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日 地学,古文,事件,搜查
第一次期末战争开幕
目录
前日 期末考试终于到来
第一日 地学,古文,事件,搜查
第一日 地学,古文,事件,搜查
第一次期末战争开幕
第二日 化学,现社,数A,秘密,怪人
第三日 现文,英R,数I,追求,过去
第三日 现文,英R,数I,追求,过去
第四日 英W,日本史,保体,家庭,供述
第四日 英W,日本史,保体,家庭,供述
解答与解说
上一页下一页
香织对自己的青梅竹马大声放话道:“总而言之,成绩优秀的学生们都以打倒里染为目标燃起了斗志。要是大意的话——”
第二位……同样的门票三十枚。
“太好了。”
“如果这样,第一名的人要是把全部五十枚卖掉的话,就是五万元了。”
图书委员长低头问候道,然后就这么遮着脸从柚乃等人面前走了过去。
“购买的‘扑杀天使朵库萝’送到了所以看了一整晚。”
感觉对方是个有点印象的学姐,柚乃搜寻起自己的记忆。啊啊对了。是图书委员长。经常能看到她在图书室的柜台和饭堂里看书的身影。记得名字是城峰——
“呵呵呵可惜啊,我也是同样。”
“不行。难得我今天烧了鲑鱼。歌也有这么唱吧,吃了鱼脑袋就会变聪明。”
“可、可是她穿的是运动鞋。”
“脑袋右边的头发翘起来了。”
计划失败了。
“抱歉里染,我们的部长又做傻事了。”
“明明是休假……明明是休假……”
为没有复习而自傲的情况很常见,不过因复习了而自傲倒是很少有。
“里染同学,早上好。”柚乃出声向他搭话,他——里染天马从手机画面上抬起头来。然后开口第一句就是,“睡懒觉么。”
“真可惜呀,要是一年生也有奖品就好了。”
“啊,对、对不起。”
“没关系,习惯了。”
早苗把资料集放回书包,接着在里面翻找起来。不久后取出了一张纸。
正如里染所说的那样,即使风丘的学生们再怎么疯狂,也不可能为了当地水族馆的免费入场劵而认真到那种程度。不过重点之处在于写在通告文最后的‘奖品的用途都是各位的自由’这样的一句话。既然用途是自由的那么当然允许用来贩卖。换言之普通的‘奖品’能直接变换成豪华的‘奖金’。
刚想说还是不要听原因好了,正如预料得到的是让人脱力的回答。在考试前到底在干些什么啊。
“唉!?就我们两个?”
早苗为了让柚乃也能看到便把地学的资料集倾斜起来。确实上面印着像是山椒鱼和蜥蜴混合似的生物插图,并标记着‘魚石螈’这个名称。不过这东西哪里可爱?
“欸。是熬夜了吗……啊,等下。”
从前方传来感觉已经老掉牙的台词。只见刚才谈及的新闻部长·向坂香织正摆出英雄的姿势堵住了里染的去路。红色的发卡和红框的眼镜,脖子上挂着黑色的相机。与早上的困意完全无缘的那双瞳孔正闪耀着愉悦的光彩。面无表情地站在她身旁的少年则是副部长仓町剑人。
恐怕是和里染关系友好的香织请求他让出了九十八枚门票吧。剩余的两枚怎么处理就不得而知了。
“也许会被扳倒呢。”像是接着香织的话一样,从旁边的鞋柜处传来女孩子的声音。
“袴田妹吧。”那才不是名字。
“这是昨天放学后分发的东西。你也没打开推特看过吧?前辈们可是都热情高涨喔。”
“昨天新闻部的那个你看到了吗?”
既有如念经般咏唱着可疑数学算式的人。也有因为过度沉浸在教科书之中结果撞到树木而翻起白眼的人。“我就说了,只要记住是‘用爪子挠的克洛维斯’就行了啦。”甚至还有这样对朋友披露出迷之谐音的人。这时有两个像是二年生的男生边谈笑风生九九藏书边从柚乃的身旁走过。
“……很遗憾,今天我有好好地按时起床。”
柚乃所就读的风丘高校从今天,九月十一日起开始期末考试。为期四天。这次一年生要接受的考试共有十二个科目。现代文,古文,数学I,数学A,化学,地学,日本史,现代社会,英语R,英语W,保健体育,家庭综合……科目比期中考试有所增加,单是罗列出来就让人心情郁闷。
“那么下一个。在泥盆纪出现的最古老陆上两栖类生物的名字是?”
