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歹徒记取上次的失败拟妥对策,但抢完银行才发现麻烦事还在后头
响野I
目录
第一章 歹徒们各自过着日常生活,偶而也关照他人
第二章 歹徒记取上次的失败拟妥对策,但抢完银行才发现麻烦事还在后头
第二章 歹徒记取上次的失败拟妥对策,但抢完银行才发现麻烦事还在后头
响野I
第三章 歹徒为了救出伙伴,商量之后付诸行动
第三章 歹徒为了救出伙伴,商量之后付诸行动
第三章 歹徒为了救出伙伴,商量之后付诸行动
第四章 歹徒们依照计划潜入敌营,却接二连三出现突发状况
第四章 歹徒们依照计划潜入敌营,却接二连三出现突发状况
上一页下一页
“怎么样?”
“这才不是什么格言名言的吧,就只是把心里想的直接说出来而已。”
“嗯,待会要怎么办?总之先装成报纸推销员,用这个理由进入大楼吧?”
“你干嘛啊?”正在洗手的圆脸男,不甚友善地瞪着久远。
“那种店我看还是别去的好。”
“就说别再叫名字了!”
“不是说了别叫我的名字吗!”说话的应该是另一个人,也就是名叫小西的男人吧。声音听起来像小孩子一样尖锐,感觉似乎有种莫名的不搭调。
“嘿!等等!你很可疑哦!”戴着毛线帽的圆脸男甩了甩手上的水滴,推开门冲出去。
①寻访、问候他人,另外,如果携带名产更能讨人欢心。“拜访人家的话,通常不是应该要带点糕点之类的伴手礼吗?”
“我只是来推销报纸。”响野听到久远回答时心想,不错嘛,完全依照剧本走。他稍微将背部抽离墙壁,伸长了脖子偷看走廊上的状况。只看见在走廊尽头的大门前,久远被抓住双手站在原地。
“搞不清楚的是,响野哥干嘛一脸自然地转移最初的话题吧。”
响野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久远,他从门口探进头来,手上还拿着接收器。
响野立刻走出电梯,看着接收器:“比刚才更大更亮了。”液晶蛋幕上的光点稍微大了一圈,闪烁的速度看起来也比较快。
“你以为对方会说:‘哦哦,请进请进,麻烦务必帮我们检查一下。屋里有个弱女子,可是我们没有监禁她哦,当然她也不是害虫,请别介意。’然后请我们进去吗?如果我是嫌犯,绝对不会让人进去啦,绝对不会!”
“我来看看左右哪边反应比较强烈。”久远说完就从响野手上抢过接收器。响野提醒他,太吵的话可能会启人疑资,没想到久远却回他:“很难找到能比响野哥更吵的人啦!”
在四楼走出电梯之后,有一条通向左右两边的走廊,而左右各有一间房。走廊天花板上虽然有日光灯,但大部分都已经坏了,所以整条走廊都暗暗的。
“不http://www.99lib.net过,响野哥,到底要怎么确认筒井药局的千金在不在这里呢?找到目标的屋子之后,我们应该就会去按门铃吧,那对方就会有人应门啊,虽然现在无法确定有几个嫌犯啦,但反正会有人出来。那接下来该怎么办啊?”
“光点比刚才大一些,应该是更靠近了。”
“怎样啊,怎样啊?”久远像小学生吵架一样回了嘴,然后“啊”的惊呼一声。
“先从四楼开始吧。”响野说完,又拿出接收器,确认一下屏幕上的状况。
“好多间都没人住。”久远指着那些信箱口被胶布贴住,或是信件已经满出来的信箱。
“是久远你先举手自愿的吧,我只是陪你来而已。”
“都可以啊,不过,一个人还是不太放心,那就一起走吧。”
结果,下一瞬间久远就整个人被拉进屋子里,房门也紧紧关上。他们到底是觉得他很可疑,还是觉得他太白痴呢?
“我可以跟祥子姊说吗?”
“是啦,但你就放过他们吧。怎样?你是小动物还是大自然的律师吗?”
这是田中准备用来接收发信机电波的仪器,好像接收到发信机电波后就会在液晶屏幕上发出光点,距离越近反应就会越强烈。
“若不是设计错误,就是必须用这个消耗掉多出来的工程费用吧。”
“也就是说,距离越近光点就会越大啰。”
“对了对了,成濑哥为什么会离婚啊?”
“哪有说好啊!我是以为响野哥一定有什么主意,而且你又一副充满干劲的样子。”
响野忍不住说了:“欸欸,不是说好这些你要想的吗?”
