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日 地学,古文,事件,搜查
年幼的男子
目录
前日 期末考试终于到来
第一日 地学,古文,事件,搜查
第一日 地学,古文,事件,搜查
年幼的男子
第二日 化学,现社,数A,秘密,怪人
第三日 现文,英R,数I,追求,过去
第三日 现文,英R,数I,追求,过去
第四日 英W,日本史,保体,家庭,供述
第四日 英W,日本史,保体,家庭,供述
解答与解说
上一页下一页
“不好意思,我的部下太失礼了。不过本性是个很好的人。”
刑警前辈脸带笑意点了点头,朝着楼梯的方向走去。
我要晚点才能到,在我到达现场之前,你就独自指挥搜查——这就是被仙堂警部所吩咐的任务。独自!指挥搜查!何等充满魅力的词语。就职三年,一直追随着警部背影的自己终于也迎来了这样的大好机会。这是我的事件。不对,应该说是我的主场。必须要展示出华丽的搜查和推理能力,让迟来的上司大吃一惊才行。
“黑发?”
“小伙子……是吗。如果是个苗条又带点神秘感的黑发帅哥就好了。”
“唉?”他怀疑自己的眼睛。原本充满内心的自信仿佛受到致命打击地完全崩毁了。
“没什么,倒是我才是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呃,这位小姐是?”
“不,没什么。我是保土谷署的梅头咲子。请你多多指教。”
“呀,你好。在上月祭典送来慰问品真是谢谢了。”
“……已经被搬走了吗?”
“是的。”刚步入老年的刑警依然脸带笑容回答道。

一米前方的位置倒着一个人。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尸体以贴近书架的状态双脚朝着这边的方向。身高是平均数值,体型是偏瘦的类型。身上穿着青色条纹的衬衣和单薄的裤子,脚上穿着拖鞋,一身悠闲的打扮。脚边躺着一个黑色的挂包。
“梅头小姐毫不隐藏自己的想法呢……在本人面前可千万不能说出这样的话啊。”
虽说是在相同分区的保土谷署任职,但进入这个图书馆还是第一次。里面的冷气效果不太强,地面上铺着与自己的裤子色泽相似的地毯。周围都是乡土资料。左手边是儿童书,深处是文库——无论走到哪里都是纸张和文字。自己从老早以前就不99lib.net善应付这样的地方。因为会让人喘不过气。
“柜台内就是现场对吧?那么马上去看看尸体……”
“咦?也就是说,要设立搜查本部吗?”
“啊,啊啊是这样啊。OK。呃,那么那里……不对等下,先将这些血迹……”
仔细一想警部不在场就参加初次搜查这还是第一次,所以不知怎么做才好。事前得到就只有‘在图书馆发现他杀的尸体’这个情报而已。首先应该做什么呢。仙堂先生以往是怎样做来着。事件的概要?被害者的身份?哦不,是先确认尸体?没错就是尸体。尸体在哪里?在出借柜台内侧能看到搜查员们的身影。肯定就是在那里了。
“白户先生完全超出守备范围了。我喜欢比自己年幼的男性。例如大学生之类的。”
“不,不会。直率是件好事啊。还是个美女……”
“袴田先生?”名叫梅头的女刑警出声搭话。袴田“不不,没事!”地回答道,实际上完全就不是没事。
其实中学生乃至高中生都属于守备范围,不过她不愿被别人想成是犯罪预备军,所以从不会说出来。
“不,虽然柜台下的地板也留有血迹,不过尸体是在二楼。刚才我已经上去看过了,看来会成为有意思的事件啊。”
“被害者是家住附近的大学生。头上有两处伤口,初步认定朝太阳穴打下的第二击是致命伤。凶器是掉在附近的图书馆书籍。发现者是在这里任职的两名图书管理员。两人在今早七点半上班的时候,在柜台的内侧发现了血迹。没发现其他异状之后两人便前往二楼,于是就发现了尸体。”
“黑发呀。”上司摸了摸稀疏的白发头。
“二十五?比我少一岁就已经是县警的搜查一课了?可、可恨的家伙。”
“呜!”梅头的这声九-九-藏-书-网嘀咕尖锐地刺在他的胸口上。白户像是打圆场似地,“首先带你上去二楼吧。在这期间我会说明事件的情况。梅头小姐,我们让两名第一发现者在儿童书专区的阅览桌那里等待着。随便哪个都可以,把其中一人带来现场那里吧。”
“是杀人事件吗?”
