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零话 小偷·警察·我的钱包
3.警察登场
目录
第零话 小偷·警察·我的钱包
3.警察登场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一话 坠楼要在毕业前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二话 凶手还没出手就死了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三话 银行劫匪X的被迫献身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四话 再也不勒索了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五话 谁动了我的安全气囊?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第六话 只有骗子知道
番外一 引爆,请开手机!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番外二 请勿在此碰瓷
上一页下一页
一听这话我就不高兴了,敢情丢的不是你自己的钱包,正要开口斥责,突然,我的手机响了。
我看了一眼,便摇头否认。
“是谁?”
没想到季警官踌躇满志地说:“我当然知道小偷是谁!”
我不好说里面只有十块钱,因为小偷固然可恨,可是因为十块钱被偷就把一车乘客耽搁在路上岂不比小偷更可恨?
“这只是表面现象,你要透过现象看本质,往深了说。”季警官微笑着继续引导。
季警官眼尖,急喝道:“失主的钱包就在你的口袋里,还藏什么?”他志在必得,话音刚落,右手迅疾而出,直抓向小偷的口袋。
我赶紧拍马屁说:“你是警官,他们是警员!”
结果那小偷也特别给力,钱包里全是一元纸币,一看就是专业的公交扒手。
接着他又理论结合实际,就案论案:“就拿眼下这起案子来说,如果我是小偷,我在公交车上,最先做的肯定是物色,物色好目标然后伺机下手。所以我刚才在车上一直在东张西望,就是在观察谁最有可能成为被偷的对象。”
季警九九藏书网官下意识的反应就是:坏了,摸错了。接着令他惋惜的是,事后新闻播他破案经过时,这一段看来是要被剪掉了。
说到这儿,他看了我一眼继续自我表扬:“通常警察办案,只会站在警察的角度考虑问题,而我不同,我会站在罪犯的角度思考进而破案。”
同样贼眉鼠眼,可此人一看就是真小偷。
他这么寻思着,手却一直放在小偷口袋里迟迟不肯拿出。围观的乘客就纳闷了,我更是急不可待,催问道:“季警官,你摸到我钱包了是不是?”
季警官猜测我的钱包是被别的小偷偷走了,他怕说出来我再纠缠他抓小偷,当即敷衍道:“你再想想是不是落在哪里了。”
可令季警官没想到的是,他把手伸进小偷口袋摸到的不是钱包而是硬邦邦的东西,似乎,似乎是手机!
“什么依据?”
季警官震怒,大声道:“敢不敢让我搜你身?”
我意思是一张整的十元,显然季警官误会了,以为是整五十,抱着莫须有的态度给小偷定罪:“要是你钱包里有一张五十元大http://www.99lib.net钞,看你还怎么抵赖!”
我大笑说:“是不是小偷不是你说了算。”
“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他做这个动作之前早已算好了监控的视角,既要保证自己动作连贯一气呵成,又要保证他脸朝镜头面带微笑,毕竟这将来是要在新闻上播出的。
我大吃一惊,对方却微微一笑,缓缓道:“你说得没错,我确实知道自己的钱包不可能被偷,因为我就是警察!我姓季,是市北刑警大队的季警官!”
“凭什么怀疑是我?”面对我的指控,男子显得很镇定。
幸好季警官没听出其中的猫腻,又问我:“是整钱还是零钱?”
高瘦男好奇地问:“那谁说了算?”
说到这儿,他看了我一眼,突然又问:“你觉得我和一般的警察有什么不同?”
季警官也不计较我的无知,亲自点拨:“我和一般警察的不同之处就在于我——不一般!”
面对如此尴尬的情景,季警官展现出了人民警察应有的临危不乱和聪明机智,就见他微微一笑,对我慢声细语道:“先生,
http://www•99lib•net
你确定你被偷的只是钱包,没有别的?”
如今警察相问,我既不能不说,又不能胡说,眼见被逼得走投无路,忽然灵机一动,答道:“价值五十元吧。”
我接过一看,竟然是警官证,再翻到里面,看到了他的照片和名字。
这倒不是胡说,当初买这钱包就花了四十元,加上里面原本的十元,说价值五十元一点都不过分。
季警官不死心,恨不得把小偷扒光了再搜身,结果终无所获,料是他从警多年经验丰富,猜到小偷很可能已将钱取出把钱包扔掉了,进而问我:“钱包里多少现金?”
“因为公交车上只有你一直在东张西望。”
我心有不甘,追问道:“我报的警,别人丢的手机找着了,可我的钱包呢?”
尽管如此,我还是抱着一线希望询问季警官有没有什么线索。
听到这儿,我心里感到很失落,因为季警官自始至终都没往我这边看上一眼,他显然没有料到小偷会来偷我。
小偷操着一口外地腔,坚持道:“我真没偷他钱包!”
季警官怕我找得不细,启发
http://www•99lib.net
说:“手机没被偷?”
季警官黔驴技穷,决定鸣金收兵,将人带回警局再行讯问。
“当然,我还有更重要的依据。”
季警官勃然大怒,再次施展“少林龙爪手”绝技,硬从小偷身上搜出了钱包。
“警察!”我斩钉截铁地道。
季警官一看竟有意外收获,喜出望外,忙乘胜追击道:“嘿,小贼,还不乖乖交出钱包?”
“没有,在这呢!”说着,我还特意拿出自己的手机亮了亮,接着我又催促道,“快把我的钱包拿出来吧,我看看少没少钱!”
我说:“就一张整钱。”
此言一出,全车乘客都被我严谨的推理所折服,纷纷鼓掌喝彩,就连高瘦男自己也忍不住鼓掌:“分析得好,可惜我不是小偷!”
季警官绝了念想,只得硬着头皮把小偷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寻思再另找借口搪塞。结果没想到的是,那手机一拿出来,乘客中忽然有人惊呼道:“这不是我的手机吗,什么时候被偷的?”
面对着公交监控和人民群众,季警官破起案来显得异常勇猛,就听他大喝道:“还不老实交代!”
藏书网季警官笑而不语,大手往人群中一抓,一个猥琐的男子应声登场。
小偷也够倔强的,一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态度,始终坚称自己没偷钱包。
“刚才我大喊钱包被偷,所有人都下意识地去查看自己的钱包是否还在,只有你无动于衷。你无动于衷是不是你自信自己的钱包不可能被偷,因为你就是小偷!”
小偷辩解说钱包是他自己的,季警官不信,拿给我辨认。
高瘦男也跟着大笑起来:“那不还是我说了算嘛。”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子递给我。
季警官一看对方嘴硬,为了威慑罪犯,不惜胡说八道:“你还想抵赖,不瞒你说,你行窃之时我早已看在眼中,之所以不抓你现行,就是觉得你迷途不深,希望你能回头是岸。现在失主已然警觉,你还不赶快坦白!”
小偷做贼心虚,赶紧用手去捂裤子口袋。
小偷被这一喝吓得早已胆战心惊,嘴上却仍在咬牙坚持:“我没偷钱包!”
你看人家警察多体贴人,一听这话我就感动了,又浑身上下翻找了一遍,最后确定道:“只丢了钱包。”
我说不出来,只能摇摇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