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日 地学,古文,事件,搜查
人间临终图书馆
目录
前日 期末考试终于到来
第一日 地学,古文,事件,搜查
人间临终图书馆
第一日 地学,古文,事件,搜查
第二日 化学,现社,数A,秘密,怪人
第三日 现文,英R,数I,追求,过去
第三日 现文,英R,数I,追求,过去
第四日 英W,日本史,保体,家庭,供述
第四日 英W,日本史,保体,家庭,供述
解答与解说
上一页下一页
站在通往图书馆的道路前方的那须正人目光停留在自贩机上。他这时正好想要喝点清晨的咖啡。要不要买好呢。不,还是到事务室的咖啡机上自己泡比较省钱吧。泡个咖啡这点时间还是有的才对。他摆脱诱惑,边对抗着困意边进入图书馆的占地内。
那须在风丘图书馆里任职管理员,今天是每隔五天一次的早班。他比其他图书馆管理员更早一个小时上班,解开自动门的门锁,打开货运出口的便门,巡视自由取阅区以及进行简单的清扫,检查书库设定空调温度,还必须得将闭馆时使用的回收箱也检查清楚才行。
“好奇怪啊……啊,书也不见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理由……昨天从书库里取出的书本就这么搁置着回去了。所以觉得有点担心就早点回来了。”
“上桥小姐,修复的书放在哪里?”
“还真是啊。”那须回应道,不过却并没太在意。他走到数字按钮前面,以熟练的手势按起按钮,输入了六个数字——2、5、1、0、2、6。
有人在书架前面死掉了。
“是啊。毕竟书又不会长了脚自己跑掉……”
还有二楼。两人相互对望,相对无言地表示同意。下定决心之后,两人慢慢地踏上台阶。寂静无声的馆内连脚步声都不太能听到。连99lib•net已经熟悉图书管理员工作的那须,都对这份寂静感到毛骨悚然。
“最近的借阅者真是没品德呢。连二楼厕所的镜子也出现裂纹了。”
啊啊,今天果然是讨厌的一天——那须边感到全身冒汗边巡视起自由阅览区等其他地方。上桥也跟了上来。文库区,儿童区,厕所和多功能室。无论哪里都和昨天同样。
那须停下话头。他发觉到另一个异常事态。
视线刚投向那里,那须就大吃一惊。办公椅都东倒西歪的,五个圈圈的脚轮都朝向这边。还能看到柜台下面的地板上有着与浅灰色的地板明显相异的污迹。那是直径二十公分左右,像是渗透出的斑点似的污垢。
“啊,那须先生。早上好。”
“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
因为昨晚熬过夜的缘故所以今天七点上班可谓是件痛苦的事情。虽然是个晴朗舒爽的早晨,不过对自己而言恐怕会是艰苦的一天了。
“应该是放在走廊的手推车上……奇怪?”
出入口是位于建筑物西侧的普通门扉,门锁是电子式的密码锁。对讲机下面有个输入密码的键盘,以及用于保护键盘的塑料盖子……本该是这样的。
“真是奇怪。明明就是放在这里的。”
即使阳光从窗户外面投射进来,二九九藏书楼宽广的自由阅览区域还是相当昏暗。低矮的杂志专柜书架,搜索藏书用的电脑——都没发现什么问题。两人边让视线在各处游走边进入最接近的通路中。
“今天应该是我上早班才对。怎么你来的这么早?”
