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歹徒们依照计划潜入敌营,却接二连三出现突发状况
目录
第一章 歹徒们各自过着日常生活,偶而也关照他人
第二章 歹徒记取上次的失败拟妥对策,但抢完银行才发现麻烦事还在后头
第二章 歹徒记取上次的失败拟妥对策,但抢完银行才发现麻烦事还在后头
第三章 歹徒为了救出伙伴,商量之后付诸行动
第三章 歹徒为了救出伙伴,商量之后付诸行动
第三章 歹徒为了救出伙伴,商量之后付诸行动
第四章 歹徒们依照计划潜入敌营,却接二连三出现突发状况
久远IV
第四章 歹徒们依照计划潜入敌营,却接二连三出现突发状况
上一页下一页
“最大的财富就是满足于仅有的财富”

久远IV

“就算赌场跟警方的关系再怎么好,一旦出现尸体,就没办法睁只眼闭只眼了。所以这么危险的事情至少得到店外面解决。”
“可由不得你乱讲哦,你好好看着吧。”响野说完,又拉动吃角子老虎机的把手。
“应该是免费赠送的吧。”感觉上兔女郎似乎在赌场中赠送饮料。
“啊!我们怎么跑到楼上来啦?”久远紧张地问。
“欸,那个饮料要怎么拿啊?”身后的响野轻轻拍了久远肩膀。
所有客人都急着冲向出口,顿时警铃大作。整个警报系统似乎是一处有了反应之后,就会连带整个启动,因此洒水系统开始洒水后,天花板上各处也开始喷出水来,而这些水更加造成客人的混乱。
久远毫不犹豫的走近守卫身后,他没有发出脚步声,动作迅速地接近对方,同时瞇起眼睛,以直觉搜寻对方放置钥匙的地方。久远最擅长的部分就是从口袋的鼓胀程度、重心的位置等小地方来预测对方把东西放在哪里。他快速挥动双手拨开烟雾,屏气凝视,接着从守卫身边擦肩而过,同时伸出手轻轻碰一下对方长裤上的皮带。
久远忍不住感叹,他真是个怪老头。对初次见面的久远和响野,完全不在乎他们身分为何,还开心地对两人说:“你们也喜欢玩两把吧。当然啦,一听到有赌场可去本来就会热血沸腾的嘛,那些一点都不心动的人才是没药救咧。”
在失去判断,分不清东西南北时,有人挺身指示方向的话,众人大多会意想不到的遵守,这也是成濑在讨论作战计划时说的。他还指示:“响野,反正你最喜欢对着群众演讲,那你就指挥那些在火灾中不知道该怎么逃命的客人吧,首先要让他们乖乖停留在原地。这段时间里,久远设法上到VIP室,这时候守卫可能会因为火灾而乱了手脚,久远再趁隙将钥匙偷走就行啦。”
“那就别去要啊。”
①物体燃烧时释放出的气体。除了燃烧之外,有色气体也可以叫做烟。
“设计得还真讲究啊。”久远打从心底惊讶。若是从反方向离开赌场时,好像只要把手放在门边,门就会自动打开。久远想到:“不过,如果有人泄露这样的机关,说会议室只是假的,那不就露馅了吗?”
“地下室居然还有两层楼,是怎么回事啊。”响野凑近跟久远说。
事实上,现在正开始出现他预期的状况。
“你问那么多干嘛!”守卫冷冷地说着,摆出一副难以亲近的态度。
久远和响野彼此对望一眼,点点头,接着就按照原定计划,由久远接近刚才上过的阶梯。
“刚才那个拍照真是意料之外,和田仓老兄事先没说吗?”响野问道。
“结果呢?”
“哦哦,他还真的来了啊。”响野一副不可一世的态度。
一栋豪华气派的办公大楼后方,有一道通九九藏书网往地下室的阶梯,走到尽头是一扇重重的门。
响野紧跟上来,口中叫嚷着:“欸,等等啊!我刚刚忽然想到,那些女生穿的衣服能不能派上用场啊?”
