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二十三章 夜间山路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二十三章 夜间山路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没有了地方警力的配合,萧晓白只好和小朱两个人上阵。
“啊?!原来是这样!不过,既然她那么狡猾,怎么会那么不小心,当着你们的面就用了催眠手法?”小朱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朝东面山区并没有修公路,属于乡村的山路,路况很差,以往山里人出入都是靠牛车,这几年有了摩托车,也可以载人载货,普通的轿车根本没办法开进去。要是放在白天,开来的越野警车倒是也能开过去,但是现在属于夜间,再加上小朱对这里的山路一点都不熟悉,开车的危险性很大。萧晓白想了想,决定和小朱步行过去。
“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之前对凶手进行过分析?还有刘黎帮我们分析过的凶手情况?”
山里的冬天要来得早,夜间的山风刺骨的寒,萧晓白和小朱就这样打着手电筒,深一脚浅一脚的在坑洼不平的山路上往前赶,耳边除了风声就是自己牙齿打架的声音,偶尔传来几声夜枭的叫声,瘆得九_九_藏_书_网人一身鸡皮疙瘩。
再一次来到李晓玉的住宅楼,萧晓白没有心情和李晓玉的家人客气,他心急火燎的敲开了房门,可是得到的答案还是让他大失所望:李晓玉刚吃过中午饭,就跟家里人说忽然想家了,想回一趟娘家,这一次,她连孩子也没有带。看到萧晓白阴沉的脸色,老太太和王文涛一下子都紧张了起来,不住的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大概是觉察到气氛的异常,小孩子也哇哇的哭了起来。
接下来的路程,萧晓白再也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在走到一半的时候,两个人仅有的一把手电筒也没电了。在没有任何照明工具的情况下,这种陡峭的山路是会要了人的性命的。两个人只好用在路边折断一颗小树,作为探路的棍子,一步一试的朝前摸索。
坐在急速行驶的警车里,萧晓白心急如焚,从他意识到李晓玉是凶手的那一刻起,已经通知了交警方面封锁全部的交通路口,但他依九九藏书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李晓玉很可能已经知道自己败露了,这一次的行动十有八九要扑个空。
“既然她知道自己暴露了,为什么不逃走,而是选择回老家?”
“不!她没有那么傻。其实说声音并不正确,确切的讲,是她的语气。在他们家的时候,她三岁大的儿子曾经哭过,她哄了两句,孩子就止住哭闹了。她丈夫也说过,孩子脾气不好,谁都哄不住,但是只要她来哄,马上就不哭不闹了。我当时觉得有些不对,不过没有细想。后来串子在局里和你闹起来,我才忽然意识到,人在对着不同的对象时,会下意识的选用自己合适的语调。比如说你跟你女朋友打电话,会下意识的用特别温柔的声音来讲。李晓玉也是如此,她的作案手法,可能就是靠着她的嗓音来催眠受害者的,在哄孩子的时候,她下意识的用到了这种方法,所以,只要她哄孩子,孩子就会很听话。”
“当然记得,我们当时推99lib•net断凶手可能是因为受过婚外情的创伤而变成杀人凶手的,刘医生说过,凶手可能是一个很高明的催眠师,精通心理学。不过我听董丽讲的情形,李晓玉并没有表现出这些异常啊?”
萧晓白来的路上就给凤来镇派出所的吴所长打了电话,想请他派人配合,但是对方在确定了萧晓白的身份之后,就假装电话信号不好听不到挂了电话,再打过去已经提示关机,差点把萧晓白气了个半死。
天南市的东南部是一片丘陵地带,整整覆盖了省道朝东数十公里的范围,李晓玉的老家,就在这片大山之中。夜里十点三十二分,萧晓白和小朱赶到了凤来镇朝南三里地的岔路口,从这里朝东四十多里地,就是李晓玉的老家。
正在这时,负责监控的民警打来电话:车站的录像显示,李晓玉在下午两点钟购买了前往老家凤来镇的车票,登上了大巴。交警部门也联系上了大巴车的司机,据他回忆,下午确实有个红衣九九藏书服的女人在凤来镇附近下车。
“她没有用催眠的方法,她只是用了很轻柔的声音说话而已,不过单单是这一点,也足以暴露了她的身份。在我们走了之后,她大概意识到自己暴露了,就离开了。”
四十多里的山路,说起来很短,但是走起来却没那么简单,萧晓白和小朱在寒风中步行了整整一夜,直到东方放明,才来到李晓玉娘家居住的小山村,山庙村。
萧晓白询问了李晓玉娘家的详细地址后,安排董丽和小钱搜查李晓玉家中的情况,自己和小朱驾车出发了。
“声音?哦,我想起来了,她曾经在电话里跟你交谈过,你就是靠这个认出她来的,对吧?”
“萧哥,你给讲讲李晓玉的事情呗!一路上只顾安排事情,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判定李晓玉是凶手的。”小朱之所以这么问,一半是因为好奇,另一半则是想岔开自己的注意力。
十月底的天南市已经是晚秋时节,随着夜幕的降临,丝丝寒意也开始随着九*九*藏*书*网晚风四处飘荡,不过这轻微的寒意并没有影响到街上的行人,他们正悠闲的享受着晚秋最后的时光。随着天边最后一道光线的消失,街道两边的路灯和商业街的霓虹灯陆续亮了起来,这似乎又是一个普通的夜晚。忽然间,一声刺耳的警笛声响起,打破了这秋日的宁静与安详,引得街上的行人纷纷驻足观看。
“我也不知道,大概每个人在危险的时刻,都想回到自己心中那个家吧!”萧晓白说完这句话,就一下子愣住了。他想到了一个可能,一个他不愿意再去想的可能。
“李晓玉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她隐藏得几近完美,也许她把自己都催眠了,所以才表现的跟正常人一模一样,我当时也被她骗了过去。不过她却忽略了一个细节,就是她的声音。”黑暗中,萧晓白的声音有些飘忽。
萧晓白原本就是农村人,上初中时走惯了夜路,倒也不觉得什么,小朱没见过这种架势,心里有些发虚,快走了几步,紧紧的跟在萧晓白身旁。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