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日 期末考试终于到来
目录
前日 期末考试终于到来
第一日 地学,古文,事件,搜查
第一日 地学,古文,事件,搜查
第二日 化学,现社,数A,秘密,怪人
第三日 现文,英R,数I,追求,过去
第三日 现文,英R,数I,追求,过去
第四日 英W,日本史,保体,家庭,供述
第四日 英W,日本史,保体,家庭,供述
解答与解说
上一页下一页
恭助对交谈的对象这么说道,对方像是思考什么似的点了点头,对有纱颔首招呼后就回到了图书柜台。他是名为久我山的图书管理员,因为外貌和著名的音乐家很相似,所以有纱暗地里称呼他为列侬先生。
“英美小说”,“东洋小说”,“文艺小说”,还有“日本小说”。
书脊的最下方取代搜索编号贴有表示禁止出借的“馆内专用”的贴纸。因此即使摆放在不起眼的地方还是会被这个贴纸吸引了视线,经常能看到在馆内阅读这本书的人。恭助刚才提到的‘那本书’指的就是这本小说。有纱平时总是关注这本书的情况,每次看到有人取阅都会心情激动不已。
她推了推眼镜,从书包里取出英文教科书和单词本。
“是啊,可以拜托您想个办法吗?”
“原来有作业啊。”
接着,可能是内心也有同样的想法吧。有纱越过那对母女,与站在书架旁边的少年对上了视线。视线相交只是一瞬间,对方的目光马上就转回书架上。
虽然想要否定,不过恭助他们并不在意继续说了下去。打工的时间不要紧吗?那么说来,差不多到时间了啊,那么下次再继续吧。他们两个都是在一站距离的国立大学里就读的二年生。大学生轻松又自由,总有种大人的感觉。
“也、也并没有那么好……”
‘键之国星’——森朝深零。
恭助和有纱一起走上楼梯,以不会造成他人困扰程九_九_藏_书_网度的声音交谈起来。
那是排列在从“ま行的作家”的书架往下数第三排的硬皮精装本,淡灰色的封面上以红色的文字印着书名和著者名。
向他搭话之后,青年像是惊讶地往转过头去。接着“呀,是有纱啊。”举起了手。另一只手上则是抱着数本书籍。
“有纱,好久不见呢。”接着他就像是想戏弄恭助地,“刚想着你怎么这么迟,原来是正和可爱的表妹约会啊。”
踏近馆内的瞬间,立刻感受到空气的密度一下子上升。纸张的气味和人工性的室温,以及不可思议的寂静气氛。地板整体都铺着浅灰色的地毯,把脚步声都吸收了进去。在邻接的地区中心施工的噪音也传不到这里。虽然也许会有人觉得这种气氛沉闷,不过有纱却很喜欢这种氛围。
“我倒是没关系……”
正打算往楼梯走去的有纱这时站住了脚步——有两个男人正在电梯前方交谈着些什么。其中一个是穿着深蓝色围裙的长发男人,另一个则是穿着清爽衬衣的青年。
偶尔间听到某人哄小孩的声音。有纱朝书架方向看去,只见那里站着个像是少妇般的女性,正朝着一个小女孩举起智能手机。看来是在拍照。这已经算违规了啊,她在内心皱起了眉头。
“来梦……把头转过这边。”
他和有纱以及恭助同样,都是这个图书馆的常客。经常能看到他坐在凳子或是阅览藏书网桌旁阅读书本。不知是性格急躁还是阅读速度异常之快,刚以为他在阅读早川书房的‘异色作家短篇集’可是几分钟后就已经摊开穗村弘的歌集了,是个有点奇怪的人。他也频繁地在学校的图书馆出没,在那边看的大多是轻小说和漫画之类的。
有纱好一阵子呆立在原地不动,不过感受到阅览桌边的其他人投来的视线便回过了神。她把书包在肩膀上扶好,在书架之间行走起来。
有纱来到“ま行的作家”前方,在没人使用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呜哇真的吗?不过有纱看起来成绩就很好啊。”
少年俊秀的侧脸凑近书脊,移动着手指挑选书本。他身上穿着衬衣戴着深绿色的领带,那是和有纱相同的风丘高中的制服。
“久我山先生,那我就先告辞了。”
那是这个图书馆的十二万册藏书之中,有纱最为重视的一本书。页数大概为两百五十左右,印在没有装帧图的封面上的横写标题被蔓藤的图案包围,角落贴着印有‘风丘图书馆’几个字的条形码。
“啊,不用,我坐凳子就行了。只是复习教科书而已。”
他的名字是城峰恭助。是和有纱姓氏相同的父方那边的表哥。因为两家距离很近所以小时候两人经常一起玩耍。特别是在图书馆见到他绝不是稀奇的事件。有纱之所以喜欢读书很大程度上就是受他的影响。
明石把笔记本电脑收进挂包,朝楼梯方向www.99lib.net走去。可是,恭助不知为何还是站在不动。他脸上带着担忧的表情凝视着有纱。
“怎么了?”
