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 化学,现社,数A,秘密,怪人
学习会
目录
前日 期末考试终于到来
第一日 地学,古文,事件,搜查
第一日 地学,古文,事件,搜查
第二日 化学,现社,数A,秘密,怪人
学习会
第三日 现文,英R,数I,追求,过去
第三日 现文,英R,数I,追求,过去
第四日 英W,日本史,保体,家庭,供述
第四日 英W,日本史,保体,家庭,供述
解答与解说
上一页下一页
早苗激动地叫道。
部长以愣住的表情把自动铅笔从嘴唇上移开。
是因为被害者是学生而有所顾虑吗,早上的新闻上还没公开城峰恭助这个名字。因此学生之中没任何人为她担心。……是否应该打声招呼呢。
里染天马像是懒得追问下去似地把视线从柚乃身上移开。于是早苗立刻就“你跟针宫学姐聊什么呢?”这么问道。
部长的嘴角带着微笑,把视线落在认真地加以分类的世界史笔记本上。和社团活动中一样,在图书室里她也是个可靠的存在。既然是一年生的范围我想也很容易指导——自己在明年也能对后辈说出同样的话吗。大概不行吧。
“并非绝对。只是换作是我的话就会那样做。是概率的问题啊。”
就在这时,“站住!”
然而就在幸福感满点之时,却被里染用话语破坏掉了。
“不,我才不是什么小林君。里染同学,你做了什么吗?”
“又不是在吃火窝。”
那间凌乱的房间的主人正站在北侧走廊的空教室前面。他正把背靠在墙壁上,好像跟什么人在说话的样子。
她环视整张桌子,梶原正在向仓町“日耳曼人是什么人?”提出这种哲学性的问题,香织则和早苗热烈地讨论着‘浜口’的话题,而里染——他连教科书都没打开,只是在摆弄着智能手机。不管怎样,看来佐川部长是闲着的。
追上来的香织已经抓住他另一边的手腕。柚乃和早苗对此拍手称赞。话说回来,在追逐别人的时候会真的喊出“站住!”的人还是初次见到。
“那就到时再说。这对你也没有坏处。”
“能在考试期间借给我吗。下周就还给你。”
仓町连续发出两声大叫,不过幸好其他座位的学生吵闹程度也差不多,所以没有特别引人注意。
“呀,可以聚集到这么多二年级的优秀学生真是太感谢了。看来这次考试能够避免挂科了吧。”
“又不是值得去看的有趣事件。而且今天可能还是闭馆吧。”
“不愧是小奈绪,乒乓球部长!真是明白事理!”
“有呆毛的是意大利,大背头的是德国。”
“不过,为什么我要听从你的要求……”
梶原在座位上断言道。冈引老师似乎受学生们讨厌的样子。
99lib•net早苗隔着柚乃把手伸了过去,可是无法折服认真诚实的部长。损友灰心丧气地垂下马尾,这次改为拜托里染。
“喔,借给你是没关系。”
“我才不想被向坂你这么说!?”
“英语R是佐藤老师,英语W是滨口老师。”
“我的给你。不用还回来也没关系。”
柚乃翻找自己的笔袋,取出了一支小型的圆珠笔。那是买笔记本时附送的东西。
“啊,这个?确实是很好用……不过怎么了?”
“那,从什么开始?”被坐在右边的早苗戳了戳,柚乃回过神来。“先从这个开始。”她说着取出数学的问题集。明天的考试是现代文,英语R,还有数学I。可不能像今天的数学A那样重蹈覆辙。
“大家一起复习,热闹点才好对不对。”
“不行。”
“那个,佐川学姐,这里有点问题。”
早苗订正道。连开个玩笑都搞错自己真是没救了。
是针宫理惠子。二年生的,给人予辣妹印象的少女。没有马上认出来是因为她的外表有了很大的改变。虽然有听到她在暑假结束时改变了形象的传闻,不过还是初次见到她的本人。确实是改变了。而且还变成了美女。原本的金色长发被干脆地剪短,发色也染回了黑色。卷曲的发尖和略施淡妆的细长双眼,那副样子就如同会出现在外国杂志上模特儿一样。
“这就开始了!?”
“不是事件……啊,方便的话不如你们也一起去吧?”
因为考试期间没有会来借书的学生,所以她正独自坐在柜台内低着头阅读文库本。昨天和柚乃他们分别之后她就被告知了表哥的死讯了吧。她脸上的哀愁表情越发加深,明显情绪相当低落。
“好、好的。谢谢学姐。”
在经过第二校舍的时候,柚乃站住脚步。
“小仓,安静点。”
“我觉得在那么乱的房间里复习会让人更加无法集中精神……”
从对话的内容,以及梶原站在主导的立场上来推测,他是以邀请成绩优秀的人帮忙复习为名目而策划这个学习会的。那么说来在八月尾发生的消失事件时,梶原就和香织说过这样的话来着。虽然混在前辈们之中学习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大家都是相熟的人,而且佐川部长还坐在自己旁边。
看到这样子奋斗着的柚乃她们,香织“数学么。”低念道。
风丘图书馆杀人事件的相关报道登上了今早的电视新闻和九*九*藏*书*网报纸上。只是说了个大概详细情况还要等待后续的报道,这件发生在附近的事件也在考前的教室内成为了话题。
“谢谢,小林君。这是你的功劳。”
“唉?”
