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3.重修后再补考
目录
第零话 小偷·警察·我的钱包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3.重修后再补考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番外一 引爆,请开手机!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上一页下一页
就在这时,大宁突然一声哀鸣,失魂落魄地坐倒在床边,口中喃喃自语:“交齐六千块才有资格补考,这不逼得我走投无路吗!”
“上重修课,当然要交重修费了!”
大宁点点头:“只是我这法子比较奇特。”
大宁只顾自己生死,哪管他人垫背,就见他痴痴地站起身来,独自走到窗台前,推窗仰望外面的天空,过了许久长叹道:“天这样的宽,地这样的广,为什么却没有我立足的空间?!”
话没说完,大宁也开始撂摊子了:“舍长大人,重修课我就先不报名了,这费用实在承担不起啊!”
上网才花几个钱,通宵一宿不过五块,上几堂课张口就要六千,顶好几年通宵的了。
我打断道:“你不会是要劝我重修吧?”
舍长见大宁终于不再争辩,于是放下心来,他看在钱的份上,决定普度众生,转而对我道:“木云,你看人家大宁这么有上进心,你还好意思颓废下去吗?干脆你也报重修课吧。”
这话说得一针见血,直叫大宁无言以对。
我听他这话很像临终遗言,难不成英雄所见略同,他也是想从这窗台跳下去?
大宁说:“其实重修费也不是没有办法。”
大宁见舍长如见观世音菩萨,欣喜若狂,恨不能叩首跪迎:“舍长,快来教教我!”
就在我敬佩不已之时,大宁猛地一拍桌子,大吼了起来九_九_藏_书_网
舍长一想也是,不由责怪陈老师做事莽撞,随随便便取消学生考试资格,这下好了,因为他这一门,余下三十几门重修费全泡汤了,八九千块钱呢。
我走过去,正考虑该如何开口求助,不想大宁却先开口向我求助:“木云,正好你来了,快看看这道题怎么做?”
舍长心有不舍,糊弄说:“陈老师那也是一时气话,当不得真,要不你先把重修费交了,所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舍长先是一愣,随即气急败坏道:“你真是朽木不可雕也,同样旷课挂科,你看人家大宁现在多求上进,积极参加重修,这不在花钱多少,重在求知精神可嘉……”
这让大宁很是不解,当学习委员不教题,就如同观世音菩萨见死不救,急问道:“为什么啊?”
听到这里,大宁早已感激涕零,一个劲地拍手叫好,感谢学校。
挂科二十多门的向挂科三十多门的请教问题,这本身就是一件让人很无语的事。大宁很快也意识到向我请教如同对牛弹琴,不等我俯身看题,便把课本收了回去,接着说:“算了,还是我自己想吧。”
我见他被揭穿心事不肯承认,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你刚才不是说天宽地广没有你容身之处吗?”
不管怎么说,大宁身上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确实值得我敬佩,且不说挂九九藏书科二十多门仍为毕业顽强拼搏,就拿眼下这道题来说,钻研个把小时都不带放弃的。
说完,舍长见大宁还要纠缠不休,忙斥责道:“知识这种高尚的东西岂容你在这儿讨价还价,再说你有钱上网玩游戏,就没钱重修功课了?”
舍长道:“学校本着挽救落后生的人道主义原则,准备组织一次大规模的重修,借此机会让那些迷途知返的学子能够重新掌握已经落下的功课,助其顺利毕业。”
舍长不以为然:“你也不想想你挂了多少门呢?”
一听这话,我赶紧举手抢答:“这还用问,脑子笨呗!”
舍长大手一挥,止住大宁发自肺腑的感言,步入正题:“你觉得你哪几门需要报名重修?”
这真让我摸不着头脑了:“越是重修补考,你越沉迷网游,你这是在以毒攻毒吗?”
以舍长为人,他说好事准没好事,大宁不察,催问道:“什么好消息?”
舍长瞅了我一眼,避重就轻道:“智商固然有一定影响,但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基础知识不扎实!”
舍长撕破脸,冷冷道:“学校的补考制度你们可能还不了解,不妨告诉你们,校规明文规定,只有接受过重修教育的学生才有资格参加校方组织的补考。换句话说,要想补考必须交重修费,否则门都没有!”
大宁接过单子低头一看,缴费单上竟然写着六千多99lib•net元,顿时傻了眼:“这么多?”
