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歹徒为了救出伙伴,商量之后付诸行动
成濑IV
目录
第一章 歹徒们各自过着日常生活,偶而也关照他人
第二章 歹徒记取上次的失败拟妥对策,但抢完银行才发现麻烦事还在后头
第二章 歹徒记取上次的失败拟妥对策,但抢完银行才发现麻烦事还在后头
第三章 歹徒为了救出伙伴,商量之后付诸行动
第三章 歹徒为了救出伙伴,商量之后付诸行动
成濑IV
第三章 歹徒为了救出伙伴,商量之后付诸行动
第四章 歹徒们依照计划潜入敌营,却接二连三出现突发状况
第四章 歹徒们依照计划潜入敌营,却接二连三出现突发状况
上一页下一页
“人家会不会觉得我们刚好收工,正畅快流着满头大汗,然后在公园里眺望着夕阳西下呢。”成濑原本是半开玩笑,没想到响野一脸认真:“原来如此啊,搞不好哦。”
“交付赎金的过程可没那么简单吧。”后座的响野又开始不甘寂寞嚷嚷着:“欸,成濑,那些绑架犯到底打算怎么拿赎金啊?”
这时,前方的休旅车车门忽然大开,让他一惊停下脚步。
这时,成濑瞄到长椅旁边的导览广告牌,上面写着“大钟台”,他忍不住喃喃:“是这里吗?”
此时看到其他的街头艺人,成濑走过旁边时,仔细望着这个画着大浓妆的男人。他观察着他的耳后根到后脑杓部分,如果他是警察乔装的话,为了要和其他警察保持联系,至少会戴上麦克风或耳机,不管是骨传导或其他形式,总之一定会戴上装备。但是,那个滚着大圈圈表演的男人,看来不像有任何装备。而聚集在他面前的观众、以及带着孩子的家长和推着婴儿车的妇人看起来也都不像是警察。
“我也不知道九*九*藏*书*网啊。”
“什么跟什么啊?”
“难道你不相信我说的话?”
①调查研究。仔细调查研究,考虑是否适当。
“或许是哦。”在说这句话的同时两人一起向前冲。
成濑发现前方一座像是大钟台的设施,他眼睛盯着心想,原来就在前方啊,这时,响野忽然拉着他的衣袖:“欸,成濑!”
“久远!”成濑大声惊呼,没多久休旅车就发动行驶,在一阵尖锐的引擎声中,消失在车道的另一端。
“你是说他们是这种思虑周密,会事先做好规划的正统绑架犯吗?”
“还是假装搬家工人,先敲敲车窗看看情况吧。”成濑说完便放慢脚步,走到铁门旁边。
距离他们五十多公尺外的地方有一处百合花绽放的花坛,只要穿过这个花坛,就会发现对面有一扇铁门。而铁门前方的车道,与雪子刚才停车的地方属于同一侧路肩,但响野指的是比雪子停车的位置还更前方的角落处。他们好不容易才看到那里停了一辆休旅车,是一台黑色休旅车。成濑忍不住低声说着:“休旅车。”
“不知道。说不定是想在车子里观察一下,再从车里用电话指示吧。”
成濑跟响野迅速跑九_九_藏_书_网到倒在地上的久远身边。
②实际上什么都不做,只是用来企图说服申诉对象的词汇。“我们会积极认真检讨的。”
“让你很不爽吧。”成濑不耐烦的抢先说了:“正如我愿。”
“怎么了,成濑?”
“又或者是什么?”
“怎么这么晚才来啊!”久远皱着眉头。
“因为不知道,所以只好从可疑的地方开始慢慢找啊。”
“会不会已经开始交付赎金了啊?”响野上气不接下气问道。
成濑看看时钟,已经是下午三点半。虽然雪子没能顺利地避开每一个红灯,但一路上确实还算满顺畅的。
成濑还没回答,就改变方向转身向右,响野则紧跟在他身边。
“那边不是有辆车停在路边吗?”响野右手指着。
成濑看看时间,就快到下午四点了,他的头脑开始转了起来,嫌犯到底会在哪里出现呢?筒井是被叫到哪里去呢?光是“公园”两个字似乎太笼统了吧。当然,也有可能到了公园之后再用手机联络做出下一个指示,不过,就算是这样,首先还是必须先找个具体的目标才对吧。
雪子轻踩一下煞车,成濑正感到纳闷,就看雪子立刻往右打了方向盘,才一切进超车车道,又随即加www.99lib.net速。
不知道是路况比雪子预期得空,还是红绿灯切换时间搭配得宜,一行人抵达山岸公园时,不过下午三点四十五分。
“保证没错啦,就是久远被押上的休旅车。”
“怎么了?”
