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一章 清晨电话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一章 清晨电话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好在随着时间的推移,民众的热情渐渐冷却,几个人的生活也逐渐趋于平静,很少再出现吃饭的时候一群人跑来要求合影签名的情况了。
“老萧,我是杨子彤,你能不能来第一人民医院一趟?我外甥女出事了,我在这边没有其他认识的人了,只能找你帮忙了。你帮帮我好不好?!我求你了!”说话间,电话那头的杨子彤已经哭了起来。
“老萧,是你吧!我终于找到你了!我求求你,帮帮我,帮帮我好不好?”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急促的女声,一边说着没头没脑的话,一边在不住的哭泣。
过元旦的当天,他接到了局里的通知,证书和奖金都已经下来了,在元月五号的时候,局里会举行表彰大会,到时候会有媒体进行采
99lib•net
访,提前通知他的意思,是让他打扮打扮自己,把发言稿准备好,在媒体前好好表现,给局里添点光彩。
在外界追捧几位警员的同时,局里也将萧晓白几人的名单报了上去,作为省年度优秀干警的候选人,媒体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再次进行大幅度报道。这下可苦了萧晓白几个,他们原有的平淡生活一下子被打破了,媒体铺天盖地的采访之后,身边的普通百姓也开始凑热闹。一开始,几个人还有些享受,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人关注之后,原本的虚荣和快感早已被无奈所替代。
转眼之间,元旦的脚步临近了,萧晓白接到了局里的通知,省年度优秀干警的评选结果已经出来了,他成99lib•net功入选,夺得了这一殊荣;另外一个好消息就是,因为破获一系列重大案件,天南市刑警支队也被评为了省年度优秀团队。证书和奖金会在元旦之后颁发下来,届时局里将进行表彰大会,表彰所有参与案件侦破的干警。
媒体将连环杀人案写成了一个动人心魄的故事,破案的警员自然是个个英勇不凡,与凶手斗智斗勇,抽丝剥茧,一点点将真相还原,最后,凶手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畏罪自杀。媒体的故事当然经过了艺术加工,但是公众并不了解真相,一时之间,一组的警员成了天南市的风云人物。
连环杀人案的告破,驱散了萦绕在刑警队成员心头多时的阴云。这件被压下来许久的案子,也终于因为告破而公九九藏书网之于众——这是政府的一贯原则,在出现可能造成社会恐慌的案件时,大多数时候都会向公众隐瞒真相。这也是为什么在出现恐慌时,老百姓宁愿相信小道消息的原因之一:欺骗带来的不信任感。
接到消息后的几天,萧晓白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从痕迹科到档案室,只要是相熟的警员,都来宰他这头肥羊,短短几天时间,一个月的工资就在打牙祭的事业中消耗一空。最让他郁闷的是,前来宰肥羊的人还振振有词曰:这是集体的荣誉,大家来就是要吃掉属于自己那一份奖金。在几个科室轮流宰过肥羊之后,萧晓白终于得到了解脱,几天的大吃大喝,即便他很注意的调节身体,还是给闹了个消化不良。
说实在的,萧晓白在http://www.99lib.net接到通知的时候,没有丝毫的兴奋感。从案子告破那天起,他的心里就一直沉甸甸的,李晓玉的死,给他的触动很大。虽然媒体上大肆宣扬他在案件侦破过程中如何与凶手斗智斗勇,但是他心里明白,自己输给了李晓玉。假如李晓玉想逃的话,以她高超的化妆技巧和催眠能力,自己根本不可能抓不到她。李晓玉的死,根本不是畏罪自杀,而是因为她自己渴望解脱,从那种深入骨髓的苦痛中解脱。那天在与远山寺的主持谈完后,他曾端坐在李晓玉以前用过的那个蒲团上,望着佛陀似悲似喜的表情,久久无言。李晓玉的苦说不出,而自己的苦呢?又何尝有人知道?
“请问,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萧晓白有些纳闷,老萧这个称呼,九_九_藏_书_网是他在高中时班里同学对他的称谓,工作之后,很少有人这么叫他。
元月五号的早晨,萧晓白还没有起床,就被自己手机的铃声吵醒了,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打来的。“难道局里还怕我今天起不来床,没办法参加表彰大会,所以特意打电话来提醒?”萧晓白心头闪过一个好笑的念头,接通了电话:“您好,我萧晓白。”
“杨子彤?你不是在老家工作么?怎么会来天南市?等一下,你慢慢说,你外甥女怎么了?”萧晓白有些摸不到脑袋,杨子彤是他高中的同学没错,但是对方这样没头没脑的说话,他实在有些搞不明白。
“老萧,我求求你了,你快点来人民医院一趟,我也说不清楚怎么回事,他们不让我跟我姐姐见我外甥女。”杨子彤哭得更加厉害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