“不想这样的话不如就去图书室吧……不过就我来说,还是想要去发生事件的图书馆看一下。”
女学生害羞地丢下这句话之后便往这边调转脚步。那张脸有点印象又好像没有。竭力动起因考试而疲劳的脑袋,柚乃终于想起来了。
“在图书室开学习会。”
身旁的早苗发出“呃”的叫声。将视线转回走廊之后,发现里染的眼睛就在极近的距离处。
袴田柚乃边撑着朋友早苗的肩膀上边走在一楼的走廊上。期末考试的第二日可以说几乎没有成功的感觉。
“彼此彼此。啊啊还有。”
“袴田和野南也是,要是有不懂的就说出来哦。”
部长从柚乃手上接过问题集。
“真的会发生那种事吗?”
“我们明天也有数学II的考试。不妙了啊,是冈引老师。”
“既然是男人就别对这种小事斤斤计较。来,天马拿出教科书。小仓也是。小奈绪也来复习。”
“抱歉。帮大忙了……”
“向坂,你不用勉强自己拍掌。呃,那么梶原君,你想我们指导什么呢?”
在犹豫的期间,里染和梶原又回到了悠哉的话题上。总之自己还是继续努力复习好了。
“啊,不过,人数多才能互补长短不是吗。也许还更有效率。”
“因为天马拒绝邀请企图逃跑所以我一直都在追着他。好了快去吧。大家已经集合了。”
“啊啊,而且冈引的考试是在四个班联合的大教室里进行的哦。不少人都在考前怯场而退真是可怜啊。”
常见的单纯题型出乎预想地因为单纯过头而无从下手。该怎样才能解出来呢。
“不巧的是我因为考试已经很累了。得回去房间睡个觉才行。”
“不行。这等同于作弊吧。”
“给我!把去年期末考的考题给我!”
……性格上倒不像是外表那么酷的样子。
“我也是滨口。”梶原说。“他倒是和冈引正相反。随便到甚至让人觉得不安啊。考题也是每年重复使用的样子。”
“还是这样的你比较合适。”
柚乃和早苗再次对望。听起来完全就不像是符合高中生的对话就是了。
“怎么说呢,柚乃每次不都是能拿到相应的分数嘛。”
“头脑?”早苗对这个单词起了反应九-九-藏-书-网。“难道发生什么事件吗?”
“也不是说不愿意,不过我已经还你人情了吧。”
“你问为什么……总、总之就是不行。如果想要小型铅笔的话,就拿这个。”
“体积小真不错啊。看来很容易携带。”
“既然是一年生的范围我想也很容易指导。”
“我会教到你明白为止的。”
佐川部长从笔记本上抬起头,加入了对话中。原来如此,柚乃说着点了点头。不过,她其实在内心祈祷明年绝对别让冈引成为班主任老师。……自己和部长就是这方面有所差异吗。
“呃……刚来而已。”
“在图书室里吵闹是不行的吧。”
“去背教科书。”
“我想他的目的是想要气氛更像真实的考验吧。”
因为看出神而来不及藏起身体,针宫准备在走廊上转弯的时候发现了柚乃她们,脸颊猛然地羞得绯红,然后就朝着第一校舍跑了。
“为何是拟人化?”
“别以为什么事都能用黑魔术来解释!”
“冈引老师……啊,是传闻中超级严厉的那个……”
接着,里染“我去休息一下。”离开座位,往书架那边走去。真是的究竟怎么了,“真是莫名其妙……”
柚乃打算要确认而往背后回过头。里染的视线望着的人是城峰有纱。
“与其说是聚集其实是被这个红眼镜女强行带过来就是了。”
香织探出身体,“柚乃你们的数学老师是谁?矢部老师?让人无法接受啊,英语呢?”
打开依照教科书出题的问题集,开始复习二次函数。幸好还没做的问题堆积如山可以做到满足为止。多到让人想哭。真的让人想哭。不对,自己绝不是不认真学习,而是因为太过努力进行部门的练习才会这样。
“不如我从明天起就上幼儿园吧。从初等教育开始回炉重练……”
“终于抓到你了二十面相。你也就到此完蛋了。”
“我也和左边的同样。”
“……就算被你这么说我也不会觉得高兴喔。”
“啊啊。这里大概是要区分定义域和轴的位置关系……”
“传谣就是这样的。”部长说。
她边为自己找借口边把堆积的问题之山削掉。在六月学习的单元早已被夏日的暑热融化殆尽,必须要逐个和早苗确认对错才行。话虽如此这个损友学习也相当随便即使确认过也不能疏忽大意。只是做了两、三个问题就耗费了大量的时间。这样子明天真的不要紧吗。
这时,突然感觉到视线。往99lib•net正对面的座位看去,发现坐在那里的里染正以阴沉的目光望着自己。又是翘毛吗?不对,仔细一看他的焦点是凝聚在自己的身后。
“我也觉得吵闹很不好就是了。”
“又怎么了。”
“唉!?”
