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二章 私家侦探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二章 私家侦探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几位都还没结婚吧?”高源似笑非笑的问了一句,没等回答,他又继续说道:“私家侦探最大的生意是婚外情调查,前几年这种生意还不算多,现在接都接不完。哎……物质生活越好,精神就越空虚。现在很多的男男女女,除了偷情找点刺激,生活中已经没什么乐趣了。”
“那是当然,不把资料记录下来,怎么去调查,不过每次调查完之后,会按客户的要求把所有资料交给客户,自己并不保留。这涉及到客户隐私和信誉问题,而且有些时候客户需要一些影像资料作为离婚时分割财产的证据。”
“只要是客户想要的合理要求,我都会做,不过要求不同,收费的标准也不一样。”高源回答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他有些摸不清楚面前这个年轻的警察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银行卡?是,是我在用。”高源下意识的回答了一句,马上反应了过来:“别人给我打款怎么了?你们就凭这个抓我?就算是安罪名,也该换个说得过去的吧?”
有了参与贩毒这个大帽子压着藏书网,高源回答的很利索,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情况都给说出来。
“会。现在的活那么多,很多时候我和王贵明在外面忙,客户打来电话要求见面洽谈业务,都是她去的。反正是一家人,无所谓的。”高源回答之后,忽然反应了过来:“你们不会是怀疑我妻子参与贩毒吧?这不可能的,她每天要送孩子去上学,还要经常给我和王贵明送饭,不可能有时间的,再加上我们也不缺钱啊!”
“配合,一定配合。”高源再也没有了刚才的镇定劲儿,忙不迭的点着头。
萧晓白并没有把他的解释听进耳朵里,他的心早已被得来的线索塞得满满的:高源的业务大多是婚外情调查,许建军和彭元康都曾汇款给他,那么就是有过业务的往来,但是高源却对这两人毫无记忆;而连环杀人案的相似处正是婚外情,凶手为女性,高源的妻子王贵丽刚好有机会接触他的客户……
“干我们这一行的,做的最多的无非就是跟梢拍照、打听人的情况,偶尔也会有寻找亲人、调查命案这藏书网些。”
高源从事私家侦探行业已经有六年之久了,在天南市的私家侦探圈内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人物。一开始他是在一家私家侦探所工作,后来因为利益分配不均,一怒之下辞职单干了。因为资金不足,没有办法搞私家侦探所,他只能叫上了小舅子,两个人搭班接起了私活。
“具体一点,必须说一般情况下,客户都会要求你做什么。”
一听自己要跟贩毒的事情扯上关系,高源一下子慌了神,赶忙说道:“警察老兄,我真的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啊!我是做私家侦探的,可能接过他们的活,可我真的对这两个人没一点印象啊……”
“当然是真的,司法腐败之下,冤假错案还会少么?这有什么稀奇的?”高源的语气中带着浓浓的不屑和讽刺,即使现在被人抓着把柄,他也不想在这件事上服软。
有了前车之鉴,他在一开始就和小舅子确定了利益分配的问题,并且让自己的妻子来管理账务,王贵丽的那张银行卡也是为了避嫌而办理的。按照他们的商定,
http://www•99lib•net
所有的收入都打入这张银行卡内,由王贵丽记账,每一笔账目明细都会记录下来,并且按照商定分配。
高源的话里透出深深的无奈,作为私家侦探,他看多了背叛、欺诈和人情冷暖,深深地知道这世间的灰暗。不过他的感慨并没有引起几个年轻警察的共鸣,倒是让萧晓白顺理成章的将话题引导到婚外情调查上面:“婚外情调查?你每次接业务,都会记录下来详细情况么?”
“高先生,我不知道你是真的不记得了,还是在装糊涂。许建军和彭元康的身份可不是普通人那么简单,彭元康咱先不提,他的案子现在还处于保密阶段。许建军前一段时间被击毙了,估计你也听说过,在金帝夜总会出的事,原因嘛,很简单,贩毒。贩毒这种事情,相信你也知道,只要携带海洛因超过五十克,就够判死刑了。虽然我们现在还没有证据,但是这两个人都给你打过款。一个人这么做,还可以说是巧合,两个呢?假如你是我,你相信么?”
“调查命案?真的假的?99lib.net”这个答案让几个年轻的警察有些诧异,这种事情明显是刑警的工作,怎么会私家侦探也做这个。
至于许建军和彭元康这两个人,高源声称他实在是没有印象了,如果两人给他打过款,那也肯定是客户交付的款项,自己与贩毒行为没有任何牵连。为了洗脱自己的嫌疑,高源甚至提出自己老婆回来之后,让警方查看账本来确认自己确实是做私家侦探而已。
萧晓白静静地听着他讲了半天,等到高源喘气的空当,忽然开口问了一个无关案情的问题:“高源,你做私家侦探,都给客户提供什么服务?”
“私家侦探?这家伙不像是在撒谎,也许真的不知情。”萧晓白暗自嘀咕了一句,故意大声说道:“假如事情真的是你所说的那样,我们也不会为难你,不过你要配合,老实交代你知道的情况。”
“我估计寻找亲人和调查命案这种事情不多吧?你就靠提供这些服务来养活三个人?骗谁呢?老实交代,是不是跟贩毒有关?”现阶段司法腐败的情况确实是存在的,高源这么一说,几个年轻的
九九藏书网
警察脸上都有些挂不住,小钱只好倒打一耙,想要岔开话题。
“你妻子对这些清楚么?她会跟客户接触么?”问这句话的时候,萧晓白的心怦怦直跳,他早已猜测高源与本案无关。贩毒嫌疑只是一个障眼法,高源是做私家侦探的,直接询问他妻子的事情,可能会引起他的怀疑,假如那样的话,得到的信息就可能不大真实。他绕了这个大个圈子,其实还是为了调查王贵丽,这一刻,他终于不着痕迹地把问题转移到了王贵丽身上。
说是两个人搭班,其实主要的事情都是高源在做,包括一开始的客源等等,都是靠着高源以前积累下来的人脉。他的小舅子也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真正做的事情不多,再加上姐夫和姐姐不会亏待自己,就把利益分配的权力交给了自己姐姐一家,自己只拿自己应得的一份,从不主动过问账目。这样一来,这张因避嫌而办理的银行卡实际上就完全掌握在了高源手中,所有的取现、定期的存折明细打印都变成了他来操作,这也是为什么取款机的录像记录上只有高源出现的原因。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