“十点……这种时间图书馆还没关门吗?”
“总比在图书馆杀人要好吧。”
就在她随意回应白户,把吃完的饭团垃圾,塞进口袋里的时候,自动门开启,一名年轻的男性进入了馆内。他先是在附近东张西望,接着便朝这边走来。
白户就和以往合作搜查时的那样,采用这种蕴含暗示性的说法。
“那个部下的名字是?”
“叫做袴田小伙子。”
“现场是柜台?”
她边咀嚼着海苔边望向墙上的公告板。上面张贴着在市民会馆举行音乐会以及在儿童馆举行义卖会的通知,“志愿者清扫每周星期一17:30……”之类的地域性通告。相当平凡无奇的公共设施光景。话说回来竟然会在这样的地方杀人。
“白户先生,那是……”
就在那边——也没必要等他把这句话说完。
梅头“了解。”回答之后往儿童专区走去。在离去之际她还对袴田投来可怕的目光。虽然第一印象觉得她是个亲切的大姐姐,不过实际上可能是个性格严厉的人。
右侧的墙边有几个以平假名标示“咨询处”、“出借处”、“返还处”的柜台,搜查员们正在“出借处”的周围到处走动。就在她想要往那边走去的时候,“啊,来了来了。梅头小姐,你太慢了。”
“好像不太可靠呀。”
地板上只留有些许的血迹而已。
卧倒在地的尸体右手摆出奇怪的形状。如同指着什么东西似的弯起食指。指尖上沾满了鲜血。九九藏书网那是什么,就在如此想着走近一步之时。
白户拍了拍自己的左胸。见此袴田猛然惊醒,立刻从胸口取出常用的笔记本。他翻开新的页面拿起钢笔,正如以往和仙堂一起搜查时的那样。
“然后就被某人杀害了。嗯,这就是第一个谜团了。”
有个男人走了过来。是个敞开着满是皱褶的西服,脸上挂着与事件现场不相称的愉快笑容的初老刑警。他是梅头的上司白户。尽管他嘴上说着你太慢了这种话不过语气中并没有责备的意思,于是梅头也“早上好,白户先生。”轻松地回应道。
白户继续沿着楼梯上行。袴田心中萌生出不安。他所说的有趣事件,大抵都不是什么好事。
“他已经来了吗?”
