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歹徒记取上次的失败拟妥对策,但抢完银行才发现麻烦事还在后头
目录
第一章 歹徒们各自过着日常生活,偶而也关照他人
第二章 歹徒记取上次的失败拟妥对策,但抢完银行才发现麻烦事还在后头
成濑I
第二章 歹徒记取上次的失败拟妥对策,但抢完银行才发现麻烦事还在后头
第三章 歹徒为了救出伙伴,商量之后付诸行动
第三章 歹徒为了救出伙伴,商量之后付诸行动
第三章 歹徒为了救出伙伴,商量之后付诸行动
第四章 歹徒们依照计划潜入敌营,却接二连三出现突发状况
第四章 歹徒们依照计划潜入敌营,却接二连三出现突发状况
上一页下一页
“一朝被蛇咬,下次更小心”

成濑I

“各位!”背后传来响野站在柜台上准备开始演讲的声音,成濑则站在一名坐在椅子上的男人面前,对方的名字早就已经查清楚了。
响野的声音回荡在整个银行里,他把手枪当作指挥棒,剎有其事地挥舞着:“今天我们来聊聊时间的话题吧。人和动物的区别在哪里呢?有人说是发现了火,有人说是从使用工具开始,也有人说是因为触摸到一块黑色纪念碑(编按:英国作家阿瑟·克拉克《2001太空漫游》),说法众说纷!不过,有人认为人类之所以无法变回动物,是因为发现了时间的存在,我忘了说这句话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说不定说不定这句话是我说的。”
成濑对着人质深深一鞠躬,响野他们也动作划一、恭恭敬敬地行个礼。
“你说谎,明明在生气。”
成濑很快地将视线从左到右巡视一遍,慢慢看着那些人的表情。那些一脸畏惧的人不会构成什么威胁,比较麻烦的是情绪陷入混乱、容易激动的行员,或是那种遇到危险也能保持冷静沉着、设法逃脱的顾客。成濑得先仔细观察,做好分类才行。
成濑忍不住佩服起来,心想,他还真能脸不红气不喘的瞎掰出这些没营养的话耶,随后走向正从现金柜里抓起一束束钞票的久远。只见久远已经收起第一个波士顿包,接着拿起拉开拉链的第二个波士顿包,“碰”www.99lib.net的一声放在柜上。
“对了,上个月那家伙好像也去了一趟。他的店不是暂停营业十天吗?那时就是去新西兰旅行呢。”成濑一面收着钞票,一面用大拇指指着背后的响野。
“四分钟,也就是两百四十秒,只要大家没有轻举妄动,我向各位保证你们一定会平安无事。但是,如果有人想逞强斗勇,试图反抗,那你就会遭到枪击,而且伤势搞不好一辈子都治不好呢。相反的,如果乖乖待着,待会就会被平安释放。哦,不对!不只这样,日后你还可以跟朋友炫耀说:‘我看过银行抢匪哦,还被挟持过呢!’哪一个才是明智的选择呢?请各位一定要慎重思考。是受伤?还是向朋友炫耀呢?我们绝没有加害各位的意图,也并不想抢走各位的钱,我们只是借用银行的钱而已。就是受到政府保护,却连存款利息也不肯提高一滴滴,稳赚不赔的银行哦。”
成濑跳下柜台,接下来响野他们也跟在后面,三个人朝出口方向飞奔。依照一如往常的流程,进行着一如往常的作业,成濑心想,所谓的工作就是不断重复这些单调的作业,他朝着自动门走去,同时看到身边跑着的久远在半路上撞了杵在原地的顾客一下。
“差不多四千万多一点吧。”成濑点点头:“嗯,的确差强人意。”
“那你现在不就说了?”
“一八七六年,成功发明电话的亚历山大湾尔(Alexander Graham Bell)说了:‘喂喂’,他说:‘喂喂,听得见吗?’一九六一年,航天员盖加林(Yuri Alexseyevich Gagarin)望着宇宙飞船的窗外说了:‘地球是蓝色的!’一九三二年,在五一五事件中遭到杀害的犬养毅,临死前说了:‘好好沟通就能了解。’此外,那位爱因斯坦有句名言说:‘好笑的笑话不要说太多遍。’一九八一年,有个外星人这么说:‘ET想回家。’对,没错!两百四十秒之后,在场的各位可能会异口同声这么说:‘我看到银行抢匪啦!’”也没见响野喘半口气,就听他劈哩啪啦说了一大串。藏书网
③出力移动物体时,物体移动方向的作用力乘上移动的距离,也就是使力在物体上所的功,单位为焦耳。“你做了几焦耳的功?”
