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歹徒记取上次的失败拟妥对策,但抢完银行才发现麻烦事还在后头
成濑II
目录
第一章 歹徒们各自过着日常生活,偶而也关照他人
第二章 歹徒记取上次的失败拟妥对策,但抢完银行才发现麻烦事还在后头
第二章 歹徒记取上次的失败拟妥对策,但抢完银行才发现麻烦事还在后头
成濑II
第三章 歹徒为了救出伙伴,商量之后付诸行动
第三章 歹徒为了救出伙伴,商量之后付诸行动
第三章 歹徒为了救出伙伴,商量之后付诸行动
第四章 歹徒们依照计划潜入敌营,却接二连三出现突发状况
第四章 歹徒们依照计划潜入敌营,却接二连三出现突发状况
上一页下一页
“你什么时候下手的?”响野大概有种自己被排除在外的感觉,忍不住鼓噪。
“总有偶尔忘了打电话的时候吧。”成濑试图安慰他。
“你去看过了吗?”久远看看成濑。
成濑坦承:“我当时也不知道那女生是谁。”他只觉得这个人好像在哪看过,不过,既想不起名字,看起来也不像是个名人,加上又没时间让他好好搜寻脑中记忆,他只好迅速离开现场。他说:“结果隔天到办公室,就吓了一跳。”
“这是怎么回事啊?”这次换久远问了。
“你干嘛贴在他的钱包上啊?”响野一脸无法理解的表情质问久远。
“没错!我就是这么恐怖。”久远得意洋洋地说。
“绑架?”成濑反问。
“才不是咧,响野哥也在啊。当然啦,像响野哥你注意力道么集中的人,我想你也一定察觉到了。”
“不,当时,我们还在银行时并没有让任何人按下警报器,也就是说,银行必须等我们离开之后才能报警,而警察到银行总需要一点时间吧,两人说不定可以趁这段时间离开。”
“说得也对,我再观察一下状况好了。因为按照原定计划,她起码打算离家出走一个月,虽然现在情况好像也不是太严重,不过我还是满担心的。”果然他真的在企图说服自己放心。
“你接下来该不会要说,‘那我们去救她吧!’”
“没想太多嘛,就像我刚说的,因为觉得那男人怪怪的啊。而且,扒来的钱包里面也没放驾照之类的,无奈之下就想到刚好可以利用那个发信机,打算事后再来调查那男人的藏身处。”
这时,响野的妻子祥子刚好就在旁边,她闻言瞪大了眼睛说:“你居然说得出这种话啊,我可是从来没看你记取失败的样子,我看根本是造成更严重的失败吧。”这番话一针见血,让成濑大感畅快。
“欸,我一个人会害怕啦。”响野一脸认真。
“别说这么冷酷的话嘛。”成濑只能陪笑脸。
“在说谁呢!”响野挑眉质疑。
“当时久远在大厅里扒了那个男人的钱包,就是贴在女生身后的那个男人。”
于是,成濑把这个发信机贴在包包上,以防包包弄丢时可以派上用场。
“你干嘛边抢银行还边扒人家钱包啊?”雪子大吃一惊。
成濑若有所思地笑着看看久远:“没错吧?http://www.99lib.net
“你猜对了,我在他的钱包上贴了发信机。”
“在说谁啊?”久远认真问着。
“我才没担心你呢。”成濑笑了。
“然后呢?到底怎么回事?”雪子催他继续说。
“不过,我们抢了那家银行,案发时在场的那些顾客在事后不都会被警察找去录口供吗?这么一来,那个良子小姐不就受到警方保护了?”
壁纸:
“正确说来应该是那个男人的钱包一直在那里吧。”久远立刻接话。
“怎么可以忘了呢?应该要记取失败,当作之后不再犯错的宝贵经验啊。”响野说道。
“很有可能。”成濑认为,有可能是嫌犯打过电话给筒井社长,而社长直觉反应这是大久保搞的鬼,所以才会打给大久保。
不过十块钱硬币大小,外观看起来像是圆形OK绷的东西,很难想象它居然是发信机,成濑再次跟田中确认,他却很干脆地回答:“当然没错啊。这可是能透过卫星,把现在位置传送到计算机或是接收器上哦。”
“嗯嗯。”成濑没有异议:“也对,这样也好。事实上,发信机的地点已经查出来了。”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住宅区地图,在桌上摊开。
那个发信机是成濑到田中家买的。年近三十的田中,成天就窝在位于绫濑公寓中的房间里,除了收集各种场所的大门钥匙,或是各类密码、卡片密码之类的情报之外,另一方面也贩卖一些他自己莫名其妙发明的产品以及方便好用的小道具。
“看不出来你是这么恐怖的家伙咧。”响野深有所感地看着久远。
“这表示什么?也就是说,阿成下属的女友跟别的男人一起去银行吗?她搞劈腿?”雪子瞇着眼睛寻思。
“不是。是一个陌生男人,那个男人和那女生贴得很近,而且一副保持警戒的感觉。”
“是哦,公务员配社长千金啊。”久远点点头说着:“真是天作之合啊。”
“久远你也这么认为吗?”
