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五章 无奈僵局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五章 无奈僵局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刚送走谢菲,小钱就赶了回来,通过移动公司的技术部,他已经追踪到了王贵丽姐弟两人的手机,信号显示,两个人现在都在邻省某个市的农村,和王贵丽身份证上的家庭住址吻合。从追踪信号上看,两个人的手机暂时都没有运动的迹象,看样子是在老家呆着。小钱看在那边也没什么事情,就赶了回来,不过回来之前已经交代他们对这两个手机信号一直进行跟踪,只要一有情况就报告。
这一下,会议室里彻底沉默了。想要引出一个无比狡猾的连环杀手,除非是给他制造出手的机会,而且这个机会还要让他无法忍受出手的欲望。问题是警方现在除了知道对方出手的起因是婚外情之外,其他的一概不知,没有掌握足够的资料,又如何能够引蛇出洞?一句话,难啊!
萧晓白把谢菲的详细情况说了一遍,说道:“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大家都说说吧,有什么看法就直说。”
很多人都以为只要想好细节,撒http://www.99lib.net谎就很难被发现,其实不然,谎话虽然很容易说出来,但是也很容易被拆穿,作为经常和犯罪分子打交道的刑警,想从一个人的话语里判断是否存在谎言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比如说从表情、语气、动作都可以作出判断。为什么询问口供的时候,会存在询问性别这样的白痴问题?其实就是为了给警方建立一个判断对方是否说谎的“真话基线”,回答这种白痴问题时,犯罪嫌疑人的语气和表情就是一个判别标准。除此之外,还有很多询问的技巧,也可以判断出对方是否说真话。
在刚才开会沉默的时候,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借助刘黎的能力,之前他一直不愿意这么做,除了不想将刘黎牵扯到案子中来之外,还有大男子主义的心理在作祟——他不想在自己擅长的方面向自己曾经爱过的女人求助。但是现在自己已经无法对案情作出正确有效地判断了,放下身段,九-九-藏-书-网听一听刘黎的意见,也许会有所帮助。
谢菲说到十六号晚上事情的时候,语气里出现了迟疑和不确定,而且有摸耳垂这个小动作,由此可以断定,她在这件事情上肯定是撒谎了,不过她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紧张情绪,倒是表现的有些羞涩,这让萧晓白怀疑其中另有隐情,所以,他并没有冒失地挑明,而是选择了安抚。
趁着所有人都在,萧晓白把大家聚在了一起,再次对案情进行讨论。老李那边的情况已经问过了,尸体解剖并没有发现什么新的线索;董丽对所有资料的对比详查也已经全部完成了,同样没有发现新的线索;没有新的线索,只能对现有的线索进行排查,但是现有的线索都陷入了僵局,谢菲暂时被监视起来,而王贵丽还在外地没有回来,对她的调查只能等她回来之后才能开展。
在沉默中过了将近十多分钟,萧晓白打破了沉默:“今天都按时下班吧,休息一下,高源说王贵丽明
九九藏书
天就能回来,有没有转机,就看明天了。对了,安排一下,不能让高源回家,就让他呆在这里,不过也别为难他,需要啥就帮他买。”
“这件事情上,谢菲是撒谎了,但是她没有表现出紧张情绪,我想可能另有隐情。再加上我们现在没有任何的证据,假如当面拆穿询问,对方只说在家休息,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反而会在后面陷入被动。”萧晓白说完,耸了耸肩,一副无奈的表情。
“那王贵丽呢?是不是能够排除她的嫌疑?”小钱问道。
“我是有这个想法,不过一直耗着也不是办法,我们没有那么多的力量和精力,而且等待也不是办法,假如对方一直不暴露,我们总不能一直等下去吧?我想跟大家商量一下,看有没有什么主动出击的办法。”
站在门口,萧晓白稍微停顿了一会,想好了说辞之后,他推开了诊所的大门。
“既然谢菲在十六号晚上的行踪上说了谎,那她的嫌疑很大,是不是应该对她进www.99lib•net行突击审讯,就把十六号晚上的行踪作为重点突破口,说不定就能把她拿下了。”小朱难得积极一次,首先发言道。
拿着谢菲写下的行程表,萧晓白有一种说不出的无力感,侦破工作到了现在,陷入了一个怪异的僵局。谢菲和王贵丽两个人都是有重大作案嫌疑的,但是却找不到任何证据来证明她们其中某一个是凶手,也没有证据能证明她们其中某一个不是凶手,只能将她们两个都继续列入嫌疑的名单中,等待机会的出现。
从局里出来,萧晓白并没有马上回到自己的住处,而是赶到了刘黎的淡水心理诊所。从十七号接到案子之后,他就处于一种焦灼的状态,他知道自己的心理状态不利于办案,但是却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这个案子给他的屈辱和压力太大了,早已超过了他的心理负荷。
“那要等她回来之后,详细审讯了才能确定。我想说的是,凶手十分的狡猾,而且善于伪装,你们还记不记得,在许建军妻子被杀的案99lib•net子中,曾经有人见过凶手,但是他们在进行记忆画像时,凶手的模样完全不能统一。我想,除了化妆之外,她可能还有其他的方法来掩饰自己,我们面对的,可能是一个像演员一样的凶手。”
沉默了一会儿,董丽说道:“萧队,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正因为凶手是一个演技高超而且冷静的人,所以即便谢菲和王贵丽的表现很正常很无辜,除非有确切的证据,否则就不能排除她们的嫌疑,可能这一切是她早就设计好的。”
接下来,萧晓白装作不经意的样子,问了谢菲一些关于她行程的问题,并没有发现异常,她写下的行程基本上都是事实,唯独十六号晚上的事情,她在回答时明显迟疑了一下,这其中肯定存在问题,但是具体是什么,萧晓白无法判断。不过现在萧晓白还不想打草惊蛇,随便问了几句之后,就安排人将谢菲送回了家。当然,也安排了人手去“保护”她,下面的派出所抽调不出警力了,只不过是把监视她的片警由暗转明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