“那么!”和辖区的两位刑警打过招呼之后,袴田便拍了拍手。接着他环视广阔的图书馆,“……该怎么做好呢。”
“大概六十五分吧。”
梅头把背靠在复印机上。她举起手上拿着的便利店袋子,“我还没吃早餐,可以在这里吃吗。”
男人望向梅头。梅头也回望着他,瞬间地脑海中进行鉴定。
而且,头部周围不知为何掉落着十册左右的书本。有的书封面朝上,有的是敞开着页面,杂乱无章地散落在血泊的周围。排列在书架上的书本是因为什么情况而掉落的吗。就在这样不断移动视线观察的时候,袴田突然发觉到某件事。
止步不前了。
整个二楼似乎都是自由阅览区,一片宽广的空间往四处延伸。地板上铺着与一楼相同的浅灰色地毯。眼前有台用于搜查藏书的电脑以及摆放着杂志的低矮书架。对面并排着三个木制的大型书架,大量书本的书脊朝着自己这个方向。虽说是本地的图书馆,不过这样三列书架并排着保持平稳往深处延伸的模样,还是让http://www.99lib.net人感到十分庄严。书架跟书架之间形成纵向的通道,包含左右窗边的通道在内共有四条。
“听你这种口吻好像还有其他谜团的样子啊。”
尸体以俯卧的姿势倒地,不过只有脸部横向左侧的方向。正如白户所言,头部有两处伤口。第一道在右眼偏上,眼皮就像岩之幽灵般浮肿,血液朝着下巴和脸部左侧两个方向流下。作为致命伤的另一处伤口似乎是在左边太阳穴的位置。因为那里和地板接触着所以无法直接看到,不过以头部为中心蔓延出的直径五十公分左右的血泊正是那里受到重创的最好证明。
“不,好像是因为有会议所以会稍晚到来。相对地他部下的刑警已经来了,会参加初次的搜查。拜托梅头小姐你和我一起对他进行协助。之前他也有来寝入神社的祭典,你应该也知道的吧。”
“既然喜欢年幼的那袴田先生就正适合吧。记得他好像是二十五岁。”
“好的,好的。”
虽然休息日化为泡影,不过袴田优作却精神抖擞。
从(A)金属板附近往右边的方向飞溅着赤色的飞沫。是用什么东西擦拭过吗,无论哪滴飞沫都是微妙地晕开渗入地毯内。袴田追着这些血迹的踪影进而将视线投向右边。
“袴田先生也不要拘谨就是最好的了。就按平时那样去做吧。按平时那样。”
“不知道啊。那时我还在户冢署进行研修。”
“白户先生,好久不见了。”
“请等一下。死亡推定时间是什么时候?”
在摆出像在说“真是前路甚忧。”表情的白户身旁,两人脸带笑意彼此握了握手。
“看来没错了。”
体型,合格。黑发,合格。脸容,还算可以。年龄,容许范围。神秘感……完全没有。甚至会让人怀疑他到底是否真的警察。
“那么,被害者就是闭馆后潜http://www.99lib.net入进来的吗?”
“不,尸体在二楼。”
“已经关门了。图书馆在五点就会关门,十点的话职员们也都回家了吧。”
“那是世间普遍称为死前留言的东西。”
“用作凶器的书本就掉在那里。不过现在还在鉴识中,稍后就会拿过来。尸体——”
白户漫不经心地宣言道。他所说的有趣事件,大抵都不是什么好事。
“管理员上班的时候,就已经有尸体了?”袴田在楼梯平台上停下脚步。
白户穿过电脑和杂志架之间的通道,带领袴田走进楼梯正面的那条通道。从三个书架的侧面通过之后,出现在眼前的是片与书架平行摆放着四角凳子的宽阔场所。那些凳子的对面,右边的地面上放置着表示证物(A)位置的金属板。
“在图书馆进食会违反规定吧。”
“嗯,是和县警的合作搜查。你知道搜查一课的叫做仙堂的警部吗?就是负责六月的风丘高校事件的人。”
不记得了。在上个月的祭典上一直都是协助外围的警备工作。只记得当时发现偷懒的白户和当地的女高中生亲昵地谈话而用可怕的眼神瞪视过他这件事而已。
对外面的警官们稍施敬礼之后,梅头咲子穿过自动门踏入风丘图书馆。
“那是我理想的男性形象。”
“啊,好的……我是所属县警的袴田优作。也要请你多多指教。”
“唉?”
如此说完之后,便打开金枪鱼饭团的包装擅自吃了起来。
“还有一个,是个蛮有意思的谜团。”
“虽然还没精确……大概是昨夜的十点左右。”
“啊啊,是这么来着……总之就是由那个人负责指挥。是个硬派的有趣人物喔。”白户愉快地笑道。他愉快地谈论的人物,大抵都不是什么正经的人。
袴田挺起胸膛走到柜台入口附近,接着以舞蹈家般的动作转了个身,往柜台内侧窥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