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歹徒们依照计划潜入敌营,却接二连三出现突发状况
久远VI
目录
第一章 歹徒们各自过着日常生活,偶而也关照他人
第二章 歹徒记取上次的失败拟妥对策,但抢完银行才发现麻烦事还在后头
第二章 歹徒记取上次的失败拟妥对策,但抢完银行才发现麻烦事还在后头
第三章 歹徒为了救出伙伴,商量之后付诸行动
第三章 歹徒为了救出伙伴,商量之后付诸行动
第三章 歹徒为了救出伙伴,商量之后付诸行动
第四章 歹徒们依照计划潜入敌营,却接二连三出现突发状况
第四章 歹徒们依照计划潜入敌营,却接二连三出现突发状况
久远VI
上一页下一页
“忠志啊,他经常会打电话给我。”
“你每次都这样四两拨千金蒙混过去!”
成濑搔搔太阳穴,思考了好一会儿,事实上倒也没想要把这个话题蒙混过去,但他还是看看手表,掏出手机:“时间差不多啦。”
“怎么办?要用走的吗?”
新潟:
“只要从成濑哥嘴里说出来,所有事听起来都好像是真的哦。”久远还是感到有些困惑。两人走到开往车站的公车站牌旁,久远查了一下时刻表,发现下一班公交车还要大约三十分钟才会来。
“我能理解。”久远忍不住赞同。他到现在还是觉得小西和大田至今一定还在山岸公园附近寻找休旅车。大田大概会说:“我看那个女孩已经不见了啦。”然后小西会大骂他一顿:“你说这什么不负责任的话啊!要是不把那个小姐平安无事送回家的话,我们不就跟筒井那个差劲混蛋没两样吗!”两人之间的对话差不多就是这样,当然,之后大田又会连忙赔不是:“对不起,小西先生!”
“鬼怒川跟筒井药局交情不错吧,因为这样,当筒井在新潟弄垮别家店时,鬼怒川说不定就已经知道小西这个人了,而对弱者落井下石,正是他们这群家伙的拿手好戏。或许他们调查到小西兄弟的父母都已过世,想要图谋留下www.99lib•net来的遗产,因此设计小西卷入车祸事件,制造夺取一大笔钱的机会。”
“那就在这等吧。”久远决定之后。两人站在原地,沉默了好一会儿。看到几名少年骑着脚踏车经过面前,久远突然问道:“忠志最近好吗?”
“总之,这些就是令兄准备取得的钱。请拿去还债或是做其他用途吧,或者也可添作车祸保险之用。”
“怎么劈头就问这种问题?”
“只有大概一星期前打过一通电话回来。”
“府上的药房是开在其他地方吧?”久远重复问了几次。
“打给响野哥?”
“呃……请问您是哪位?”
“这个……”
“这种事情不要问被离婚的人啦。”
“这样啊。”成濑思考了一下:“刚在来这里的新干线车上,我忽然想到,说不定一开始小西胜次会发生车祸、还有出现那名难缠的受害人,根本都是鬼怒川的手下设计的。”
“咦?怎么会这样呢?”久远的口气像在跟朋友说话一样:“嗯,那不重要了。总之,这些钱就请自行运用。”
“不好意思,实在不得已才拿现金过来,筒井药局似乎也有许多苦衷,总之,这些是不能曝光的钱,所以只好如此。”久远其实很想告诉他,这些其实是从银行抢来的钱啦!不过,比起任意保险还是少了一点http://www.99lib.net啦。
“他是个身材高大却很善良的人呢。”
到了第一次造访的地方,久远难掩愉快心情。而刚才在途中看见民宅旁边系着狗链的杂种狗,也让久远感到新鲜有趣。
“不过,不是没有保险吗?”
“我不能收下。”男子坚定地说。
“想不想去拜访一下霉运走不完的小西药房啊?”
“想去!”
“是筒井药局的社长委托我来的。”久远微微一笑说道,男人闻言眨了眨眼,表情随即变得僵硬。
“结果如何?”离开小西家之后,转身走回刚来的路上,成濑不知从哪里冒出来。
直到最后还在状况外的男子,一脸失魂的表情像是坠入五里雾中。
“这些……到底有多少钱?”男子目瞪口呆,勉强问了一句。
昨晚才从赌场把良子救出来,而且回到家没多久,今天一大早就接到成濑的电话,让久远吓了一跳。
站在久远对面的男子,应该只有三十几岁吧,但头发白了不少,皮肤也很干燥,总之就是一点精神都没有。久远侧着头,瞄了男子家中一眼,或许是没有其他人同住,感觉整个屋子里充满着孤单寂寥的气息。从门牌上推测,他应该就是小西胜次了。长男名叫胜一,这家人取的名字还真简单易懂呢。
“那你去问响野不就得了。”
“他说一定会想办藏书网法弄到钱,要我耐心等着。他这个人每次都这样啦,什么事都擅作主张,然后给全家人带来麻烦,做事都是直线思考,完全不考虑后果。”
①位于日本中部地区东北方,靠近日本海的县份。管辖越后、佐渡两地。面积为一万两千五百八十二平方公里,人口为两百四十二万九千人。全县有二十个市。
“那……是受谁之托呢?”
