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歹徒为了救出伙伴,商量之后付诸行动
响野III
目录
第一章 歹徒们各自过着日常生活,偶而也关照他人
第二章 歹徒记取上次的失败拟妥对策,但抢完银行才发现麻烦事还在后头
第二章 歹徒记取上次的失败拟妥对策,但抢完银行才发现麻烦事还在后头
第三章 歹徒为了救出伙伴,商量之后付诸行动
第三章 歹徒为了救出伙伴,商量之后付诸行动
响野III
第三章 歹徒为了救出伙伴,商量之后付诸行动
第四章 歹徒们依照计划潜入敌营,却接二连三出现突发状况
第四章 歹徒们依照计划潜入敌营,却接二连三出现突发状况
上一页下一页
“一看就知道是手工制作的。”就连平常态度冷淡的雪子,也不禁微微一笑。“要不要拿去当作慎一暑假的自由研究题材?”久远开了个玩笑,接着又恢复认真说着:“据和田仓先生所说,这里好像有个VIP室。”他指着图面上转盘游戏区的后方:“这里有个连接到二楼的楼梯,VIP室好像就在一上楼的位置。”
“还需要做些准备,大概没办法在今明两天动手。”成濑思考之后回答。
“吓人的名字?”雪子皱着眉问。
“话说回来,小西先生他们现在到底在哪呢?还在山岸公园吗?”响野不禁疑惑。
“不过,筒井社长却没报警,大概怕把事情闹大吧,要是身为绑架犯的小西他们被抓到,那么筒井药局用卑劣手段展店的真相说不定也会一起曝光。”
“第一,”久远伸出手比着:“就是要进到赌场里。”
“这样的话,反正我们已经知道赌场的地点了,干脆就在附近监视,花畑总会从里面出来吧。到时就跟踪他,把窃听器藏在他衣服里,或是跟到他家,偷偷潜进去装在他包包上也行。”
“是同一个人吗?”雪子瞇着眼睛质疑。
“喂,那檔事可以忘了吧?”雪子皱着眉头。
“我跟花畑打过照面了,不行啦!响野哥负责就行啰。”
“对,对!听说都是一些人高马大、长得像勇士的人,身上大概还带着危险武器哦。”
“没错。呃……就像恶鬼发怒的感觉。”
②赌场老板鬼怒川的手下。
隔天,四个人到距离国道不远处的一家购物商城集合。一间间店铺的中央有个广场,广场上还有摊位和小卖店,另外也设置一些椅子,让顾客可以在买完东西之后坐下来吃,感觉跟庭园啤酒屋满类似的。
“为什么田中会知道这些事啊?”响野实在感到好奇得不得了。
“没错。”成濑的语气充满自信:“说不定,筒井社长还一并拜托他们收拾掉小西两人。”
原本久远已经做好要把那宗抢案仔细说个明白的准备了,不过,才说了:“这件事啊……”就忽然改变主意说:“还是算了。故事讲得落落长就会变得跟响野哥一样。”
“至少要明天一整天的时间,后天动手怎么样?”成濑询问其他人。
“错不了的。我昨天找过和田仓先生,还让他看了驾照上的照片,他说就是这个男的没错。而且啊……”
“大概这个圈子里的人都会有内幕消息吧。对鬼怒川他们来说,同样都是干这种勾当的人,消息互通有无也比99lib•net较容易啰。”成濑的说明似乎无法让响野认同。
“他们是绑匪耶。”雪子瞇着眼质疑。
“你在说我吗?”
“总之,和田仓先生虽然被要求协助犯罪,但最后关头还是作罢了。”
“为什么要我负责!”响野面对突如其来的点名,连语调都变了。
“第四,”响野最后伸出双手:“从赌场脱身,之后把千金送回筒井药局。嗯嗯,列出来之后感觉好像也不怎么困难嘛。”
“意思就是黑道比警方来得可靠啰。”响野交叉双臂,心想,这也不无可能。
“可能性满高的。不过,这个房间旁边随时都有人看守着。”
“那个小西先生个性容易冲动愤慨,很可能在电话里告诉筒井了,说一家人被他害得凄惨无比,要他吐钱出来之类的。”
“要是我们每次作战都麻烦田中,说不定会被他看穿,认为只要有田中出马就能万事搞定。”
“那和田仓先生跟我们这件事又有什么关系?”成濑问道。
“要怎么窃听啊?”响野皱起眉头。
“VIP室是用来监禁人的房间?这是一种幽默感吗?”成濑显得有些吃惊。
“哦,就是之前因为一点小事认识的人啦。和田仓先生很好赌,结果在地下赌场欠了一屁股债,然后因为没钱可还,被逼得走投无路,最后对方就要求他协助犯罪。”
“那就要请那位和田仓老兄带我们进去啰?”