“柚乃,吃饭的时候把别打开教科书。”母亲隔着饭桌说道。
“不愧是上次考试的榜首,真是从容不迫呢。”早苗说。“这次也会拿满分吧。”
“还以为香织拿那些门票究竟想干什么,原来是那个号外。拿到几十张那种东西根本不值得高兴吧。别人怎么想是别人的事。如果是提供奖金的话还不错,不过是门票的话就根本提不起热情……”
“……是指参加那个企划吗。”
“……提示。给我提示。”
“不对,也许性格意外地粗野呀。而且不是穿乐福鞋而是运动鞋,鞋子上还沾着泥土。手指还包着绊创贴呢。”
“啊,好的……。不过我要去!佐川学姐绝对会是第一名!”
“喔是吗。”
被柚乃和早苗相互吐槽之后,里染便缩着肩膀往楼梯走去。柚乃走到他的身旁,“里染同学,你完全不去记别人的名字呢。图书委员长的名字连我都知道。”
第一位……横滨丸美水族馆免费入场门票五十枚。
“虽说动机实在不太纯正,不过就决一胜负吧里染君。”
“里染学长好厉害!居然凭女生的鞋子就能想得这么深入简直就像个变态一样!”
“别这么说快还回来吧二十面相君。”
“……谁?”
柚乃边登上楼梯,边得意地展示着自己的观察力,“为何你会认为她性格粗野?”
“即使是有我们要名列前三也很困难吧。”
“不过你说期末,现在是这种时期?暑假才刚结束吧。”
正如诸君所知,我校在每次考试之后都会按名次公布成绩优秀者的名字和分数。期末考试的主要科目共有十科,换言之最高分就是一千分。这次荣登二年生第一位·第二位·第三位,站到二百八十人顶点的三名学生,将会得到学业优秀的荣誉以及被新闻部授予附赠的奖励。
“给、给我走着瞧,我会将这两个月以来所受到的耻辱加倍奉还。看我把你打个落花流水让你哭丧着脸认清本来的立场——”
“那是什么咒文?”
第一天的科目有地学和古文。因为只有两科,所以相对于从明天起迎接的战斗来说较为轻松。可是因此而大意就会失荆州。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不擅长的地学上,因此其余时间古文教科书几乎从不离手。尽管试图想要在昨天完成全部的复习,但要说结果是怎样的话,那就是开头的那段文字所归纳的情况。
带有阴沉感的额发,以及散发倦怠气息的半睁双眼。深绿色的领带很随便地扎在衣领上,黑色的瞳孔凝视着手机画面,每走几步路就打起哈欠。
为何会失败呢。能想到好几个理由。也许是对自己的能力过度自信,也许是搞错了优先顺位。不过以后再反省也不迟。当前的问题是怎样才能跨越眼前这场危机。还有些许剩余的时间。某人也说过要是在这里放弃比赛就等于是结束了。唯有竭尽全力拼到最后才行!
被对方拍了拍肩膀。光是如此似乎都会
99lib•net
让挂着塞满教科书的书包的肩膀都耸拉下来。
柚乃拉起早苗的手,匆忙往二楼的一年B班赶去。她边在走廊上奔走着边回想图书委员长的事情。确实说她性格粗野的分析可能偏离了正确答案。她答话的声音很小,脸看起来也很羞涩。
“……是吗?”早苗朝这边转过头,于是柚乃“看来是吧。”回答道。
她慌张地把味噌汤喝光,然后朝盥洗室走去。在整理仪容期间也不忘在脑内继续背诵形容词‘ク’的用法。ku·kara、ku·kari、si、ki·karu、kere、kare……。自己那张只因为像是文学少女就经常被人戏弄的脸容映照在镜子里。尽管整个夏天都在进行部门活动,不过手臂却依然柔弱皮肤也还是那么白皙。在检查头发的时发现脑袋右侧的毛发卷曲了起来。要整理好似乎很花时间。要选择成绩还是选择发型好呢。她欲哭无泪地选择了前者。
“不过,新闻部还真是想了个白痴主意啊。”关上鞋柜门的里染苦笑道。
“应该说,以里染学长的情况,学校不就等于是家里吗。”
“认识的人?”里染冒昧地问道。
第三位……同样的门票十八枚。
燃烧起斗志的佐川部长,以及无比欢喜的香织。正以现在进行时的状态白眼着香织的仓町。这时候,“啊啦,该不会忘记我了吧。”
“里染同学居然会去图书馆啊。真是对你改观了。还以为你只会蹲在房间里看动画而已。”
“是为了便于活动而穿的吧。难道还有其他理由吗?”柚乃恼火地反问之后,里染把视线投向窗户外面。
那名学生代替千鹤走上前来,在贴着‘二年B班’标签的鞋柜前慢慢地脱掉鞋子。是个戴着眼镜,有双大眼睛的少女。
“休想得逞!”
