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章 录像迷云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章 录像迷云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我刚看到一半,到目前为止只发现这一条异常记录,剩下的还要对比才能知道,他们两个人的银行卡都有大量的现金交易记录,只不过许建军的交易对象比较杂,彭元康的就没他那么多。”董丽的话语间带着一股压抑不住的兴奋,作为一名女性,给从事刑警职业的她带来了太多的质疑和压力,这一次自己能够为案情找到重大突破口,足以证明自己不是那种穿着警服的花瓶。
在看了几十次录像之后,几个人终于确认,每次拿这张卡进行交易的都是这名中年男子,只有在开户时是一名女子,但是由于当时的设备问题,女子的面容根本无法看清楚。
不过他没有高兴多久,他们根本没有见到彭元康,自然也无法对王贵丽这条线索进行调查。二组的人说彭元康被带出去指认犯罪现场了,暂时无法回来,因为是秘密行动,所以也无法进行联系。萧晓白明白这一切只是托辞,自从二组换了负责人之后,与自己这边的争斗就没有停九九藏书止过,不过他没想到自己刚刚把一个立功的机会让给别人,别人反过来连这么一个小忙都不帮。
“我就说彭元康这小子不老实,他交代的材料里,根本就没有提到王贵丽这个女人,我看他就是在刻意隐瞒,这小子,不给他点颜色尝尝,他根本就不会说实话。”小钱咬着牙恨恨的说道。
此刻的萧晓白,心理放松了很多,虽然还没有确定这条线索是否有用,但是案情有所进展,总比陷在一汪泥潭中要好得多。
“靠,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女的怎么就没再出现过?该不会是设计好的吧?”小钱的话骂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工商银行的工作人员倒是十分配合工作,在查看了萧晓白几人的警官证和公安局开出的文件之后,就从银行系统中调出了王贵丽的个人信息,不过结果却不尽如人意,王贵丽的个人信息上显示,她并不是本地人,身份证之类的都是安徽一个农村的户口,得来的家庭住址也是毫无用处。
“放
九_九_藏_书_网
心吧,没有彭元康,案子照办不误。走吧,叫上猪头,我们开工了。”
刑讯逼供这种事情,在警察系统以前的工作中是很常见的,在上面有了明确的规定禁止刑讯逼供之后,这几年好了很多,但是并不代表完全消失了。萧晓白并不喜欢刑讯逼供这种手段,他觉得那是一种无能的表现,殴打得来的线索也不准确,更重要的是,刑讯逼供很容易惹来麻烦,严重的话,可能会闹出人命。每个人都有潜藏的暴力倾向,过度的释放就会让自己心中的恶魔失控,这种事情也不是没被报道过。
“何必跟他们一般见识呢!我们是办案子的,不是来跟他们斗气的。”
生气归生气,但是萧晓白并没有去拆穿对方的谎言,事情已经这样了,再扯破脸皮也是无用。而且萧晓白也想到一种可能,对方不让自己见彭元康,也许是对彭元康使用了刑讯逼供,怕被自己知道后找他们麻烦。
“好,咱们看看之前的。”
“一
九九藏书
个毒贩子,另外一个是偷卖器官的医生,他们怎么会跟同一个女人联系上的?还有没有其他的异常交易记录?”
“没有。这是个人账户,我觉得可能是他们在私底下做了什么交易,这个王贵丽,应该不会恰好是他们的亲戚吧?”董丽的意思很明白,王贵丽和彭许两人并没有社会关系,但是却有这种金钱上的交易,这不能不让人怀疑。
银行的交易记录上显示王贵丽的账户最近一次交易记录是在上个月八号上午十时左右,在工商银行外面的自动取款机上进行了小面额的取现。银行的工作人员按照交易时间调出了当时的录像,结果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录像上显示的是一名中年男子。
“不让见彭元康,我们怎么查案子?!这帮家伙就是跟我们作对,转眼就不认人,真是一群白眼狼。”
“串子,别上火,每个人都有自保心理的,他对此隐瞒也是正常的。走吧,我们再去跟他较量较量,让他把肚子里的坏水都吐出来。藏书网”萧晓白拍了拍小钱的肩膀,笑着说道。
“萧哥,怎么办?就这么算了?”小钱觉得自己的肺都快被这帮人给气炸了,要不是刚才有萧晓白拉着,他一准上去上去揍那帮小子了。
“什么?找到线索了?”董丽的话顿时打破了办公室里的沉默,眨眼的功夫,除了张燕,其余几个人都来到了董丽的桌子旁。
“都跟一个女的汇过款?”萧晓白看着打印纸上的汇款记录,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一个汇款六千,另外一个汇款七千五,这都不是小数目,交易记录上有说是什么用途没?”
看来通过登记信息去查找王贵丽的下落是没办法了,只能寄希望于银行监控录像能够拍摄下王贵丽交易时的面容,然后再对她进行查找。
反复的调取了好几次后,几个人才确认自己没有弄错,录像上这个男子就是对王贵丽账户进行取现的人。
“我觉得应该是,要不然就太巧了一点,萧队,你看看这里。”董丽拿起了桌子上的两张打印纸,递给了萧晓白:九九藏书“这是许建军和彭元康工商银行的交易记录,他们两个都曾经给一个叫王贵丽的女人汇过款,虽然汇款的时间相差有两年多,但是在这么一个城市里,两个完全不认识的人刚好都跟同一个人汇过款,金额都还不低,我觉得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会不会弄错了?要不要看一下之前的交易录像?”银行的负责人头上也冒汗了,信息上分明显示是个女的,可为什么调出来的录像却总是一个中年男子?
彭元康给这个叫做王贵丽的女人汇款,是去年10月份时的事情,许建军汇款的时间要比他早上两年,不过这些都不是问题的关键,问题的关键是,银行对于所有储户都会进行信息登记,只要查阅资料就可以找到王贵丽的家庭住址和身份证号。而且银行也会对大厅内和自动取款机上进行的交易都会进行录像,而且存档时间会在五年到十年之间。这期间只要这个王贵丽到银行取过钱,她就会无所遁形。正因为如此,萧晓白才会安慰小钱不用担心案子的问题。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