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日 地学,古文,事件,搜查
第四个谜团
目录
前日 期末考试终于到来
第一日 地学,古文,事件,搜查
第一日 地学,古文,事件,搜查
第四个谜团
第二日 化学,现社,数A,秘密,怪人
第三日 现文,英R,数I,追求,过去
第三日 现文,英R,数I,追求,过去
第四日 英W,日本史,保体,家庭,供述
第四日 英W,日本史,保体,家庭,供述
解答与解说
上一页下一页
“唉?唉?”
稍为犹豫一会后,他把‘LAIMENG’更改为‘来梦’。搜索。出现了风丘周边的饮食店和公寓名字之类的近三万条信息。里染打开搜索设置,芭搜索范围变更为24小时以内。接着再次搜索。
“血液染到书页上的书籍不多,所以基本能以更换封皮来修复。而且也没有丢失的书籍。”
“唉?”
混凝土地面上沾着赤红色的污迹。大概是从图书馆旁边的工地现场飘来的沙尘吧。继续移动视线,发现只有自贩机附近,有处如同流出的液体般色泽特别浓的地方。里染在那个地方抹了抹,把手指凑近鼻子。然后他像是理解地点了点头,追着这道污迹走到自贩机旁边。
即便追上来的柚乃这么问道,里染也只是继续自言自语没有回答的意思。
“难道是血吗?”
“是作品名。九十年代……名字……水果……啊,想起来了!”
“那就称作出租车吧。”
“城峰有纱。”得到的果然还是奇怪的回答。
“嗯、嗯。你还记得呀。”
“是什么?柚乃。YOUNAI。由乃……哦不对,是柚的柚吧?柚子,YOUZI……”
“好像有人被杀了。”

里染天马只是一瞬间回过头,然后再次快步离去。在那期间他也没停止碎碎念。
母亲像是让自己也冷静下来似地沉默一会,深深地叹口气之后,这么告知道。
“是机械女神!”
里染天马满不在乎的样子把饮料罐放回原处,转而观察起拉坏。柚乃也把脸凑近过去。这个拉坏没什么特别之处,不过边缘上沾着些许红色的东西。
“怎么了吗?”
“难道你是城峰恭助的家人还是什么吗?”
“嗯……”
‘来梦,图书馆亮相!在风丘图书馆四处乱转’
‘LAIMENG风丘图书馆’
有问必答的有纱在这一瞬间变得语塞起来。隔着眼镜的镜片,能看到她的瞳孔如胆怯般游移起来。提问者则是面无表情,静待着对方回答。
“减去那本之后,散落的书本全都在这里了?真的吗?”
里染天马敷衍地说道,望着自贩机内的饮料。还以为他接下来会取出零钱,但不知为何他却弯下身盯着地面。
“啊,是丸美的苹果汽水。这个很少见到有得卖呢。”
“只要用电脑调查过就行了吧。即使是我们,也无法掌握馆内的所有藏书啊。”
“找到了。”
“……为什么这种地方会停着自行车啊。”
虽然并没有偷看的打算,但因为柚乃把脸凑了过来所以也能看到画面。里染在搜索引擎上输入了两个单词。
这次的搜索结果只有一丁点。
咔!夸张的声音在四周回响。里染“呜啊!”地发出莫名其妙的声音倒在地面上,之后就动也不动。所以我都说了,柚乃边如此想着边跑了过去。
“警部先生,很感九*九*藏*书*网谢您。”
“我还没穷到这种地步。”
柚乃吞了口气。表兄妹。果然是有关系的吗。那么说来其中一名图书管理员“也经常和表妹一起来。”说过这样的话来着。
先前在图书馆周围徘徊了一圈,回到停着自行车的花坛前之时,就看到有两名风丘的学生不知为何正把脸凑近坐垫。同为图书馆的常客——里染天马,以及早上在鞋柜前也见过的一年级女生。虽然在暑假期间曾经多次看到她穿着乒乓球部练习服出现在图书馆的样子,不过还是初次听说她是叫袴田友奈。啊不对,是袴田柚乃才对。虽然坐垫的事情似乎是自己误会了,不过感到在意的是接下来发生的事。里染毫无脉络地投来的质问。昨天在图书馆待到什么时候。闭馆后是否马上回去。是否有返回图书馆。感觉心脏犹如被拉扯般疼痛。
母亲的声音与平时不同,感觉就像走投无路的样子。
“好像是呢。你要喝吗?”
“真是够了,这个事件还有好几个比起死前留言更让人费解的谜题啊。被害者和犯人究竟在夜晚的图书馆内干些什么呢,城峰恭助为何会被杀呢,第三者是否实际存在呢,存在的话究竟是什么人呢——还有那本书!”