不对,和羞涩有些不同吧。该怎么说好呢,就是更加深刻的,像是在烦恼着什么的表情。
“唯、唯有今天饶过我。”
“不对现在还来得及。而且那本来就是我的东西。只要找香织全部要回来的话……”
“唉?”
“下一个。古生代的六个划分之中,爆发性地出现生物的最初时代被称为什么?”
“难道有小测验吗?”
“谁都会受伤。我以前就曾经睡迷糊而从床上摔落下来。”
“对。若能在考试中取得第一名就能取回一半的门票。不过天知道会不会这么顺利呢!”二十面相无畏地笑道。
“即便天马再怎么聪明,这次要面对的二年生中也有许多强敌。比如这边的小仓,别看他这样在上次考试可是排名第五的优等生!”
“迪士尼乐园……?”被他用像是异国词语般的话语反问了。
“……我都不知道。”
“……哥哥,今天的工作呢?”
“八桥千鹤啊!别真的给我忘掉啊!”
“等……等一下。你们给我等一下。”里染插入热烈地交谈着的两人之中。
“正常来说都能卖得掉。你不知道吗?”
“哎,事到如今再后悔也没用。”
风丘高校的正门和校舍之间有条长长的坂道。柚乃和朋友早苗边相互向对方出题目边沿着被安上‘头晕眼花之坂’这种像低血压症状名字的坂道行走。虽然平时在这种时间段会看到悠闲的上学光景,不过今天的情况却稍有不同。学生们都以各自的风格呈现出期末考试特有的奇怪行动模式。
在下诅咒的途中被人搭话,千鹤害羞地退到一边去了。屹立在通路正中间会阻碍到过来换鞋的学生也是理所当然的。
“送给了香织学姐
www.99lib.net
真是可惜呢。”
致二年生的紧急通告 参加考试就能前往水族馆游玩!
“这不是连教室都没进去吗。”
“彼此彼此。”脸色如死人般的哥哥说道。
“只是一时想不起来而已。”
“那个,不好意思,麻烦让一下。”
回过头看去,只见那里站着一名有着一头美丽长发,给人以高贵印象的女学生。可是她那双清澈通透的瞳孔却定眼地凝视着里染。
“早上好!”面对低头问候的两位后辈,部长“早上好。”以开朗的语气回应之后,“里染君。虽然我上次是第六名,不过这次下了很大的功夫学习。也许能进入前三位喔。”
“倒是里染同学才是,看上去好像刚起来的样子。”
“个、个个家伙都盯上那东西就是这个原因吗……可恶,那些金钱的亡命之徒。”
“虽然反应和预想中完全不同,不过还是感谢你的夸奖。”
“ko、ki、ku、kuru、kure、ko·koyo。se、si、su、suru、sure、seyo……”
“柚乃不知道吗?啊啊这样啊,因为你昨天马上就回家了……”
“经常能在车站对面的那间图书馆遇到那家伙。可能住所就在那附近吧。若是如此,对于乘巴士或电车的话就太近了点,徒步则是较远。因此骑自行车的可能性是最高的。虽然可能大部分学生都没发觉,其实使用自行车上学穿运动鞋反而更合适。乐福鞋因为容易脱落所以并不适合踩踏板,皮革也容易划伤而且偶尔用脚急刹车的话还会更快磨损。如果她是基于上述理由而特意穿运动鞋的话,那么她就是个对于物品的使用具备合理性的思考,比起外观来说更重视安全性的,和野丫头相去甚远的相当深思熟虑的女孩子。”
“啊啊。我想来源大概……就是那个人了。”
“正确答案是魚石螈。”
第一位是五万元。第二位则是三万元。第三位也有一万八千元。既然在获得成绩的同时还能挣到零花钱,二年生们会那么兴致勃然可说是理所当然的。
“为何穿运动鞋上学会成为对方性格粗野的理由。”
哥哥笑着翻阅起报纸。他的身旁摆在茶杯,身上穿着的是睡衣。看起来非常从容。
“不是咒文是古文的语法。动词的カ行变格和サ行变格的活用。呃,接下来是……”
“可是,门票不是能变卖吗?”柚乃嘀咕道,正打算走向教室的里染停下脚步。
“既然能挣五万元那就另当别论了。”
“这样就能让头脑变好我就不用这么辛苦啦。”
“还真辛苦呢。”
“喂,我是袴田……啊,仙堂先生。您好。唉?事件?不,可是……好的……好的……保土谷是吗。确实是离我家很近……好的。不过我今天休息……啊,好的……”
“刚才你不是还说提不起劲真是白痴的主意什么的吗。”
“第二名也有三万元?哇,好厉害!什么东西都买得到了!”
