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日 地学,古文,事件,搜查
叫醒服务
目录
前日 期末考试终于到来
第一日 地学,古文,事件,搜查
第一日 地学,古文,事件,搜查
叫醒服务
第二日 化学,现社,数A,秘密,怪人
第三日 现文,英R,数I,追求,过去
第三日 现文,英R,数I,追求,过去
第四日 英W,日本史,保体,家庭,供述
第四日 英W,日本史,保体,家庭,供述
解答与解说
上一页下一页
“假如我是犯人,就不会做这种多余的事马上逃离现场了。袴田先生,你推理小说看太多了。”
“白户先生倒是经常都有看。”
“……”里染略微歪头,“早上好?”
“……里染,快起来。”增村对坐在窗边座位头伏在解答纸上的学生叫道。对方动也不动。嘶咕,还发出这样的寝息声。
“难、难道是有亲人遇到事故……”增村碎碎念地说着,即将走出教室的里染停下脚步。接着他稍微思考了一会,“我想大概不是什么亲人哦。不过遇到事故倒是真的就是了。”他冷漠地抛下这句话,打开教室门。
“喂,里染……”正打算要再次叫唤之时,teretetenten,tetenten。teretetenten,tetenten。
无论是哪个都不是太令人愉快的真相。
“比起第三个谜团我倒是更在意第一个谜团。‘归根究底被害者他们究竟在晚上的图书馆里干些什么呢’。”
“叫久我山的图书管理员就是犯人。毕竟被害者本人就是留下这样的遗言。”
“你……难道是个很厉害的人?”在她如此嘀咕道的同时……
“真是不够干脆呀。”梅头挽起双臂,“被殴打头部致死的人并非绝不可能瞒着犯人留下信息。虽然我知道就这么接受会让人不安,不过单纯地考虑的话……”
“果然靠不住呀。”梅头自言自语道。突然觉得很想哭。
“总而言之,首先需要证实被害者昨晚的行动……白户先生,莫非你也已经派人去调查过了吗?”
这番说明不知有否传入梅头的耳中。她摆出愣住的表情,以事到如今才发觉到某件事的目光望着袴田。

对方像交付伴手礼一样把套着硬盒的书籍递了过来。
“喂,听到没,不要睡觉。”用出席簿敲了敲他的后脑袋。他伴随着唔呀的叫声身体抖了抖,然后又再次发出寝息声。
长约二十公分,宽约十五公分,厚约四公分。虽不至于能称作大型书籍不过看起来相当结实的样子。换句话说,就是足以作为殴打别人的工具。书籍本体是全黑的装订,从硬盒里取出来一看,发现有掉页被修复过的痕迹。书套上点缀着浅绿色的花草图案,上半部的角落沾附着血迹。
“是的。其实我也这么想,现在已经让部下去调查了。”
“唔,真是一头雾水啊。”
袴田从便门的门把上放开了手,也许是回力的设计吧,门扉慢慢地动了起来,与开启时同样无声无息地关上了。他试着再次转动门把,不过门扉无法打开。看来确实是自动锁的样子。
“因为突然有点急事。解答纸请收上去吧。”
不过当来到教室后面的时候,便发现了唯一一个不认真的学生。
“这么说有点不太对。其实有检验出这扇门早上被打开的时候,那须先生沾上去的指纹。不过,尽管是每天职员们出入都会使用的门,却完全检验不出其他人的指纹。因此可以证明昨晚曾经有被谁擦拭过。”
他并不是兴奋地说出“事情很顺利。”这种话,而是“得知了一件重要的事。”以严肃的语气说道。
袴田的膝盖终于垮了下来。身旁的白户依然我行我素地继续说了下去。
“……”被抢先一步了。
“那就是说犯人没触摸过那些地方啰?”
