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日 地学,古文,事件,搜查
映入眼中的一切
目录
前日 期末考试终于到来
第一日 地学,古文,事件,搜查
第一日 地学,古文,事件,搜查
映入眼中的一切
第二日 化学,现社,数A,秘密,怪人
第三日 现文,英R,数I,追求,过去
第三日 现文,英R,数I,追求,过去
第四日 英W,日本史,保体,家庭,供述
第四日 英W,日本史,保体,家庭,供述
解答与解说
上一页下一页
“白户先生,他的名字是?”
“谁知道,也没发现有脱落下来的扣子。相对于这个,受到殴打的被害者在倒下时撞中书架的可能性更大。”
“也就是说,图书管理员之中存在犯人的可能性很大啊。”
“现在是五个。”
“……”苦笑着的那须表情顿时凝固。袴田翻动笔记本,用笔尾挠了挠头。
还以为能够搞清犯人的出入时间,可是期待落空了。
他像是对自己的回答感到犹豫似地再次移开了视线。袴田等人都对此惊讶无比。在写字的途中定住的钢笔从笔尖渗出了墨水,将笔记本的页面染上了小小的污迹。
尸体的四周虽然散落好几本书籍,不过其中有一本掉落在谜样的“く”旁边,距离被害者的鼻头三十公分的位置上。书本的封面朝上,左上角与血泊的界线相互接触。封面上以流行的插画风格描绘了两个男人,其中一个男人的脸像被是包围似地用赤色的“〇”圈了起来。那是拉丁字母的O吗,还是数字O呢?
将其拉出来一看,果然是美工刀。那是通常被称作螺钉式的,转动螺钉就能调整刀刃长度的类型。而且是小型的,刀柄也很细。
“城峰先生被杀的时间是两小时之后,晚上十点左右。他有可能躲藏在闭馆后的图书馆里面吗?”
二五一零……袴田边复述这串数字边把它记在笔记本上。虽然并不算难记,不过有六位数字重复性也不大。不是能随便输入就能猜中的密码。
“正因为是刑警。”
“大概是不小心用手撞到而偶然掉落下来的吧。难以认为是有意图地散落在地啊。”
袴田依照警部以往的做法那样双手合十之后,把躺在尸体脚边的挂包提了起来。他打开拉链检查挂包里的物品。里面装着钱包和手机,以及皮革的笔袋。
“只有我们这些图书管理员知道。以我们馆的情况而言,事务员都并非正式的员工。而且也没有夜间的轮班时间。”
回头望去,只见有个二、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正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梅头跟在他的身旁。
“‘251026’。”
他随便回答之后,重新看着封面。以怀旧的色彩描绘的飞机和潜水艇为背景,以及头戴猎鹿帽的两个帅气的男人。右侧的是童颜的青年,左侧的是拿着遥控器的男人,而被用“〇99lib•net”圈住的就是这个男人。
“是的。他是图书管理员那须正人先生。”
白户说。那须“怎、怎么这样。”如此说道,不过他终究还是说不出否定的话来。
“那扇门是使用怎样的锁?”
“挂包里的钱包内有身份证。”
“硬要说的话……如果让仙堂先生看到的话,他肯定会皱起眉头吧。”
“那须先生。”突然想起某件事,于是袴田开口问道,“莫非图书管理员之中,有位叫做久我山的人吗?”
“被害者的所有物品都在这里的吗?”
“怎、怎么会,不可能的。我们在闭馆后会仔细地检查馆内。因为馆长对这种事很是啰嗦。”
白户以下巴指了指身旁的书架。那是国内小说的“ま行作家”的书架,被害者的头部横侧,正好与袴田齐腰高度的位置上有块相当不自然的空缺。并排在上面的最后一本书的作者名是“森博嗣”。散落在尸体周围的书本作者名分别是“森真沙子”、“森冈浩之”、“森泽明夫”、“森田成男”……原来如此,看来都是原先排列在那里的书。
“是推理小说啊。不去看看吗?明明是刑警。”
“莫非他是第一发现者?”
封面的上部以流线型的字体印着《遥控刑警》这个书名。书名下方的是名为“钴口夜央”的作者名字。出版社是“文福出版社”。不认识的书名,从没听过的作者,从没见过的出版社。封面的角落贴着出借标签。再往书背一看,上面印有“2010风丘图书馆”这样的图章。看来是前年购入的书籍。
“那么,夜间的密码是?”
“城峰恭助。二十岁。横滨大学,教育人类科学部……”
手机是翻盖式的移动电话,待机画面上被上了锁。画面的上部显示着收到邮件和省电模式的图标,不过要看到其他内容需要先破解密码才行。一直没有按键的话画面不到十秒就变暗了。
“这样啊。那么,图书管理员有多少个?”
