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1.最后通牒
目录
第零话 小偷·警察·我的钱包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1.最后通牒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番外一 引爆,请开手机!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上一页下一页
大宁求骂不成,心中已是忐忑,此刻又闻舍长阵阵怪笑更是惴惴不安,心惊胆战地说:“舍长,是不是有什么难听的话不方便说,没关系,您尽管说,不要有所顾忌。”
舍长心中恼怒,代表完最先进生产关系开始代表最先进的生产力,化身成陈老师现场说教:“陈老师对你下了最后通牒,说如果你今后再旷课,考务处会取消你的考试资格,期末考试也不用参加了。”
“不找上网卡,那你找什么?”
我回答得言简意赅:“不是。”
这我就看不下去了,也坐起身来,道:“将来要被取消考试资格的是我,又不是你,我都不害怕,你害怕什么?”
“哦,原来如此,你看像我这样逢科必挂挂得这么彻底的就不会有这种烦恼。等等,你查成绩做什么?难道是要复习功课重新补考?你刚才不是说如今幻想毕业已经不现实了吗,你还说要活在当下不要纠结以前的过失,怎么转眼就翻脸不认人了呢?”
“等等,谁说我在找上网卡?”
我能坦然去睡,但在我上铺假寐的大宁却睡不下去了,他惴惴不安地探出脑袋问:“点名时陈老师有没有提我?”
原因很简单:我所在的这所奇葩大学,像我这种学生有很多,贸然开除只会给学校造成不良影响,还不如放任不管,藏书网起码每学期还能收取不菲的重修费,尽管那些重修课我一节都没去听过。
要是一般学生,此时肯定赶紧爬起床来,穿戴整齐抱着课本前去上课。可我不一般,大学四年挂科三十四门,区区一门缺考又算得了什么?
这与其说是警告反倒更像是恐吓。何况身为老师,取消考试资格已是其权利范围内的最后一道杀手锏。舍长代为转达,言辞举止模仿得惟妙惟肖,神态表情更是拿捏得恰到好处,乍一看,我顿时想起陈老师是谁来了。
我非但翻过身,还瞅了他一眼,问:“还有事儿吗?”
大学四年挂科三十四门,位列校史之首,我早就做好肄业的心理准备了。既然如此,学校为什么不把我劝退,还留我在学校里继续吊儿郎当?
我睡眼蒙眬地问:“怎么了?”
舍长身兼数职代表最先进的生产关系对我进行斥责:“我是你舍长,也是咱班的学习委员,更是学生会副会长,我觉得我有责任管教你,木云,你说所有人都在上课,你却在宿舍里睡大觉,你上大学就是来睡觉的吗?”
我“哦”了一声,没什么反应。这倒不是说我狂妄自大目中无人,主要是因为我平时上课少,一时没反应过来哪一个是陈老师。
舍长被他的诚恳打动,索性了他心愿九九藏书,假传圣旨道:“如果你再跟他混在一起,是不会有好下场的!”说完,还瞥了我一眼。
可未等我开口,大宁却抢先道:“木云,我觉的我不能再这样痴人说梦,幻想自己能顺利毕业拿到学位证书,这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
我哼笑一声,倒头继续睡。
大宁也不甘示弱,早早穿戴完毕,却赖在床上迟迟不肯下来,想是在找上网卡。
我在床下不好催促,只得安慰说:“不急不急。”
舍长这话虽说得不愠不火,但挑拨离间之意再明显不过。大宁想不了那么多,只顾自己安危,追问道:“陈老师真这么说?”
他这一喝看似是在喝醒我,其实更是在喝醒他自己。我为大宁能有这般觉悟而感到欣慰,二话不说当即翻身起床穿衣穿裤准备去网吧再战。
我拍手赞道:“真理!”
对着我的屁股,舍长说:“你别睡了。”
大宁挂科虽没我多,但二十多门的傲人战绩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只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至今还残留着能正常毕业的幻想。
“找学生证啊!”
我闭着眼“嗯”了一声,然后翻了翻身,把脸朝墙屁股朝他。
我见大宁开始咬文嚼字,当即借来李太白的诗词卖弄风骚:“可谓今朝有酒今朝醉,莫使金樽空对月,说的就是这个意思九-九-藏-书-网。如今什么对咱俩最金贵?自然是这当下的好时光啊!怎么还没找到吗?不是我批评你,上网卡这种重要的东西,怎么能随便乱放啊!”