就在袴田打算回顾发现尸体时的情况而翻看笔记本之时,“等、等一下。”梅头抓住了他的手臂。她窥探着笔记本,以惊讶的口气说道。
因为以前九_九_藏_书_网考试出现过作弊问题而把事情闹得很大,所以风丘高校从这次考试起,监考官被赋予了针对作弊的巡视义务。无论怎样的可疑举动都休想逃过我的法眼——他以这样的视线逐一逐一地巡视每个学生的座位。演剧部的梶原,吹奏乐部的山吹,新闻部的向坂。这些平时总是无忧无虑的学生们,似乎今天也认真地面对着考试……倒不如说感觉有点认真过头了。这些家伙为何只有这次考试这么斗志昂扬呢?增村在内心歪了歪头。现在的他还对造成这种情况的人就是坐在旁边的新闻部长这件事全然不知。
增村暂且平息学生们的吵闹声。不到十秒教室内再次恢复了平静。真是的,他边这么说摸着肚子走到里染的座位上,将桌子上的解答纸拿了起来。
门扉上方装着一个细小的电灯,右侧有个对讲机。在其下方有个崭新的银色数字键盘。那是与固话按键很相似的类型,不过本应是“#”的地方是个标着“入”的大按钮。数字键盘收纳在盒子里,有个塑料制的奶油色盖子,现在盖子是保持着打开的状态。
“不过。”白户睁开眼,“假如是后者的话,柜台内为何没发现死体?”
“咕啊!”
已经开始有其他的职员陆续到图书馆上班,不过图书管理员久我山卓因为本来今天就没有排班,所以过了开馆时间他也没有出现。
然后他惊讶地抬头确认墙壁上的时钟。考试时间还剩下将近三分之二。里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睡觉的呢?啊啊,果然不是那家伙的班主任真是太好了。
“白户先生,从那间小屋里能清楚看到图书馆对吧?也许作业员有目击到什么东西也说不定。”袴田兴奋地对白户说道。
白户把脑袋摆正,说出了自己的主张。
他把目光转回教室中,四十个人脑袋上的旋毛跃入视野中。A班的学生们正把脸凑近解答用纸,默然地不断动起铅笔。初日的考试出于时间分配的关系,和只用考两科就能回去的一年生不同,二、三年生需要接受三科考试。他们现在正进行的是物理的考试。制作考题的人就是增村。为提高学生对考试的重视性,所以将这次的考试提升了难度。评分是很有意思的事。
他正想要提出反驳,却在这时听到传来咔咔咔咔咔……像是挖掘泥土的声音。还闻到乘着风飘来的红土气味。
“我是想说您是个独具慧眼的人。”
“可是梅头小姐,我还是觉得太过草率的话……”
“擦拭指纹的就是犯人吗?”梅头说。
“已经调查过残留在出借柜台内的血液,血型是B型。”
那就是敞开着灰色西服的前襟,身材高大,肩幅宽广的男人。年龄约莫五十多岁。一课之中少数的老练警部。交杂着银色的短发以及细长的双眸,刻画在眉间的深深皱纹,如实地表露出他在犯罪搜查上的丰功伟绩。
“警部大人到达了!”从一楼传来搜查员的叫喊声。袴田慌张地摆出严肃的姿势,白户等人也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白户先生……可以请你稍微闭下嘴吗?”
“就是说什么东西都检验不出来么。”
“也许不是手电筒而是手机的照明吧?”梅头说。“可以拿来替代吧。”
“就算是图书管理员和书店店员也不可能通读所有书籍呀。”
“或者是忘记擦拭吧。”
在柜台内侧受到袭击的人到底是谁呢?
里染天马抬起头来,以迷糊的眼睛望着增村。
“无论是‘が’、‘や’九_九_藏_书_网、‘ま’,都比‘く’的笔画数要多呀。快要死去的被害者想要指出犯人而写上‘く’,可是写完这个字的时候就耗尽力气了。因此才转念把视线内有相同名字的人物圈起来。因为这样做更简单呀。”
“等下里染,你真的要回去?”
“既然写着‘く’,又用‘〇’把久我山圈住,图书管理员里面也有个叫久我山的人,能在夜间进入馆内的也只有图书管理员,肯定不会有错的啊。”
“嗯。毕竟是刑警。”
“急事?”
“如果不是指代角色名的话,就没理由会特意在书本封面上留下那种信息呀……不过这样的话,叫久我山的图书管理员果然很可疑啊。”
往这边走,白户说着开始带路。经过现场的时候,袴田将凶器放回立着“A”金属板的地面上。硬盒背面的红色斑点似乎是在遗弃书本之时被飞溅在地板上的血液沾上的。
可是不等增村把这句警告的话说完,里染就已经咔哒地从椅子上站起了身。他的视线依然停留在智能手机上。
“我怎么了?”被沙哑的声音搭话,袴田回过头去。刚才下去一楼的白户回来了。
“是吗?”