“……恭助哥是我的表哥。”
不去理会悠闲地这么说着的大叔,有纱慌张地当场逃离出去了。
“太奇怪了怎么搞的记错了吗?不对,确实是有印象……证据。有证据。记得昨天……名字是什么呢。”
“柚乃。”突然被直呼名字,柚乃愣住了。
“可疑的举动?当然没有呀。”
里染天马调转脚跟,朝着图书馆占地外走去。柚乃犹豫着该怎么做才好,最后还是和先前同样对有纱行了个礼之后,就追着里染离去了。图书馆委员长从身后投来的视线让后背感到刺痛。
浅灰色的坐垫。虽然上面没什么奇怪之处,不过角落沾了些像红色沙子的东西。里染走近自行车把食指放在上面,像是要确认触感一样用拇指摩擦起来。
他继而把脸挨近坐垫,带着极为认真的表情吸了吸鼻子。……总觉得,真是可疑到不行的光景。
“总觉得,应该思考下你的事情。”
里染天马像是要驱散烦躁似地摇了摇头。似乎连他自己也没整理好思绪的样子。
里染天马边对警部回答边在楼梯前走来走去。手上拿着被强行塞回来的助六寿司空袋子。似乎是没找到扔垃圾的地方。
上桥说,那须也交杂着苦笑补充道。然而里染别说是苦笑,脸上就连赔笑也没浮现,他只是凝视着排列在手推车上的书籍。他慢慢地,慢慢地将头往左侧倾斜,不久后像是得出结论似地恢复了角度——下个瞬间,他朝着楼梯奔跑而出。
“也许吧。”里染天马轻轻摇了摇罐子。传出了液体摇晃以及碳酸弹跳的声音。
“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也不是出租车!”越发火大的仙堂口沫横飞地说道。
“你不要紧吧?”
对仙堂摇了摇头,里染往柜台九九藏书深处走去。“好了你也快走吧。”被哥哥推着走,柚乃“我知道了啦。”敷衍地回答道。那么说来,结果还是没能搞清城峰恭助和图书委员长是否存在关系——
可是里染根本瞧也没瞧尸体一眼。相对地他站在能把“ま行作家”的书架全部纳入视野的位置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大量的书脊。
“呃……那么,我们就告辞了。”
“找零钱?”
两位图书管理员对望一眼:“确实没有。除了出借中的书以后,其他的都用二楼的搜索用电脑核对过了。”
看不出来是什么书。图像因扩大过度而像素模糊,连书名和作者名都分辨不出。只是,那本书的书脊上贴着红色的标签。
他快速地这么说完之后,丢下愣住的哥哥和图书管理员们,往事务室的方向走去。右手上的助六寿司袋子被捏扁了。
“回家之后,有没有再次回到图书馆附近呢?”
“那个,请问发生什么事了吗?”她试着向站在最后面伸着脖子的大叔问道。
“……没有。”
“就算不说我也有这种打算啊。”
他捡起某样物品。是个已经开封的,三百五十毫升容量的饮料罐。另一只手拿着这个罐子的铝制拉坏。
“总之辛苦你了。我会将你的‘意见’作为搜查上的参考。今天到此为止你可以回去了。应该说快给我回去。”
“即便是我也不想一直待在杀人现场呀。我要回去了。可以再让的士送我走吗?”
“我看起来像是会喝捡来的东西的人吗。”
慌张地替里染也低头道别,柚乃又跟着他走了过去。正好在从便门来到外面之时追上了他。里染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自言自语地念叨起来。
可是,这样的话就更让人为难了。她似乎还没得知恭助的死讯。在这种情况下,是否应该转告她呢。就在犹豫着的时候,“恭助哥怎么了?”
“咦?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吧。”
“哦不,没什么。是来图书馆做考前复习的不过因为发生事件好像临时闭馆的样子,真遗憾……慢着,城峰?”
“那个……,里染同学?”