“是啊。我哥其实不是坏人,但在东京好像都做些见不得人的工作。”
“哦哦,我哥吗?”从男子脸上明显看得出来,他对小西胜一似乎是种生疏又不太亲近的复杂感觉。
“他说最近那个车祸受害人好像没来讨慰问金了。”
“你们最近有联络吗?”
“有什么事吗?”
“那我告辞了。如果你还是觉得不想要,就偷偷把钱扔了吧。”当久远正打算转身离去时,最后又追加了一句:“请代我问候令兄。”
“才不是。”成濑苦笑之后说了:“打给响野啦。”
“只要说是恐怖新闻报的推销员,说不定他就知道啰。”
“反正不管他啊,就把钱塞给他了,大概让他起了些疑心吧。”久远接着叙述他和小西胜次的对话。
一名男子站在家中玄关前,面对突然造访的久远,感到有些困惑。这是一栋旧式日本住宅,虽然庭院窄了点,但藏书网青色瓦片铺成的屋顶却十分美丽。
“要打电话?难道是打给你前妻?”
“抱歉这么突然地来访,我是从横滨来的。”久远以轻快的语调打招呼,尽可能消除对方的不安情绪。
“这样啊。”成濑微微一笑。
“响野哥说不出什么正经话啦。你听过一句名言吗?话最多的人最没在做事。”
“啊,对了。我先前跟响野哥聊到,成濑哥到底为什么离婚啊?”
男子脸色稍稍显得惊讶,大概没想到对方连这件事也知道吧。他说:“不过,不知怎么的,最近那位发生车祸的男子都没跟我联络了,之前还会一直跟我啰唆,一下子要慰问金,一下又要医药费的呢。”
“好想去找他哦,每次跟忠志在一起,就觉得心情很平静呢。”
“大老远特地跑来吗?”
“辛辛苦苦抢来的钱财,虽然不是全部,但是居然双手奉送给毫无渊源的男人,我们也真是鸡婆啊。”
“嗯。”男人的眼光带着试探:“是开在商店街,但现在已经收起来了。”
若要说是碰巧经过,新潟也太远了些吧。
“哪有什么劈头就问的,难道还要先预告再问的吗?欸,到底为什么离婚的啦?”
“咦?什么意思?”
“我都无所谓啊。”成濑的表情看来真的无所谓的样子。
“说不定对鬼怒川他们来说,这点是失算吧。况且,事实上小西家www.99lib.net几乎没有遗产,这也让他们的期待落空,正当他们因为无利可圆而感到心焦时,鬼怒川他们又发现了小西胜一,他刚好都做些见不得人的买卖,简单说,就是跟鬼怒川他们是属于同一个世界。之前你不是说过吗?小西他们是在小酒馆里想到绑架的计划,搞不好背后是鬼怒川的手下装作若无其事的接近他们,唆使他们进行绑架的。至于鬼怒川,则盘算着可以抢走这笔绑架赎款,或是向筒井自告奋勇去救出他女儿,藉此要求一笔酬劳。”
“这些是对您的歉意。”久远把手提箱放在对方脚边,迅速打开箱子。
久远微笑着说:“请收下吧,说起来,我还受过令兄照顾呢,就是胜一先生啊。”
至今还没听说小西胜一因为绑架良子一案被警方逮捕的消息,说不定到现在他还跟那名叫大田的男子到处逃亡呢。
“我是因为工作顺便过来,但实际上是有人托我来的。”久远递出提着的手提箱。
“社长并不是想用钱来解决一切,但请收下这些暂时度过眼前困难。”
面对害死父母的仇人,男子低头瞥了一眼,把手提箱当作不堪入目的秽物,几秒钟后忽然瞪大眼睛。
②位于新潟县中部的城市,为县政府所在地。“我不会写新潟的舄,所以可以不用寄贺年卡给你吗?”
“他说了什么呢?”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