“不过前三位可是能得到奖品呢。”
“今天休息。”
“温泉很有名是吧。”
那是大概一个月前,还在暑假期间发生的事。里染接受了警察提出的协力请求,担任了解决在丸美水族馆发生的杀人事件的任务。记得当时他从馆长手上拿到了作为谢礼的百枚免费入场券。
“佐川学姐!”
他简单地下定结论,往楼梯口走去。感到恼悔的柚乃在他身后追了过去。里染的班级就在鞋柜的附近,于是柚乃便走到他身旁换上了鞋子。
“样子傻乎乎,好可爱的。”
“那么,就是太过悠99lib•net哉地吃早饭了。”
这是增刊号上也有刊载特集的丸美水族馆入场券,而且还是年内免费入场的珍稀之物。无论想和朋友去玩的人也好,打算要送礼的人也好。奖品的用途都是各人的自由。那么诸君,随我一起跨越明天开始的地狱之旅吧!
地板又咔哒咔哒地振动起来了。虽然八月份遇到她的时候就这么觉得了,总觉得这位学姐给人的印象和以往大相径庭。看来她和里染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情……。
面无表情地回以讽刺之后,里染领头登上了楼梯。接着校内就响起了铃声。难道是早会的预备铃?不好,结果还是浪费了复习的时间!
“连复习过的地学也变得没自信起来了……”
“那些门票,能卖出去吗?”
“怎、怎么可能,迪士尼乐园你应该认识的对吧?”
“噢噢,真不错真不错,气氛炒起来了耶。边受到小仓的白眼边订立这个计划总算是有了成果呢。”
“看到看到。昨天我都通宵复习了。”
“啊是吗。天气还这么热真是辛苦啊。哈哈哈。”
于是千鹤“给我做好觉悟。”抛下这句话往走廊离去。香织等人也“那么教室见。”调转脚步,佐川部长“袴田也要加油喔。”愉快地留下这句话也离去了。
“不,就是说,如果请求卖票人或是金券店的人买下,不就能换成钱了吗?”
“有工作了?”
“不过,图书委员长竟然是上次考试的第四名,我都不知道耶。”早苗说道。“只是觉得她是图书室的主人,给人的感觉也是文化系的。”
“二学期制就是这样的。”柚乃说。“因为九月份就结束第一学期了。”
“原来如此……”
“不,是和部门的各位一起。”
“昨晚都没怎么睡过。”
他以若无其事的态度混杂在从北门上学的学生之中,可是其实他并不是在‘上学’。本来他就已经身在学校中了。他是个擅自占领着文化部活动楼中一间没有使用的活动室,并把床和家电以及私人物品搬进去,悄悄地过着懒惰生活的废柴人类。那种生活状态本身就有问题,不过性格方面则是更为别扭。
“她是B班的城峰有纱。上次考试的第四名。是比小奈绪和小仓更强的敌人喔!对吧?”
部长/向坂香织
当来到楼梯口的时候,柚乃用手指着校舍的方向。恰巧有个身形纤瘦的少年正从那边走了过来。
兄长和母亲悠哉地交谈着。柚乃不情不愿地合上教科书,夹起烧鲑鱼送入口中。虽然咸味相当绝妙,但实在不认为能让头脑变好。
里染天马明确地说道。他的态度突变似乎充满干劲的样子。
她在地板上跺起脚来。原学生会副会长·八桥千鹤——若借香织的话来说,就是上次考试的第三名。名次比佐川和仓町还要高。
边复习着形容词的用法边走到玄关之后,发现哥哥也摇摇晃晃地从二楼走了下来。他换上了制服,手上拿着皮包。
“这算哪门子的提示!”
