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六章 正面交锋
目录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一卷 死亡数字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二卷 手指煲汤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三卷 快乐到死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四卷 蝴蝶效应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五卷 错爱一生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六卷 始作俑者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七卷 死亡幻觉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八卷 生死时速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六章 正面交锋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九卷 弑者归来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第十卷 再见萧郎
上一页下一页
“大概是我记错了,我现在脑子很乱,出了太多事情,我有些发懵。”彭元康已经乱了分寸,双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了,不停地换地方。
“您说,只要我知道。”
透过审讯室的单向玻璃窗,可以清楚的看到彭元康的一举一动,此刻,他正拿着一支笔,盯着桌子上的一叠稿纸发呆。
“我听同事说,您在看到他们的时候很紧张,您能解释一下吗?”萧晓白说完,靠在椅子上,抱起了双手。
“因为出了这样的事情,我害怕自己被冤枉,而且证据还是在我家里找出来的,我当时就懵了……”
“没有隐瞒,我哪里敢隐瞒啊。那个,我问一下,什么时候能让我回去?这件事情我真的不知情,留在这里也没用啊。”彭元康讨好的说道,他的表情看起来有些着急。
“我们抓他的时候,他刚好在家,一看到我们就吓傻了,我们在他家客厅的沙发下面翻到了血衣和尖刀,我们当时以为他是看到血衣和尖刀吓的,就安慰了他几句,跟他简单的说了一下http://www•99lib•net案情,告诉他是带他回来调查的……”小钱越说声音越小,到后来直接没声音了。
“写可疑情况?哦,我知道了。等一下就能判断他是不是无辜的了。走吧,咱们进去。”萧晓白说完,却发现小朱和小钱还是一脸苦瓜相站在那里,不由得笑了起来:“怕什么,不就是说漏了呗,进去把这小子肚里的花花肠子翻出来不就得了?走啦,别磨蹭了。”
“路边鸡,没联系方式。”彭元康回答的时候,有明显的停顿。
“想,当然想看。”彭元康也发现自己说错话了,紧张让他的额角冒出了冷汗,他下意识的想用手背擦,手抬到一半,又放下了。
“你们说,假设你们遇到彭元康的这种情况,而且你自己是无辜的,你会有什么样的感觉?”萧晓白说话的时候并没有回头,他在仔细地观察彭元康的面部表情,不过彭元康现在看起来跟一块雕塑没什么差别,根本看不出什么来。
“我看你根本就不是跟朋友藏书网出去吃饭,老实交代,做什么去了?!”
“啊?!录口供啊……我问问他愿意不愿意吧……”彭元康的汗这次是真的流下来了,他抬起手擦了擦额头。
“放屁!路边鸡你能嫖一晚上?你当你是二十岁小伙子?你要是不能证明你昨天晚上在哪里,我就让你去号子里好好想想。”萧晓白声色俱厉的说道。
“怎么说漏了?”
“没有,没有,我不是到现在还没吃饭么……”
彭元康看到三个人进来,赶忙站了起来,拿起了手里的稿纸:“我把能想到的可疑情况都写下来了,我实在是没见过你们说的这个古怪女人啊?我也没跟谁结过仇,真不知道是谁在陷害我。”
“彭大夫,你好像记错了吧?事实情况是,你见了他们就吓懵了,而不是见了证据之后才吓懵的。”萧晓白坐直了身子,双手按在了桌子上,直视着彭元康的眼睛。
“彭大夫的心情我能理解,不过我有一个问题想不明白,不知道您能不能帮我解答。”萧晓白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戏谑。九_九_藏_书_网
“应该会很紧张吧?自己无缘无故被人陷害,而且证据都还指向自己,一个不小心自己就会被冤枉坐牢或者死掉。”小钱说到这里,脸色忽然变得古怪起来,他轻轻的拿手推了推小朱,给对方使了个眼色,小朱的面色也变得古怪起来。
“我……我去嫖妓了……”
“怎么了?挤眉弄眼的跟猴子一样。有话就说呗。”
“彭大夫,你好像很着急回去。”
“去的哪里?谁可以证明?”
“横竖都是个死,你们爱怎样怎样,想让我开口,没门!”彭元康一下子发作了,攥着拳头站了起来。
“我们就问他平常接触的人和事情,有什么可疑的没有,但是他总是表现的心不在焉的,我们以为是他遭受打击太大,就说让他休息一下,要他把自己能回忆起来的可疑情况都写下来,然后就刚好赶上你回来做案情分析。”
“彭大夫,那我再问你,你昨天晚上去了哪里?”
“彭元康,你就扯吧,不管你怎么扯,我们都要去核实。我告诉你,这个凶手作案,都是99lib•net有选择性的,她找上你,是因为你犯了事,她在案发现场留下的线索,足以让你判死刑了,你要是现在还不合作,我就让你进号子尝尝滋味。”
萧晓白接过稿纸,拿在手里看了起来,过了一会,他点了点头,放下了稿纸:“不错,写的挺详细的,你没有隐瞒什么情况吧?”
“我真的是去嫖妓了,在路边的一个小店里,我喝醉了,没记清楚。”彭元康咬死了自己是去嫖妓了。
“假如对方是无辜的,他的感觉可不单单是紧张那么简单了。中国男人最怕什么?最怕老婆给自己戴绿帽子,要不然水浒传能凭借一个潘金莲的故事,让中国人送礼的禁忌里多出一个烧饼来?”说到这里,萧晓白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作为一个正常男人,他听到自己妻子在旅店跟人偷情被杀,除了震惊和不相信,肯定还会有愤怒的情感包括在里面的。不过,如果他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对了,你们在带他回来时,他的表现是什么?跟我说说当时的情形。”
九-九-藏-书-网我陪一个朋友吃饭,喝酒喝醉了,就在朋友家睡了一夜。”
“你这个朋友联系的上么?我们想找他录一份口供。”
“哎,丢人啊!主要是太丢人了,我都没脸见人了,这个贱人,我不想再见她了,居然做出这种事情,亏我对她那么好。”略微的停顿之后,彭元康换成了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咬牙切齿的说道。
“萧哥,那个……我们抓他的时候,大概说漏了。”小钱的嘴咧成了一个大苦瓜,哭丧着脸说道,身边的小朱则低下头使劲的踩地上的烟头。
足足过了半分钟,萧晓白也没有听到有人对自己的问题作出回答,他有些奇怪的转过头,却发现小朱和小钱两个人正在用口型和夸张的表情交流,活脱脱一出无声电影。
“吓傻了?看来这小子是有点不大对劲,没做什么亏心事,看到警察上门,第一反应应该是疑问吧?那你们把他带回来跟他说什么了?”
“您妻子的尸体就在停尸房里放着,你不想去看看?难道吃饭比见自己妻子最后一面还重要?”萧晓白一脸惊讶的问道。
更多内容...
上一页