“把手机关掉。现在马上。”
只见有个男人正钻过黄色的封锁带朝这边走了过来。他是在体育馆事件里曾经见过保土谷署的刑警。如果他能早点回来就能避免发生这种尴尬的惨剧了。
袴田机械性地将鉴识人员的话记在笔记本上,然后将视线离开笔记本思考起来,于是总算察觉事情的重要性。梅头和带来报告的刑警都以惊讶的目光相互对望。唯有工地现场的施工声从远方空虚地传来。
“我要早退。”
“还不都是因为你这么优柔寡断。”
“不,虽然我也这么认为,不过就是难以接受……比如说,那个信息真的就是指久我山吗?”
下到一楼,通过自动门来到外面。被警戒线围住的区域外面聚集了听到警报声而前来围观的附近居民。绕到建筑物的西侧之后,马上就看到一扇平凡无奇的门扉。
三十分钟之后。返回二楼的刑警们都坐在楼梯前的凳子上沉思着。白户正闭起眼睛,似乎在打瞌睡似地歪着头。梅头坐在他旁边的凳子上交叉双脚,焦躁地用鞋尖敲着地板。袴田边在他们面前来回渡步边重看笔记本上的信息。
“啊啊,毕竟他是……”
“柜台内的血量还不到致死的程度,那个被殴打的人也许保住一命而逃了出去。又或者是,犯人把尸体搬走了吧。”
重要到连考试都放弃,到底是什么急事呢。是因为收到邮件吗。究竟是谁叫他过去呢。家人吗。
看来里染是认真的。他利落地把东西收拾好离开座位,往教室的出口走去。教室内的吵杂声变得更大了。
“B型血的人物身份能有两种解释吧。犯人或是第三者。”袴田以归纳想法的语气说道。
“说不定是毒品交易。我在以前看过的动画里见过在图书馆进行毒品买卖的馆长。”
九点半,十点,十一点。既然有被目击到光线,就证明当时有人身在馆内吧。到底是有谁在干些什么呢。这就是白户所言的‘第一个谜团’。
“而且写得也不是特别的显眼……也许即使有注意到犯人也不认识久我山莱特这个角色,所以就不明白信息代表的意思。嗯,肯定是这样的。这也是没有把九*九*藏*书*网‘くがやま’全部写完的理由之一。比起直接指出名字,指示角色名较为不易被察觉。”
“是这样的话就最好了呢。”
白户回头望向便门。有名搜查员打开了门走了进来。看对方身上穿着的是青色的鉴识人员制服,看来并不是从死者住宅带报告回来的人。
“数字键盘的表面,以及这扇门的门把上的指纹都被擦拭掉了。”
袴田弓起背,仔细观察电子锁的按钮。他戴上手套准备伸出手指时,白户“请先按下输入按钮。”提醒道。遵从他的话按下“入”的按钮,然后连续按了三次“3”的按钮。这是那须所说的白天密码“333”。
“啊啊。说来过来这里的时候,有看到旁边似乎在施工的样子。”
“现场的状况和证言居然记录得这么详细……难道你在跟我们谈话的同时还归纳了这些信息吗?”
“是的,现在正让人去城峰恭助的住宅调查。很快就会有结果……噢呀?”
“早退?”