“那玩意是舍啊?”响野显得不太高兴。
“所以阿成怀疑那女孩真的被绑架了吗?”雪子看着成濑。
成濑进了办公室之后,碰巧瞄到大久保的座位,一惊之下停住脚步,原来他的计算机屏幕上,放了一大张女友的照片,这时成濑才察藏书网觉到:“啊!是这个女生!”
“所以说,你今天特地把我们找来是打算干嘛?”响野一脸担心地看着成濑。
“我哪知。”久远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如果那个女孩遇到危险,我在想我们说不定能帮她呢。”
“成濑,你是想当英雄吗?”
②计算机屏幕的背景部分,或是显示在屏幕上的图片,又称“桌面”。“那个人超疼小孩的,屏幕壁纸(wallpaper)上老是放他小孩的照片。”“这不是很有趣吗?”“可是他的小孩已经二十岁了耶!”“啥!”
“那就让我去看看吧!”久远轻轻拍掌。
一开始是响野先提起:“好不容易大费周章抢了银行也把钱拿到手了,要是在半途把钱弄掉了,不就赔了夫人又折兵吗?万一跟之前一样,半路杀出另一伙抢匪把包包抢走,那岂不是太蠢了?”他说起一年前被运钞车抢匪劫走一大笔钱的教训。
“真稀奇耶,你不是都爱抢先一步行动的吗?”响野一副兴灾乐祸的口吻。
“不是有句话说‘树木最好藏在森林里’吗?失败就要靠更大的失败来掩饰。”响野不甘示弱地说。
“也就是说,透过那个发信机,或许能知道那个社长千金——筒井良子现在身在何处,没错吧?”成濑看着响野。
成濑从以前就常听到下属大久保碎碎念:“好想和她结婚!”但作梦也没想到,居然会在银行见到他的女友。成濑对其他人说明:“我那个同事正和这个社长千金交往中。”
“这又不是考试。”久远立刻指摘。
“好像可以知道大约的高度,应该在四、五楼。”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猜很可能只是她爸想太多吧,但是我也刚好联络不上她,就忍不住担心起来。当然啦,我也知道事情应该没那么夸张吧。”大久保似乎努力说服自己。
“是因为我找不到其中一个发信机,才联络田中,请教他要怎么接收讯号。”
成濑忍不住发笑,雪子也耸耸肩。
“我看我还是别去好了。”
“那我也一起去吧。”响野双手交叉胸前,一副就像是上司为了下属在百忙之中抽空拔刀相助的口气。
“然后你就把那玩意贴上钱包,又物归原主了吧。”听成濑说完,久远忍不住高声问道:“连这个你都九-九-藏-书-网知道哦?”
午餐时间,成濑试着问他:“跟女友的婚事谈得怎么样啦?”结果大久保不但毫不起疑,反而还一副想要找人商量的表情,劈头就说:“其实啊,我都联络不上她耶。”
“我就不会。再说,现在非洲也有很多人饿死,温室效应造成的巨大水母也让渔民伤透脑筋啊,这些你也都知道吧,那你能说因为知道这些就充满干劲的去帮他们吗?”
“意思说他们现在在那里啰?”雪子说道。
“那个男的带着那位良子妹妹,一直停留在这栋大楼里吗?”响野皱着眉头。
“还没。”
响野瘪着嘴,露出一脸不满。
“发信机如果一直停留在同一个地点,在纪录上就会呈现圆圈越来越大、颜色越来越深的状态。”成濑把从田中那里听来的说明直接告诉大家:“所以说,如果只是经过的地点,会以直线表示,如果在同一个地方停留的话,就会呈现圆圈。”
“如果只是劈腿,我就犯不着淌这赵浑水了,不过,我今天旁敲侧击地问了他一下。”
“那你知道在哪层楼的哪一间屋子里吗?”
“那个人很可疑哦,戴着毛线帽,脸上挂着一副粗框有色镜片的眼镜,根本就是一副想掩饰真面目的打扮嘛。”
“什么嘛,根本已经着手调查了。”响野显得不太高兴。
久远也笑得咧了嘴:“原来如此啊。”
成濑对大家叙述大久保的谈话内容。由于筒井社长坚决反对大久保和良子的婚事,而被他这种顽固态度气得要命的良子,决定离家出走。大久保苦笑着说:“嗯,感觉像是不知江湖险恶的大小姐,想要反抗老爸的心理吧。”她的计划大概是在几家商务旅馆来回换住,让她老爸担心。
①用来补强墙壁或是增添装饰,贴在墙上的纸。
“就是在敲烂监视摄影机之后,撞了他一下。”
“我对这个没什么兴趣耶。”久远不当一回事,他穿着一件长袖T恤,一副很轻松的模样,还一面把袖子往上卷:“如果是逃跑的狗狗或者是失踪的大熊,我倒是会毫不犹豫地提起干劲啦,不过,人就算了。”
“怎么好像忽然担心起来了。”成濑说道。
“就是田中先生的那个发信机啊,原本贴在包包上的,我把它撕下来贴在钱包上,之后又还给那个男的www.99lib.net。”
“那倒不是,不过,既然让我知道了自然就会想去救人,这不是人之常情吗?”
