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章 真假难辨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章 真假难辨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但是,这就完结了么?这个案子的凶手是一个十分聪明的人,而且她肯定暗地里了解过自己,知道自己的办案方式。那么,另一种答案就是:谢菲可能就是凶手,她故意做出惊愕和恐惧的表情,就是为了让自己做出前面的推断,让自己放过对她的调查。
“不给他们又能有什么办法?我们现在根本没有精力去办两个案子,小钱你老实点,整天就你话多。”张燕算是这里最元老的人物了,她可不会给小钱留面子。其实局里原本要把贩卖器官案给一组,把连环杀人案交给二组,是张燕向领导申请更换的。她了解萧晓白的性格,假如他不能亲手抓到这个困扰他一年多的女凶手,他是不可能甘心的;让他做旁观者,是他更不可能接受的事情。
“她当时的表情是那样的?这样就麻烦了,我们只能找新的线索了,这条线索只能备用了。”短暂的思考之后,董丽也明白了这其中的无奈:“哎,要是能测谎就好了……”
说不着急,其实萧晓白比谁都着急,99lib•net谢菲的来访,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也扰乱了他的判断。但是他知道,在这种时刻,他更加不能慌乱,他是队伍的领导,他的表现会影响到整个队伍的心态,紧张和慌乱对办案毫无帮助,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
惊愕,恐惧,这其中必然有鬼。在那一瞬间,萧晓白几乎可以肯定谢菲就是本案的凶手,不过在激动过后,他又冷静了下来:假如谢菲是凶手,她来的目的无非就是要扰乱警方的视线,那么她肯定提前做过准备,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她没有理由会表露出惊愕和恐惧。她的这种反应,正好反向证明了她是无辜的,她的惊愕和恐惧可能是有其他的事情困扰。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小钱会突然发作,办公室里的气氛瞬间变得尴尬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董丽忽然叫了起来:“我好像找到线索了。对,肯定是这样的。”
“查,当然要查。走吧,先回办公室再说。”萧晓白笑了笑,拍了拍小钱的肩膀:“你别那么九*九*藏*书*网着急嘛。”
“什么?给二组?凭什么要给他们?老这么便宜他们,真是的。”小钱对这个决定十分的不满意。
经过这么一折腾,办公室里变得静悄悄的,除了偶尔传出的鼠标点击声和键盘的敲击声,就剩下董丽写写画画的沙沙声了。
看着谢菲的身影消失在走廊的拐角,萧晓白收起了笑容,向身边的小朱和小钱问道:“你们两个怎么看?”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萧晓白拿起了其中一张白纸,发现上面写满了案子的线索。
“看样子你对谢记者这条线索没抱多大希望啊?”萧晓白放下了白纸,笑着说道。
“小朱,你怎么看?”萧晓白听完小钱的意见,点了点头,将问题抛给了小朱。
当谢菲从接待室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萧晓白亲自为她开的门,满脸笑容的把她送出了接待室:“您提供的线索,我们会慎重对待,争取早日破案。再次感谢您对警方的大力支持,我们也会对此严格保密,保证您的人身
九-九-藏-书-网
安全。”
回到办公室,萧晓白才发现董丽早已经赶到了,正坐在办公桌旁忙着涂涂写写,桌上的放着好几张画满了各种符号的白纸。
“想法不错,继续努力。对了,跟你说个情况,谢菲刚才来过。”
放在平时,张燕这样骂小钱,小钱肯定会灰溜溜的埋头做事去了,不过今天有些不同,小钱在萧晓白和董丽对话的时候,也明白了自己对谢菲的判断产生了失误,正窝着一肚子火,张燕的话让他一下子发作了:“我就是话多了,你管得着么?”
说话间,张燕走了进来:“刚才开会的时候,局里决定把贩卖器官的案子,交给二组的人负责。”
“不知道。虚虚实实,我已经不知道谁真谁假了。”小朱摇了摇头,回答得十分干脆。
“都别说了,开工干活了。”萧晓白使劲的捶了小钱一把,推着他的后背把他带回了座位上。
小钱并没有想那么深,所以他的判断比较简单直接,而小朱和萧晓白的判断是一致的,现在的情况十分复杂,根本无法99lib•net去下定结论。
对于他的回答,萧晓白依然是点了点头,没有任何表示,这可让小钱着了急:“萧哥,你倒是说句话啊!我们还要不要查这个女人?”
当然,这其中可能还有另外一个答案,谢菲心里是有鬼,不过与案子无关,她的惊愕和恐惧只不过是她对自己那晚事情的感觉。不过,这个时候的萧晓白已经不敢轻易放过手头的线索了,他也不敢轻易下谢菲不是凶手的结论。
“谢菲?她来做什么?”
“不是不抱希望,我昨天晚上回去仔细想了,从新闻报道去判断,有些不太靠谱,因为我们很难找到谢菲是不是报道过许建军和徐海亮,即便是真的报道过,我们也很难取到相应的证据,所以,我想从其他地方找找有没有线索。”听了萧晓白的话,董丽停下了手中的笔,抬起头说道。
这一刻,萧晓白终于体会到了红楼梦里那副对联的真谛:“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这个案子,已经让他陷入了无法判断的地步,他根本看不穿这真真假假的魔障,更九*九*藏*书*网让他沮丧的是,他还要装作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这是他必须扛起的责任,他不能让队里陷入一片混乱。
“暂时还没有,我正在按照彭元康写的线索,去对照其他两个案子。”董丽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我觉得这个谢菲应该不是凶手吧?看样子她来就是为了提供彭元康从事贩卖器官这个线索的,假如她是凶手的话,没有理由要故意引起咱们的注意。”小钱挠了挠头,皱着眉头说道。
在刚刚的谈话中,萧晓白曾经试探过谢菲,他装作不经意的样子,询问了谢菲在前天晚上的去向,让他感到意外的是,谢菲在短暂的停顿之后,以一句“个人私事”回答了事。按照道理讲,这个回答无可厚非,可能真的是私事,不愿回答;不过谢菲表情却有些耐人寻味,在被问到这个问题时,她的表情中明显出现了惊愕和恐惧,不过很快就被她掩饰了过去。
“来向警方举报彭元康可能参与器官贩卖,希望我们进行调查。”萧晓白苦笑着描述了谢菲当时的表情变化,这一下,董丽也皱起了眉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