在途中发现掉在花坛附近的助六寿司袋子,于是捡了起来。看来是里染撞到的时候从他手上掉出去的。结果还是自己把它扔到附近的垃圾桶里。啊啊,让人感到虚脱无力。
感到在意而小声问道,于是里染以看着可怜孩子的目光望了过来。柚乃把交给自己保管的书包砸在他脸上挡住他的视线。
“不是这样的。这是,那个,不是你想的那样。”
柚乃把视线转向里染,他像是归纳思绪地远望着车道。当两三台汽车驶过之后,他像是想起来地,“机械女神。”低念道,取出智能手机。
因为看热闹的人群一直延伸到停车场上,她便移动到图书馆的角落,把自行车停靠在花坛前方。这里附近的人比较少,能看到拉在建筑物前方的黄色封锁带,以及屹立在内侧的警告们的身影。大叔说的话似乎是真的。杀人事件。在这种地方?到底是谁被杀了呢。有纱边在九_九_藏_书_网茫然地在封锁带附近徘徊边摸着贴在拇指根部的绊创贴。
城峰有纱像要保护身体似地按着裙子,往后倒退半步,流露出的表情与其说是愤怒更像是困惑。这也难怪。换作自己,要是遇上每天让屁股坐上去的自行车坐垫被不熟悉的同学年男生和后辈女生把脸凑过去闻气味的场面,肯定也会受到同样的打击吧。而且肯定会把对方当成是变态吧。
“是的。啊,只有‘遥控刑警’没有拿回来。”
骑着自行车接近之后,她便知道不仅是入口前人流混杂,设施本身就已经被封锁了。今天应该不是闭馆日才对。
“请问两位在这里做什么呢?”
“你也来闻一下。”
得解释才行。得解开误会才行。
“书本不要紧吗。”
如呼吸般自然地撒谎之后,里染突然提高了声调。看来他终于想起她和被害者的姓氏相同。
不祥的预感缠绕在胸口上。
投稿时间是昨日下午四点。梨木还附带一张两岁左右的女孩子,以图书馆的书架为背景站立着的照片。文本以图文字和颜文字作装饰,内容是这样的。
“闭馆后就马上回家吗?”
里染天马以纤细的手指触摸显示在最上方的搜索结果。是个SNS的个人主页。背景画面是个茶色头发的年轻女人的照片。并且,让人知道搜索结果正确的短文就显示上面。
“……世界上还真是有各种各样的图书馆长啊。”哥哥不知为什么,以敬佩的口吻嘀咕道。仙堂依靠在出借柜台上,“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如果有谁藏在闭馆后的图书馆内的话,夜间的安保系统就变得毫无意义了。我本来就有打算仔细调查是否有人躲藏过的痕迹。”
‘听说恭助君被杀了。’
电梯门打开,先前上了二楼的那须和上桥带着橘色的手提车走了出来。白户跟在他们身后。那须发现大厅上的警部等人,礼貌地对他们行了个礼。
“刑警先生!不好意思,我还有一个请求。”
看他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无奈之下柚乃也把鼻子凑近坐垫。合成皮革和泥土的气味。还有混杂在里面的微弱——
“……红土。”
“嗯、嗯。你是里染君……对吧?”
总之里染看来没事。他盯着没有破损的自行车。虽然只是被撞的人太过虚弱,不过自行车看来也不要紧。那是银色车身的常见女装自行车,后轮那侧贴着眼熟的标签。
撑起身体的里染也被自行车勾起了兴趣,他“唔?”地皱起眉头。
裤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有来电。是母亲打来的。有事的时候大多是发邮件的,打电话来还真少见。
梅头向柚乃问道。柚乃“谁知道。”耸了耸肩。
不过他的视线投向着不是标签而是坐垫。
在柚乃嘀咕道的瞬间,从背后传来搭话声。城峰有纱正站在那里。
‘啊,是有纱吗。现在你在哪里?在做什么?’
“唉?”
这样,这样简直就像……
“待到五点的闭关时间。”
“正确的名字是柚乃。”你还是没记住人家的名字吗。
“从你至今的九-九-藏-书-网怪异行为来看我觉得非常像……”
“请详细调查城峰恭助的周边事物。他的房间,电脑,还有,啊啊算了,详细情况稍后再联络您好了。”
“喂?”
“哎,先不开玩笑了,”里染捂住通红的鼻子,“就让搜查顾问给您几个意见吧。我建议您详细调查图书馆的每个角落。比如天花板,储物柜,书库的移动书架之间的缝隙,总之就是所有的地方。虽然图书管理员们说回家前检查过了,不过能够躲人的地方可是有很多的呀。比如说我以前看过的动画里,就有个把尸体隐藏在电梯上的图书馆长。”
“只是初步的排除法而已。总之就拜托了。那么先告辞了。”
“真是的今天尽是些奇怪的事。”
在鸣指高叫起来的同时,里染猛烈地撞上停在前面的自行车。
“请等一下。”里染天马走到手提车前面。
“送你个头白痴!还有别把警车称作的士!”
“这样啊。这点很重要。”
“那个,那是我的自行车……”
‘图书馆……那个,有纱……你冷静点听我说。’
“啊,喂!”仙堂叫道,柚乃也反射性地追了上去。里染的目的地是先前去过的杀害现场。
“倒不如说为何你会没注意到自行车呀。”
“刑警先生。说不定我们被卷进了可怕的独创性犯罪之中啊。”
“大姐姐。”里染依然面对着书架,“那须先生在收拾书本,核对藏书期间有作出什么可疑的举动吗?”