“虽然我想你已经跟辖区的人说过了……啊,请你告诉我。详细地再次把发现死者时的情况说一说。”
“当然认识。据说在我到图书馆任职前他就已经是这里的常客,从小时候起就几乎每周都会来图书馆。进入大学之后也总是说比起校内的图书馆还是这里感觉更九*九*藏*书*网舒服。在课程外的空闲时间经常都会来露面。他是个聪明的孩子,偶尔也会找我聊天。昨天他也和朋友为了做报告还是什么而前来这里。不过大概四点左右就回去了……”
“既然是由电脑控制,那么应该能够调查大门的开关履历吧?”
“不,还不至于是那么高级的系统。”
“您知道这本书吗?”
“是死前留言。”白户说。
被对方以教导的口吻这么说,梅头那张美丽的脸容歪曲起来。袴田转身面对那须,“请问您认识这位叫城峰的人吗?”
“职员们是否都知道夜间的密码呢?”
可是那须却“是的。”回答道。
“五个?意外地少啊。”
笔记本似乎是大学使用的东西,上面写着“教育心理学”这个课程名称,粗略地翻开过后没发现什么可疑的记述。打开笔袋,里面除了橡皮擦之外还塞着各种文房用具。订书机,尺子,修正液,自动铅笔和替换笔芯以及美工刀的备用的刀片。
“不,这已经算是多的了。图书馆的管理员人数以全国的平均数值来说一个馆大多少于四人。而且如果是我们这种全职的员工比例就更加……”
金钱也不见有被取走的样子,从钱包里再也没能得到其他收获。他把其他物品也拿上手里。
袴田回顾笔记本的内容,思考起来。夜间进入图书馆必须要知道密码。而且知道密码的只有那须他们五个图书管理员。也就是说,夜间能进入图书馆的就只有这五个人——
“事务员都是和平时那样在五点前下班了,作为图书管理员的我要留下来开会。结束会议后所有人都是一起离开图书馆的,那时大概是八点吧。因为不久前我看过时间所以可以确定。”
自己今天上早班,和偶尔遇上的上桥一起走进图书馆。以被打开的按钮盖为开端察觉到几件怪异的事情,之后在柜台内发现了血迹,确认无其他异状后便前往二楼,于是便发现了尸体。发现尸体后就立刻报了警,完全没有触摸过尸体和凶器。
“安保情况是吗……正面入口的自动门和工作区的货运口都无法从外面打开门锁。所以能在夜间出入的就只有事务室的职员用便门。”
“为什么这样的人会当刑警?”
“为何会放在屁股的裤袋里呢?”
“据说是取自莱特兄九*九*藏*书*网弟的名字。我看过杂志的采访。”
梅头介绍道,他本人也小声地“我叫那须。”报上名字。短发以及略带红润的圆脸童颜。虽然姓氏是茄子,不过外貌上更像是西红柿。
“犯罪大抵都是超出常识的。”
“siqian?liuyan?太没常识了吧。”
又或者是——“你怎么想?”白户的声音让袴田回过了神。他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挤出“不知道。”这么一句。
戴在死者左手腕上的是块便宜的手表,上面标示着与现在相同的时间。顺带看了看左手,发现中指和食指上有着像是翻看报纸和漫画之后会沾上的黑色污垢。
唔,袴田边形式上地嘀咕着点头,将这些信息记在笔记本上。接着他走近尸体的头部。
虽然死者的遗容因痛苦而歪曲,不过扣除这点看上去像是个诚实的年轻人。头发因为受灯光照射,如今依然闪耀着光亮的色泽。
“这点就算读者也不清楚。记得名字是久我山……”
“呃,那我换个问题吧。请您把这个图书馆的安保情况告诉我。是否有能在夜间从外面进来的出入口呢?”
“什么嘛。事件不就已经解决了吗。”不久后,梅头欢喜地如此说道。
“是的。顶多还有手表。”
白户用玩笑的口吻说道。袴田缓缓地转动螺钉推出刀刃,仔细地观察起来。刀尖处有明显的铁锈,虽然尖端有些许缺口,但并无沾附血液的痕迹。不过实在不认为是用来防身的就是了。
“天知道?也许用来防身吧。”
“请你看看右边屁股的裤袋。”
袴田等人的视线落在赤色的血字上。死亡之际写下的信息。被“〇”圈住的久我山莱特,以及平凡无奇的“く”之文字。“く”与久我山。久我山……。
他对此完全不抱期待。完全就只是个心怀侥幸,要是向仙堂问出口的话很可能会被他怒骂的问题。
观察过书本上的各处之后,发现书本的开侧——翻页的部分有数条像是被什么细小的东西擦上去的赤色线条。不过这倒不像是什么死前留言。是打算要画上“〇”的时候,被死者的指甲刮到的吧。
“是的,他就是主角。原航空自卫http://www.99lib.net队的王牌飞行员。”
“我想现在书店里也有摆放贩卖。您没看过吗?”
