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日 英W,日本史,保体,家庭,供述
青色书签
目录
前日 期末考试终于到来
第一日 地学,古文,事件,搜查
第一日 地学,古文,事件,搜查
第二日 化学,现社,数A,秘密,怪人
第三日 现文,英R,数I,追求,过去
第三日 现文,英R,数I,追求,过去
第四日 英W,日本史,保体,家庭,供述
青色书签
第四日 英W,日本史,保体,家庭,供述
青色书签
解答与解说
上一页下一页
有纱低下了头,垂落的前发遮住了眼睛。即使那本小说真是引发事件的契机,其实她也没必要觉得是自己的责任。
有纱低头道别,背对柚乃等人离去了。她往自动门走去脚步,就像被什么推动着一样相当迅速。
“哥哥!”
“学姐从很早以前就喜欢看书了呀。”
那么说来天气预报有说入夜之后就会下雨。也许会提早下起来也说不定。今天是踩自行车来的,不过没有带伞。得赶紧点才行。
“笔记本借来用下。”
“有什么根据吗?”
几秒钟之后,坚持不住的是图书管理员。久我山疲惫不堪地垂着肩膀,无言地往连接事务室的走廊离去。关上门扉的巨大声音响彻整个馆内。
“哎呀……你是之前和那个搜查顾问一起来过的女孩子。”
“啊啊,那大概是我的哥哥。”
从肩膀的重担上解放出来的柚乃,体会到了久违一周的轻松感。这不仅是指可以把肩上的书包扔在学校,还因为期末考试已经结束了。
抬起头来的她脸上的柔和笑容已不复见,相对地却浮现出柚乃曾经见过的那种表情。无论是想要掩饰想法而紧绷起来的脸,还是大大的眼睛以及纤细的眉毛都呈现出那样的感觉。
“美工刀啊刑警先生。昨天也说过了吧。”
“是听你的哥哥说的,他说袴田同学是里染君的女朋——”
梨木走出柜台,把柚乃领到旁边的乡土资料专区。区内的地图和海老铁线的瓦版之中混杂着三本A5尺寸的册子。橘色的封面上印着学校的照片。标题是“黄昏”。其下方印着小小的“绯天学园初中部·二〇〇九年度”。另外两册分别是“二〇一〇年度”和“二〇一一年度”。
这时,有其他人的声音这么说道。对方是穿着深蓝色围裙的长发男人。是久我山卓。
“……我越来越搞不明你的方针了。”
柚乃慌张地把‘黄昏’合上,放回书架。她肯定会觉得自己的举动很可疑。这么说来上次和她说话是在闻了她自行车坐垫之后,自己给她的印象还真是不断地恶化。
“是吗。要说喜欢的话,比起书本更可能是气氛。”
简单地说明过后,梨木便回去柜台内了。
“难道警察做事都是那么横蛮的吗?昨天半夜找上门来问了一堆问题。说话的口吻就像把我当成犯人一样。而且还派搜查员到我妻子的娘家……”
“啊啊,那是……我觉得很抱歉不过那是为了彻底搜查清楚。”
“呃,这就是说,桑岛先生想得到‘键之国星’的诡计,于是就威胁了恭助先生对吧?潜入图书馆是为了得到对方的情报,然后在调查期间被某人殴打,醒来的www•99lib.net时候就在二楼发现了尸体?”
这个委员长似乎意外地是个天然呆。
有纱别开了视线,把书包挂回肩膀上。
“今天也来调查事件吗?”
无意间这么问道,有纱“一直。”回答道。
“没有没有……对了。城峰学姐,听说你被那个叫桑岛的嫌疑人盯上了。一个人回去没关系吗?”