“三次……”
“我想大概是突发性的杀人吧。凶器和指纹就是证据。如果犯人最初就打算杀人的话,正常来说会准备更像样点的凶器吧。不可能会用仍在那边的书本。而且指纹被擦拭掉也就代表并没采取戴上手套的对策。因此并不是计划性的犯罪。……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夜晚的图书馆里发生过什么事就更让人费解了。”
“开玩笑啦,玩笑。哎,可以不用考虑那个‘〇’是指代久我山莱特的可能性吧。恰巧圈住了人脸,恰巧那又是与嫌疑人姓氏相同的角色,实在太过偶然了。”
“是的。这样就能让别人成为替罪羔羊……”话还没说完就遭到对方的嘲笑。
“也许那个‘〇’其实是拉丁字母的O也说不定。‘く’就是稍微改变角度的L。这样的话,犯人就是OL了。”
硬盒的背面也有若干红色的斑点。正面以大大的字体印着“人间临终图卷·上卷/山田风太郎”。
“‘遥控刑警’是前阵子的话题作对吧?而且久我山莱特又是主角,图书管理员有可能会不知道么。”
“……似乎又多了一个谜团呢。”摸着满是皱纹的额头,白户如此总结道。
“嗯,可是……”
“是、是啊。在警部到达的时候作为参考……”
“犯人可能接触过的部分,下半部分的左右两角都被擦拭得干干净净了。至于血迹还在鉴定中。其他有被擦拭过指纹的地方还找到两处。”
也就是说,那本书曾经被用来殴打过两个人。殴打的顺序为先是在柜台内留下血迹的某人,后是在数分钟之后遭到殴打的城峰恭助。不过即使是明白了这点,也只是让中心谜团变得越发难解。
“也许是牵涉到其他的犯罪吧。”
虽然不知道‘遥控刑警’,不过这本书倒是有听说过。那是写于大约三十年前,归纳了九百人以上的死亡方式的奇书。袴田不禁扬起了嘴唇。这本书的下个版本必须要加上新的项目了吧。城峰恭助,二十岁,被‘人间临终图卷’殴打致死——
“……对不起,我睡着了。”
“咕!”梅头辛辣的一语再次刺在他的胸口上。明明刚才还是“好像不太可靠呀。”
“别看邮件现在可是考试期间。赶快把电源……”
从二年A班的教室能清楚看到放学回家的一年生们。
“已经去了挺久了,差不多也该回来了……啊,回来了啊。”
考试期间原则上是禁止进行部门活动的,因此所有人都是径直往校门走去。脸带疲惫的表情相互谈九*九*藏*书*网笑的女生们是在对考试的答案,还是在谈论午饭要去哪吃的话题呢。教师增村慎太郎正站在窗边,远望着前庭的这副光景,觉得自己的肚子也有点饿了。第三场考试开始到现在还没过十五分钟,要结束监考的工作吃上午饭,看来还得等好一段时间了。
这番流畅的意见让袴田退缩了。这位女性在大大咧咧地发言的同时,背地里也会以理性来思考事情。似乎会是仙堂警部喜欢的类型。
说是在夜间看到摇曳的微光,难道是手电筒吗。不过,“被害者并没有带着手电筒对吧。是被犯人带走了吗。”
“啊,原来如此。”
“为何犯人会没发觉这些信息的意思呢。如果是我杀了人,对方留下表示袴田的‘は’字的话,肯定不会就这么放任不管。”
“昨晚在这个图书馆里被袭击的,除了城峰恭助之外还有另一个人。”
“……哈啊。”点了点头之后,袴田歪头问道,“那有什么问题吗?”
“为、为什么做得到这种事?”
“以是犯人的情况来说,首先是城峰恭助袭击了犯人,之后犯人边流着血边作出反击,并将城峰恭助置于死地——也就是说,两人就是在互殴。假如是第三者的话,犯人就是先后袭击了他们两个人。”
“管它是第几个谜团,被害者的留言就是这样写的,根本没有怀疑的余地吧。”
白户用手指着图书馆占地之外的地方。隔着树木能看到被白色的篱笆围住的工地现场。戴着黄色头盔的作业员正在建筑物的骨架之间来回走动。工地角落建有一栋两层的小屋,大概是用来过夜的简易房屋吧……慢着。
“喂……喂,怎么了?”
对袴田的内心想法毫不知情,那位刑警“事情很顺利。”以此作为开场白开始进行报告。
“……”
“有从其他地方检验出大量的指纹。至于是谁触摸过哪里现在还在搜查中,不过其他地方没被擦拭指纹这点是可以肯定的。”
“不过,既然如此为何不直接写‘くがやま’呢?”
“……啊,安静安静。喂,快专心考试!”
