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九章 简单粗暴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九章 简单粗暴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我觉得那个叫王伟的技术人员可以排除,我们应该把主要精力放在三名女性身上。”小钱的话一出口,就引来几对白眼:大家早都知道凶手是女性,傻瓜都知道这名男性技术人员可以排除在外,这不是废话么?
“对赵萌进行秘密调查,等掌握证据之后,对她进行抓捕,突击审讯。”
“我支持董丽的说法,这个赵萌的嫌疑很大,应该在她的身上多下功夫。”小朱第一个对董丽的话表示了赞同,张燕也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只有小钱嘟哝了一句:“我本来也要这么说的,猪头你为啥不让我说下去?”
午夜私语栏目组总共有四个人,一名男性技术人员,其余的播音、导播和策划人员都是女性,都是已婚人士。
“靠!那到底该怎么办?案子好不容易有点眉目,到了这一步又卡壳了,真他妈的窝火。”小钱愤愤的说道。
这一次,所有人都糊涂了,他们不知道萧晓白怎么会忽然产生这样的想法和感慨。不过张燕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刘黎和萧晓白之间的纠葛她藏书网早就知道,凭借着女性特有的直觉和对萧晓白怀有的感情,她明显的感觉到萧晓白最后一句话似乎另有所指,似乎在感慨他自己的一段往事。
“对了,我想起来了,办理许建军案子的时候,曾经有目击证人对凶手进行了记忆画像,我们可以用这个来锁定疑犯。”小钱的提议让大家精神为之一震。
在萧晓白看来,午夜私语算不上一个十分有吸引力的广播节目,它最大的卖点无疑就是将个人的隐私放到了公众面前进行讨论,满足了一部分人刺探隐私的阴暗心理。也许很多人会喜欢这类刺激话题,但是作为见多了人世间黑暗丑恶的刑警,萧晓白并没有多大兴趣,他知道这些“刺激话题”背后隐藏着多少的悲伤和痛苦,一时的欢娱,可能会给一个家庭带来无法承受的伤害,这种事情,他见得太多了。
“资料都看完了吧?你们有什么想法?”萧晓白关闭了投影仪,直起身问道。
小钱原本还想继续说下去,被小朱拉了一把,讪讪地把嘴闭上了九_九_藏_书_网
“董丽,你刚才分析的很好,不过你忘记了一个前提,凶手是一个极度狡猾的人,一直在隐藏着生活,隐藏和伪装已经成为了她的习惯。所以,即便她的婚姻是不幸的,她也不会轻易地让别人知道。我记得曾经看过一句话,不能告诉别人的痛苦才是最大的痛苦。凶手用杀死其他的婚外情出轨者来平衡自己的心理,她忍受的痛苦肯定不会是简单的婚姻不幸可以描述的,所以我觉得,这三个人都有嫌疑。至于调查……”说到这里,萧晓白停了下来,定定的看着投影屏很久,忽的攥紧了拳头,说道:“我准备直接找上门去!”
“你们想过没有,我们在研究凶手同时,凶手同样在研究我们。她肯定对我们的办案方式十分的了解,她的推断都是基于对我们之前办案风格的了解,这一次,我偏偏要改变自己的方式,用一次愣头青的办案方式来打乱她的阵脚。”说到这里,萧晓白停下了脚步,痴痴地望着窗外很久,说道:“有些时候,粗暴九九藏书的做事风格可能比温和更有效。在适当的时候不讲道理的冲动行事,也许更正确;考虑的越多,越接近道义,反而会越痛苦。”
萧晓白并没有直接表态,而是托着下巴沉思了片刻之后,开口说道:“董丽,既然赵萌具有重大嫌疑,照你看,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董丽迟疑的问道:“萧队,你确定要直接调查?假如我们之前的推断是正确的,凶手肯定是做好了一切准备的,我们上门调查没有收获,以后再想抓到凶手就更难了……”
“这个可以试试,不过我估计希望不大,几个目击证人对凶手的面容记忆完全不同,唯一相同的只有对方的眼神,我很怀疑这是催眠的结果,对照的结果很可能是一无所获。”萧晓白缓缓的摇了摇头,说道。
“萧队,我是这么考虑的。三名女性中,播音员和导播是最多接触听众的,而那名策划人员很少直接参与节目,我觉得我们应该把播音员赵萌和导播李晓玉列为重点调查对象。按照张燕朋友提供的线索,赵萌和李晓玉都已经结婚
九九藏书
好几年了,而且都有了孩子,但据她提供的小道消息来看,赵萌的婚姻似乎不是很美满,有离婚的传言。我觉得赵萌的状况可能和凶手相对比较接近,婚姻的破裂,让她开始对他人,特别是对婚姻不忠的人进行报复,而她也是最多接触听众的一个。”董丽显示了女性独有的细腻思维,对案件的分析条理清晰,而且有理有据,让其余几个人听得不住点头。
“秘密调查?假如对方真的是那个凶手的话,她会留给我们证据么?假如一直没有证据,我们是不是要一直等下去?”萧晓白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提问。
“直接找上门去?”萧晓白的话让其余几个人惊讶万分,这样做似乎太过冒失了。
“对!直接找上门去。我想过了,案子到了这个地步,我们不能再畏首畏尾了,既然对方狡猾,我们就上门去打草惊蛇,让她露出马脚。即便对方有所准备,我不相信她能没有任何破绽。”说到这里,萧晓白思考了一下,继续说道:“其实我还有另外一层考虑,凶手对婚外情九九藏书的痛恨,正说明她对正常家庭生活的渴望,那么她在家庭中的时候,就是她最脆弱的时候,我们找上门去,会很容易发现线索。而且,正因为她很聪明,她很可能认为警察在没有确切证据时是不会直接上门调查的,我们的突然上门,会让她措手不及的。”
张燕的闺蜜果然如她所说的那般神通广大,在第二天早上上班不久就把午夜私语栏目组的人员资料扫描发了过来,并且还把一些她所知道的八卦内容也发了过来。唯一的不足是扫描的电子文档过大,传送过来时花了不少时间,让猴急的小钱在办公室里转了不知道多少圈,差点磨坏了脚上那双新皮鞋。
办公室一下子沉默了下来,从这几起案子来看,凶手是一个极端狡猾的人物,她肯定不会轻易留下证据给警方的,如果是这样的话,秘密调查似乎并不可取。
收听了接近一小时的广播,萧晓白并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就关掉收音机睡觉去了。睡梦中,萧晓白有一种迷迷糊糊的感觉,午夜私语主持人声音似乎十分的好听,让人很放松。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