“感谢你归纳要点。”
“城峰小姐,你认为桑岛的供述是事实吗?就是恭助君受到他威胁的事。”
“你是妮妮的妈妈吗。”里染说。
来到外面之后,发现天空上乌云密布。
“刑警先生,打扰一下好吗。”
“那就是问题所在。我个人倒是觉得那家伙很可能是在说谎……”
“那跟供述的可信度有何关系?真是的不论桑岛法男也好,那个死前留言也好,你所说的……”
那是在考试初日在鞋柜前见过的,像是苦恼般的表情。
为了把头脑中的思绪整理好,柚乃再次向警部问道。
也许自己是对袴田同学撒了谎。
“嗯。不过,正因如此,也许就只有现在才会来这里了。成为大人后,能自由使用的金钱变得比现在要多,能在书店买到精美的书籍,还能去到远方的旧书店街,学会怎么在网上订书……变成这样的话那种舒服的气氛就会被遗忘,来这里的次数也会减少也说不定。”
当翻到靠后的页面之时,她的手指停了下来。页面上印着《今年的黄昏赏》这个标题。看来是绯天版的对于在一年间在学业和体育上取得优秀成绩的学生作出的表彰。六名学生并排站在讲堂的主席台上。
“城、城峰学姐。”
鲍勃头的馆长·梨木正坐在柜台内,她还记得柚乃。梨木从厚眼镜片底下朝柚乃投来可疑的视线。
“唉?”
“有绯天的吗?绯天学园初中部的校志。”
“结果犯人并不是桑岛先生吗。”
柚乃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说了下去。仙堂也不为所动的样子“啊啊。”回答道。
“这些行吗?”
该说真不愧是绯天吧,校志的内容相当华丽,不过里面却没找到里染和香织的名字。照片的角落位置也没发现有类似的人物。
“呃,是学校的杂志,这里有存放吗?”
日本史由于自两周前的准备而收到了成果,保体和家庭科都并不难应付。说到最让人不安的英语W,柚乃在考试刚开始就惊讶不已。试题的大部分都是从昨天里染指导藏书网的范围里出题的。虽然这让她像是某个漫画那样“这是里染指导过的地方!”地差点大叫出声,不过拜此所赐考得相当顺利。
有纱像是感到怀念般说道。柚乃发现她最后那句话是用过去式的。
开头的校长和PTA会长的致辞因为太冗长所以干脆跳过。接下来是年内的行事报告。各个活动部门的功绩。在评选会上获奖的人的作文,以及某某谁的演讲稿。偶尔会有附带着彩色照片的一年级学生的活动记录。
他的脸色明显比三天前更加憔悴。
“这样呀。不过,总觉得跟你很合适。”
“那个。”
“……是吗?”
“你在调查什么吗?”
“不,并非如此。我只是想抗议一下。”
“那件事是?”
柚乃低声地说着,有纱带着意外地表情转过头来,“可能是吧。”嫣然地微笑起来。并不是以前那种掩饰感情的笑容,而是让人联想到阳光般的自然笑容。
“怎么了久我山先生。啊,如果是说我那个摊尸在那里的部下,那请你不用在意。待会他就会起来的。”
“从幼儿园的时候起,就一直来。最初只会去绘本专区,之后就想看点里头的书,最后连二楼都去了。”
从口中说出了告别的话语。不过那是对什么告别连她自己也不清楚。少女跨上自行车,把运动鞋放在踏板上,用力地踩动起来。
柚乃抽出“二〇〇九年度”和“二〇一〇年度”的“黄昏”,在旁边的阅览桌上坐了下来。没从书架上拿出“二〇一一年度”的,因为那时他应该已经毕业了。她想调查的是里染的初中时代。
果然要白费功夫了吗。翻着页面的手指渐渐变得无力起来。
“就像刑警先生您自己说过的那样啊。我们需要进行彻底的搜查。”
现阶段已经得知的具体情报只有他曾是绯天的学生而已。如果想要抓住新的线索,就只能以绯天学园作为关键点。话虽如此,即便在网络上搜索绯天学园也因为情报过多而无从下手。
“柚乃!”柚乃挥着手往哥哥跑去,钻入脸带笑容回以挥手的哥哥腹间,以在夏天特训中提升了水平的强化型回旋叩击打了上去。哥哥发出“咕啊!”如同被堵住呼吸的声音倒在地板上,然后就动也不动了。
“请你们适可而止。我可不是犯人。”
“我叫柚乃。袴田柚乃。”
因为自己喜欢的并不是书本,也不是图书馆的气氛——
“不是,也不是说不好。”
“其实这样不太好呢。”
“不,今天不是来调查的……只是想来阅览资料而已。”
“……我不清楚。不过,星期一下午准备和我道别时的恭助哥,好像99lib•net是有什么话想要说的样子。也许他想说的就是被人威胁的事……而且。”
“而且?”