“倒也不是,我也没有百分之百确定,只是抢完银行之后发现有个包包上的发信机不见了,才想到会不会是他动了手脚。”
“那个发信机好像移动满长一段距离的,在观察它经过的路线之后,我想对方应该是开车吧。不过,从昨晚起几乎就没离开过这栋建筑物。”成濑边指着地图边说明。线条从右下方区域朝左上方移动之后,在住宅区的一角形成一个大圆圈。
“如果还是一直联络不上,可能就要想其他办法了哦。”成濑当然不方便叫他报警,但还是企图不着痕迹地帮他一把。
“喂!又在说些什么啊?”响野耐不住性子问。
“有什么关系。我是忘了啦,但是成濑哥还记得啊,安啦。”
这张图是田中传真过来的,他把发信机的位置直接套在地图上,只见一张住宅区地图上密密麻麻的画着各个大小不同的圆圈和线条。
雪子抬起头来说:“我们没必要亲自去救那女孩吧。只要查出来那女孩在哪里,然后报警就好了,这样不是既干净利落也更加安全吗?”
“因为响野哥正专注演讲嘛。”
“那我们去救她吧!不好吗?”
“那阿响又是怎么迎接考试的啊?”雪子忍不住想问。
“我们抢银行时,所有顾客都被集中在大厅里,那时,这位社长千金就站在补折机附近,而且,她的身后还有个男人。”
“根本是满口歪理嘛。”响野皱皱眉头,接着看着成濑:“所以,久远的把戏都被你看透了是吧?”
“你这种人啊,一定是那种会好好用功读书来迎接考试的学生吧。”响野大声说着。
“就像刚才说的啊,那个男人实在太可疑了,我只是想事后再来调查他一下。这种怪咖,其实满好用的呢。”
“当然不好啊。”响野说完又喝了口咖啡,喃喃自语:“我们家咖啡真的不难喝啦。”接着他又质疑成濑:“你什么时候开始管起别人闲事了啊?还是你欠了那个部属人情?”
“什么?在讲什么啦?”响野挑着眉毛问:“这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你们几个,趁我不在时抢了其他银行吗?”
“那件事啊,我早忘啦。”雪子打从心底难过得皱着眉头。
“成濑啊,不是我在说,现在才想要帮忙九_九_藏_书_网她也太迟了吧。我们已经从那家银行逃走了,那位社长千金也不知去向,你现在才在讲这些,根本就像是谈论一部早就下片的电影说:‘听说那部电影,好像还满有意思的耶!’早就为时已晚,来不及了啦!”响野喝了口咖啡,忍不住赞叹:“我们家的咖啡真赞!”接着又对成濑再次强调:“毫无意义嘛!”
“她也是市民啊。”成濑不耐烦地回了他一句。
在这次抢银行之前,大家决定要在装钱的袋子上贴发信机。
大久保接着说:“不过,我们约好每天晚上会用电话联络的,但昨晚她却没打给我。”
“我又没有充满干劲。”
“你这家伙也太随便了吧。”
“那是一栋旧大楼。”
“我今天把大家找来,就是觉得这部大家以为已经下档的电影,其实还要在乡下电影院上映,一轮片啰。”
“嗯嗯,不过带着发信机的是那个男人,不能保证筒井良子是不是也在那里。不过那个男的应该从昨天开始就把社长千金关在那栋建筑物里,我是说应该啦。”
“真不是盖的耶。”响野不禁佩服。
成濑看了他一眼,久远马上一脸不情愿地说:“哦,又是那种眼神,就是不放心对吧,觉得我一个人搞不定。”
“所以我也觉得好奇啊,而且那个男人好像还拿着什么抵住女生哦。”
结果,大久保说前一天晚上没联络上她,却接到了她爸爸打来的电话。筒井社长忽然打到大久保家,好像问他是不是把他女儿绑走了,还问他到底有什么企图之类的。当然,大久保听了吓一大跳,一时哑口无言,只回答说不知道。
“抵住女生?”雪子侧着头思索。“我猜他是拿着枪或刀抵在那个女生背后。”
“被抓包啦?”
“具体上你到底打算干嘛?”响野问久远。
“我没看到啊。”
“一来,这张地图是昨晚才跟田中拿到的,再来因为身边有个朋友会大吵大闹的嚷嚷:‘你干嘛又爱抢功劳,自己先去调查了呢?’所以就作罢啦。”
“那在银行里的那个男人就是嫌犯啰?”响野皱着眉问。
“喂喂,公务员在上班时间可以这样盯着女友的照片吗?”响野不忘鸡蛋里挑骨头:“想看的话,应该要看市民的照片吧。”
“我也是,我也不放心。”雪子点点头。
“贴上去?”雪子一脸疑惑。
“是你那个下属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