“那是稍早之前引起话题的书啊。是擅长遥控操作的刑警大显身手的连作故事,每集都会有诸如遥控飞机之类的机器登场相当有趣。记得还被提名为去年的本屋大赏后补。可惜结果还是输给‘谜之蒂娜’就是了。”
发现那须变得饶舌起来,袴田慌张地打住他的话头。即使同样作为公务员,在当今的业界也有许多人过得并不轻松。
那个看起来就是平假名的“く”。形状是将弯曲成直角的一条线倾斜起来的文字——或者是记号?而且是写在稍微离开血泊的地板上。字的宽度约为一公分左右,颜色是红黑色。很显然是用沾血的手指写下的。仿佛要传达出死亡之际的痛苦一样,字的线条略有歪斜。
“那是名叫上桥光的,与那须先生同龄的女性。因为她似乎受到很大的打击,我想还是先不要叫她来问话为好……说来,地板上的字是什么?”
“是电子式的数字锁。从外面进去的时候必须要输入密码。白天因为经常要出入所以设定的是‘333’的简单密码,不过夜间安全性就会增强,密码也增加到六位数字。”
“嘿欸。”
“请问,另一位图书管理员呢?”大致听过他的供述之后,袴田向梅头询问道。
是软装单行本。厚度大约三百页左右吧。把书翻过来,与血泊接触的边角部分,书页的边缘沾着赤红的血污。视线转向地毯上的血泊,只见与书本接触的位置呈现直角的凹陷。也就是说书本是先掉下来,之后血液才蔓延过来的。
“四点左右。听说这里的闭馆时间是下午五点是吧。昨天各位职员是几点回去的呢?”
“我不太看这样的书……”
“以地域图书馆而言真是有模有样呢。”梅头说。
“这个被圈住的人就是遥控刑警吗?”
“比如被害者和犯人在书架前打斗什么的?”
“因为是以电脑操控的。设定为到了闭馆的下午五点就会切换成夜间模式。到了翌朝的开馆时间就会自动恢复。像是自由阅览区的灯光,以及自动门的传感器都是与其联动的。”
“由于市政府的要求而在上个月刚导入的。不过,老实说我们都觉得很麻烦……”
既然连白天都要设定个‘333’这样的简单99lib•net密码,那确实是挺麻烦的吧。这就是所谓管理方和施行方的感受性差异吗。
“初次见面,我是县警袴田。”
“白天和夜间的密码不同是吗。”
“也只能这么考虑吧。各位之中有谁在闭馆后返回图书馆,解除了便门的密码让城峰进入了馆内。后来城峰在柜台内侧受到袭击,在地板上留下血迹之后就逃到了二楼。接着在这个地方被追来的犯人砸下致命的一击,倒在地板上即将断气之前,他用自己流出的血液写下了这些死前留言……”
“是‘遥控刑警’啊。”白户从身后窥视书本。
袴田将视线移向俯卧的尸体屁股上。黄色的刀柄从裤袋里露了出来。
他打开钱包,取出学生证和驾驶证。
提到横滨大学那只需从风丘乘坐电车行驶一站就能到达。死者的住所也是位于从这里行走五分钟就能到达的住宅街里。在证件的照片上看到的生前容貌果然给人以温柔和蔼的印象。虽然看起来完全与犯罪无缘,不过这位学生为何会在这种地方以这种方式死掉呢。
“那么,就是倒下之后再写上这些信息的吗……”
袴田把‘遥控刑警’放回原处,再次拿起笔记本。呃,仙堂先生平时是怎么展开问话的来着。
“昨天也确认过了?”
袴田再次俯视那个神秘的死前留言。地板上的歪曲文字,以及画在书本封面上的“〇”。他慎重地将那本书捡了起来。
“奇怪?明明有备用刀片却没有美工刀。”
“我、我明白了明白了。”
“替换刀片和美工刀上的尺寸一致。那把美工刀本来也是装在笔袋里的吧。”
“好、好的。”那须拘谨地点了点头之后,边以胆怯的目光望向死者,边说起发现尸体时的情形。
“那么,他又为何会倒在这里呢。”
“有个叫久我山卓的人。他在这个图书馆任职了将近十年时间了。……恭助君和他应该相当熟稔才对。”
“莱特。……久我山莱特。”从身后传来谦恭的声音。
“那就抓紧时间吧。”对方递来用于现场检证的手套。袴田边穿戴上去边在伏地的尸体前弯下身。
虽然光凭如此根本就无法看出什么,不过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死前留言并不只有一个。
“是的,由我和馆长在离开之前检查的。当然没发现什么躲藏起来的人。”
“散落在地面上的都是些什么书?”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