久远抬起头,看到大门上方有块横向的黑色细长面板,面板后方有个像是圆形摄影机的机器来回转动,应该是以摄影机掌握来店的客人,然后在室内某个地方进行监控吧。
“因为赌场给人的印象不是都很华丽吗?就想说穿得稍微时髦一点比较搭调嘛。”久远再次看看自己身上的穿著,上半身是红、黄、蓝三原色色调大胆挥洒的开襟衬衫,下半身是紧身喇叭棉裤,外加头上一顶牛仔帽。他想想又说:“话说回来,响野哥,不是跟你说了要小心一点吗,要是被记住长相就糟了。”
“这里是用来掩饰的,怕万一有警察觉得地下室很可疑而前来调查时,用来蒙混他们的。”老板得意地说着,走近正前方挂着画作的墙壁,轻轻摸了一下画框。不知道他是怎么操作的,总之接下来原本毫无异状的墙壁忽然朝旁边打开,顿时一股伴随着危险气氛的骚动随即迎面袭来。出现在墙壁另一面的就是宽敞的赌场。
“因为警察之中也有鬼怒川的客人啊,所以消息走漏,之后再也没人看过那个客人了。”
“对和田仓先生来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接下来,响野又再次握住吃角子老虎机的把手,用力一拉,再从左边依序按下按钮,结果三个格子都出现一样的小狗图案。响野不禁“哦哦”欢呼,不一会儿,掉出大约二十枚硬币。响野开心叫着:“厉害吧!”
久远小声地用充满节奏感的间隔自言自语说——伤脑筋耶,说得真简单,什么叫把它偷走就行啦。边走边上了楼梯,之后右转朝刚才确认过的VIP室前进。眼前阵阵烟雾,凝神看去,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个人影,让他大吃一惊退了几步。
“既然叫VIP室,我还以为会更豪华,没想到这么朴素。”
到了楼上,看到一处可眺望整个赌场的回廊,地上铺着华丽的地毯,沿着墙边有几扇门。
“这也难怪。这里的人跟去拉斯韦加斯观光的人是属于不同类型,目的也不一样啊。有些是有钱人招待客户的上司来这里玩的,而且,再怎么说这里也是属于非法场所嘛。”响野有些不以为然。
“事实上,等到客人爬上楼梯、走到一楼之后,就会有赌场的其他人堵住去路。楼梯上方刚好就是两栋大楼之间的防火巷,只要把人逼到那里就能前后夹击啦。总之呢,他们会先把客人引到外面,然后再砰一声的一枪解决,反正就是要装成跟赌场无关的样子啦。”
老板开心地说:“其他还有很多可怕的事哦。有的人在赌场里耍老千,结果被抓包,准备逃走时,赌场的人只会假装要抓他而已。”
九-九-藏-书-网“什么意思?”
“这扇门很有分量哦,果然是VIP室。”
于是,久远和响野走上楼梯。一开始两人装作搞不清东南西北,心想畏畏缩缩的样子应会比一副理所当然的大摇大摆来得不容易让人起疑。
“但是我又想喝嘛。”看着响野跟小孩子一样犹豫不决,久远觉得这个人真麻烦,径自先往前走了。到了正中央的21点区,之后沿着左侧往前走,就到了轮盘游戏区,后方应该就是正在寻找的楼梯。
久远和响野发现小仪器开始作用,其实并不是看见冒烟,而是在那周围的人开始鼓噪起来。
他走到墙边,那里虽然聚集不少人,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轮盘上,他悄悄蹲下,没引起他人注意,假装绑着鞋带,然后偷偷将那个冒烟装置贴在墙壁上,那看起来就像是用双面胶带黏贴的薄型芳香剂,接着他用手指折断外盒边缘突起的一小片塑料片,折断后五分钟就会散发出烟雾及热气。
赌场之中龙蛇混杂。剧场老板只说了句:“好啦,接下来加油啰!希望你们满载而归。”之后就消失在赌场人群中,似乎不把久远他们放在心上。
忽然有人大叫“失火了!”之后立刻听到此起彼落的哀嚎声,至于到底喊叫些什么则分辨不出来。负责轮盘台游戏的庄家,睁大眼睛左顾右盼,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好先寻找其他工作人员的身影。
“什么饮料?”久远停下脚步,看到身穿黑色兔子装的兔女郎。虽然说是兔子装,实际上只是在头上戴了副兔耳朵,身上则是黑色紧身衣搭配网袜,正确说来跟兔子差得远了,而且脸上还戴了一副时髦的墨镜,看来应该是赌场工作人员。放眼望去,到处都有相同打扮的兔女郎,每个人手中都端着托盘,上面有些玻璃杯和酒杯。由于几乎看不见她们墨镜之下的表情,也就增添几分神秘感。
“搞不好。”久远也不得不承认。就算名字和其他个人资料能够谎报,但只要大头照被散播出去,可就麻烦了。久远接着说:“可是,当时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啊,还是要找成濑哥商量一下啊?”
“我们今天是第一次来。”响野也结结巴巴解释。
“还真是不嫌麻烦。”
他看到守卫靠在回廊的把手旁,观察着下方赌场的状况。
“那些客人上赌场的事一旦曝光就惨了,因此,如果遇上火灾,一定会让赌场陷入一片混乱。”讨论作战计划时,成濑这么说。
“再怎么说,这都是用来监禁人质的房间吧,根本是恶搞嘛。”
“随便啦,只是你这身衣服是在干嘛啊?”