两人节奏轻快地飞步上前,一下子跳上柜台,成濑站在响野右侧,而久远则站在成濑右侧。响野侧着头,向成濑他们确认一下,再看看秒表,一脸满足地点点头:“刚好四分钟!各位,谢谢你们一直陪我们到最后一刻,我们的秀结束了——现在收起帐棚,脱掉小丑服,让大象进入栅栏里……马戏团要转往下一个城市。”
除了行员之外九*九*藏*书*网,总共有二十名顾客,其中有人穿着西装,也有年轻男女,还有白发女性,所有人都在原地坐下,看着挥舞着手枪的响野。
“咦?不会吧!为什么?我可不希望我的新西兰被污染耶。”
“你想太多了。”成濑答道。事实上,他请田中准备的发信机,是一张有如硬币大小的贴纸,贴在包包底部,几乎没有重量。
“当然啰,我要在特卡波(Tekapo)湖畔悠闲过一阵子。”
“久远。”成濑挨近身边的久远,飞快说着:“那边那两个人。”他用下巴示意补折机旁的那对男女。他本来想问久远有没有在哪看过他们的印象,但听到响野说:“好啰,走吧!”看来已经没时间了。
“到手的钱实在差强人意耶。”久远对成濑说。
②某件事做准备,或指坏事。
“果然还是看得出来啊。”
①非作不可的事。特别指职业、业务上的事。
“山本股长,钥匙呢?”成濑拿起玩具枪指着他。
成濑把自己面前的包包拉链拉好,一把背起来:“走啰。”
大部分的钞票都已经装进袋子里。久远站起来,心想,剩下的成濑一个人就能搞定,他掏出一个不知从哪里弄来的钱包,检查一下里面的东西,忍不住啧了一下舌头。接着,他抓起玩具枪大摇大摆地朝着大厅里的人质挥舞,接着背起拉起拉链的波士顿包说:“好重哦。”
在大厅里跑http://www.99lib.net来跑去,拿着警棍敲烂监视摄影机的久远,走到这两名男女身边,说了句“坐下!”后,撞了他们一下,接着便手脚利落地跳过柜台,站在成濑面前。成濑把到手的钥匙抛给久远,久远肩上背着波士顿包,说声“谢啦!”便用右手接住钥匙。
站在柜台上的响野,已经开始滔滔不绝了起来:
“时间刚过一分钟。”面对银行里寂静无声的顾客们,响野以一副再自然不过的态度说着:“接下来,我们想再占用大家四分钟的时间。”
成濑转过头,环顾整间银行。山本股长弯着腰,紧张地走到大厅,这么一来,所有行员都已经来到大厅了。
他以这段话当开场白之后,又继续往下说:“有个著名的说法,就是只要是哺乳类动物,一生之中心脏跳动的次数一定是二十亿次。或许是十五亿次呢?总之,意思就是说,只要从一数到二十亿,这一生就结束了,这也表示不同的动物计算的速度也会有差异。然而,就算寿命长短不一,心脏跳动的次数却都一样,有短暂结束的一生,也有漫长走完的一辈子,差别只在这里。”
“总比好轻来得好吧。”
成濑苦笑着想,这家伙还真会掰,他蹲下身子,也开始迅速将一束束钞票塞进袋子里。
“就算那家伙先去过,对新西兰也不会有半点影响的,别这么生气嘛。”
“我没生气啊。”
“该不会因为包包上贴了田中先生的那个怪装置才会这么重吧?”
成濑装傻回答:“天晓99lib•net得。对了,你又要去新西兰吗?”
他看到右手边,在自动提款机旁边的补折机附近,有一对男女站在那里。那是一名看起来二十几岁,已经吓得一脸惨白的女子,和紧贴在她身后的男人。男人戴着一顶深绿色的毛线帽,脸上挂着一副有色镜片的眼镜。就一般男人来说算他的个子很小,所以一开始还以为是个装大人的小孩,后来才发现弄错了。接着,在成濑看到那名女子的长相后,竟觉得似曾相识。应该不是认识的人,但总觉得好像在哪见过,但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来。
“他还特别嘱咐我,叫我绝对不能告诉久远。”成濑说着,脸上浮现一丝浅浅的笑容。
“有人说,目前地球上每天都有一种动物绝种,甚至也有人说是一小时灭绝一种,很明显的,原因就出在我们人类身上。拥有时间这种概念的我们,可以说是最藐视进化的时间的动物,但是,人类却连自己是加害者的事实也不肯承认,有的只是反问:‘那又怎么样?’的精神。”响野抬头挺胸,还在说个不停。
工作:
蹲在他身边,同样迅速地将钞票装进袋子里的久远,瞄了柜台一眼,故意对成濑说:“那个聒噪的人,是你朋友啊?”
当初来探路时,山本股长正在大厅一角对下属的女行员厉声训斥呢,然而现在只见他一脸惨白,双手发抖,二话不说就乖乖地交上钥匙,再怎么逞强也掩饰不了他的胆小,成濑心想,他根本就是柴犬嘛!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