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四章 最终抉择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四章 最终抉择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在这之前,他从来没有考虑过要退缩,不是他不害怕,而是他从没有想过案子之外的事情。此刻在看过张燕的痛哭和几个同事的表情后,他忽然发觉,自己可能真的在做一个飞蛾扑火的举动。他的心中开始隐隐的担忧,说不怕死是假话,每个人都有最根本的求生本能和对死亡的恐惧,在遇到威胁到生命的事情,没有任何人会波澜不惊。
说罢,她哭着离开了会议室,董丽回头看了萧晓白一眼,追出去安慰她了。
这一次的会议主题依然是帝豪酒店的案子。萧晓白将案子牵扯到的方方面毫无保留的给大家讲了一遍之后,怀着一丝期待问道:“大家都好好想一想,还有什么线索是我们没有想到的?还有没有其他可利用的资源和方法?”
“他告诉我,让我们不要再碰这个案子,他说给他省厅的哥哥打过电话,但是他哥哥说这趟水太深,让他别碰。”小钱说完,就沮丧的靠在椅子上九*九*藏*书*网,说这些话似乎用光了他所有的力量。
酒店的案发现场被反刑侦的老手破坏,没有证据可追查。从受害人的角度进行调查,结果受害人早已被控制,反过来配合犯罪集团逃脱罪责。反黑组因为人手损失和刑侦队结下梁子,一时半会儿也用不上。他们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能够追查下去的方法。
沉默。
元月二十二日上午,天南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会议室内。
“萧哥,这条路恐怕走不通。”小钱对着萧晓白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道:“我去过叶子家,在那里碰到了李锐锋。”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萧晓白开口道:“我是警察,不是和尚,因果报应这种东西不是我所考虑的。还有,张燕,办公时间不要掺杂个人感情。”
“串……你……有什么看法,说出来让大家参考参考。”萧晓白感觉心中有愧,他连平时喊得十分顺口的外号都叫不出了。九九藏书
许久之后,小朱迟疑的说道:“我倒是有个想法,咱们能不能把这个案子……”他伸出右手的食指,朝天指了指。他的意思很明显,将这个案子上报省厅,通过省厅高层的力量来追查此案。
这一刻,萧晓白真的想到了放弃,他很清楚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他也知道生命的珍贵与美好。
压抑的沉默。
是的,灵魂不可能有义肢。
会议室一下子又沉默下来,过了一会,小钱开口说道:“萧哥,我觉得小张说的挺有道理,我们现在实在是没有办法搞掉这帮兔崽子,还不如先把案子放一放。”
难道,真的要这么放弃?
张燕早已是泪流满面,她直直的盯着萧晓白,而后者一直在躲避他的眼神。站在她身旁抚慰她的董丽,也忍不住的流下了泪水,小钱和小也都朱低下了头,在偷偷的抹眼角。
会议室响起了一片叹气声,连省厅的中层干部都不愿意碰这个案子,他http://www.99lib.net们这帮芝麻大的刑警,又该如何继续下去。
“我觉得可行,这个案子牵扯的面很大,单靠我们的力量根本无法完成,前几次交锋的失利已经很明显了。上报省厅,让高层来追查此案,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董丽马上发表了支持意见。
萧晓白默默地回想着电影中那一段精彩的演讲,他心中的恐惧一点点地消散了。肉体的消亡让人恐惧,但是那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丑陋而卑微的活着。
“不行。”小钱忽的说道,他的反应让其他人感到有些吃惊。自从得知叶长颖的死讯后,他就一直没有开口说过话,大家都看得出他对叶长颖的死十分的愧疚,却不知该如何去安慰他。他此刻忽然发言,让大家有些始料未及。
“我也觉得小张说得挺对,这个案子的背景深厚,我们应该选择暂避锋芒。又不是不调查,我们可以慢慢调查。”小朱也表示赞同意见。
“好吧九*九*藏*书*网,我考虑考虑。”萧晓白揉了揉眉头,一脸的无奈。
萧晓白猜到了她下面的话,抢着说道:“不。我不会放弃的!我知道你很担心我,但是这件案子就这么放弃调查的话,我下半辈子恐怕连个好觉都睡不了。”
听到萧晓白这么说,张燕忽的站起身,哭着吼了起来:“萧晓白!你这头猪!你知不知道我爱你?从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爱上你了。你知道不知道你每次出去办案,我都担心的不得了?可是那些案子都没有现在这个案子危险,连省厅的领导都不敢碰的案子,你逞什么英雄?你非要把自己搭进去才满意啊?!”
“有什么好哭的?又不是上战场,当刑警不就是破案子嘛。”萧晓白故意半开玩笑的说道。
不知怎的,他忽然想起了阿尔·帕西诺在《闻香识女人》中的演讲:我见过很多年轻人,他们比你们在座的各位更加年轻,他们在战场上被扭断胳膊,炸断腿脚,但是那种惨象的可怕远
99lib•net
远不及灵魂的丑陋可怕,因为灵魂不可能有义肢。
张燕看了看萧晓白,又看了看会议室里的其他同事,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她趴在桌子上嘤嘤的哭了起来。董丽慌忙站起身抚慰她。
也许是想到了在电脑上看过的电影,萧晓白忽的有了个主意,他越想越觉得可行性很大,开口说道:“你们说,假如我们把这个案子公布到网络上,让民众得知事实的真相,能不能让高层迫于压力调查此案?”
“怎么了?”
“小萧,你听我说……”张燕望着萧晓白,她的眼睛中满是担忧之色。
听到萧晓白的话,张燕像是被电击中一样,颤抖了一下,数秒之后,她反应过来,恨声道:“萧晓白,我恨你,我恨你!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的。”
“小萧,我求求你,你就当不知道这个案子,行不行?他们那么丧尽天良,肯定会遭报应的,肯定会的,你不要这样无谓的牺牲自己。”张燕看到萧晓白毫无反应,转而哀求起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