打开书本后跃进眼帘的是全四章的目录,以及并列着外国名字的登场人物介绍——因为还记得很清楚,所以即使不从书架上取出来她也知道。
“我们要回去了,你要坐这里吗?”明石说。
“可是,非得在这里才行吗?”
经过路口穿过商店街之后,便来到了风丘的住宅街。附近有着公园和球场的一片安静之地,被树木包围的占地内耸立着横浜市立风丘图书馆。
“恭助哥。”
“那么,请务必要在今日内……”
拿着书本的里染从眼前经过,朝着阅览区的方向走去。看来他已经选好要看的书了。瞥了一眼封面发现那是皆川博子的‘猫舌男爵’。有纱心想,自己也得鼓起干劲来才行。
“不是,是来复习的。从明天起就是期末考试。恭助哥呢?”
和小时候一点都没变,让人联想到朝阳般的柔和笑容。
由于他是隔壁班的所以几乎没和他说过话,不过有传言说他的成绩相当优秀。所以才会有明明即将考试却还是来这里挑小说的闲工夫吗。
“你是来借书的吗?”
那是如将四角方块并列而成的混凝土两层建筑。外墙基本上以灰色的砖头堆砌而成,窗户上方带有淡褐色的线条,整体的构造菱角分明,不过就只有装设着自动门的中央部天花板是设计成可爱的拱形99lib•net,这种微妙的设计确实很有公共设施的风格。
“那里太大了让人静不下心。还是这边比较好。”恭助直率地笑道。
“只是偶遇而已。说是从明天开始期末考试。”
一进门来到的区域是乡土资料的阅览专区,左手边的放向是聚集有从图鉴到绘本的儿童书专区。穿过这里之后,就会看到设置在右侧墙边的图书柜台。穿着深蓝色围裙戴着名牌的职员们就在柜台里面工作着。图书柜台的正面前方有个楼梯,整个二楼都是普通书籍的取阅区域。
记得名字好像是里染。
“……嗯。”含混地回应的同时,两人已经抵达了二楼。
“是吗。城峰,走吧。顺带把你载回家好了。”
“是教学报告啦。不过,资料比想象中要少。”
“我说啊。”恭助略带犹豫开口之后,“……抱歉,没什么。你加油复习。”
咔嚓,传来按下快门的声音,少妇风的妈妈和女儿边吵嚷着边走到其他的区域去。有纱放心了下来,她以怜悯的视线往被作为射影背景的书架望去,她并非阅览室而是选择坐在这里是有理由的。因为在这里能把自己喜欢的一本书放入视野中。
她把自行车停放在停车场上,通过自动门进入了馆内。
朝着设置在右侧的阅览区走去,坐在长桌旁边的恭助朋友·明石康平正面对着打开的笔记本电脑,他看到两人便小声向有纱招呼道。
“明明去大学的图书馆就好了。”
“和明石一藏书网起来做暑假作业。”
无论是与芝田胜茂的相遇,认识儒勒·加布里埃尔·凡尔纳这个名字,还是迷上京极夏彦的小说,全都是在这个图书馆,这个图书馆对有纱来说就像个熟悉的朋友,同时也是为她拓展未知的知识世界的导师。
“你们在谈什么呢?”
再次露出温和的笑容,转身背对着有纱走去。当追上明石之后,“就那么依依不舍么。”听到他被明石如此嘲弄的声音。
接着他把声音压得更低,细声地这么说道:“关于那本书,今天似乎还没有人看过。”
虽然以设置在各个地区的的地域图书馆来说这里并不是特别大的设施,不过因为会接收从市内各处的图书馆送来的藏书,所以普通书籍大致都能在这里找到。在这个城市出生长大的有纱从小时候起就经常会来这个地方。拜此所赐让她成为了对职员们来说非常熟悉的常客。
国内小说的书架前有片宽广的空间,零星地有些阅览者们坐在四角的凳子上。边调整老花镜的位置边阅读杂志的老人。用不太熟练的手势查阅着资料的中学生。还有头戴潇洒的山高帽身穿满是皱褶的衬衣垂下头打瞌睡的大叔。
每次前来都会对排列在书架上的书籍数量之多而唏嘘不已,烦恼该借哪本书才好,最终晃着塞得满满的书包回家。新刊可以使用零花钱在书店里购买,而其他书籍则几乎都是在这个图书馆里借阅。
“就是关于从书库出借书籍的商谈罢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