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七章 贩卖器官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七章 贩卖器官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不提亲人还好,这么一说,彭元康忽的抱着脸呜呜哭了起来:“我不能说啊,说了他们都会没命的,我当初就不该干这个的……”
“彭元康,你别那么顽固,你想想你的家人,你的父母,还有你在外地上学的孩子,你想让你儿子失去了母亲之后再失去父亲?只要你好好合作,我们可以考虑对你进行宽大处理,在牢里好好表现,说不定过几年就出来了。”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萧晓白一推开办公室的门,就朝忙碌的几个人问道。
“这小子现在死不开口,怎么办?还有就是,现在多出这个案子来,要是两个案子一起查,我们没那么多人手和精力……要不彭元康这个案子先放一放?”小钱试探着问道。
听了萧晓白的话,小钱和小朱也出现了短暂的愣神,他们两个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萧晓白,还好在他们转过头看萧晓白的时候,彭元康已经把脑袋低下去了,要不然就穿帮了。萧晓白给他们两个使了个眼色,两个人只好压住满肚子的疑问
九_九_藏_书_网
,装作一本正经的继续审讯。
“报纸?萧哥你的意思是,凶手可能是通过报纸上的报道来选取下手对象的?”
“彭元康,你不说我们也知道,是贩卖器官,而且是团伙作案,你在里面只是一个小角色,你以为真能逃过警方的眼睛?”萧晓白的话,让彭元康一个激灵抬起了头,不过他马上又把头低下去了。
“等一下,我翻翻。”小钱应了一声,就要在电脑上查找。
“是不是一个叫谢菲的?”
“彭元康,你不要死鸭子嘴硬,你不说我们也知道你犯了什么事,现在是给你戴罪立功的机会,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小钱的呵斥声把萧晓白从沉思中唤醒了,他才猛然发现自己想的出神,把审讯的事情都给忘了。
“那现在这个连环杀人案怎么办?彭元康不开口,我们就没有下一步的线索,不能两头耽搁啊!”小朱的问题说到了点子上,听他这么一说,几个人的眉头都拧成了疙瘩。
“萧哥,你怎么知道藏书网彭元康干的是贩卖器官这种勾当的?刚才你说的时候,我差点都穿帮了,还好没开口问你。”走出审讯室的门,小钱赶忙一把关好了房门,心急火燎的问道。
“我也是猜的,年前的时候,我曾经看到过一片报道,说有病人的家属告市人民医院,说病人死了之后,在火葬场火化的时候,无意间发现缺少了部分内脏,怀疑是院方所为。不过这件事情很快就被平息了,患者家属也澄清了是自己看错了,还做出了道歉。我当时觉得有些奇怪,因为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看错这种情况,不过当时因为其他案子忙,这种民事纠纷的事情,也就没在意。刚才审讯的时候,我忽然想到可能跟这个事情有关,彭元康是外科医生,除了收红包,开刀做手术,也不可能接触什么其他事情,就诈了他一下,没想到还真是这么回事。”
“彭元康跟我说,这个女记者在报道器官失踪案的时候,曾经跟踪过他,知道贩卖器官的事情,不过后来被他们给摆平了。我很怀
www.99lib.net
疑这个女记者跟案子有关,查一查她有没有报道过许建军和徐海亮的事情,假如可以查到,那就十有八九了。”
徐海亮死了,不可能知道他的秘密了;许建军是毒贩子,已经被证实并且击毙;现在彭元康也有犯罪事实,虽然现在还不知道,但是看样子也好不到哪里去。这些隐秘,连警方都不太清楚,这个女人又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她是私家侦探?还是警察系统内部的?萧晓白越想越觉得这个女人有些深不可测,她到底是什么人?
“刚才查到了,报道器官失踪的是晚报,刊登在去年十一月九日的民生栏目。我们现在正在查有没有关于许建军和徐海亮的报道。”
“对对对,是叫这个名字。怎么了,萧哥?”
彭元康过激的回答从侧面证实了之前的猜测,但是却让萧晓白笼罩在心头的阴云更加浓重了:这个女人是谁?她为什么能了解那么多的隐秘?更重要的是,她把作案时机把握的那么好,每次都是让被陷害者无法证明自己的“清九*九*藏*书*网白”。
“我也是猜测,就看咱们运气了,你们别在这里磨蹭了,赶紧去吧。”萧晓白说完,开门走进了审讯室,这一次,他关闭了审讯室对外的通话装置。
萧晓白与彭元康的这次谈话,时间并不久,不过这次谈话,并没有任何书面或者录音记录。这种单独审讯属于违规行为,不过在这种情况下,萧晓白别无选择,因为他需要对方给他一个明确的回答。
彭元康哭了一会,渐渐的平静下来,这一次,无论萧晓白他们如何进行心理攻势,他再也不开口说话了。看到实在是审不出什么头绪,萧晓白几个人离开了审讯室。
“写报道的记者叫什么?记得不?”
走出审讯室,萧晓白长长地舒了口气,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案子的线索终于有了些许眉目,彭元康交代的情况跟自己的猜测十分的吻合,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循着这个线索去解开谜底。
听到小钱的呵斥,彭元康张了张嘴,到头来还是没说出话来,长叹了口气,低下了头,用沉默代替了回答。
“不行,彭九_九_藏_书_网元康这个案子不能拖,你听到他说的话没有?他背后有个庞大的集团在操控,假如出了差错,只会打草惊蛇。听他的语气,我怕是与黑社会有关。这样吧,我把这个案子跟领导汇报一下吧,看上面怎么安排,说不定要另外立案侦查。”
萧晓白三个人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彭元康的这句话里包含着一个潜藏的信息,在贩卖器官的过程中,他可能是被威逼利诱或者被控制的,这背后有个庞大的势力操纵,假如彭元康招供,会给家人带来灭顶之灾。假如事情真是这样的话,这个案子可就不简单了。
“这样吧,我单独跟彭元康谈谈,也许能够找到什么线索也说不定。你们两个去找小张,让她按照现在手头的资料,整理一份贩卖器官案的报告,我准备把这个案子汇报一下,看领导怎么安排。”萧晓白沉吟了一下,继续说道:“办完这些,你们回去查一下最近几年的报纸,特别是报道过尸体器官失踪的那一份报纸,看看是谁写的,查一查他有没有写过关于徐海亮和许建军的报道。”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