“想着事件会不会有什么进展,就试着过来看看……”
“死前留言。”
“那么,我就告辞了。不好意思,妨碍了你调查。”
她那环视馆内的瞳孔中闪烁着寂寞的眼色。并非当事人的柚乃也能依稀理解这种想法。并不是谁都能像城峰恭助那样永远眷念着一个地方。既然外面的世界非常广阔,人们就会到视野更宽阔的地方去。在这频频涉足之地,得到的收获必然会成为自己的财产,只不过,能在此驻足的时间却是有限的。
“呃,城峰学姐为什么会在这里?”
“……城峰学姐是从什么时候起来这里的呢。”
有纱不知为何脸庞羞红起来。
而且,还能抽出点时间去调查。
香织——并不是。是个把长发扎在脑后,挺直腰板,呈现出成熟美貌的女学生。看了看照片下面的名字,果然是忍切蝶子。她和里染是同学年的,所以二〇〇九年度就是二年生么。身高比现在略低,不过洋溢在脸上的就像在说获奖是理所当然那样的自信笑容从那时候起就一直没变。还有个在同时获奖的女生站在她的旁边,而这个看起来正符合中学生印象似乎相当乖巧的女孩子就像是被女王的气息压倒一样缩起肩膀。虽然没有被获奖的原因也记录上去,不过大概是乒乓球成绩的评价吧。从中学起就是最强这件事看来是真的。自己在中学二年级时是怎样的来着。只是记得由于发球技巧不行而被前辈责备的事——
“呀!”
有纱露出虚弱的笑容,移开了视线。
“袴田同学喜欢书本和图书馆吗?”
“……是听到事件当夜的话题而不好受吧。也许对她的打击太大了。”
“因为不能出借,要看的话就到阅览桌那里看吧。复印的话一页十元……”
通过自动门进入里面,冷气马上渗透到衬衣的内侧。时隔三天再次到访的风丘图书馆已经恢复往常的平稳。不对,反而应该说平稳过头了。几乎看不到其他使用者的身影,馆内被如同灭火后的寂静包围着。看来事件留下的影响还相当浓厚。
把女式自行车从停车场拉出来之后,有纱回望身后的图书馆。灰色的外墙和拱形的屋顶。阴沉的天空之下的书本之城看起来相当残旧,没有丝毫特别之处,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地方。
“不……那个,突然想起有点事要做,我就先告辞了。”
“你说已经抓到,已经从桑岛先生那里询问过案情了吗?”
“……”
“啊啊,绯天每年都有赠送校志,近几年的话好像在那边的书架……”
九*九*藏*书*网
“昨晚已经抓到了。”
“不是的。不过,谢谢你告诉我。”

说了声不好意思来表示歉意之后,柚乃也把头转向文库区那边。有个背着双肩书包的女孩子好像在找什么似地在书架间转来转去。可能是三年生或是四年生吧,发型的和面前的委员长很相似。
像是想盖住那个单词一样,柚乃满脸笑容地订正道。是感觉到散发出的杀意吗,有纱带着畏缩的表情,“这样啊。”回应道。
“啊,那么说来,之前有见过和袴田同学相同姓氏的刑警先生。”
初次被人这么说。
“关于他在夜间的图书馆里做过什么,姑且算是取得了全部供述。既然遇到城峰小姐就正好了,也有几件事情需要跟你确认。袴田,把事情说一下。”
“啊啊……不过,因为我们没什么钱嘛。”
“不,我没有那么……”
确实自己可能是想要从这个图书馆里毕业了吧。并且之所以使用‘毕业’这个青涩的词语,肯定是因为那里存在着青春吧。至少对有纱来说就是这样。亲近的朋友。为自己拓展未知世界的导师。自己的回忆里总是会出现这个图书馆。这个图书馆,以及恭助哥。
久我山突然激动起来。柚乃不禁往后退去,发出的声音大到让柜台内的梨木都转头往这边望了过来。久我山那张温厚的表情歪曲成丑陋的形状,瞪视着眼前的少年。对此里染丝毫没有害怕的样子,只是以漆黑的瞳孔回瞪着对方。
耳熟的少年声音插了进来。
“啊,没有,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啊哈哈哈哈。”
警部在殉职的部下胸前抽出笔记本,以上面的内容为参考说起了桑岛的亲身体验。柚乃内心期待着这下事件就可以解决了吧,不过听完后她的头脑就更加混乱不堪。
强劲的冷气。纸张的气味。寂静的空间。
柚乃就像准备进行考试复习时那样说了句“上了!”给自己打气,立刻打开“二〇〇九年度”——里染天马作为初中部二年生时的校志。
“在图书馆就只光顾着看书。还想尽量把喜欢的书放在自己的身边。”
“就像毕业典礼的前日。”
这个倒是被人说过很多次。被提起自卑点的柚乃向对方回以苦笑。
“既然不是的话,那就好。”
“对不起,我没有要吓你的意思……你之前和里染君一起来过对吧?记得是袴田——袴田妹同学?”
