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一章 中年男子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一章 中年男子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你妻子名下的银行卡一直是你用的吧?许建军和彭元康都曾经给你妻子名下的银行卡汇过款,这一切你都知道么?”
萧晓白并没有和小钱小朱他们一起回局里,他想一个人在这一带的街区转一下,除了整理一下纷乱的思绪,他也想在这一块找一找线索。这个中年男子取钱地点基本上都在这一带的几家工商银行,在这里转一转,说不定能有所发现。
“许建军?彭元康?没印象,怎么了?”
接下来的一切进行的十分顺利,在片警的帮助下,他们很快找到了照片上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叫做高源,萧晓白一行找到他的时候,他还在屋子里蒙着头呼呼大睡,被叫起来之后就一直处于无意识状态。等把他带到了审讯室之后,问了几句话才发现,这家伙根本就答不上话来,迷迷糊糊不知道在嘟哝什么,只能作罢。
高源的话让人有些摸不到头脑,小钱和小朱对视了一眼,问道:“王贵丽和你是什么关系?”
“回老家了藏书网。”
除了第一次办卡在大厅留下的模糊身影,其余的监控录像上都没有找到王贵丽的影像,这让笼罩在萧晓白心头的疑云更加浓重了。
“片警说是入室盗窃,被刚好回来的主人家堵在了屋里,主人家当时就报了警。不过后来清点财物的时候,发现没有丢东西,也只能不了了之。”
“高先生,我觉得我们之间应该是有所误会,我们把您带来,是想调查一件案子,希望您能够配合。”一直站在窗外观察的萧晓白推门走了进来,笑着说道。
“难说,中国的冤案从古至今都不缺,还不是当官的说了算,只要说你有罪,你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看着附近的出租房,萧晓白心里忽然涌起了一个念头:也许,在这里的某一个出租房内,就住着自己要寻找的凶手。她和录像上那个中年男子是什么关系?他们是夫妻,还是被控制关系?他们现在在做什么?也在吃饭么?
“萧哥,你在藏书网哪里?我们现在去接你,有片警认出了照片上的那个男人,就在刚才银行那一带住着,这家伙犯过事,刚好是那个片警经手的。”
“我老婆什么时候回家,不需要跟你们汇报吧?是不是以后我上厕所拉屎都要打电话报告110?”
“这小子还真是做贼的,大白天睡的这么香,要不要想办法把他弄醒,总不能看着他睡觉吧?”案子有了眉目,小钱比谁都着急。
这一带属于城中村,虽然主干道两边都是写字楼和酒店,但是转过这些高层建筑,后面都是低矮拥挤的民房。这一带的民房很少有用于自家居住的,大多都改造成了出租屋,提供给在这里工作却买不起房的“白领”一族,同时也提供给在这一带打零工下苦力的民工。正因为如此,这里的人员十分的复杂,路边的快餐店也是多不胜数,现在正是中午下班时间,快餐店门口形成了一道奇特的风景线,西装革履的白领和满身脏兮兮的民工坐在相隔不远的桌九九藏书网子上吃着大致相同的快餐,唯一的区别是,白领吃的稍微要好那么一点点,多一个小菜而已。也许只有这种时候,这两种人的距离才能够如此之近。
种种推测不断的从萧晓白心底涌起,让他有些理不出头绪,到最后他干脆横下心来,想不出就不去想,按照线索去追查总不会有错。
“你不用这样假惺惺的客气。其实我早就知道,我做这一行,总有一天会得罪上大人物的,说吧,你们要我招供什么?”高源靠在椅子上,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架势。
漫步在这些街道上,萧晓白在不断的盘算着案情,银行交易记录显示,王贵丽名下的银行卡,大部分小额取现都是附近主干道上那家银行的自动取款机上进行的,这说明这个中年男子的居住地就在附近,除非有特殊情况,没有人会无聊到跑上很远去取现。
“入室盗窃?不可能吧?”萧晓白沉吟了一下,说道:“还是等他醒过来之后再说吧,我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
一个www.99lib.net小时之后,高源清醒了过来,对他的审讯工作也随之展开。当高源发现自己的身份已经由普通公民变为嫌疑犯之后,从一开始的困惑转为愤怒,继而平静下来。沉默了很久之后,他开口说道:“我早知道自己有这一天,你们准备给我安个什么罪名?”
“什么得罪大人物?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觉得你真的是误会了。这样吧,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许建军和彭元康这两个人你是否记得?”
正当萧晓白胡思乱想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小钱打来的。“串子,什么事?”
“你!……”两个年轻的警察为之气结,但是却无法反驳高源的这句话。
“她现在在哪里?”
“把这个家伙的照片拷下来带回去,让小张在数据库里找一下,再发给各个派出所,让所有片区的民警认一下,看有没有人认识这个家伙,实在不行,我们就借助媒体的力量,让大众帮我们找这个家伙。”看到实在是找不到王贵丽的影像,萧晓白示意银行九_九_藏_书_网的工作人员调出一张最清晰的正面影像,截取了下来。
“回老家了?什么时候的事?”两个年轻的警察一下子激动起来,假如时间上吻合,王贵丽的嫌疑会更大。
“有你这么说话的么?!你这是什么态度?!你要是真没事,我们会盯上你么?”
所有的这一切,假如说是巧合,任谁也是不会相信的。连环杀人案的凶手是个女人,这个王贵丽就是凶手么?是的,就是她!要不然她怎么会跟两个受害人的丈夫有过金钱交易,但是却从来没有使用过自己名下的银行卡?她是不是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会被追踪,所以才让录像上这个中年男子来代替自己的?那么,追查这个男子能不能找到王贵丽?“王贵丽”这个身份是真的么?还是一个假身份?或者是冒名顶替?
“让他睡吧,半个小时之后我们再过来。串子,跟我说说他的情况,他犯了什么事?”刚才抓人的时候时间紧,萧晓白也没顾上问情况。
“她是我老婆,怎么了?你们连家务事都要管?”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