“最近流行用这种方式下车吗?”响野问道。
“就是趁我不备溜走的休旅车。”
响野突然开口:“这身搬家工人的制服差不多可以脱掉了吧?搬家工人出现在公园里,感觉很奇怪。”
“谁知道呢?说不定先把人叫到公园去,然后再指示他去别的地方吧。”
“久远现在是什么状况呢?”
这座公园属于东西向的细长地形,从空中俯瞰的话,应该是个长方形。右侧是开满百合花的花坛,左侧则是有着一排排长椅的步道。成濑他们从长方形右下方的位置进入公园,然后直接沿着下方和左边走。铺设好的步道绵延了数十公尺,其间有街头艺人正在表演,大概是为了即将来临的周末而练习吧。有丢圈圈的,也有踩着特大号高跷的。或许是平常日吧,公园里称不上热闹。有几对看起来像是高中生的情侣在漫步;也有几名二十几岁的女性坐在长椅上;还有抱着小婴儿的妇人,蹲下身子让小朋友能欣赏到百合花,除此之外,没看到什么特别显眼的人物
http://www.99lib•net
下了车后,成濑和响野一起往公园入口走去。
两人就沿着百合花坛,在铺设好的步道上奔跑,而且以最短的距离朝休旅车冲去。来到铁门前方时,成濑尽量放低身子跃过铁门,然而高及腰部的铁门,让成濑费了好些劲才勉强跳过,眼见响野不费吹灰之力就一跃而过——说归说,响野的运动神经还真不是盖的。
“很遗憾的,不相信!”
“说不定这个大钟台就是约定的地点。”
“应该被一起带到交付赎款的地点了吧。”
“万一那小子真成了人质,新西兰的羊群应该会想尽办法远渡重洋来到日本吧,专程跑来援救他。”
几乎同一时间,驾驶座上的雪子喃喃低语:“应该可以刚好赶上。我没仔细研究过到山岸公园的路线,所以不敢把话说死,不过应该赶得上下午四点。”
“看吧,你又开始那种冷静沉着的回答。”
“是那种什么都没想的外行犯罪。”事实上,现在还无法判断犯人到底是属于哪一类的。
检讨:
“你怎么知道?”
“真的吗?”
“又或者是……”
“很难说,也没看到警察的影子。”成濑回答。他心想,万一筒井执意要和绑架犯周旋,而且报警处理的话,现在这附近的长九_九_藏_书_网椅上应该会坐着一些目光恶狠狠、戴着无线电耳机的男人待命才对。不过,或许筒井考虑到女儿的安全所以没报警,这可能性也很高。
两人脚步自然加快,但成濑还是有所顾忌,就怕万一有警察埋伏,一跑起来可能会有被怀疑。不过,这时响野却难得讲出有用的话:“成濑,我们身上穿着搬家工人的制服耶,就算用跑的,人家也只会以为我们赶着去工作啊。”
“或许吧。”
公园旁的车道上停着几辆车,雪子也并排停在旁边。虽然没看到禁止停车的标示,但雪子还是说:“我看我还是在车上等好了。”成濑也表示同意。
“这笑话还真难笑。”响野嗤之以鼻:“不过,感觉还满有可能的。”
“是约在这里交钱吗?”
坐在副驾驶座上,成濑任整个人随着车子忽左忽右地变换车道而摆动,同时确认着时间。
就在车道上大约十公尺之外,有辆黑色休旅车停在那里。“怎么办?就这样硬闯进车子里吗?”
“那小子也变成人质啦?话说回来,谁又会帮久远付赎款呢?从来没听那小子提起他父母的事。”
成濑正感纳闷时,一个人从车里掉到路肩上,看起来像是从车里被踹出来,就这么用滚的滚出车子。
“你这种冷静沉着的态度啊,会让周围的人觉得很不爽。”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