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二十章 幸福与否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二十章 幸福与否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卫生间里只有一套洗漱用具,梳子上脱落的头发都是女性的长卷发,没有短发。”萧晓白刚说完,就听到了赵萌扭开卧室门锁的声音,赶紧使眼色示意董丽坐好。
直接找上门去,让对方露出马脚,这件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没那么简单。凶手是一个极端狡猾的家伙,警方与她交手以来一直处于下风,现在想要通过当面的交锋来获取线索,恐怕没那么容易。萧晓白对自己的几个同事相当的了解,作为刑警,他们的洞察力和反应能力远远高于普通人,但是面对这个极端狡猾的凶手,恐怕没有人是她的对手。
“可是,假如她是故意这样暴露弱点,迷惑我们呢?”
片刻之后,两个人再度回到了客厅,董丽轻声的说道:“厨房很久没用过了,浮灰有厚厚一层,刀具都锈了,垃圾桶也是空的。”
“啊?!国军他出事了?”赵萌紧张的一下子坐直了身子。
“你觉得赵萌的痛苦隐九九藏书藏的深不深?”萧晓白笑着反问道。
“那个……国军工作忙,很多事情都不告诉我。你告诉我,他到底怎么了?”
李晓玉住在鸿博景园六栋402房,萧晓白和董丽两人赶到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半了,差不多是中午吃饭的时间了。李晓玉的家人都在,开门的是一个老太太,大概是李晓玉的婆婆或者母亲。屋子不大,屋子里的一切在门口看的清清楚楚,李晓玉的丈夫正在厨房忙碌,而李晓玉正在逗她三岁大的儿子玩,客厅的茶几上摆着几盘已经炒好的菜,屋子里弥漫着一股家的味道。
“不知道两位来的意思……”
“哦,是这样的,我们来的目的主要是想跟你谈谈你丈夫的事情。”萧晓白一下子收敛了笑容,一脸严肃的回答道。
萧晓白走到照片前方,拿手指在上面轻轻地摸了一把,捻了捻手指,回头对董丽说道:“是有钱,不过有钱不一定就幸福。”藏书网
赵萌住在帝豪花园九栋二单元三楼东户,萧晓白和董丽敲开她家房门的时候,她穿着睡衣开的门,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显然是还在休息。当萧晓白表明身份后,赵萌足足愣了十多秒才反应过来,慌忙把两人让进了屋内。
董丽马上明白了萧晓白的意思,转身朝厨房走去,萧晓白则朝卫生间走去。
听了董丽的话,萧晓白不由得笑了起来:“董丽,看来你都成了惊弓之鸟了,凶手真要有那么多花花肠子,我们只能等待下次机会的出现了。其实想要证明赵萌不是凶手很简单,我敢打赌她现在肯定在拨打她丈夫的手机,等一下回到局里,要求电讯部门查一下通话记录,自然就会真相大白。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去试探其余两个人。”
“你们找谁?有啥事?”老太太看到这两个年轻男女斜着眼睛朝屋子里瞄,有些生气的问道。
“两位先坐一下,我去换一下衣服,饮水机http://www.99lib.net的柜子里有杯子,两位请自便。”赵萌说完就回到卧室去了。
“真有钱!”董丽轻声的赞叹道。
“可是萧队,赵萌的情况跟我们之前分析的凶手情况十分吻合,你这样判定她不是凶手,会不会错过抓捕时机?”董丽还是有些不大确信。
“卧室吧?不过客厅放结婚照也没关系呀!”
赵萌家里的装修十分的豪华,看样子相当富裕,那些家具和屋子里摆的瓶瓶罐罐萧晓白并不懂,不过他却知道客厅顶上吊着的水晶灯价值不菲,至少抵得上他一年的工资。客厅的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照片,是赵萌和丈夫的结婚照,照片上的赵萌笑得十分的幸福。
“你不知道么?你跟你丈夫天天在一起,这些事他应该告诉过你吧?”
“没什么,大概是做生意得罪什么人了,一对夫妇到公安局报案说他涉嫌合同诈骗,男的叫彭元康,女的叫吴娜。”萧晓白这么说是有目的的,吴娜正是九_九_藏_书_网最近这起凶杀案的女死者,也就是彭元康的妻子,假如赵萌的表情有了异常变化,就说明她心中有鬼。
“那就是了,你觉得凶手的演技会那么差么?”
“真不好意思,让两位久等了,我上的是夜班,上午这个时候都是在睡觉,让两位见笑了。”赵萌换了一身连衣裙,还略微化了些淡妆。
从赵萌家出来,董丽向萧晓白问道:“萧队,你怎么那么肯定这个赵萌不是凶手?你不是说过么?这个凶手十分的狡猾,狡猾到把演戏当做了生活的一部分,假如她是故意装给我们看的呢?”
“哪里的话,是我们太过冒昧了。”萧晓白笑着回答道。
“董丽,我问你,一般人会把自己的结婚照摆在哪里?”
“她是在努力掩饰,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董丽想了想说道。
出乎他意料的是,赵萌听到这里,反而松了一口气:“原来你们是经侦的,合同诈骗这种事国军不会干的,肯定是诬陷,大不了打官司99lib•net,就算输了赔点钱也无所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思来想去,萧晓白还是决定自己亲自去接触几个嫌疑人,董丽作为副手协助自己——董丽的洞察力和分析能力都不错,而且女性观察事物的角度与男性大相径庭,很有可能注意到自己忽略的细节。小朱和小钱则继续留在局里,协助张燕对三名嫌疑人的资料进行调查,并随时接受调度,进行支援。
“你错了,很少会有人把结婚照放在客厅的,人性是自私的,幸福当然是越私密越感觉幸福,所以大多数人都会下意识的选择把结婚照放在卧室的床头。只有不幸福的人,才会努力把幸福秀给别人看,结婚照放在客厅,是为了让大家看到,来证明自己幸福。而且我刚才注意到一个细节,结婚照上虽然有浮灰,但是很薄,而客厅桌子上的浮灰要厚得多,这说明赵萌很在意自己的结婚照,经常擦拭。所以,她不是凶手,只是一个婚姻破裂却依然爱着丈夫的可怜女人。”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