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日 英W,日本史,保体,家庭,供述
倾向与对策
目录
前日 期末考试终于到来
第一日 地学,古文,事件,搜查
第一日 地学,古文,事件,搜查
第二日 化学,现社,数A,秘密,怪人
第三日 现文,英R,数I,追求,过去
第三日 现文,英R,数I,追求,过去
第四日 英W,日本史,保体,家庭,供述
倾向与对策
第四日 英W,日本史,保体,家庭,供述
解答与解说
上一页下一页
“因为人家喜欢水族馆嘛。要是里染君能得第一的话可以让一张给我吗?”
失败了。尽管心情焦躁无比,千鹤还是决定先完成自己的考试。不过把自动铅笔拿上手之时,她就愣住了。
千鹤朝坐在斜后方的学生递了个眼色。坐在那里的黑色短发少女——针宫理惠子像是“我知道了啦。”地回应一样轻轻点了点头。转回视线,再次确认里染座位的周围。要是附近有其他学生的话会有点麻烦,幸好那里并没有人。因为那里是教室角落的位置所以并不起眼。应该可以顺利成功吧。
八桥千鹤边调整着自动铅笔芯的长度边为战斗作准备。
自从六月的体育馆事件以来,千鹤就一直受到里染的愚弄。八月份的时候不但被迫去申请泳池的使用许可,在那个奇怪的实验之后还被他支使去收拾善后。再这样继续下去她的自尊心绝对无法允许。必须设法向那家伙报一箭之仇,取回失去的地位才行。她决定要把这个在暑假末尾举行的考试作为复仇的舞台。从里染手上夺取成绩第一的宝座。
“作为回礼,我会奉上中午的无线广播使用权。”
千鹤比起考试的问题更关注里染。他比起周围的学生慢一拍才拿起考卷,大致地通览全部考题。接着他拿起自动铅笔,用拇指按起笔芯……可是怎么按笔芯都没出来。
不过现在才发现已经为时已晚。因为正如里染无法举报自己的相同理由,自己也没有可以举报他的证据。
他来到对应自己学号的桌子前,严守规则地只把自动铅笔和橡皮擦放上桌子,将其他物品放到教室的后面。然后他看了眼时钟,并没就坐就离开了教室。千鹤知道他是要去厕所。这是她在这几天内暗中观九-九-藏-书-网察统计出来的结果肯定不会有错的。里染天马有第一堂课后去上厕所的习惯。
“等、等一下,你在说什么?”
不对,不可能。即使他有察觉到什么,也不可能连千鹤布置的计谋都看穿。如果已经看穿的话,他应该不会离开教室才对。
从男厕出来的里染遇到了广播部的秋月美保,两人正站在走廊上讲话。明明性格阴沉没想到他的交友关系意外地广泛。从离开教室到现在大概过了三分钟。针宫有顺利地完成任务吗。
“即使要耍些什么手段,你显然也只会使用棋子去办。毕竟不弄脏自己的手是你一贯的作风嘛。可是失去权力的你能操纵的棋子很有限。考虑到比较好说话,而且容易向我下手的同性又要年级相同——在那之中你最容易握住弱点的就是那家伙——不过也太好笑了吧,看来那家伙是沉浸在热恋中而没发觉呢。”
装作若无其事地向他搭话道。里染“啊啊。”地说着站住。
里染天马以优等生的态度这么说道,然后回到大教室。千鹤惊讶不已,只能目送着他的背影离去。
“……白送你好了。”
千鹤躲藏在清扫用品柜的阴影处观察着目标。
秋月美保脸带笑颜挥着手——以前她给人予乖巧的印象,感觉她的性格也有了些改变——走进了女厕里面。里染转身朝这边走来。针宫应该已经做完手脚了吧,不过为求慎重还是再争取一点时间。
从动摇之中取回自信,千鹤打开大教室的门。再次向针宫递了个眼色,她也回以了点头。里染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似乎没发现被做了手脚。果然刚才说的话只是逞强吧。
“……先下手?”
虽然可以理解这种想要重现藏书网入学考试紧张感的用心,可是他在教室内到处走动真的很烦人,而且对考试规则也很严格,学生们都对此相当不满的样子。时而能听到从各处传来交杂着苦笑与叹息的交谈声。
准备接受数学II考试的学生们逐渐聚集到第二校舍的大教室里。虽然现在还只有零星的人,不过十分钟后就会有从A班乃至D班的将近一百六十个学生入座,并在数学教师冈引的监视之下,在解答纸上写下名字了吧。
“八月份在泳池的时候,我就看出你燃起对抗的斗志了。所以觉得你从开学起就肯定会做些什么。于是我在暑假期间就已经先下手为强。”
“原来如此。结果无论是怎样的考试,最重要的是倾向和对策是吧。”
“连你都盯上门票了吗。”
“老师……笔、笔。”
拿在手中的是与自动铅笔和圆珠笔似是而非的,已经被用旧了的黄色荧光笔。
既然如此,要是能让里染陷入相同的状况呢?
“考试的状态如何?”
不行,要是哀求的话会被送去补考的。千鹤以混乱的头脑寻找解决方法。有什么办法吗。不管是什么都好只要能写字就行。就在她想要抓住救命草地在桌子中摸索之时,指尖碰到什么细长的东西。摸起来的触感像是圆珠笔帽。
我的胜利毫无动摇。
“喂八桥。”教师的声音传来。“别东张西望快解答题目。”
“唔?”
