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答与解说
解答
目录
前日 期末考试终于到来
第一日 地学,古文,事件,搜查
第一日 地学,古文,事件,搜查
第二日 化学,现社,数A,秘密,怪人
第三日 现文,英R,数I,追求,过去
第三日 现文,英R,数I,追求,过去
第四日 英W,日本史,保体,家庭,供述
第四日 英W,日本史,保体,家庭,供述
解答与解说
解答
上一页下一页
虽然雨势逐渐增大,但没任何人对此在意。所有人都是哑然的表情。
“最好还是赶紧点。”
对方不知在叫嚷着什么。袴田让有纱藏在自己的身体后面,仙堂则和那个人物对峙起来。传来交杂在雨声中的菜刀被打落的声音。对方正想往道路的方向跑去,仙堂紧抓着对方的衣服阻止那个人逃跑。两人纠缠在一起,然后被湿濡的柏油路面滑到了脚。
而对方则是以浸在水洼上的状态倒在旁边。大概是摔倒的瞬间仙堂挺身相助吧,对方似乎也只是轻伤的样子。不过杀意已经完全湮灭,不见有想http://www•99lib•net要继续挣扎的动作。憔悴的侧脸承受着雨水的拍打,口中吐出虚弱的气息。
房门被大力推开,表情惊恐的少女跑了出来。是城峰有纱。身后还有个正在追赶着她的人。
“仙、仙堂先生!”
“……白户先生,为求慎重请你们去封住后门和窗户。我和袴田从正门进去。”
“初次见面,城峰美世子。——好了。麻烦谁去给她戴上手铐吧。”
他没有夸耀胜利也没有对这个结果感到安心,只是以浑浊的瞳孔俯视着犯人,稍有些寂寞地说道。
http://www•99lib•net掉沾在头发上的水滴之后,仙堂对辖区的刑警们下达了指示。白户等人点了点头,往屋子的后面绕了过去。留下的袴田和仙堂相互递了个眼色。最后像是要再考虑一次地仰视屋顶之后,两人也迈出了脚步。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搜查顾问从袴田等人的身后出声说道。只有他一个撑着折叠伞的里染用手指着路边的女装自行车。
那个人的表情比起有纱还要惊恐,手上紧握着开刃的菜刀。
袴田飞快地跑下楼梯。仙堂躺在地面上,正发出低沉的呻吟声。袴田走到他身边之后,“藏书网我没事。”他就这么说着抬起了手,不过似乎因为腿脚疼痛而无法站起身来。
“是城峰有纱的自行车。”
冰冷的雨滴击打着各家各户的屋顶,淋湿了制服的衣肩。
“她现在就在这间屋子里吗?跟犯人一起?”
六月的体育馆和八月初的水族馆。至今为止他已经两次这么支使过我们了。结果如何呢?
从这个包围网之间穿过的少年走上前来。
“刑警先生,请你别搞错该看的东西。犯人从背后袭击了桑岛法男,紧接着又杀害了城峰恭助。而且被害者可是遭到两次殴打。不是一次而是两次。是带着九*九*藏*书*网明确的杀意去殴打的。”
警部并没有坦然地接受这番话。他像是感到犹豫似地抚着后脑。
“她果然先看穿了犯人的身份。”
慢慢地通过前门,往正门接近。
“是啊刑警先生。恐怕她是想要规劝犯人自首吧。状况相当危险。还是赶紧点为好。”
“……噶啊啊啊啊!”
仙堂伴随着粗野的喊声在家门对面的楼梯上滚落了下去。
就在准备按下对讲机的时候,从家中传出了悲鸣声。
里染天马的声音相当认真。警部把细长的眼睛转向被伞遮住脸的顾问。袴田也能理解上司纠结的理由。
搜查员们走下了楼梯九*九*藏*书*网,把那个人物包围了起来。
袴田突然想起妹妹还是小学生时的事情。因为远足的那天早上正好也是这样的天气,所以对背起登山包和水筒全副武装的柚乃非常担忧来着。那时的雨是一直落下去,还是停下了呢——
“可是,既没证据又没逮捕令就贸然闯入的话……既然城峰有纱正在劝说对方,犯人也有可能会听从劝告吧……”
初下之时彷如将远方的景色抹得煞白的雨水,有种很快就会停歇,又会久下不停的感觉。从警车上下来的刑警们连伞都没撑就默言地朝着目的地走去。柏油路面上的裂缝开始形成了水洼。
“……”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