“好吧,那就算了。成濑说是四、五楼其中一层吧?那怎么办?是要各自负责一层吗?还是两人一起一层一层地检查确认?”
响野好不容易上完,总算拉起裤子的拉链,看看洗手台上的镜子。他洗完手后,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擦手。响野对镜子里的自己说——就是那个男的吗?
“天晓得。反正成濑跟田中交情不错,应该不会算他太贵吧。”
“可是我不放心
藏书网
的是响野哥哦。”
“光搭一部破电梯就可以联想到这么远,我还真羡慕你呢。”
刚好这时,厕所门又被打开了。
下了地铁之后,走出车站没多久就进入一条小型商店街,再往一道有点弧度的下坡走了一会儿,就进入住宅区。两人边看着成濑给的地图,边一路左弯右转,由于当地路况不是太复杂,所以一下子就找到目标。
“无论什么东西,都要有候补才可以啊,就像情人和老婆一样。”
“但实际上不无聊吗?”
“你胡说些什么啊!无论如何,先把刀子收起来啦。”久远说完之后,开始大喊:“好恐怖哦!好恐怖!”
“在下的尿意是随心所欲的。”
躲在另一侧墙边的响野苦笑着心想,这实在是演得太过火了吧。
“我猜是被常去的那家咖啡厅老板影响的。”
“这种时候去?”
那栋昏暗的建筑物上,贴着房屋招租的广告牌。外观看起来不太宽敞,是属于细长形的建筑,外墙是较早之前流行过一阵子的红砖风格,但大概是历经日晒雨淋,现在已经相当陈旧,感觉有些廉价。
“那你听过这句吗?‘除了我老公以外,每个看起来都像好老公。’”
没想到这栋大楼虽然窄小,却备有两部电梯。久远不禁好奇:“没必要装两部吧,根本没那么多人在用。”
久远点点头:“这样啊。那回到四楼吧。”
“这倒是。”
右边的电梯先来到一楼,于是两人立刻走了进去。久远按下四楼按键,低声感叹:“这部电梯以前也曾经是新的吧。”
“响野哥,我记得你以前说过,因为不想穿西装才开咖啡厅的吧?”
“推销什么报啊?”
“喂!你是来这里干嘛的?要是你好好解释清楚就放你回去。”声音尖锐的男人,口气稍微平静的问着久远。
听起来还满做作的鬼吼鬼叫。
“那响野哥的客人不就跑光了。”
“千万不要啊!久远大哥!”响野夸张大叫。几乎同一时间,电梯停了下来,门也打开了。
“我们吗?推销什么报?”
响野干咳了一声:“你听过这句九*九*藏*书*网话吗?‘无论如何都要结婚。娶到贤妻的人能得到幸福,如果娶到恶妻,就能成为哲学家。’”
响野走进去之后,看到两个小便斗,里面还有一间厕所。已经有个人站在左边的小便斗之前小便了,响野虽然吓了一跳,但为了不引人注意,还是故作自然。他向旁边瞄了一眼,发现是个头戴绿色毛线帽的男人,身材矮小,应该还不到一百六吧。脸上戴着一副眼镜,镜片带点颜色,所以看不太清楚真正的长相。虽然看起来像二十五六岁,但实际年龄说不定还要再大一些。他看了看走进来的响野,然后视线又落回自己的两腿之间。从他没被帽子遮住的部分轮廓来推测,那是张差不多像用圆规画出来的圆脸。
“哦哦,是恐怖新闻报。”
“也不是,其实每种工作都很辛苦,也都很无聊,但那些说讨厌当小螺丝钉的人实在太傲慢了。反正啊,今天这种状况穿西装是最理想的。况且,这套西装很不简单哦,可以放很多东西。”响野指着西装外侧、内侧、衬衫上的各个口袋。
“要不要直接上五楼看看?”久远留在电梯里,按着开门钮。响野听了回到电梯里,直接搭上五楼。
“也不是突然啊,这从以前就是个谜吧。成濑哥人那么好,又很老实可靠,为什么会离婚呢?响野哥不是成濑哥的高中同学吗,难道不知道原因吗?”
“你该不会是认真的吧?响野哥。一般报纸推销员不会穿西装吧,再说,恐怖新闻报也不是用推销的方式订阅的。”没想到久远会这么激动反驳,倒让响野有些吃惊。
被这么一问,响野可不想乖乖承认“毫无头绪”,于是随口瞎掰:“你看这怎么样?就说是要免费检查屋内有没有害虫,用这个理由进到屋子里。”
久远关上门,立刻离开当地。
“喂!开始发光了!”
