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八章 进退两难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八章 进退两难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几个人试着用“摇头丸、冰毒、K粉、毒品、吸毒”这些关键词寻找了天南晚报所有报道的电子档,查找出的文章总共有一百多篇,不过在详细排查之后,并没有发现有用的线索。这些报道大多数是转载的国内新闻,天南市本地的相关新闻并不多,大多是缉毒队提供的官样文章,其中还包括了几个月前在金帝夜总会抓获毒贩的新闻。除了这篇报道,并没有其他新闻提及金帝夜总会或者许建军的名字。
回到住处,萧晓白洗漱完毕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干脆支起了身子琢磨案情。在确定了彭元康有犯罪事实之后,凶手选定下手对象的“原罪倾向”是毋庸置疑的,那么,凶手一定是从某个渠道掌握了这些人的犯罪事实。彭元康贩卖器官的事情十分的隐蔽,据他供述的情况来看,只有晚报这个叫谢菲的女记者曾经对他产生过怀疑,跟踪过他,那么,谢菲是凶手的嫌疑就很大。
“女记者?什么女记者?”萧晓白放下了手里啃了一半的大饼,一脸纳闷的问道。www.99lib.net
“你跟我平时接触的警察完全不同,更像是……怎么说呢?更像是个书生,很可爱。”
“啊?!谁把她带回来的?这不是添乱么?现在根本没有证据呢,把她带回来干什么?”一听到是谢菲,萧晓白着急了。
“谢大记者大清早的赶来,不会就是为了对我品头论足吧?”饶是萧晓白神经坚韧,也顶不住这样的折腾。
第二天,萧晓白刚到局里,小张就迎了上来:“小萧,你可算来了,快去见见那个女记者,董丽还没到,我怕小钱和小朱弄出什么岔子来。”
当然,这些都是在假设谢菲是凶手的前提下做出的推论,假如谢菲不是凶手呢?她是一个记者,接触到这些社会的负面也是很正常的,为了得到新闻题材,偶尔进行跟踪也是正常的,不能单从她跟踪过彭元康,就武断的判定她是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可能凶手是她身边的人也说不定。
在之前对凶手做过的分析中,凶手是一个十分冷静,掌握着高超犯罪技巧的女人,这也九_九_藏_书_网能与谢菲的身份吻合。作为一个长年奔波在外的记者,她接触到的人是形形色色的,也会遭遇各种突发情况,这种应对各种状况的记者生涯,足可以把她锻炼成一个冷静的杀手。
“谢大记者的品味也不差,难得大清早上就来我们刑警队找素材,就怕今天晚上的晚报上就有我大清早啃大饼的新闻了。”萧晓白倒是不在意,把最后一口大饼塞进了嘴里,大大方方的走进来,坐在了位置上。
因为从窗子里看到了萧晓白走过的身影,小钱看到他迟迟没有进来,以为他走错了地方,就站起身来到门前,想打开房门看看他到底去了哪里。这下可好,小钱把门一打开,看到的一幕就是:萧晓白正站在门口,使劲的往嘴里塞大饼。
“那倒不至于,啃大饼还不至于上新闻,我只是觉得萧队长的口味比较特别而已。”谢菲是一个漂亮的女人,笑起来有浅浅的酒窝,看起来根本不像是三十多岁的女人,倒像是二十多岁的样子。
忙完这些,已经是深夜了,九-九-藏-书-网萧晓白琢磨了一下,让大家先收工回家休息了。虽说当刑警通宵加班是常事,但是那也要看是否需要,萧晓白并不认为在现在这种案情不明朗的情况下,让大家这么通宵耗着会有什么帮助,还不如让大家好好休息,在需要的时候再努把力。
“不是!你这个人真是的,就不能听人把话说完。这个谢菲是自己找上门来的,不是小钱他们带回来的。”
谢菲没有急着回答萧晓白的问题,而是用她漂亮的大眼睛端详了萧晓白很久,才笑着说道:“你真的跟其他人不一样。”
“就是晚报那个叫谢菲的记者啊,现在正在接待室呢!”
“你去吧,我还要开会,顺便把器官盗窃案汇报一下。”
“自己找上门的?”听了张燕的话,萧晓白一下子愣住了,这个谢菲打的什么算盘?“行走,咱们去看看,真是见了鬼了。”
一份报纸每年会有多少篇报道?估计很少会有人去统计,不过这肯定不会是一个小数目。天南晚报的民生专栏,总共有四个版面,大到关注禽流感疫情,小到九九藏书报道某个街区的排污管道堵塞,只要是关系到社会民生的,都会有报道,想要在这里面找两篇不知道标题和内容的报道,这可不是容易活。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天约有十几篇,即便是要找许建军的案子,从04年4月份算起,到07年7月份,也有近一万篇报道,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这个工程最大的难点在于,报道中不可能直接报道许建军贩毒的事情,可能连他的名字都不会出现,要在这样一万篇报道中找出这样一个特定的线索,无疑是大海捞针。
想来想去,萧晓白觉得自己的头都大了:抓,怕打草惊蛇,怕造成负面影响;不抓,案情根本没有其他线索。这可怎么办?萧晓白在床上翻来覆去,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行,那我去看看。”萧晓白答应了一声,快步朝接待室走去。老张家的大饼实在是太实惠了,虽然萧晓白一直在努力加快下咽速度,可是等到他站在接待室门口的时候,手里的大饼依然没有吃完。
“萧队长果然好品味,胃口也不错。”谢菲的语气里带着一
九九藏书
股子调侃味儿,不过总算是解了几个人的尴尬。
“哦,我来这里的主要目的是想为你们提供一个线索,是关于彭元康的,我知道他一个秘密。”
“农村家的孩子,苦惯了,不敢浪费吃的,有些不礼貌,让谢小姐见笑了。”顿了一下,萧晓白笑着说道:“谢小姐一大清早来,不知道有什么贵干?难道是有采访任务?”
“不一样?怎么不一样了?”
其实,萧晓白的心中有一个更大的疑虑,那就是证据不足。假设谢菲就是凶手,按照现在警方手头掌握的资料,也无法将谢菲定罪,除了强制拘留,根本没有其他的手段。不过,假如采取了这样极端的手段,即便是有口供出来,也会有刑讯逼供的嫌疑;除此之外,可能没过多久,天南晚报上就会有警察无故拘留记者的新闻报道了,到时候局里怪罪下来,又是麻烦一堆。萧晓白倒不是害怕局里给自己处分之类的,他担心的是,这个女人十分的精明,假如不能一次制服她,下一次想要再对付她,怕是拘留都不能用了,那样,会给办案带来更大的难度。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