸上却不动声色,安慰我顺便也安慰自己道:“不可能白死,我还有办法!”
季警官歇了片刻,便开始工作。他所站之处透过窗户正好能看到对面的图书馆,于是他指着图书馆问我:“那是哪里?”
季警官义正辞严道:“当然不会!”
季警官面色坦九_九_藏_书_网然笑而不语,就见他目视远方,视线所及之处正是对面的图书馆,然后又听他似喃喃自语更似指点迷津:“自古以来,但凡铁案都离不开人、物两证。只有人证没有物证,证人可以撒谎;只有物证没有人证,证物可以作伪!”
季警官满头大汗让风吹得着凉,连打了几个喷嚏,这才惊觉,忙离开窗口。可是腿上疲劳感未消,四下找东西倚靠,他回视了一圈见墙角堆放了七八张废弃的课桌,如获至宝般赶紧快步走去。
布置完任务,季警官扫视了一圈楼层,权当现场勘查完毕。他心愁还要再爬下楼,迟迟不愿动身,于是点了根烟,又倚靠在课桌上,算是积攒体力。
我心想他又要自吹自擂了,赶紧抢先拍马屁:“你是警官,他们是警员。”
我这样安慰着自己,而此时此刻季警官正站在大宁跳楼的窗台前探出身子朝楼下张望。
“什么办法?”
我心中一边懊悔,一边试探地问:“如果没有目击者呢?”
九_九_藏_书_网季警官抽烟的时候,忽然问了我一个问题:“你觉得我和一般的警察有什么不同?”
他话音刚落,图书馆那边就传来消息,说没有结果。
我看着他俯身张望的姿势,想他一定是在勘察现场。其实在我决定跳楼自杀的那一刻起,有无数个夜晚,我也曾保持着和他相同的动作往楼下张望,我甚至闭着眼都知道他能看到什么。
季警官说不出来,正准备以天机不可泄露进行搪塞,忽然手机铃声又响,是刑科所那边出结果了。
“这只是表面现象,你要透过表面看本质,往深了说。”
季警官信心十足:“不可能,你没听过这句古话吗,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何况又是白天作案!”
对方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正站在季警官的身边,他的一言一语清清楚楚传入季警官耳中,也传入我的耳中。
说到这儿,季警官语速一顿,化身成诸葛亮仰天长笑道:“当前此案,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起先我见季警官奔着课桌而去九-九-藏-书-网,心里紧张得怦怦直跳,但看他只是转身倚靠在上面,这心才算安定下来。巧的是他倚靠的课桌正是我准备用来助跑跳楼的那张。
我在一旁催问:“那怎么办?人不能就白死了吧?”
“而是什么?”
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他把破案的关键放在目击者身上,早知如此我就来冒充那个目击者了!
说到这儿,他看了我一眼,继续自我表扬:“通常警察办案,都比较急功近利,一旦发现证据便立刻逮来嫌疑人讯问,这样不仅容易造成冤假错案,更容易打草惊蛇。而我不同,我这个人一生下来就淡泊明志宁静致远,从事刑警工作更是谨慎小心兢兢业业。正因为如此,我的办案风格和其他警察有很大不同。他们是把确定嫌疑人作为破案第一要务,我则更注重辨别证据的真伪。”
季警官不计较我的无知,亲自点拨:“我和一般警察的不同之处就在于我不一般!”
季警官善于推理破案,更善于给嫌疑人开脱,听他这么一分析,我忍不住问:“九_九_藏_书_网照你这么说,难道就任凶手逍遥法外?”
季警官站着说话不腰疼:“当然有!”
我的心怦怦直跳,紧张的同时更多的是懊悔不已。
我正疑神疑鬼之际,季警官终于开口说话了,就看他一边解开衣领扣子,一边气喘吁吁地说:“大热天爬这么高的楼累死了,你们学校真该安部电梯!”
来电话者说:“经过仔细观察纽扣的断线处,发现这纽扣不是被人扯下来的,而是……”
我,我怎么会忽略这么重要的细节!
季警官无言以对,悻悻挂断电话。
给季警官带路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像是放牛的小二郎,正一步步把敌人带进设计好的圈套。只是小二郎最终英勇就义,而我则期盼自己能全身而退。
季警官视目击者为救命稻草,死抓不放,当即在电话里呵斥下属:“不可能,肯定是你们调查得不够仔细,再去查!”
警员强忍委屈,辩解道:“确实没有目击者,因为图书馆中午不开放。”
我说不出来,摇摇头。
眼前这个警官到底在看什么,能看得这么九九藏书久这么专注?
可是不知为什么,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预感自己费尽心思设计的圈套会被看穿,所有的努力都将前功尽弃。
其实我很想告诉他,校图书馆中午是不对外开放的,但没等我说出口,季警官已兴致高昂地安排下属前去图书馆询问调查了。
季警官沉思了一会儿,道:“如果死者是被推下楼的,那么凶手推他坠楼之后,很可能也像我刚才那样探出身子向楼下张望。这样一来,说不定对面在图书馆读书的学生就会看到凶手的脸!”
我赶紧问:“还有什么办法?”
季警官千辛万苦爬到顶层勘察现场,岂不知最重要的证物就在他屁股下面坐着,我想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骑驴找驴吧。
“而是被人用利刃割断的!”
可是季警官伏在窗台看了半天也不说话,这反倒让我有些不安。
我说:“图书馆。”
本以为他是在勘察现场,原来却是在靠窗休息纳凉,这让我略微安心。
我不甘心,反复思索计划中的每一个细节,也始终没有发现漏洞,我想是我多虑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