久远先朝右边前进,眼睛盯着接受器,像是参考掌上电子地图一样,还不住轻轻点着头。接下来,他又转身朝左边走。
响野正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时,他推开门,迎面就听到走廊深处传来一阵叫声:“小九九藏书西先生,这小子在附近晃来晃去的,很可疑哦。”声音听起来是刚才在厕所里的那个男人。响野背部紧贴着墙壁,一方面小心翼翼的不让走廊上发现,一方面仔细听着对话。
那男人的钱包上贴着发信机吗?应该是久远朝着接受器反应强烈的地方一直走,结果来到厕所的吧。
前一天晚上听了成濑的话,响野和久远便一起出门确认发信机的位置。
“上次祥子说的。这到底是谁的名言啊?还是谚语呢?搞不清楚是什么意思。”
久远赶紧把脸凑近:“借我看!借我看!”
“走吧!”响野爬了几阶楼梯,进入大楼正门。虽然有盏日光灯发出昏暗光线,但室内还是很暗,而且空间还很狭窄。旁边就是一排信箱,响野先看看四楼和五楼的住户信箱。
久远又说了:“我对那套漫画可是很有研究的呢,那个恐怖新闻报可是会穿破玻璃窗,以强迫中奖的方式送到家里。”
“什么啊?”
“我其实不太喜欢穿西装,有一种很拘束的感觉,而且活动又不方便。除了抢银行的时候,也就是说,工作时勉强能够接受啦,但今天又不是工作,不用非穿西装不可吧?”久远走在响野身边,一身深蓝色西装,他一面调整着领带,一面抱怨。
响野朝着标示的方向在走廊处右转,似乎再往里头走就是厕所了。那里有两扇毛玻璃门并列着,分成男用和女用厕所。
“为什么会教出这种年轻人啊?”响野轻声感叹。
“我去上个厕所。”响野说完,指了一下画着右侧走廊尽头有厕所的标志。
“那就是说你毫无头绪啰?”
“这个电梯,还真是慢得吓人。”
“这么一想,就会让人联想到,所有情侣一开始都很幸福呢。”
“你安静点啊!”男子说完,久远更大吼着:“救命啊!救命啊!有没有会拳击的人啊!有没有擅长拳击的咖啡厅老板在啊!”
“恐怖新闻报。”响野想起以前看过的漫画。
“搞不清楚是什么意思。”
响野大大叹了一口气:“久远啊,你也不简单嘛,已经学会怎么绕一大圈讲话啦,而且口气还很http://www.99lib.net酸。”
“反正,这小子很奇怪啦。搞不好就是在找我们的人。”
这次一下子就停住,电梯门也打开。响野踏出五楼的走廊,走了一两步之后观察接收器的反应,马上比较出来:“刚才的反应比较明显。”
拜访:
“是啦。”响野皱起眉头:“现在回想起来,真是个错误的决定。应该说我少不更事吧,其实西装穿惯了也还不错,说穿了都是一种形象嘛。就像西装啦、上班族啦、社会结构里的小螺丝钉啦……年轻时都会觉得这些很无聊。”
响野被他“啊”的一声叫得很不自在,心想不知发生什么事,无奈小便上了半天也上不完,他只能焦急地歪着脖子。
“啊!真不好意思,小西先生!”
“会做出这种浪费的行为,让资源渐渐耗尽,就是人类的特征啦。”
接下来,响野看到久远的表情。只见久远先是低着头看看接收器,像是再次确认,然后目光又移到那男人屁股口袋,当然,响野也忍不住往同一个地方看,这才发现那口袋里塞着钱包。
“这个仪器一套要多少钱啊。”
“响野哥,怎么可能有这种律师嘛!”看到久远这么认真的否认,响野倒是无言以对。
响野装作没听见,从内侧口袋里掏出一只名片大小的接收器,感觉像是小型PDA,上面也没什么特别复杂的按钮,只有液晶屏幕和电源钮。
“就这么办。我也对久远你一个人不太放心。”
“大白天里有两个大男人在住宅区里晃来晃去,大家肯定会起疑的吧,这一点西装就让人安心多了,大多数人应该都会认为我们是上司带着新进员工在跑业务。”
响野解开西装外套的钮扣,开始小便时,旁边的男人刚好离开,往洗手台走去。
“干嘛突然问这个?”
“这么小的一栋楼,干嘛需要两台电梯啊?”
“知道啊,是苏格拉底的名言吧。”
响野也看着电梯里污秽的墙壁:“是啊。所有东西一开始都是新的,经过时间的摧残就变得老旧。也就是说,今天的新品就是明天的中古,再等上一阵子就会变成古董。”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