上桥有点害羞地说道。那须不禁“上桥小姐真是伟大啊。”大加赞扬起来。
就在走到一半的书架位置上的时候,上桥发现了某样东西。通道的前方,偏右的位置躺着一册书籍。是硬皮的书本。视力良好的那须看得出书背上印着‘人间临终图卷·上卷’的书名。正是上桥昨天放在走廊的手推车上的那本书。
走廊是一条从事务室的房门往左右延伸的直线。事务室的对面分别有书库和货运出口的房门,走廊右侧的尽头有扇小窗,左侧的尽头则是有通往图书柜台的房门。
“上桥小姐?”那须出声呼唤。她没有回应。
污垢的颜色是发黑的血红色。
和出入口的盖子同样,那须都不太记得。不过他觉得平时确实是关上的。图书管理员兼馆长的梨木对这种事很神经质,回去的时候必然会检查清楚的。
女性回过头来,果然是上桥光。她是和那须同辈的图书管理员。戴在那张凛然的美貌上的黑框眼镜在今天也是显眼夺目,光是看到她99lib.net的样子那须的睡意就全被吹跑了。撤回前言,没想到一大早就能遇见她,看来今天会是个好日子——不对,等一下。
“……关上的房门也没理由会自己打开吧。”
“‘人间临终图卷’的上卷。硬盒的初版。”
“啊啊。记得梨木馆长说过是书页脱掉来着。是因为劣化了吗。”
“看来除柜台以外都没问题啊。”
正打算往走廊那侧的门走去的时候,听到上桥又发出了声音。
上桥加快脚步,走到书籍旁边。那须以目光呆然地追着她那头长发有左右摇晃的背影。只见她弯下身子,准备把书籍拿起——然后整个人定住了。
“就算先前放在这里,回去的时候就不是吧。也许是有谁注意到就放回书库里了吧?”
“嗯。梨木馆长应该会关上的。”
房门是打开的,隔着走廊能看到对侧书库的入口。
“这扇门在昨天回去的时候没关吗?”
“咦?盖子被打开了。”上桥说。确实平时总是关上的盖子被打开了,数字按钮暴露了出来。
“是不是呢。”
那须也加快脚步。走到她身边之后,他总算知道她发现什么了。他所受到的冲击也和这位同辈的女性差不相上下。
“是这样吗。”
虽然那扇门并不会上锁,不过那是划分自由阅览区和事务区的重要www•99lib.net门扉,即使是闭馆了正常来说也是不会打开的。
“毕竟是刚修复好的,要是又弄损了就太可惜了。”
“看……看上去就像血一样。”
“唉,就只是因为这样?”
“就算你问我……”也根本回答不出来。
来到走廊上的上桥又大叫起来。那须也走过去看了看,只见她正用手指着放在书库门扉旁边的橘黄色的手推车——附带脚轮的小型移动式书架。手推车里堆放着几册书本,在那之中确实没找到标题是‘人间临终图卷’的书籍。因为走廊上的物品不多,所以难以认为是混在其他都物品里面。
“唔?”就在他迈步行走着的时候,发现前方有个熟悉的背影。披散在肩胛骨上的直发,以及穿戴整齐的套装西服。
“可能是借阅的人使用不善。”
“对了,修复的书是?”
解除门锁打开门扉。无人的事务室迎接了两人的到来。职员们的办公桌,放置在各处的手推车,文件夹和向复印机以及供水的小水槽。依然是熟悉的室内光景。
“那是什么啊?”
“是的。不过还有……”
两人边愉快地(至少那须是这么觉得的)交谈着边走过停车场,到达了建筑物前方。因为正面的自动门还没打开,所以要从职员用的出入口绕进去。
“那只是被幸村先生不小心用拖把砸九-九-藏-书-网破了而已啦。”
就为了一本书特意上早班自己可绝对做不到,不过她这种一丝不苟的地方也是很棒的优点。她对同龄的人也用对待客人的说话方式也是因为性格太过认真吧。大概。
“上桥小姐!”
“夜间有人进入过吗。”
那须通过不长的走廊,来到自由阅览区。视线迅速往柜台里面环视一圈。墙边有个保管寄送的书籍和预约书籍的巨大书架。无异状。左侧是咨询柜台。无异状。右侧是还书柜台。还是无异状。而正面的出借柜台——
“那须先生,那扇门在昨天回去时也是关上的对吧。”
看来她是在准备捡起书籍的时候有了什么新的发现。上桥凝望着地板一会儿之后,惊恐不已地把头转向右边。那张总是带着知性的面孔上出现了异常的变化。她嘴巴一张一合地发不出声来,挣扎似把身子站直回来,然后惊慌地在身后地板上瘫倒下来。让人觉得她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惊讶。
而尽头的这扇房门也与事务室的房门同样,不知为何是打开着的。
那须走近一步。地板上的污垢肯定是血。而且还飞溅到柜台,办公电脑之类的物品上。理所当然的,昨天闭馆时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污迹。
“那、那须先生。”上桥扯住了他的衣袖。如果不是这样的状况本应是让人欢喜的事情。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