“你、你真清楚呀。其实我有接到刑警先生的联络。”
“袴田同学是个有点奇怪的人呢。”
久我山以平稳但却坚定的语气说道。仙堂像是想推卸责任地望向搜查顾问。里染以冷漠的语气开口道。
“资料?”她的视线变柔藏书网和了。“什么资料呢。”
柚乃怀着这种想法,简单吃过午饭后就立刻来了图书馆。原本以为会不够,不过只吃一个豆馅面包就足以解决午饭了。尽管如此时间却很有限。因为部门活动从三点开始,所以必须在这之前回去才行。
在那之中有个眼熟的少女。
“是有几册附近学校的杂志收藏在这里。”
“啊……”
她想起了刚才袴田柚乃说过的话。
“图书馆的气氛有点独特对吧。总觉得这里是个特别的地方。比如挑选最多六本借阅书籍的时间,以条形码办理出借手续时的声音,翻开老旧的书籍时想着之前阅读的是个怎样的人之类的……我曾经很喜欢这样的东西。”
啊啊,这种安心感真是太棒了!已经不需要每日都把教科书带回家,放学后也不用再奋力复习了。尽管这么疏忽大意的话很可能在下次考试又会落入悲惨的境地,不过总之从今天起又能进行部门活动了。还能上网。也能和早苗去玩还能听从镜华那里得到的CD。
仙堂对柚乃这么说之后,把细长的眼睛转向有纱。‘键之国星’的作者带着复杂的表情歪起眉毛。
“我不这么认为。”里染说。“桑岛法男不是犯人。”
有纱忽然低念道。
“可以了。谢谢您!”
“你有证据吗?”
里染天马轻描淡写地应付了警部,像是沉思地挽起手臂,往儿童专区的方向走去。
“初次让恭助哥看‘键之国星’的时候,也被他赞扬过诡计很好。提出把书放在图书馆也是以此为契机的。……不过我自己倒是不觉得真有那么好。”
“怎么了?”
“这样好吗。”
“不过我们就是在怀疑你。毕竟现场的死前留言所指示的人就是你嘛。”
对了。这里对她来说是表哥被杀掉的地方。应该不只是想要来借书而已。自己因为太过动摇而提出了愚蠢的问题。
“永别了。”
“气氛……”
“我、我不是犯人!”
往自动门看去,发现里染正和刑警搭档往这边走来。
仙堂挠着头。里染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他只是盯着自动门。
突然被人搭话让心脏猛跳起来。回过头去,只见对方也像是被柚乃的反应吓到那样表情僵住了。
“我才不管那是什么留言。总之犯人不是我。”
于是她便着眼于校志上。大多的中学或高校都会每隔几年发行总结校内外发生的事情的小册子。以前在风丘高校的图书新闻上见过‘把校志寄送给图书馆了’这样的记事,所以她知道图书馆内不仅是普通书籍还存放着地区性的出版物。既然如此作为名校的绯天也应该会有校志在这里……。
“原来真是这样呀。那么,难道那件事也……”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