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二十四章 一切终结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二十四章 一切终结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听领路的老村长说,李晓玉一家人原本不是这个村子的人,是二十多年前搬来的,家里只有李晓玉一个女儿,没有其他子女,是村里唯一没有被计划生育罚款的一户。李晓玉一家平时几乎不怎么跟村子里其他人交流,过着独来独往的生活。老村长因为工作上的事来过几次,印象中李晓玉似乎不太爱说话,父母说话她也从来不理。到镇上上学之后,只有放寒暑假才回来,等到考上了大学,就再也没有回过家,老村长几乎忘记了还有这么一个人。
定了定神,萧晓白朝靠着北墙的大床走去,大床上同样盖着一床棉被,但是从情形看,似乎是两个人。萧晓白来到了床前,轻轻地掀开被子,一对五十多岁的老人穿着秋衣平躺在一起,他们的胸前各插着一把尖刀。
“那个谁,有人起来了没?”因为几乎不怎么往来,老村长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一家人。
山庙村是一个极小的村子,总共才十几户人家,坐落在一个狭小的山坳里——这是从省道www.99lib.net过来的第一个村子,一路上的山势都太过陡峭了,无法居住。长达几十里的山路将这里与外界的繁华隔绝开来,村子还保持着旧时农村的质朴,东方的山顶上刚露出鱼肚白,村子里的大公鸡就开始报晓了。
“啊?!畏罪自杀?那我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找人啊!”小朱像被火烧到了屁股一般,嗖的一声跳了起来,把嘴里的香烟都给弄掉了。
血腥味儿是从西边的卧室传来的,萧晓白掀开了门帘,走了进去。正对着房门的是一张小床,看长度和宽度,很像是给半大孩子用的。床上盖着一床崭新的被子,不过看上去有些大,比床宽出不少来,被子里鼓囊囊的。
“控制个屁啊!你电视看多了吧,催眠哪里有那么神。催眠也是需要人在放松的时候才有效,假如一开始就有戒心,很难被催眠的。再说了,咱们怎么也是当刑警的,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哪有那么容易被一个简单的催眠搞定?”萧晓白没好气的说道99lib.net
萧晓白走了过去,轻轻地掀开了被子。李晓玉侧着身躺在床上,蜷缩着身体,像一个熟睡的婴儿一般。萧晓白慢慢的伸出了两根手指,按在了她颈部的动脉处,片刻之后,又拿开了。
小朱本来还心急火燎的,听萧晓白这么一说,一下子泄了气,恨恨地对着地上的香烟踩了一脚道:“一直被这个女人耍来耍去,好不容易能抓到她出口气了,谁知道她来这么一手,真他妈窝火。”
“没用的,假如我没猜错的话,那已经是昨天夜里的事情了。我为什么要在这里歇一会儿?就是想等天亮再过去,让村子里的人领着去。农村人抱团,万一说不清,别交代在村子里了。”
小朱迟疑了一下,还是把香烟拿了出来,他知道萧晓白并不抽烟,只有在心里有事的时候才会要烟抽。两个人在一个背风处哆哆嗦嗦的点燃了香烟,蹲在那里眯着眼看村子里的动静。萧晓白抽了一口就呛住了,咳嗽几声之后,盯着燃烧的香烟发呆。
房门
99lib•net
是木质的对扇门,里面被锁得死死的,萧晓白也没心情再去想其他方法,依然是抬脚猛踹,不大工夫,把门闩给踹断了。房门一打开,迎面扑来一股带着铁锈味儿的腥气,萧晓白的身体猛的哆嗦了一下,随后站直了身体,正了正身上的警服,慢慢的走进了屋里。
院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音。萧晓白愣了一下,瞬间变了脸色,咣咣几脚,踹开了院门,飞快的朝屋子跑去。
“萧哥,现在怎么办?咱们不知道李晓玉的家是哪一户啊!总不能一家一家问吧?”小朱搓着手问道。
“我不困,只是觉得有些不大对劲。”
“嘿嘿……我不是没怎么跟刘医生聊过嘛……”小朱坏笑着说道,没笑两声,看到萧晓白要翻脸,赶忙岔开话题:“既然抓捕李晓玉没什么问题,那有啥不大对劲的?”
“老村长,你就跟在后面做个见证吧,要是等会还想吃早饭,就别跟进来了。”小朱这么一说,老村长似乎也明白了什么,半张着嘴,哆嗦了半天九*九*藏*书*网也没说出一句话来。
萧晓白这句话与其说在安慰小朱,倒不如说在安慰自己,他倒是希望李晓玉还活着,能够再度与自己交锋,但是他心中却十分明白,这种情况不会再有了。从与李晓玉接触的过程中,萧晓白觉得她并不像是那种穷凶极恶的杀人犯,反倒像是一个感情丰富的普通女人,一个很爱家人的人。这样的一个人能变成变态的连环杀手,背后肯定隐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而且她在发现自己暴露后,做出的第一反应不是逃亡,而是回到生养自己的地方,回到一个几乎无路可逃的地方,说明她已经放弃了逃生的机会,做好了了解这一切的准备。虽然还有很多细节想不明白,但萧晓白几乎可以肯定李晓玉就是抱着这种心思回来的。
小朱看出萧晓白有些心神不宁,轻声的问道:“萧哥,是不是困了?”
“别那么丧气,我只是瞎猜而已,说不定李晓玉现在已经潜逃了,到时候还要咱们去努力。走吧,那边有人出来了。”萧晓白站起身,拍了拍小朱http://www•99lib.net的肩膀。
“我只是想到一个可能,李晓玉回老家可能并不是因为这里是她的家,而是因为这里是一切开始的地方,她回到这里,很有可能想要结束一切,包括她自己。”萧晓白长叹了一声,闭上了眼睛,低声说道:“我们可能来晚了。”
“先歇一会吧。农村人起得早,等一下遇到人问一下就知道了。有烟没?给我来一根。”
当山间第一缕阳光划过村子上空的时侯,萧晓白一行终于来到了村子最角落的一个院落前,四间有些破烂的砖瓦房,一个石头砌成的低矮围墙,这就是李晓玉的家,她父母居住的地方。
“哎,那个什么同志,你等我叫人起来开门啊,这样多不好看。”老村长看到萧晓白的粗鲁举动,一下子慌了手脚,想要来拉萧晓白,却被小朱给拦住了。
“哪里不对了?马上都要抓住李晓玉了,这个时候还能出啥岔子?”小朱想了一下,恍然大悟道:“对了,刘医生说过李晓玉是个催眠高手,我们这样直接抓是不是会有危险?是不是会被她催眠控制住?”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