“有纱,早上好……”香织举起手来。
那是新闻部发行的‘风丘时报’的号外。伴随以挑衅的态度用手指着前方的部长照片一起以极粗的字体印刷的大胆标题跃入眼帘。
“别这么冷淡!哎呀,不过真是好久没休过假啊。今天就整天在家里悠闲地……唉?”
“免费的东西不要白不要嘛。袴田,考试结束之后一起去水族馆吧。”
兄妹两人打开玄关的大门,以比平时的早晨更没精神的状态“我出门了。”相互齐声说道。
九九藏书随着通话的进行他的脸色逐渐变得苍白。柚乃侧目看着哥哥的样子继续吃起鲑鱼,偶然间望了望时钟,脸色也同样变得苍白。都已经这么晚了?不好,悠哉过头了!虽还不至于会迟到,可是就这么去上学的话可就没有能复习的时间了!
“当然了。别瞧不起人。”
“……我想回家了。”身在暴风过后的楼梯口的里染天马,早已露出疲惫的表情。
“话是这么说没错。”早苗垂下扎着马尾的脑袋之后,“不过香织学姐究竟从哪里搞到这样的奖品呢。合计起来可是有将近百枚耶。”
大概明白了。二年生就是看到这个而燃起斗志的吗。虽然是否可以为考试提供奖品这点很是微妙,不过因为这是新闻部自作主张搞的企划大概不会有人有什么意见吧。
“你到底和什么地方搞混了!?”
“事到如今才发觉已经太迟了明智君。我说‘让给我’的时候天马可是‘好啊。’这样说的。从那个时点起门票就是属于我的了。绝不返还。”
看来对于家里蹲属性的废柴人类来说那里是相当微不足道的存在。啊,没察觉到金劵店的事情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别用捧读回答!这样我不就像个笨蛋一样吗!”
“那,你能说出我的名字吗。”
“既然是年内免费入场,估计价值会有四千元左右呢。毕竟丸美的年劵相当稀有,就算往下估算也有千元左右吧?”
“别习惯啊!”
“说是从今天起开始期末考试。”
“……你说什么?”
“啊,你、你们好。”
那种如显摆般的语气随着手机的震动声而中断。好像来电话了。
一口气地分析完之后,他便把视线转回了这边。柚乃和早苗都愣住了。慢了一拍地,早苗最先有了反应。
柚乃边吃着早餐,边在嘴上念叨着的时候,坐在对面的哥哥这么问道。柚乃把标着‘古文’的教科书封面展示给他看,简短地回答道。
里染天马“这次又怎么了。”说着皱起眉头。出现的人是与黑色短发无比合适的凛然少女——我们女子乒乓球部的部长·佐川奈绪。柚乃欢叫起来。
“我知道啊是门票对吧。那本来就是我的。”
“上次会拿满分是因为学分有危险。这次可不会拿那么高调的分数。”
低垂的侧脸给人以如用毛笔精细描绘似的娇柔印象,在两边扎起的柔顺黑发垂落在肩膀上。红色的领结整齐地扎在胸前,过膝袜和裙子的长度也相当符合标准。脚上穿的是白色的运动鞋。风丘高校并没规定鞋子的种类,不过大部分女生都是穿乐福鞋穿运动鞋上学的人还真是少见。鞋尖处沾着红褐色的泥土,提起这双鞋的的拇指根部包着绊创贴。
“都说不行了。想要取回门票就得遵从正规的手续喔。”
“……自行车?”
千鹤像是要重振态势地干咳一声,“你还真是从容呢里染君。你该不会以为自己永远都是第一名?实在太天真了,如此大意的话可是会被拉下来的喔?被我这个如今你所轻视的原学生会副会长。”
“啊,是吗。”
“在金劵店里不是也能以便宜的价格买到迪士尼乐园的门票吗?”
“nara、nari·ni、nari、naru、nare、nare……”
“例如是骑自行车上学。”
“寒武纪。”
对于自己的动机倒是毫不在意,里染把拳头砸在鞋柜的侧面上。
“很可惜第一名的人是我。”
“总觉得很多人都兴致高昂呢。新闻部的那个是指什么?”
来到楼梯平台上的里染又停下脚步:“唉……因为,手指包着绊创贴。”
“连你都盯上门票了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