“如果筒井良子还在鬼怒川手上的话,久远,你心里有没有底,她大概会在哪里呢?”成濑问道。
“听和田仓先生说,赌场好像需要介绍人,生面孔是进不去的。通往地下室的入口类似一栋大门自动上锁的大厦,因此只能让会员进入。”
“不过,展店又不犯法,其实他根本不用那么心虚啊。”久远说道。
“对哦,是我想太多了。”成濑立刻承认。
“响野哥先试着去探探路嘛。”
“恐怕是些不合法的武器吧。”响野也能想象到这一点。接着,他拍拍手说:“这么说来,我们必须破解的关卡有哪些呢?”
“喂喂!为什么是我去啊?真要做的话委托田中不就得了,我看那小子不管是赌场里面或是花畑的手机,到处都能装上窃听器啦。不需要我这个外行人去搞些小动作吧。”
“你负责啊?”
久远没多做具体说明,只简单说了:“就要他当协助抢匪逃脱时的司机。”
“何况,真要选的话,我还比较想帮小西先生他们。”
“等等!也就是说,鬼怒川原本是社长的麻吉,现在居然绑架了筒井九-九-藏-书-网良子?”响野说,这样不是很怪吗。
再这样下去,窃听这件事似乎讨论不出个结果,雪子直接告诉响野:“我待会就教你车子的开锁方法。”于是,感觉上就代表大家已经决定这件事由响野负责了。
“我请田中调查过了,筒井药局的千金好像还没回到社长身边。”成濑首先开口。
“忠志跟我说:‘还有其他人哦。’说不定他的意思就是指绑匪除了小西两人之外,还另有他人。”
“应该没乐观到这种程度吧。”成濑答道。
“有哇!”久远一脸天真地点点头,就像在喂食小动物一样笑着说:“和田仓先生可介绍了个贵客呢。”
“人质能平安无事到那时吗?”雪子提出最担心的问题,觉得是不是该早点把她救出来。
“应该在逃亡吧。”成濑平静说道:“赎金交易泡汤,休旅车不见了,外加人质也没了,小西他们说不定以为是计划曝光,然后人车都被警方扣留保护了。”
“随便想都办得到吧,何况从我偷来的驾照上也知道了花畑的住处啊。”
“这么说来,筒井药局的千金就在那里吗?”
“鬼怒川这种人,一定会向筒井要求更多的赎金,才愿意换他女儿回去。”雪子明快解释。
“还需要准备个啥啊?”响野似乎觉得现在直奔赌场也总有办法可以解决。
“你昨天说的那个和田仓,到底是谁啊?”跷着二郎腿的成濑催促着久远。
“没问题的啦,大楼那种简单的门锁开锁方法,我可以教你啊。”
“第三,”成濑对着大家摊开双手:“救出被绑架的千金。”
“干脆这样吧。”久远弹了一下手指:“先调查一下花畑或鬼怒川周围的状况,窃听他们的行动,至少先了解良子小姐是已经被释放,还是仍然被他们绑架,应该比较好吧。”
“他居然连这个也告诉那个叫和田仓的男人吗?看来这个叫花畑的口风还真不紧呢。”成濑大吃一惊。
“骗人固然不对,但那些被骗的也很有问题,会被当成肥羊的人,大体上都属于拖拉男类型,他们放任自己一辈子懵懵懂懂地活着,到最后才会陷入无路可退的困境。”
“VIP是指谁啊?”响野似乎想问是不是在说他。
“我就问会被谁看穿嘛!”