“是没错啦,所以我才想用帽子伪装啊。”
“喂!你们俩干嘛的!”旁边忽然有人不客气地质问,让久远吓得全身打了个颤,他连忙转过头,只见身后站着一名陌生的高大男人,比久远高一个头,九-九-藏-书-网体型大概有久远的两倍厚吧,嘴边张满胡须,留着半长不短的褐色头发。
只见会场弥漫着阵阵浓烟,久远爬上的楼梯也是一片雾茫茫,耳里到处都是客人跌倒的声音,还有相撞之后的尖叫声和谩骂声。
“首先,探探那个VIP室吧。”
“就算我们能平安救出人质,之后是不是也会因为被拍下照片遭到追杀啊?”
“真奢华。”久远回答:“人类最绝望的一个缺点啊,就是不知道金钱的正确使用方法。”
“要去找他吗?”
其实,依照原定计划应该要一天前就来到赌场,不过,成濑联络大家说希望再延一天,说是需要多花点时间取得信任才能进入赌场。虽然久远提出反对,认为再拖上一天筒井良子的性命就更危险,不过成濑根本不理他。久远嘟哝着:“没想到成濑哥居然这么冷血。”成濑却回他:“是啊,你不知道吗?”久远只好回答:“搞不好早就知道了。”
“要不要大声叫一下成濑啊?”响野半开玩笑提议,不过,就算大吼可能也听不见。大部分的客人都没有说话,但整个赌场还是很吵杂,充斥着轮盘游戏、吃角子老虎机的声音,偶尔还夹杂着客人的欢呼或感叹的咒骂声。
久远开始爬上楼梯时,就听见响野宏亮的声音从阶梯下方传来:“各位,请冷静。慌张只会延迟大家避难的速度,请大家先冷静下来。”
“原来如此。”久远听了这个主意点点头,却又反问:“那现在要怎么弄到那身衣服呢?要请某个兔女郎脱吗?”
“对啊,欸,走了啦,不要妨碍人家工作。”响野装模作样说完,拉着久远手臂下楼。
“不用讲得这么白吧。”久远左右张望,看到右手边的墙上,有道门上写着“VIP”。
烟:
如果连警方内部也有人罩着他,那跟鬼怒川还有这个赌场为敌,似乎并非明智之举。
“没想到这么轻松就得手了。”
两人屏气凝神看着结果,却大失所望,没中半个硬币。站在静悄悄的机器前,久远只说了句:“我有好好看着哦。”
②雾蒙蒙的,看起来像①的东西。“混在烟雾之中从困境逃脱的老套,早已经被用烂了吧。”
“这哪是天分啊,根本只是运气好吧。”
“算了吧。轻举妄动说不定会让人起疑,而且,这样好像什么事情都得靠那小子一样,让人很不爽。”
“动物应该不会用钱吧。”
一张正在进行轮盘游戏的桌边,围绕着一大群客人,其中也包括观战的人在内。两人假装混在人群里,慢慢走到另一边,只见有个类似饭店大厅的柜台,看来像是兑换赌场专用代币的地方,旁边就是一道往上的阶梯。
“成濑哥一定也来了吧,可是里面的人超乎想象的多,一时也找不到他啊。”就跟藏书网久远他们透过剧场老板介绍进入赌场一样,成濑应该也已经藉由在那班新干线列车上认识的男人,顺利潜进赌场才对。
“非工作人员禁止进入。”男人板着脸,凶巴巴地说。
“我一点都不会不爽啊。”久远说着,并再次往成濑的方向看去:“不过,看到他平安无事真好。”
“假装要抓他?”
“可是,刚才在门口都被拍了好几张照了,再怎么掩饰也没用啦。”
大约二十分钟前,久远他们跟着“剧场C”的老板一起来到赌场。
“咦?让客人跑掉吗?”
久远心想——原来这家伙就是守卫啊。他反射性地瞄了对方腰际一眼,看到不自然的鼓胀,大概是携带什么危险的武器吧。久远望向响野,响野似乎也理解得低下了头。
久远忍不住嘟哝:“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啊……”
“因为如果在赌场里引起纠纷,到时候有人受伤的话就麻烦了。所以说,遇到这种状况,会设法威胁让客人逃到外面。”
“其实呢,我一直隐隐约约觉得自己具有某种天分,说不定其实就是赌博呢!”响野认真地点点头。
“是跟我一起来的。”老板说明。
响野愁眉苦脸地对着久远吐舌头。
“你看,那个轮盘游戏板对面的墙上,有个小仪器吧?跟剧场老板说的一样,那个就是一侦测到热源,然后会洒水的那种器具。”久远说着,同时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圆盘型的小仪器。
“难道要跟他说:‘哎呀呀,被人家拍照了,该怎么办才好呢?’那小子又不是我们的监护人。话说回来,那小子不是也预定今天要来这里的吗?”响野走近眼前的吃角子老虎机,大概丢了一枚硬币吧,只见他拉了一下把手。机器开始转动起来,过了一会儿,响野按下几个按钮,从左方开始一个个图案慢慢停下来,依序出现的是香蕉、香蕉、7,看不出来有硬币掉下来。
“事实上好像还真有这种人呢。”老板答道:“好像是在赌场里输了钱还不起,就跑去跟警察告密。”
“你还敢说咧,你自己不是跟花畑照过面了吗?”