“不愿意吗?”
她刚在笔记本上画其图表便马上停下了手。
香织边抓着垂死挣扎的犯人手腕边伸出右手,指着柚乃她们正打算要去的第三校舍。
“考试的问题真有那么难吗。”
亢奋的声音插入了进来。转头一看,这次是香织从第二校舍那边往这边跑来。脸色变得煞白的里染正准备朝反方向逃跑,不过依稀察觉到情况的柚乃立刻拉住他的手腕。运动白痴的废柴光是如此就差点摔倒了。
柚乃等人占到了窗边的桌子。同桌的是五名二年级学生。香织和里染,新闻部副部长仓町,有着特征性的天然卷头发的演剧部部长梶原,以及佐川部长。
“这次是真的不行了啦。啊,感觉明天也会失败的样子。”
“说来之前你发来的合照真是不错呢。不如拿去照相馆放大装饰在楼梯口前面的公告板上——”
“可恶,明智君。不对昨天你才是二十面相吧!到底是怎样的世界观啊!”
“唔,这也是原因,不过他在考试中也不会通融啊。”
坐在柚乃左边的佐川部长把脸靠过来说道。
“只是讨论考试的对策而已。”
“佐川,那支笔。”
“啊,抱歉……那我就小声点说开始吧。开始。哇……,啪嗒啪嗒。”
“唔?”
早苗的脑袋垂得更低了。柚乃边捶了捶背边把视线转回问题集上。刚才做到问题6来着。接着是问题7。求二次函数的最大值和最小值的问题。
“每年重复使用?真的吗?”
图书室在第三校舍的四楼,是校内纵长最宽的房间。门旁有个柜台,室内有收藏着最新到货的书籍和推荐图书的企划专区,排列着学习桌的阅览区,以及种类丰富的书架。或许是新闻部号外的效果,阅览区比起平时更要热闹,不管哪个坐席的学生都在盯着教科书和参考书。偶尔还会听到痛苦的呻吟声。
交谈对象是个黑色短发的女学生。由于对方背对着这边所以看不出是谁。——而且,他们似乎在谈什么秘密的事情。柚乃和早苗对望一眼,然后躲在走廊的角落上偷听起来。
对里染的抱怨充耳不闻,香织对柚乃道谢。
大概是思考问题时的习惯吧,她把自动铅笔的笔帽部分九九藏书贴在嘴唇上,开始解答问题7。柚乃连自己提过什么问题都忘记,只是出神地注视着她的样子。她如沉思般略微低下视线的那副模样,总觉得有种洗练的感觉。真不可思议。那头平时看起来充满跃动感的短发被午后的阳光照耀,绽放出知性而且冷静的魅力。要是问题7非常难解的话就好了,柚乃突然想道。
“你在考试中有一半时间都在睡觉吧!我们需要天马的头脑。”
“里、里染学长,至少把英语的学习方法教给我……”
“这是黑魔术喔。”
“哈啊……。我果然还是很讨厌你这个人。”
“初等教育是从小学开始就是了。”
“明天的世界史真麻烦啊。里染,有没什么记国家的方法?”
“这……的确是很严厉呢。”
“好吧……说来,向坂的成绩也相当不错的吧。要指导梶原君的话自己一个就可以了不是吗?”
她几乎是强逼地把笔塞了过去。里染收了下来在笔记本页角上试着写了下,“圆珠笔么。”他妥协地这么说之后,把圆珠笔收进胸前的衣袋里。……等下,为何不是放入笔袋而是放在胸前?
柚乃慌张地挡住里染准备接过自动铅笔的手。里染带着不满的表情望着这边。
“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为什么要由你决定啊。”
“难、难道,佐川学姐去年的英语也……”
“根本不同!我们的世界完全不同!”
“拜托了。”
“抓获!”
“知道了,我做就是了。应该说请交给我吧。”
“首先是明天的科目……”
“唔,是吗。啊,那就去里染学长的房间好了。”
果然最初就面对化学是最糟糕的吧。现代社会的记述问题多到不行时间根本就不够,就连本以为在理科中比较擅长的数学A也搞砸了。在对答案之后才发现到,应该要用重复序列解答的问题却套用了其他的公式。结束了。完蛋了。已经没救了。真想什么都不管回家盖上被子把所有事情都忘掉呼呼大睡。可是这个愿望无法实现。明天和后天都要继续考试。
“你说概率,那么也有可能不会吧。”
叫出声的人不是部长,而是柚乃。冷不防说些什么啊这个男人。借?向佐川部长借自动铅笔?借她刚才放在嘴唇上的自动铅笔?
“滨口?噢噢,我和天马在一年生时也是他呢。”
“与其说是严厉,其实是变态吧。”
“英语W也是浜口老师。”
误会了这句话意思的部长把椅子往柚乃的座位挨近。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