“而且?”
“是筒井药局的女儿吗?”响野探出身子。
“忠志真的很厉害。”久远深感佩服。
“似乎是指那些被监禁的人。”
“讲这什么话啊!”
“恐怕就是这样。”成濑也表同意:“对了,前几天忠志打了电话给我。”
九九藏书网“哇!拖拉男又出现了!你之前也这样形容过那些懵懵懂懂过活的人。”久远苦笑着说。
“这么说来,得再找其他人带我们进去才行。”响野焦急地看着久远:“你有什么点子吗?”
“嗯嗯。”成濑的口气有如冷冰冰的器材。
“赌场的配置图。”
“也就是说,那个花畑很可能还没送良子小姐回家哦。”久远不知道在开心什么,微笑着说:“那轮到我的情报出场!”
“什么啊?”雪子一脸惊讶。
“鬼怒川?”成濑答道。久远拍着手说:“答对了!”
跟忠志很好的久远听了相当开心,伸长了脖子问:“他说什么?”
“几时动手?”久远像是在确认远足日期一样雀跃。
“搞不好事实上交情根本没那么好吧。”雪子简洁回答。
响野也认为久远说得没错,不过,这种状况也不难理解,毕竟,社会本来就不是靠法律在运作的,这种想法已成为一种共识了。
“第二,”雪子轻轻举起手说:“让那些守卫走开,我们才能进入VIP室。”
“有哪一条法律规定不能一再说拖拉男吗?结果,那个和田仓到底被叫去帮忙做什么坏事啊?”
①栽培花草植物的田地。
“的确。”久远也同意。
“我们该做的,应该就是拯救遭到绑架的小姐吧。”久远嘴上虽然这么说,却表现得十分意兴阑珊:“如果是动物就算了,人的话我实在提不起劲那么拚命去救。”
“应该没那么容易就能找出绑架犯的真正身分和藏身之处吧。”
“话说回来,原本不是应该直接把人还给筒井社长吗?这样就圆满解决一件事啦。”久远伸出手指,随意晃动。
“也就是说,经营赌场的家伙先找到肥羊,然后让他输得脱裤,欠下一屁股债,藉此要挟他协助犯罪,整个流程就是这样啊。怎么越听越像一年前的神崎。”响野似乎说得有些腻了。
“你想太多了吧。”响野插嘴。
“所以筒井药局社长才没有找警察,反而去拜托名字很吓人的鬼怒川先生吗?”雪子已经抢先一步说了出来。
“后来,鬼怒川一行人就去打探小西他们的行踪,找到他们之后还把人质抢走?还真亏他们找得到呢。”
“就是会想救那种惹人疼爱、没药救的人嘛,而且他们俩都是大好人。小西先生就是个性善良外加孔武有力,根本就是个极具北极熊精神的人。北极熊在温室效应下已经濒临绝种,想拯救北极熊虽然很难,但小西先生却近在眼前。”
“我也跟田中确认过九_九_藏_书_网,跟筒井社长交情不错的那位黑道人物,好像就是那个鬼怒川。”成濑说道。
花畑:
“其实我已经问过和田仓先生了。”久远打开包包,抽出一张影印纸。
“话不是这么说,反正现在多获得一点情报是一点,所以即使是这种程度倒也无妨。”成濑冷静说着:“响野,别说我是附和久远的提议,但你要不要试试看?窃听器我这里还有,就是去年我们用的那种手机型的。”
“为了慎重起见,我今天白天也若无其事地向大久保确认过了,果然他还是没能跟筒井良子联络上。”
“我还听说了花畑的老大,也就是赌场老板的名字,感觉还真吓人。”
“这种来路不明的情报能信吗?”