“话说回来,我印象里的赌场应该更加金碧辉煌,然后赌客闹烘烘的才对,这里却有点阴暗,死气沉沉的样子。大家根本不像是来玩的嘛,看起来都好认真。”
“那可真是出乎意料呢。”
“问题就在这里。”响野皱起眉头。
VIP室就在和田仓所说的那个地点,而且看起来比和田仓形容的更不起眼。
走到VIP室那扇厚重的房门前,久远迅速将鎗匙插进钥匙孔内,扭开门把,“喀啦”的一声推开门后,久远高声喊着:“我来救你啰!你喜欢猫还是狗啊?”正确说起来,应该说他原本打算这么讲,但话说到一半就打住。因为在这间拥有独立卫浴设备,看来像是饭店客房的房间里,竟然空无一人。久远惊呼:“怪了?”
入口门边设了按
99lib•net
键,是要让来宾输入密码用的,老板先刷卡,之后按下密码。过了一会儿,透过麦克风传来公式化的询问:“后面的客人是哪位?”
“好可怕——哟!”
对方一瞬间似乎吓了一跳,但好像因为烟雾弥漫而没发现久远。久远离开现场后,边走边确认手上的钥匙。
之后,麦克风又传来声音:“请抬头看门上方的摄影机。”一下子叫他们脱下帽子,一下子又说要正视摄影机,在一道道指示下,结果每个人都轮流被拍了照片。
“这是工作人员办公室吗?”
“好可怕——哟!”久远双手贴着两频,摆出一副像是吓坏的高中女生的模样。其实他心里也真的觉得很可怕。
“每次走下这段楼梯都让我心跳加速哩,变得兴致高昂。果然人活在世上,最重要的就是赌一把啊。”老板带领着久远他们,激动地说。
“可是,万一误以为是赠送的,而大刺刺跑去要,然后对方说:‘啥?别开玩笑了!’这样不就糗大了吗?”
烟雾冒出的那一瞬间其实看不太出来,一开始相当缓慢,感觉只像水蒸气一样,接着烟雾好像会阶段性增强。
照片拍完之后,冷冰冰的门这才打开。老板兴奋地踏进里面:“终于到了决输赢的时刻啦。”久远他们跟在身后,结果,出乎意料的,里面居然只有一张大桌子和沙发,看起来只是个稍微奢华的会议室而已。
根本没看到半个人质。
“不错啊,响野哥。”
人群依旧不断鼓噪。响野不管那么多,继续说着:“大家过来这里集合,往出口方向的左手边,请大家排成一列。虽然有浓烟,但似乎没有燃烧得太厉害,各位先拿出手帕等东西掩住口鼻,蹲低用四肢爬行。”
通过兑换代币的柜台前,两人再次回到轮盘游戏板的客人身后,响野看看手表说道:“差不多了吧?刚好到了预定时间。你知道火灾警报器在哪吗?”
“啊!你看!成濑哥在那边。”久远看到成濑正位于几乎和自己呈对角线的远方墙边,他正,和个陌生男子交谈,或许是在这个赌场里识的人吧。
“顺利进来赌场啦,算是通过第一关。”久远对身边的响野说。
“等到我们救出那个人质妹妹时,如果把她扮成兔女郎,应该就能蒙混过去吧。”
“也好。”久远脑中浮现根据和田仓情报所绘制的配置图,在大厅里慢慢闲晃。他看看手表,时间不过晚上六点多,要说夜晚也还早了点。不过,他却觉得有点古怪,在这个时段赌场里居然已经盛况空前了,搞什么啊。这些大人居然不去工作,只泡在这里玩物丧志。
除了一整排吃角子老虎机之外,扑克牌桌和轮盘游戏板一应俱全,占据不少空间,加上一些客人来回走动拿取餐点饮料,整个大厅充满压迫感,让人感觉喘不过气。
久远又把小仪器放回口袋,留下响野一个人,自行绕到轮盘游戏板旁边。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