大宁不吝赐教:“那就是天天蹲在网吧上网打游戏。”
舍长气得脸色煞白,怒喝道:“你也不求上进了吗?”
这让我很尴尬,只得在旁边默默鼓励他。
“二十门六千多,平均一门三百多啊!”
我说:“别闹了,八九千块钱呢,就算我幸运,三十几门都重修考过,可余下老陈这一门不准考试,到头来我还是毕不了业。”
舍长收了神通,不愿施展法力,淡淡道:“今天先不讲题。”
“二十几门挂科都报重修?”舍长做最后确定。
说完,舍长大人“哼”了一声,扬长而去。
舍长“嘿嘿”一笑,变身报喜鸟道:“所以说你有福了,我此番来就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大宁激动地说:“都报!都报!”
我奇道:“你有办法凑足那么多钱?”
舍长语气一顿,语重心长道:“大宁,你有没有想过这是什么原因?”
当然这话大宁只是憋在心里,没敢说出口。
大宁赶紧辟谣以正视听:“我玩网游是为了打装备卖钱凑重修费,换个角度说,我这也算是勤工俭学了吧。”
眼见此情此景,想来定是大宁恍然大悟攻破难题,正要趋步向前借着道贺求他帮我伪造现场,不想他却无视我的存在。只听他长叹一声,恨恨道:“太他妈难了,要是有个人在旁边帮我分析分析就好了九*九*藏*书*网!”
我讪笑说:“开什么玩笑,老陈都取消我考试资格了,我还重修个屁,干扔钱啊!”
“钱?什么钱?”
大宁只听进前半句,没注意后半句,瞪大眼睛反问我:“跳什么?你不会以为我想不开吧?”
看他说得恳切,我也不妨表露心迹:“实话说吧,我不想接受学校的挽救,有那八九千块钱,与其扔在重修补考上,还不如给自己换台高配置电脑呢。”
舍长侃侃而谈:“我教你这题,你那题不会;我教你那题,你这题不会,题有无穷,我岂能教尽?”
舍长做贼心虚,赶紧辩解:“这可不是乱收费啊,有凭有据按学分来的,一学分五十元。”
舍长急眼了,拍着胸膛保证:“你放心,陈老师不可能不让你参加考试,毕竟学校的教育原则是挽救落后生,在大局面前,个人恩怨岂能作祟?!”
见到大宁时,他正在宿舍里埋头苦读。就见他手捧课本全神贯注,单是这一副刻苦求学的表相,任谁也不会想到这哥们其实是身负二十多门挂科的奇葩。
大宁沉重地点头:“确实没有我容身之处,但是……”他话锋一转,脸上阴霾一扫而尽,充满阳光地道,“俗话说得好,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只要我肯努力,必能闯出一番属于我自己的天地!”
一念至此,不及多想,我赶紧跑上前去伸手阻拦:“大宁,你可别在这儿九_九_藏_书_网跳啊,真要跳咱换个地方,还能拉个老师垫背解恨。”
我更加好奇:“说来听听。”
大宁使劲点头:“难得学校给这么好的机会,我可要好好把握!”
大宁吓得赶紧表态:“不,不,重修课虽然不听,但最后的补考我肯定会全力以赴的!”
大宁点点头,以身作则:“你刚才也听到舍长大人夸我有上进心了,你说我这么有上进心的一个人怎么就不能感化你影响你一同进步呢?”
大宁拔高完自己的形象,不忘带动身边人进步,拍着我的肩膀语重心长道:“木云,你玩游戏比我厉害,又会搞解说,重修费对你来说不是什么难题。”
我见此情景,赶紧往下延伸话题:“学校太狠了,这是一味地把咱们往死路上逼啊,就算死,咱也要拉个垫背的。”
舍长似乎也被大宁浪子回头的真诚所打动,鼓励道:“好!好!祝你涅槃重生,顺利毕业!”说罢,顺手扔过来一个单子,补充道,“别忘了下周一前,把钱交到财务室。”
话音刚落,舍长便以“人”的身份出现在宿舍门口,他一边往里进,一边笑嘻嘻说:“怎么了,大宁,又遇到难题了?”
我说:“重修费都交不起,还努力个屁!”
大宁也从客观上找原因,拍手附和:“舍长,你说得太对了,人家都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这落下四年的功课,哪能一朝一夕补习完毕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