“哦,赌场那边有个对和田仓先生下达指令的人,名字就叫做花畑实。我之前觉得这名字太怪了,一定是假名,没想到昨天看了驾照上的名字,这才发现居然是真的,吓我一大跳。”
“这种半调子的窃听,没意义吧。”
“嗯嗯。反正,和田仓先生就是欠了那家赌场一笔钱啦。”
“据和田仓先生说,那个叫花畑的男人,之前好像还跟他透露什么掳人勒赎的勾当哦。”久远笑着说:“吓了你们一跳吧。”
“我可不喜欢被连累呢。”成濑半开玩笑。
此时,四周开始出现下班的男性上班族以及一群群学生,大家在小卖店里买了关东煮之类的小菜,拿着啤酒在桌子周围晃来晃去。响野心想,大概没人想得到现在这里正讨论着掳人勒赎的话题吧。
刚好大约一年前,雪子以前交往过的男人也是被一大笔债务缠身,然后被迫协助坏人犯罪。久远笑着说:“坏蛋们的想法是不是都差不多啊,对了,记得当时我们好像也是来这里讨论对策呢。”
成濑听了之后沉思一会儿:“这倒是让人担心。”
“如果是复杂的门锁,那又怎么办?”
“难道他们不会回小西企划吗?”雪子提醒大家。
“不是啊。你的聒噪就算现在提出来也没救了。”
“说不定还在公园附近闲晃,纳闷地说:‘咦?车子怎么不见啦?’那两个人真的很逊。”久远的语气中隐约带着一丝友善。
“是什么啊?”
“应该是这样哦。”成濑也点点头:“据我想象大概是这种状况——一开始,小西他们两个大好人绑架了筒井良子,之后,小西他们两个大好人就跟筒井社长要求赎金,这时,筒井社长直觉认为这些都是我的下属大久保所策划的,不过,打过电话之后发现事实并非如此。因九九藏书此,他就想到歹徒应该是跟自己有仇的人。”
“有哪一条法律上规定不能直接套用吗?”久远瘪着嘴说:“总之,这个叫鬼怒川的就是赌场老板啦。”
“一定是我们老是都遇到这类的敌人。”
“那种脱线歹徒随他们去啦,这种人啊,反而长命得吓人呢。”事实上,响野对小西他们的动向丝毫不感兴趣。
“很有可能。”听到成濑难得地同意自己的意见,让响野心情愉快不少。
“不是啦,和田仓先生自己都自身难保了。他除了欠下一大笔债,就连对方交办的工作也做到一半就逃跑了,要是还大摇大摆地跑去赌场一定完蛋的,最后还会连累到我们。”
“拜托田中也是可行,但得看他心情好不好,说不定会拖延到时间。况且,每次都去拜托他准备情报和道具,说不定会被认为我们怎么又来了。”成濑扬着眉毛说。
“坏蛋不是会谎报驾照地址吗?”
“怎么觉得这种故事之前也听过啊……”成濑一脸认真,瞄了旁边的雪子一眼。雪子也很干脆地回了句:“对耶,这种故事可能到处都有嘛。”
“先来想想我们该做什么事吧。”响野搓着双手,似乎为终于进入结论感到安心,因为一大堆乱七八糟的臆测和推理让他觉得太麻烦了。
“会被谁认为啊!”响野忍不住拉高声调。
“不就是直接套用恶‘鬼’发‘怒’而已吗?”响野忍不住吐槽。
“还是要装在车上?车钥匙的开锁方法雪子姊最专门了,只要当花畑到赌场时,把窃听器丢到车里就行啦。如果花畑在车上讲电话,也能窃听得到。”
“不过,结果他们确实是找到啦,还追到山岸公雇抢走人质。”
“不知道。说不定他有自己的情报网,也可能直接打电话到筒井家说要找他女儿,或者,他根本没调查,只凭直觉回答我。”
“花畑是个坏蛋吧?”响野问道。
“像守卫那一类的吗?”雪子问道。
“久远,你在说什么不负责任的话啊。”
“怎么样才能进去赌场呢?”成濑问久远。
“这张地图还真粗糙。”成濑批评。响野看了也忍不住噗哧笑了出来。因为眼前这张图和以往抢银行之前,成濑从专业人士手上拿到的地图完全不同,一看就会想到应该是久远自己手绘的简略地图。连尺都没用上,徒手绘制的这张图上,标注了“柜台”、“入口”、“铁门”等处,其他还有乱七八糟的正方形和三角形,旁面注明了“吃角子老虎机二十台左右”、“扑克牌台可坐约五人”等等字样,密密麻麻写了一整张纸。
“对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