“确定没有遗失的书吗?”
“不好意思,说是的士确实很失礼呢。”
“也许吧。”
“里染同学。”
在那里看到的人是百般无聊地站岗的梅头,以及理所当然还在那里的尸体。没想到居然还会再见一次。先前吃下的稲荷寿司好像快要吐出来了。
平安结束第一日的期末考试的她,为了复习明天的科目便和昨天同样前往图书馆——尽管如此。入口前方却挤满了人,根本无法进入里面。来往这个图书馆十多年还是初次见到这样的盛况。由于过于惊讶,让她都忘了维持平衡差点倒了下来。
“呃,就是……”身处冻结的空气中,柚乃搜寻辩解的词语。
吱。就在两人准备离开大厅的时候,在楼梯旁边传来电梯到达的声音。
“就是要这样。还有一件事,麻烦您要特别调查二楼的洗手间。”
推开语无伦次的柚乃,里染淡然地和对方交谈起来。
“啊啊。这个是袴田妹。”
“我在图书馆前面。怎么了吗?”
“不、不知道……延长期限的话也能在网站上延长,我想大概不要紧吧。”
“思考什么?”
“唉,是吗?我都不知道啊。”
“是吗,谢谢。看来图书馆今天之内都无法进入,你最好还是回去吧。”
“是的。”
“不对不是歌手,是水果的柚子吧?水果水果……很接近了还能联想到什么。水果的名字。是什么来着…九九藏书网…”
“里染同学,前面,前面!”
“……原来如此。是吃过寿司之后觉得口渴吧。”
“收拾好的书全都在这里了吗?”
那须把脸转向手推车。先前散落在尸体周围的书除了‘遥控刑警’之外,全部都以作者五十音的顺序排列在上面。森真沙子‘放学后的记忆’‘化妆坂’,森瑶子‘香水物语’,森内俊雄‘十一月的少女’,森冈浩之‘温柔的炼狱’,森川智喜‘猫的食物’,森泽明夫‘津轻百年食堂’,森田成男‘贯穿山林’‘仙人同心’,森田隆二‘湾岸狂想曲’。
怎么会这样呢。即便里染等人已经离去,有纱依然还站在自行车前面。
“苹果的气味?”

“你知道就好。”
“咦?”骑自行车进入图书馆占地内之后,城峰有纱感到困惑。
“里面还有饮料。碳酸也没挥发。”
里染天马离开现场,又快步走回楼梯那边。虽然完全不知道是什么很重要,不过柚乃姑且也跟了过去。在与吵闹极不相符的图书馆内四处奔走,让人稍微有种奇妙的感觉。
“我说过很多次叫你别擅自行动吧?为什么你老是这样……”
在大厅里的仙堂气得几乎快要抓狂了。
“委员长,记得昨天也在图书馆见过你啊。在二楼的小说书架那里。”
有纱摇了摇头。
“真让人为难啊。我是来延长椎名诚的书的出借期限的,这下子可无法延长了啊。今天就是返还期限日了。既然发生这种事,过了期限应该也能延长的吧。我可还没看完呢。小姑娘觉得呢?”
“你先别吵。我正在思考。”
“出租车是什么?空手的拍打声?”
“以我来看里染同学才是最奇怪的……总之,我觉得还是不要再闻女孩子自行车坐垫的气味喔。作为人来说。”
传来呼气的声音。柚乃身旁的里染像是感到安心似地放松了表情。被幼女的照片治愈……看来不是这样。他把照片放大,指着排列在女子身后书架上的其中一册书籍。
“那、那个,里染同学。”
印着‘风高’的标签证明那是风丘高校的上学用自行车。那是为了容易区分而在入学时分配给所有学生的东西。嫌麻烦而没贴上去的学生也有很多,不过看来这辆自行车的主人是守规矩的性格。
“时间是四点左右吧。我大概四点半就回去了,你一直都留在图书馆?”
来到步道之后,里染在路旁的自贩机前停住脚步。上面排列着两种丸美饮料的商品。
“图书委员长,今早也见过啊。记得名字是,城峰有纱。”
“既然都已经找到美工刀的碎片,这样做究竟……说来你为何会知道碎片会在那里呢?”
有纱主动地问道。里染像是代替回答地,用漆黑的瞳孔将有纱——不知为何不是脸,而是身体和脚部附近——如舔舐般观察起来。少女越发困惑地往后倒退。要是对方报警的话自己就独自逃跑吧,柚乃想道。
“里、里染同学,你怎么了?这次是觉醒了这方面的兴趣吗?”
“书?”
“啊?”
“哎呀,顾问君。”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