“我几乎没看过推理小说啊。”
早上在家里喝着咖啡的时候,还以为今天会是个悠闲的假日——袴田边透过窗户眺望着住宅街边诅咒着自己的不幸。那么说来,柚乃说过今天开始期末考试来着。也许她现在正在学校里为难解的问题而抱头苦恼着吧。就像现在的自己这样。
“昨晚有四名作业员在那间小屋的二楼过夜。从那边的窗户能清楚看到图书馆的西侧——事务室和二楼的窗户。据说那里在夜间窗帘也是拉开的,所以作业员们很清楚地看到图书馆的状况。”
“发生什么事吗?”向坂香织向他问道。里染“叫我过去。”只是回了这么一句。
“真是靠不住呀。”
虽然搜查员往他的住宅打了电话不过却无人接听,打他的手机倒是本人接听了。他似乎是刚得知事件,隔着话筒传来的声音相当惊讶。他表示马上就会过来,不过现在因为私事而去了静冈,需要花两小时才能回来。由于认为还是等待久我山和警部到达之后再审问职员们为好,袴田便先让那须回去一楼。这次是让白户跟在他的身旁。
“我就当作是对我的称赞好了。这个请收下。”
“是否有可能死前留言本身就是犯人伪装出来的呢?”被袴田如此反问,梅头停下了话头。
“……其他门把的指纹没被擦拭掉吗?例如和走廊连接的房门,和柜台连接的房门,还有就是,这扇门内侧的把手之http://www.99lib.net类的。”
“你是说犯人拿起尸体的手指,用血来代替墨水留下死前留言吗?”
不久后仙堂警部便迈着利落的步伐从楼梯走了上来。
“还有什么其他要说的话吗?”
“好像开始施工了啊。”
增村离开窗边,再次巡视教室。
“正常来想就是这样吧。毕竟犯人也是从这扇门出入的嘛。”
增村倒退了两、三步,啊啊,自己不是这家伙的班主任真是太好了。
警部和袴田等人汇合之后,简单地打过招呼就径直往尸体走去。也许是已经收到几个报告了吧,他以眼睛确认地上的挂包和俯卧的被害者以及散落的书本,最后俯视着赤色的死前留言,然后停下动作。接着,“混账。”正如袴田的预言,警部本来就凶恶的脸容更是皱了起来。
哎,怎样都无所谓了,认真面对考试是件好事。自顾自地如此接受下来,悠哉的教师继续迈步行走。
“首先,在晚上八点建筑物内的照明被关闭。在那之后就从没看到窗户对面亮起灯光。也就是说应该没打开过电灯。不过相对地曾经看到二楼的窗户有过三次光线的摇曳。”
听到传来让人感到怀念的“Giatrus”动画的主题曲音乐。幸亏响了两拍之后就停了下来,但身后的学生们还是开始发出吵杂的声音。增村的饥饿感转变为胃痛。
“你问为什么……因为被仙堂先生吩咐要把全部信息记录下来。再说我本来就擅长做这种事。”
“……我觉得这样太简单了。”稍作思考之后,袴田说道。
“毒、毒品交易?真是个想法惊人的馆长啊。”
“被擦拭过的只有数字键盘的表面和这扇门的外侧把手而已。”白户复述道。
增村出尽浑身解数制作的考题被完全击溃。解答纸从上到下被填得密密麻麻,就只剩最后一个小题目,如同故意调整分数似的被留了空白。
“噢噢,梅头小姐是着眼于第二个谜团么。”
“真是个方便的时代啊。”白户感慨地点了点头之后,“可是无法解释看到灯光的时间存在间隔啊。十点是死亡推定时刻所以还好说,不过三十分钟前和一小时之后的就……”
“据说是对地区中心的建筑物进行重建。”
“据说是那须先生他们发现的,是掉在通道上的凶器。”
“说、说得这么肯定……”实在难以反驳。
“第一次是关灯后的一个半小时之后,大概九点半左右。第二次是三十分钟后,大概十点左右。第三次是一个小时之后,大概十一点左右。据说当看到亮光时,他们就说起最近图书馆似乎雇用了夜间警备员的话题,所以对这件事有所印象。”
“唉?”他取出手机,“啊,真的耶,有邮件啊。”
从作为凶器的书本上获得了新的血液鉴定结果。沾附在‘人间临终图卷’书角上的血液实际上有两个种类。分别是B型的血液,以及A型的血液。初步认为首先是沾上B型的血,经过四、五分钟凝固至一定程度之后再沾附上A型的血液。
“大有问题。因为被害者的血型是A型。”
“根本不需要烦恼吧。”梅头咲子的话打断了他的思考。
接着转动门把之后,门扉便无声无息地朝外打开了。在事务室内,身穿青衣的鉴识课成员还在各处忙碌地工作着。右侧的墙壁有另一扇门,打开之后能看到深处的走廊。
“不管怎样,审问犯人就能知道了吧。”梅头插话道,“只要审问叫做久我山的图书管理员……”
“也许是根本没发现对方留下信息吧。”梅头依然轻松地回答。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