美妙的梦总是被万恶的下课铃声所惊扰,我翻了下身,看着窗外天还大亮,估摸此时应该是刚下第一节课。
我不敢往下去想,我觉得我现在最该做的就是唤醒大宁,让他别再痴人说梦了。
大宁听到这个“你”字音重且拖得老长,只道后面便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赶紧毕恭毕敬地坐起身来,准备聆听舍长教诲。
说到这儿,他看了我一眼,最后语重心长地说:“木云,你想想,如果到头来咱们大学毕不了业,那可怎么办啊?”
结果,舍长口中的“你”字硬生生拖成了吊死鬼,最后反倒没了下文。当然,这并非舍长心慈口软,而是陈老师确实没有提及大宁。这厮抱着枪打出头鸟的教育方针,只盯上了我,至于大宁有没有旷课,他全然不在意。
舍长不置可否,打马虎眼道:“你以为呢?”说罢,哈哈大笑,扬长而去,留下大宁在上铺失魂落魄。
我悲叹大宁的迂腐,质问道:“落下四年的功课,岂能一朝一夕补习完?”
大宁未雨绸缪,抱着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念头说:“没听陈老师说吗,再这样下去,我们是不九九藏书网会有好下场的!下场?什么样的下场?难道毕不了业?”
我觉得一个人若是不能清醒地认识自己,不能正确地认清形势,是最可悲的事情。成天旷课睡觉、挂科缺考,还妄想顺利毕业拿到学位证书,你说你让那些大学四年寒窗苦读的学子们情何以堪,你说你把中国严谨公正的教学制度摆在什么位置?
他越说越激动,接着大喝起来:“与其在这儿自己骗自己,还不如做些更实际的事儿,你说呢?”
大宁看了看我,沉重地说:“我说的没错,以前总是幻想自己能顺利毕业,可这毕竟不现实,真要毕业,光想是不够的,还要把握住当下的好时光,戒网戒玩认真补习,才有一线生机啊!”
大宁显然抱着破釜沉舟之心,誓死拼命一搏:“确实,要想在短短两三个月把四年落下的功课补习完毕是不可能的,可总要试试吧。试了,总算有点儿希望,不试,可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舍长吹毛求疵:“转过身来说话。”
舍长吓了一跳,未料到上铺还躺着一条漏网之鱼。他心中憋气,恐吓我不成改去恐吓大宁,继续狐假虎威道:“你?”
舍长见我肯睁开眼睛和他面对面交谈很是惊讶,当是我改邪归正的前兆,义正辞严道:“你知不知道,刚才课上陈老师点你名了!”
显然他只九九藏书看到我白天旷课睡觉,却没发现我晚上通宵上网,否则不会问出这么片面的问题。
我更加不解:“找那破玩意儿做甚?”
大宁得我赞赏,更是洋洋自得,最后总结道:“我觉得人生在世,不能总纠结于以往的过失,《舍得》不是有一句话吗,叫有今生无来世,把握当下放眼未来!”
所谓债多不压身,死猪不怕开水烫,面对如此威逼恐吓,我却能坦然睡去,想来世上那些临危不惧威武不屈的烈士英豪,他们浩气凛然的英姿大抵也不过如此。
舍长虽没了下文,却“嘿嘿”冷笑了两声,力图烘托出无声胜有声之境界。
大宁挠挠脑袋,不好意思地说:“挂的门数太多,自己也记不清哪些科挂了哪些没挂,用学生证上的学号正好可以在教务网上查查成绩。”
末了快离开时,舍长火眼金睛,发现了躺在床上的我,他看了我一眼,明知故问:“还睡呢?”
果然,不一会儿,下课归来的舍友们鱼贯而入返回宿舍,他们无视对睡者的尊重,一边吵嚷着交流刚才那节课的学习心得,一边换了课本准备去赴下一堂课。
大宁一边翻弄被褥一边自我反省:“大学玩了四年,挂了那么多门功课,还成天幻想自己能顺利毕业,现实吗?一点都不现实!这样想来想去只会徒增烦恼,还不如不去想。”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