刚才他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那口吻简直就像已经发觉千鹤威胁过针宫理惠子一样。他说已经先下手为强难道是——
里染天马果然已经看穿了。他顺着与千鹤相同的思考预测了那个计划,不知使用了什么方法让针宫理惠子倒戈,对自己动了同样的手脚。他故意99lib•net离开座位并不是要去厕所,而是为了将千鹤从教室里引出去。
里染天马边与新闻部的部长聊着和考试无关的话题边走进教室。
像是特意强调最后那句话的口吻让千鹤感到在意。
“因为数学B很难考所以数学II也很担心……要是我能进入前三位的话就好了,不过应该不可能吧。”
“啊,是……”
“我可没做过什么特别的事。就是预测考题,研究对策。不要临急抱佛脚要从好几天前花时间准备。”
如同振翅的鸟群一样,考卷被同时翻了过来。
“里染君,可以聊聊吗?”
完全不明所以。到底怎么回事?要是上班族的话就算了普通的高中生,而且还是学习态度马虎的学生,竟然会在胸前口袋常备着圆珠笔简直超乎预想。难道他知道笔芯被取掉了吗?可是怎么可能。
“……”
很容易想象。在考试前的休息时间,千鹤把里染引到教室外面(根据调查结果,即使不用引诱他自己也会去厕所)。乘此机会,千鹤的协力者接近里染的座位,把他的铅笔芯全部扔掉。回来后的里染怎么都想不到笔芯竟然会消失吧。当他察觉时考试已经开始了。不管他的头脑多么聪明,无法在解答纸上写字就毫无意义。举起手哀求冈引的里染,对他的哀求熟视无睹的冈引(再说冈引本来就对平时上课态度恶劣的里染看不过眼)。自己在远距离的位置边品味着这出惨剧边悠哉地解答问题,到了后日发表考试结果就会是全科目接近满分的千鹤成为第一位。数学II为零分的里染一落千丈——
是笔!是以前用过这张桌子的人忘记带走的!千鹤边感谢着神明,丝毫没考虑过这可能是里染和针宫特意留下来的,把手抽九九藏书网了出来。
悄声地如此嘀咕之后,千鹤若无其事地离开座位,追在里染身后走去。
她不动声色地环视教室,用眼睛捕捉成绩优秀的竞争对手。安静地复习教科书的仓町。D班的正与乒乓球部的朋友讲话的佐川奈绪。图书委员长城峰有纱大概是心情不好吧,她正带着忧愁的表情独自站在窗边。然后就是,“唉,我可是很喜欢小宝宝的故事呢。还有之前的那个前卫的东西。”
然而下个瞬间,她差点发出惊讶的叫声。
“BEYOND觉得怎样?”
千鹤在桌子下摆出小小的胜利手势。成功了!办到了!
不过对于今天的千鹤来说,正是需要这种严格的规则。
“那个我还没看。”
那就是在最终日第二节课举行的数学II考试。
在这瞬间,她全都领悟了。
话虽如此,让人火大的是,那家伙有着如怪物般的成绩。即使自己取得满分要是对方也是同分的话就算不上胜利。还需要设法将对方的名次拉低才行。虽然也考虑过好几个诸如散播作弊流言或是对其下药的庸俗方案,可是不管哪个都很费功夫而且成功率也不高。结果千鹤采用了最单纯也最确实的方法。
“八桥,都说要你别东张西望。”
数学II在各方面都相当合适。第一,这是千鹤会和里染在相同教室考试的唯一科目。第二,不懂通融的监考官所制定的严格规则。允许放在桌面上的只有自动铅笔和橡皮擦,以及黑色圆珠笔。以教科书和笔套为首的其他物品必须放在教室后面,决不允许在考试期间碰触那些东西。冈引的热情是货真价实的,上次就有个在考试中折断笔芯的可怜学生被他二话不说地送去补考。
她受不安驱使接连按着自动铅笔。可是无论
九*九*藏*书*网
响起多少次咔嚓咔嚓的声音,HB的黑芯还是没冒出头来。
“很顺利啊。现在都正如计划那样。”
“什么意思?”
她愣然地回望斜后方的座位。针宫理惠子从考卷上抬起头来,带着相当无奈的表情耸了耸肩。
“真是有自信呢。”真是个可恨的家伙。“不愧是学年第一位呀。希望你可以把必胜法告诉我。”
“对。倾向和对策很重要。无论是考试,还是考试以外。”
协力者选择了D班的针宫理惠子来担任。聚集在大教室里的学生中容易威胁的就是平时品行不端的她了。深夜在外游荡。敲诈的谣言。四月的‘灭火器事件’的嫌疑人——曾是学生会副会长的千鹤握住了她好几个其他学生并不知道的弱点。昨天把她叫到了正门旁边,不费吹灰之力就让她听从了自己。即使外表变得漂亮,她的小恶党本质还是没变。操纵这样的人正是千鹤的拿手好戏。
在大教室内举行的考试就只有数学II而已,提案人就是冈引。
——计划开始。
先前已经调整好的笔芯,已经从笔尖上消失了。
“……不,没什么。”
风险最小,效果最大。这是符合千鹤美学的合理性计划。
“那个前卫过头了。总之门铃是最棒的了。”
“怎么可能白送你啊。”
“……”脸上的欢喜表情僵住了。
不久后,在发际线后退的额头上皱起几层皱纹的数学教师冈引出现了。学生们各就各位,被分配了考卷和解答纸,听着冈引发表诸多的注意事项。然后宣告考试开始的铃声响起。
“没什么啊。那么,我们彼此加油考试吧。”
美保和里染还在讲话。
里染天马把自动铅笔放下,从衬衣口袋取出一支小小的圆珠笔,带着从容的表情开始解答题目。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