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七章 排除嫌疑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七章 排除嫌疑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回到局里的时候,王贵丽已经从惊吓中恢复过来,审讯工作随之展开。这次的审讯在小朱和小钱的眼中,只是为了走走过场,好名正言顺的“释放”嫌疑人;不过萧晓白可并不这么认为,他想确定的排除王贵丽的嫌疑,往后办案时就不用再在她身上浪费精力了。
“没睡好不是这个样子吧?!我怎么觉得好像是哭肿的?”小钱笑嘻嘻的说道,他的本意只是想跟萧晓白开个玩笑。
“哪儿来那么多话?!案子有没有进展?”萧晓白脸一沉,把话题岔开了。
“嗯,晚上没睡好。”萧晓白含糊的答应了一句,想给糊弄过去。
一番审讯之后,王贵丽的嫌疑彻底被排除了,她确实与许彭两人接触过,不过是业务上的往来。萧晓白询问了她在案发当晚的行踪,她回答的很干脆——和出租屋里的几个人打麻将到凌晨两点钟,之后回去睡觉了。打麻将的几个人之中,有出租屋的房东,房东也证实了当天晚上王贵丽确实在跟他们一起打麻将,而且出租屋外面的大门是锁着的,到早上七点钟才会开www.99lib.net门,这中间没有人出去过。
一个上午就这样在忙忙碌碌中度过了,几个人选出了一大堆的名单,却不知道该如何剔除。到了上午十一点半的时候,移动公司技术部打来了电话,王贵丽姐弟两人的手机信号已经进入天南市区,预计二十分钟以内会到达汽车总站。与此同时,高源也接到了王贵丽的电话,说她和弟弟在十几分钟后就会到达汽车总站,让高源去接车。
在回去的路上,萧晓白开口向王贵丽说明了一切,不过他的说辞依然是关于贩毒的事情,对连环杀人案只字不提。当王贵丽听到自己被警方怀疑参与贩毒的时候,竟然惊吓过度,昏厥过去,还好时间不长,很快就醒了过来。这么一番折腾,把几个年轻警察给吓了一跳,贩毒的事情本来就是为了办案欺骗他们的,这要真给吓出个毛病来,几个人可是要负责任的。
萧晓白把几个人聚在了一起,开了个简短的小会,安排了一下工作。到今天早上为止,董丽已经把资料对比的工作完成了,并没有发现http://www.99lib.net新的线索;监视谢菲的民警也没有报告任何异常。萧晓白把昨天刘黎对凶手的分析向大家转述了一遍,安排大家集中人手,按照分析中的三点,对天南市的女性知识分子进行排查,重点放在离异过的女性群体上。
在全市人口中寻找一个不确定身份的女性,基本上跟大海捞针无异,最让人头疼的是,这些作为缩小范围的条件也不确定,假如凶手可能只是感情受过伤害,并没有离异;更麻烦的是,假如凶手不是天南市本地人,而是流动人口的话,那么这些努力都会是徒劳的。几个人商量了一下,不能这样坐着干等,先从女性知识分子集中的大学开始入手,把这一部分名单确定,然后看她们其中是否有人和几个受害人的社会关系产生交集。
一走进办公室,萧晓白的肿眼泡就被发现了。小钱正等着他来,准备详细说明追踪手机的事情,一看他的眼睛肿得通红,便奇怪地问道:“萧哥,昨天晚上没睡好?还是上火了?怎么眼睛都肿了?”
高源一家走的时九-九-藏-书-网候,不住的向几个警察道谢,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于真心;这个举动让萧晓白有些无奈,假如可以的话,他是不愿意用这种欺骗的手段来开展工作的,而这种欺骗,却让对方对自己感恩戴德,这算不算一种讽刺?
既然王贵丽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那么她的嫌疑基本上已经可以排除了,下一步的工作该如何开展呢?重点调查谢菲,还是寻找新的线索?一时之间,萧晓白有些拿捏不定。
还没到局里,小钱的电话就打来了:“刚才移动公司技术部的人打电话过来,说王贵丽姐弟俩的手机信号开始移动了,信号追踪显示他们正沿着省道公路朝天南市方向赶来。我问过审讯室值班的小王,他说王贵丽今天早上曾经给高源打过电话,说正在赶回来的路上。”
高源是个聪明人,他一直很配合警方,没有跟妻子提到过自己被警察扣留的事情,他打电话的时候也只是催妻子赶紧回来,说现在活太多,自己一个人忙不过来。他知道只有妻子回来,才可能证明自己和妻子的清白,假如自己告诉了妻子,她http://www.99lib.net在慌乱之下逃走,只会带来更大的麻烦。他确信自己的妻子不是毒贩子,不过既然警方不让透露,对妻子隐瞒真相也是可以接受的。
早上醒来的时候,萧晓白发现自己的眼睛又肿又疼,都快睁不开了,摸了摸枕头,上面被泪水打湿了一大片。坐在床沿上发了一阵呆之后,萧晓白长叹一声,起身去洗漱了。
快十二点的时候,萧晓白一行在天南市汽车总站见到了王贵丽姐弟两人。看到丈夫带着几个陌生人来接车,王贵丽有些奇怪,不过她并没有多想,以为这些都是丈夫带来的帮手,招呼萧晓白几个人将汽车货箱里的东西搬下来,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丈夫一脸苦笑。
吃中午饭的时候,萧晓白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忽然间,快餐店里电视机上播放的一条广告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一款双网双待手机的广告。一个念头在他的脑海中闪过——问题可能就出在这里,他们都忽略了一件事情。
从开始问话,萧晓白就在注意着王贵丽的反应,从刚才那一幕来看,对方不像是演戏,是真的
http://www•99lib•net
被吓到了,这说明她真的不是凶手。不过萧晓白并没有打算把她直接释放,既然都走到这一步了,就算是演戏也要来个圆满收场,这样中途莫名其妙的释放,对方也会感到惴惴不安的。
看着高源一家离去的身影,萧晓白忽然心生感慨:中国的民众是那么的淳朴,他们的要求实在是太低太低了,可惜当权者却给予他们的太少,哪怕是最基本的司法公正。自己会不会在某一天,也变成自己痛恨的官僚?
“还没有,大家都在等你来做安排呢。”小钱吐了吐舌头,他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王贵丽这条线索可以彻底排除了,现在就只剩下谢菲有嫌疑了,凶手就是谢菲么?她并没有不在场证明,而且她符合凶手特征中女性知识分子这一条。她是不是凶手呢?假如是,又该如何引蛇出洞呢?
这天晚上,萧晓白做了一整夜的梦,他又梦到了过去和刘黎在一起的日子,那段温馨而甜蜜的时光。在睡梦中,他不知多少次甜蜜地笑出声,又不知多少次惊觉醒来——刘黎转身离去的画面像一记重锤,总是在最甜蜜的时刻出现,将这一切击碎。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